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沿途风光

沿途风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原来,杨挫遇到一个小偷偷了一个华服男子的荷包。华服男子浑然不觉。

    杨拙撞见了,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将荷包夺回。谁知小偷反咬一口,说是杨拙偷的。

    华服男子让两人各自拿出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小偷。杨拙肠子都悔青了,自己正事没办,管这闲事,要是6妍知道自己还一家店铺都推销不出去,明天指不定更辛苦。

    小偷将黑的说成白的,赃物在杨拙手上,捉人捉赃,他见杨拙偷东西才制止的。

    “我是邻县平阳县的捕快,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还有一样赃物在你手上,还不敢快交出来。”

    “你胡说!我明明只拿了一个荷包的!”

    小偷一急,忙反驳到。待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

    杨拙眼一瞪,将浑身气势释放出来,小偷腿一软,跪在地上全招了。

    华服男子哈哈大笑:

    “你帮我寻回荷包,我还冤了你,为了回报你,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只要不违背伦理道德,我都可以答应你。”

    杨拙一听这话,喜出望外:

    “我其实不是捕快,我媳妇做棉布及棉衣棉被的买卖,我来跑腿的,可嘴太笨,现在还没找到一家愿意试卖的布庄。”

    华服男子要求看实物,杨拙一样样拿出来。

    “你这些,我都要了,不过,样式得按我的要求来。这是定金,把地址给我,过几日便差人过去谈。”

    说完,把一叠银票给杨拙,一千两五千两一万两等。说完,摇着扇子杨长而去。

    “等等!所以,你不知道对方姓谁名谁,只是留了地址?”

    杨拙说是的,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你留了哪的地址?”

    “女儿之家的。”

    “那我们得尽快赶回去。”

    “不行!”

    “???”

    “你身体这样,不适合路上奔波。”

    “没事的,如果真不舒服,你用手弄点内力出来给我便行。你不会舍不得你的内力吧。听说要练很久才有。”

    “这个不会少的,可以循环使用。总算是有一样对媳妇有用了。”

    两人不紧不慢地往家的方向赶。因有了这十万两银票和即将到手的大单,6妍的心情也彻底放松下来。

    沿途的风景,也有了欣赏的时间和心情。

    比如看到蜻蜓,便和杨拙比赛谁抓得多。看到杨拙每次抓那么多,嘴扁扁的。可杨拙愣是一次也没故意输过。6妍心里腹排道:前世的韩剧根本是骗人的。

    又比如说玩类似跳棋的,也是杨拙的所有棋子先进屋。想当年,自己可是打败孤儿院所有对手。

    当后知后觉的杨拙终于察觉到6妍的不高兴时,才问6妍自己哪里惹她生气了。

    “没情趣!”

    “情趣是啥?”

    当6妍看着一脸学生求答案的表情,再提不起力气解释了。

    “是不是因为最近都吃干粮没吃肉,我今天中午给媳妇加餐。”

    不过半个时辰,杨拙拎着一只兔子和一只山鸡过来。

    这次到的地方比较远,来时过集镇大约走了七八天,回程抄近路,较偏辟,几乎很少遇见人家。对过惯了滋润日子的6妍,一时半会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看到杨拙手中的猎物,口水都流出来了。虽然没带锅碗,可调料6妍可都随车带着。

    两人来到一个有水的地。杨拙利索去毛去内脏
逍遥仙门小说5200
,收拾好后交给6妍。

    6妍此时已挖好一个小坑,上面铺着洗干净的树叶。接过收拾好的野鸡,加调料腌制好后用大树叶包实,放入坑中的树叶上。

    用小竹块横架在坑上方,用树叶盖一屋后再盖一层薄土。

    做完这些,将杨拙找来的柴禾点燃,得火烧大时加一些大的耐燃的硬木。

    用一长一短两根竹签将兔肉撑开,抹上调料腌制好后上火烤。

    兔肉在火种上出滋滋的声音,这种香味一直持续到半个时辰后。

    当6妍表面烤得金黄的兔子肉递到跟前时,杨拙急得顾不上烫,撕了一大块。正准备往嘴里送,现媳妇还没吃。

    赶紧撕下一小块,吹了好几下,递到6妍嘴边。

    这一天下来因杨拙不解风情的不快顿时烟销云散。张嘴便咬。不小心咬到杨拙的手指,害杨拙又一阵心猿意马。

    回过神来时,兔肉已被6妍消灭了一大半。赶紧吃起来。

    待吃完后,火堆里的烤红薯和土豆也熟了。这可是6妍百吃不厌的,所以出门前车里也装着。只多不少。

    火堆一直没熄,又过了半个时辰,扒开火堆,扒开泥土和竹片,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小心翼翼揭开树叶,鸡肉浓郁的香味还有树叶的清香味充斥着整个空间。

    6妍用竹签一扒拉,整只鸡就被分成几块。撕了一块给杨拙,自己也吃了一块。

    和烤兔肉的香脆不一样,鸡肉肉质鲜嫰,入口汁多肉甜,树叶清香融入其中。自有一种风味。

    “媳妇,真好吃!真希望路上再慢一点.”

    “再慢,我们的买卖便要泡汤了。不过,他也说几日后,让我也趁机享受享受。”

    饭后,杨拙陪6妍一起散步消食。这是6妍养成的习惯。

    突然,6妍唉哟一声,脚扭到了。

    杨拙蹲下身,示意6妍到自己背上来。

    6妍纠结了一会,想到已经走了有那么久,便趴在这宽阔的背上。

    背上传来的柔软,让杨拙身体一僵。6妍也感觉到了,正想着自己要不单脚跳时,人已离开地面。

    “媳妇,要不,你教我些简单的正骨或医药吧,这样,我就不会每次干看着你受苦了。”

    “以后吧,以后成亲了再教你,如果有以后……”

    想着自己是莫名其妙来到这时代的,不知道老天会不会开玩笑,把她又变回去或消失。

    想到这,一种无措袭来,不由搂紧了杨拙的脖子。

    “媳妇,是不是背得你不舒服?”

    “不是,很舒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有一只大象,就是比老虎还大几倍的动物,不小心踩到一只树枝,正在树枝上休息的一只蚂蚁摔下来,摔断了左腿。为了报仇,蚂蚁天天在大象路过的地方等,并伸出自己的右腿,说要将大象拌倒,让他也摔一跤……”

    说到这里,6妍故意停顿了一下。

    “你知道结果怎么样吗?”

    “怎么样了?”

    “连猪都知道结果是什么。”

    杨拙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媳妇绕着弯说自己连猪都不如呢,不由惩罚性地颠了她几下,吓得6妍紧紧贴着杨拙,大声求饶。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

    “媳妇,以后走累了,就让我背着,好不好?”

    回应杨拙的,是6妍均匀的呼吸声。

    这样也能睡着。杨拙心里暖暖的,放慢脚步,慢慢向车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