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差事

差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家大院乱成一团,而此时皇宫里则更糟糕。

    贴身伺候皇上二十几年的李公公像往常一样,轻声唤了声皇上,可没动静。眼看就到早朝时间了。李公公跪在地上道:

    “皇上,奴才进来服侍您,如果您不出声,奴才就当皇上您准了。”

    里面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李公公斗胆掀开帘子,一看床上,哪还有皇上的影子。

    李公公心下大惊,自己服侍皇上就寝后,一直守在帐外,忙找来殿内太监及宫女了解情况,有什么不寻常的事生,大小事都要汇报。

    一个太监说他丢了一件衣服,但钱财分文没少,正纳闷呢,也不知道是自己弄丢了还是遭贼了。

    李公公回想起近日皇上老问起平阳县的事,会不会是?

    李公公头一糟遇到这事,虽然皇上曾是太子时经常微服办事,可那也是一帮人暗中保护着。

    自己一下也没了主意。第一时间向皇后报告了此事。

    皇后让李公公对外宣称皇上卧病在床,暂不早朝,并宣刘尚书进宫,秘商寻人大计。

    刘尚书闻言,心下骇然。难道是皇上疑心自己所报非实,想亲自证实一番。细细回想自己所述之事,确是事实,便赶紧启动自己在平阳县的探子,自己也亲自前往。

    刘尚书猜的也不是没道理,不过,皇上只是对他所描述的吃食抱怀疑态度,自己要亲自品尝证实一番。地方也没判断错。

    只不过,皇上好不容易一个人出来,当然是一路悠哉悠哉地边欣赏自己的大好河山边往目的地赶,比刘尚书及朝廷的人足足迟了半个月才到平阳县。

    找了半个月的皇上的人,没见着皇上,便放弃了这地方。刘尚书也把所有人手调到周边县城,一个个地方排查。

    全世界都在焦急寻找的皇上,此刻正在6妍后院做面部保养。

    先洁面,敷面膜,爽肤水,精华,面霜,听着6妍请来的姑娘弹唱后安然入睡。

    次日早上起床,在院子里跑半个时辰,再做一些6妍规定的运动。

    早歺吃一个鸡蛋,一杯牛奶,一碗红薯粥,一盘青菜及一盘水果。全部吃完不准剩下,不够也不能多吃。

    快二十年没动的皇上,第一天便坚持不住,但6妍在旁边监督着,面子上过不去,咬着牙撑着。

    早餐也没吃好,吃惯了山珍海味,突然吃得如此清淡,食之索然无味。但运动后饿,也勉强吃完。

    中午量多一些,但亦是清淡为主。晚上最可怜,开始总是吃不饱,一抗议便拿文书说事,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重承诺,乃真男人之类的等等,每次都败下阵来。

    6妍每天还在脸上施驻颜针,身上也施针,说是疏通经络,强身健体。

    两个月过去,皇上现肚腩不见了,自己老犯困的毛病也没了,每天精力充沛,充满活力。

    眼睛不再浮肿,脸上的细纹消失了,松驰的肉紧致有光泽,不管从身体还是容貌,年轻了不止十岁。

    只是有一点不好,就是整个治疗期间不能碰女人。说也奇怪,在宫里,面对各嫔妃的手段,自己有些疲于应对,有时候甚至会借凑折太多在御书房过夜。

    最近这一个月,像个年轻小伙似的。自己悄悄溜出去,找到一直和自己单线联系的张总兵,当初的几十万两银子也是找他要的。并告诉他不能泄露自己行踪。

    张总兵看到皇上到来,扑通跪下,皇上一瞪眼,战战兢兢站起来:

    “皇上,不是,皇大人,您不会又没钱了吧?上次那几十万我是偷了他的珍藏去卖,父亲差点把我打个半死。好不容易花高价又买回来。”

    “不是钱,能不能帮我找个好人家的姑娘,我这次,没带嫔妃出来。”

    “啥?!”

    张总兵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就是找个姑娘侍寝。”

    “皇上,恕微臣冒味,您是让微臣去偷,还是去抢。”

    皇上给了张总兵一个糖栗子:

    “是找!找!朕何时轮到要去偷去抢了!你看看我,玉树临风的
变身绝色少女txt下载
。”

    张总兵抬眼一看,嘴张得更大了:

    “皇上,您张脸太俊,是不是易容了,都不像您了。”

    皇上听到“太俊”马上乐开了,听到后半句,咧开一半的嘴便僵住了。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僵了。”

    张总兵很没眼力见地补了一刀。

    皇上的脸马上黑下来。

    张总兵这下总算反应过来,扑通跪下:

    “请皇上恕罪,微臣不会说话,心里想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

    皇上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张将军会把这个唯一的儿子扔在这县城了。就凭这张嘴,不知道会得罪多少人。

    “罢了罢了!这事你到底能不能办?”

    “微臣一定尽力。”。

    “那后日这个时辰,带人到醉仙楼雅间。”

    说完急急赶回去,担心6妍现。后日6妍要回乡下,刚好有机会……

    张总兵自己都是光棍一条,哪知道找什么样的姑娘。便把这个难题扔给杨拙。并说这个任务事关杨拙的前程,务必重视。整得杨拙一脸凝重。

    漂亮健康的姑娘,会服侍人,活要好,出自正经人家。

    杨拙回来想了半天,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认识的姑娘,好像除了媳妇,自己真没认真看过别的女人。那肯定是不够漂亮。

    “大人,要说漂亮姑娘,就只有我媳妇漂亮。我找不到。”

    张总兵对杨拙的结论已经无力争辩,让他去向别人特别是男人打听打听,看谁家姑娘漂亮又会服侍人。

    杨拙应了声就不见人影了,直接出去做正事。

    第二日,杨拙带了几个姑娘回来,扫了一眼,不错,一个个略施粉黛,娇目含羞。正想问问家出何处,便有心腹来报皇大人拜见。

    张总兵慌忙迎出,从皇上口中得知,计划有变,自己提前出来,问姑娘准备好了没。

    “准是准备好了,只是……”

    还没说完,皇上便没影了。原来,杨拙带着一帮姑娘,留在此处多有不便,便欲带出,刚好被皇上碰见。

    皇上一见美人,魂都被勾走了。便当着杨拙的面挑逗美人。

    “大胆!放肆!光天化日之下,岂能调戏良家妇女。”

    皇上只觉迎面一股怪力,自己就这样被推开,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大胆!来人哪!”

    “在!”

    张总兵急急赶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硬着头应道。

    “朕,正好把他拿下。”

    “您看,这是不是有些误会?”

    “没有误会!他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我两眼看得可清楚呢。”

    张总兵拼命给杨拙使眼色,后者浑然不知。仍全身戒备,随时准备动手。

    “这些姑娘就是用来服侍这位大人的。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服侍好大人。”

    “大人,您想吃什么?我可会烧菜了。”

    “大人,您屋子在哪,我负责打扫。”

    “大人,我洗衣裳最干净………”

    “大人,要……”

    “停!停!停!张琦!!!!”

    皇上此刻的表情真是难以形容。

    “咦,我怎么觉得你这么面熟?我俩是不是以前见过,”

    杨拙听声音觉得熟悉,看着五官也很面熟。

    皇上这才打量起杨拙,惊呼:

    “你是那个抓小偷的!”

    皇上脸色一下转阴为晴。杨拙问皇上不是在找姑娘服侍吗?怎么这么不高兴,都按要求找的,漂亮健康,会服侍人,活好,出身正经人家。

    皇上听后哈哈大笑,也不多作解释。

    张总兵确认皇上不生气后,看看两人,像现新大6似的:

    “大人,怎么看着觉得你们两人长得很像。”

    “是吗?我看看。”

    皇上仔细瞅了瞅,喃喃道:

    “像!太像了!”

    说完便陷入了沉思,张总兵连唤了几声都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