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奇怪的客人

奇怪的客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天后,两人终于晃回了县城。才入城,便有酒楼的伙计找上来了,说王大厨有急事找。

    6妍忙问什么事,伙计说昨天来了一个奇的客人,说要吃这天下别人从来没吃过的菜。王大厨弄了好些您教的新菜,他说这些都吃过了。而且不给钱。

    有好些菜王大厨说甚至只做给一个人吃过,可这客人都说是别人已经吃过的,连菜的很多原材料都报得**不离十,在酒楼赖着不肯走,说我们酒楼做生意不诚,可把王大厨急坏了。这不,我在这候您好几个时辰了。

    6妍直奔酒楼。

    伙伴指了指门口坐得笔直的那人,说他便是奇怪的客人。吃了一堆东西不给钱不说,还说我们做的东西没达到他的要求。

    看到门口坐着的华服男子,杨拙忙小声对6妍说:

    “媳妇儿!十万两就是他给的。”

    听到伙计的话,6妍原本想上前教训这种吃白食的,可一听杨拙这话,马上换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这位客官,我是这家酒楼的掌厨,听说您对我们的菜不满意?”

    “什么特制菜品,和我家厨子相比也没啥特别之处。”

    “那您厨子平时都给您做些什么呢?”

    “鸳鸯戏水,佛跳墙,紫去东来,虎鞭汤,红烧熊掌,金碧满园……”

    “那您在我们这点了什么?”

    “我叫他们把最贵最好的拿来。”

    “那我给您做几道,您再尝尝。”

    主食:做了一个泡菜石锅拌饭,加有豆牙,鸡蛋胡萝卜等。

    主菜:烤肥牛肉,沾秘制酱和生胡萝卜,生菜椒,生黄瓜一起,用生菜叶包着。

    开味小菜:用春天存在系统里的椿木芽用水淖开,切粹,加干辣椒粉及蒜末清炒。

    甜品:做了南瓜羹,用医疗系统的原料做了原味酸奶,如果师傅得知自己把他一身的心血拿来做吃的,肯定打死加鞭尸。

    饮品:大米做成甜酒时的酒酿子。

    汤:酸菜汤。

    华服男子一吃,果然满意极了,说果然名不虚传。连酸菜汤都喝得一滴不剩。只是每样菜6妍做得都很少也很精致。有些意犹未尽。

    “总共多少银子,我身上的银子被偷了,过两日便有人送上。”

    说罢便欲离去。

    “客官,请留步!”

    “难不成,你还怕我差你们这一点点银子?”

    “您误会了!您不是没银子吗?那晚上住哪?”

    “客栈!”

    “您没银两,客气栈是不会让您住的。”

    “他们敢!”

    “他们开门做生意,规矩就是这样。看您,便是个富贵之人,我也便好人做到底,院子里有多余的客房,您一个人一个院子,也不多收您的,按市价二十两银子一晚。您可以先住着。”

    “才二十两这么便宜,那行!”

    于是,华服男子便去看住房去了。其实,6妍家后院本就空着,虽说客栈独门独院要二十两,但是在富人区,环境要幽境得多。

    6妍这才将一直避开华服男子的杨拙找来,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你确认就是他?他肯定不是生意人!感觉是一个被家人宠坏的富家公子。但看年龄也不小了,四十出头的样子。”

    得到扬拙再次肯定回答后,6妍决定不想这事了,看过几日对方真正谈事的才会到。

    这时,母亲戚氏跑出来,说后院来了个奇怪的人,在洗澡间大叫不己,然后一身湿答答跑出来。

    6妍一拍自己脑袋,忘记告诉母亲将前院和后院中间的门栓上了。急急跑回后院。

    看到6妍,华服男子冲过来,大喊:

    “有鬼呀!水自己洒出来了!”

    “停!!那是自来水,你肯定是碰到了开关。”

    6妍把华服男子叫上,果然看到水笼头被打开了。上去轻轻将开口往里往左一动,水停住了。

    华服
史前世界大直播笔趣阁
男子待待地望着嗄然而止的水,指着6妍,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叫自来水,这个开关是控制上面的出水的,底下这个,用来冲便池。对了,无论大小便,都请用水冲洗干净,否则,您便是皇帝老儿,我这都不欢迎您。”

    “皇帝哪里老了?”

    华服男子嘀咕了一句。

    6妍没听清,继续道:

    “这是洗的,可防止脱,这是护的,洗干净后再抺这个,揉一会用水冲干净。这是头干后抺的尾油,如果梳不顺溜抹上一点这个,就行了。茶香的,如果喜欢买点回去,保准你夫人们喜欢。”

    “奇怪,为什么是夫人们?”

    “一看你面部虽保养得宜,但眼皮松弛,脸色黄,印堂暗淡,头稀疏,一定是夫妻生活不知节制造成。如若不是轻常寻花问柳,便是家中妻妾成群了。只是自古以来便是福祸相依,消受美人福时,您可得多注意身体。”

    6妍边说边观察对方的反应,看到对方的表情从惊讶到害怕,便放慢语气柔声道:

    “其实,您这还算好的,您平时一定在服用名贵的药材。但是,您这亏空的身体,服多了,身体吸收不了。”

    听到这里,华服男子对6妍的话深信不疑,迫不及待问6妍有什么法子。

    6妍将人领到厅里,说法子倒有,就看对方能否坚持,是否愿意出血。

    “还出血?”

    6妍忙解释出血的意思便是出银子。

    “只要你能治好我,我一定不能亏待你,诊金你说多少便是多少?”

    6妍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一万两?”

    6妍不说话。

    “十万两?”

    6妍仍不说话。

    “一百万两?”

    “这可是你说的!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在治疗期间,你必须完全听我的。保准您从里到外年轻十岁。各方面哦。”

    6妍神秘一笑,回房拿了笔墨纸砚,起草了一份文书,一式两份,给到华服男子。

    “先让病人体验十日,十日后病人决定要做下去,需支付一半诊金五十万两?如果不想治,不用钱。”

    6妍说是先让他看看治疗效果。自己可是童叟无欺。

    华服男子看着上面长得像蚯蚓一样的字,眉头皱了皱,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你的启蒙老师是?”

    “小时候家里穷,跟着村里孩子偷学的。就用木棍在地上划拉的。横竖您看得明白就行。再说,有些字太复杂了,完全可以简单点嘛。”

    说完举了一个例子,再把现代简体字写出来。

    华服男子见两个字的对比,简体字只有五笔,繁体字有十五笔,陷入了沉思。

    良久,才呢喃道:

    “这可是祖宗定的,岂能轻易改掉。”

    “祖宗还不一样是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文字就是为了传递和留存东西,越简单越容易,学的人越多,人们也越有见识,于国于民,可是好事。只有不断改变,才能不断有新现,有新问题,再解决,不断现不断解决的过程中进步。”

    “你说话真有意思。”

    “我只是实话实说。做学问的整天只知道之乎者也,当官只知官官相互,咱们老百姓只求天下太平,安居乐业。”

    “好一个天下太平!安居乐业!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惜你是女儿之身!”

    “女儿之身怎么了!我骄傲,我自豪,即便是女人,我也可以成就一番事业!”

    华服男子又问事业是什么。6妍解释了一番,最后总结到:

    “天下事,自有皇帝老儿操心,你管好自家门前一亩三分田即可。最重要的,记得把饭钱住宿费用及诊金准备好。”

    说完,也不理会华服男子啥表情,回屋拾掇自己去了。

    剩下华服男子一人待愣在原地:

    “左一句皇帝老儿,右一句皇帝老儿,就不怕朕治你不敬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