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初潮

初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阵子,66续续有棉花收上来,6妍请了三百个绣娘及脱棉工人,并分成脱棉组,纺线组,织布组,染料组,包装检测组。

    每个工人都签了保密文书,小组只能在自己的区域活动,如现将技术外泄者,赔偿东家全部有形损失及名誉等无形损失。

    6妍则拿着各类棉布在各县城及府城中的布庄活动。

    杨拙放心不下,便向张总兵告假。

    6妍走到哪,杨拙跟到哪。

    每天坚持给6妍端热水泡脚,每每看到6妍脚上的泡,都心疼不已。

    有一天,6妍实在是太累了,一觉睡到中午,待6妍要出去时,现带来的样布全没了。

    直到现杨拙留的纸条,才知道那个呆子居然去推销棉布去了。

    饭点后一刻钟左右,杨拙两手空空回来了。

    “棉布呢?”

    杨拙将一叠银票递上,还递上一只用油纸包着的猪脚。

    “捡到钱了?!”

    6妍眼睛开始冒币别符号了。数了一下,我的乖乖,每张面额都是一千两,足足有十来万两。

    6妍一蹦,双手搂住杨拙的脖子,两条腿跨在杨拙的腰侧,对着杨拙的脸胡乱亲了一把。

    这几天两人均是同床而眠,可6妍一心想着棉布的事,早出晚归,都是沾床就睡,杨拙总是安静地看着6妍的睡颜,不敢有丝毫逾越。

    不敢不代表不想,特别是在军营的日子,越想念起跟在媳妇身边的日子。

    为了转移注意力,几乎把张总兵父亲给的书全看了个遍,有治国的,有传记,有史记,有农业的,五花八门,均有涉猎。且很多是孤本。

    现在,6妍主动送上来,隐忍多日的杨拙,托着6妍,一个转身,将她靠在壁上,反客为主,疯狂地攻陷自己的地盘。

    6妍如此激动,完全是看到那十万两银票给剌激的。想不到把杨拙内心狼性的一面给激出来。

    意识到杨拙不同以往的激烈,6妍本能地反抗。杨拙这时候完全停不下来,6妍那点挣扎,加剧了彼此身体的摩擦,让杨拙更加疯狂。舌尖纠缠着,吸吮着这渴望已久的甜美滋味。

    手从背上往下,身体紧贴在一起。唇也从上面移到脖子,再移到脖子以下……全身疯狂叫嚣着,一种本能,驱使他此刻只想将对方扑倒,狠狠压在身下…………

    他也这么做了,将6妍放在床上,便整个压上去………

    6妍从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窒息,再后来,身体也慢慢有了反应,不由自主迎向对方,回应着,这世界只有对方,只剩对方……一种陌生的情愫充斥着整个身体,渴求更多……

    直到胸前一凉,6妍这才清醒过来,“啪”的一声,让两个丧失理智的人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衣衫凌乱胸前春光乍现的6妍,脸上红潮未退,眼里全是泪。

    杨拙迅转过身去,对着自己的脸毫不留情地打耳光,边打边说:

    “媳妇儿!你打我吧!我就是个蓄生!我当时就只想亲亲你,不曾想,不曾想……”

    打了半天没见6妍有回应,心里开始慌了:

    “以后,以后你罚我成婚前不亲你好不好,我真不是有意冒犯你。”

    还没听到回应的杨拙,此时却闻到一股血腥味。

    6妍现在顾不上生气了,因为她杯具地现,自己这一世的第一拔客人来了。

    虽然转了
星河贵族无弹窗
一世,下腹传来的胀痛,让前世经历了十几年的6妍再熟悉不过了。

    强忍着疼痛,试着挪动一下身体,不动还好,一动,下身一股液体流出,床单顿时染红了一大片。

    杨拙一回头,就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

    脸色苍白,额头紧皱,牙齿紧咬下唇,下身床单已是血色一片。

    杨拙心在那一刻都揪得疼,将被子往6妍身上一裹,拦腰抱起6妍便要往冲。

    6妍又羞又急,慌乱中揪住杨拙的耳朵,用尽全力大喊:

    “你这呆子!快放我下来!”

    听到6妍中气十足的声音,杨拙愣了一下。

    “我便是大夫!你瞎折腾什么!”

    杨拙慌乱之中,忘了6妍也是大夫,这才小心翼翼把她放在床上干净的一边。

    “你问店小二找个暖手袋,买点红糖和红枣,让店小二给熬红枣红糖水给我喝。另外,你帮我把装棉布还有棉花的包袱拿过来。”

    拿到棉布和棉花的6妍,开始缝制起卫生垫来。

    见杨拙还在房里,两眼一瞪。

    “你一个人,真没事?”

    “你再不去,我便真有事了。”

    杨拙仍不放心,可6妍的话又不敢不听。

    待杨拙回来时,6妍已经把自己收拾好。床单也让店小二换成新的了。

    看到杨拙端着一碗黑乎乎粘粘的东西进来时,6妍吓了一跳:

    “你找大夫开药了?”

    “不,不是!是,是你要的红枣红糖水。”

    “您倒是心疼媳妇,可好像不是特别适合您做。”

    不放心的店小二拿着一碗红糖水放在桌上便是出去了。这位爷,说要亲自动手,就差没把自己厨房烧了。为防止厨房再次遭殃,自己忙熬了一碗。

    杨拙看看桌上的红枣红糖水,再看看自己手中的东西。泄气地放下,端起桌上的碗,准备喂6妍喝。

    6妍接过碗,一口粘乎乎的就着一口红糖水假装轻松地喝着。

    “媳妇!我是不是很没用?”

    杨拙看着6妍这样,既沮丧,又为媳妇的贴心感动。

    “这本就是女儿家做客的,男儿自有男儿要做的事。”

    “媳妇,刚刚店小二说是女人每月都这样,让我不要紧张,可一听这样,不知如何是好。”

    6妍耐着性子给他普及了一下。

    “就是说、有了这个,才能生孩子?”

    得到6妍的肯定回答后,杨拙又道,:

    “那不生孩子,是不是就不用每月受这个罪了。”

    说完,小心翼翼将6妍搂在怀里,手接过6妍的热水袋,帮6姸捂着。

    后来,将热水袋拿掉,手放在上面轻轻揉着。

    6妍只觉得有一股柔和的热气至杨拙手心传来,疼痛顿时减了不少。过了半个时辰,一点都不疼了。

    “手心的热气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内力。”

    6妍没想到传说中的的內力真的存在,好奇地翻开杨拙掌心看了又看。

    “媳妇儿,你受苦了!”

    痛经根本无药可医,现在杨拙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再加上轻轻的按摩,居然不用再承受前世的罪。

    突然想起十万两银票的事,6妍忙问杨拙是怎么回事。

    杨拙不敢隐瞒丝毫,便向6妍一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