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身世之谜

身世之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拙也纳闷不已,自己虽说有些脸盲症,除了父亲和自家媳妇记得清楚外,其他人都只是一些模糊的印象。可即便如此,此人和当初认识的华服男子,貌似也相差太远了。

    “是传说中的易容术吗?”心里这样想着,手早已摸上皇上的脸,揪着点皮,扯了一下。

    “唉哟!”

    皇上猛一吃痛,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是她吗?她还活着?当年的事,是哪出错了?

    张总兵吓出一声冷汗,扯着杨拙跪下,拼命磕头:

    “请大人恕罪!请大人恕罪!他只是乡野莽汉,无意冒犯大人,求大人饶命。”

    饶是杨拙不晓人情事故,看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总兵,浑身在抖,也知来人身份非同小可,便随着一起磕头。

    “你姓什名谁,出自何处何家?祖辈父母名讳一一如实招来,如有半句不实,必两罪并治。”

    杨拙一听是这事,便把自己是狼孩,后被父亲杨铁所救,再后来便被张总兵看中来兵营的事一五一十招来。

    “你生辰是?今年多大?”

    杨拙和父亲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生辰,后来干脆将获救那一天作为自己生辰。经推算今年应当是十七岁。

    “十六岁?我想想!”

    皇上用手指头算了几遍,眉头紧锁:

    “不对呀,应当是十六才对。你确定是十七?”

    “不清楚,当年父亲救小人出来,找了大夫看小人的身体育情况,估算出来的。”

    “你父亲救你时,没有什么可以证实你身份的东西吗?”

    “回大人,没有了。小人当时就是个小狼崽,别说东西,衣服都没有。大人,小人今日所言,句句属实,是否可以免了刚才的不敬之罪。”

    “死罪可饶,活罪难饶。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谢皇,皇大人!”

    张总兵一喜,忙谢恩。

    “回大人!这可不行,小人当初进军营,就是张总兵说能当将军,可以给小人媳妇也封个官。跟着你,就当不成将军了。”

    “难道你便是到个练兵奇才但对媳妇唯命是从的教练?”

    原来,刘尚书在凑折中并未提及杨拙及6妍的全名,而且,看杨拙不谙世事的样子,实在是和刘尚书笔下的可造之材联系不上来。

    听到杨拙说起媳妇,方才反应过来。

    “小人便是!”

    “那如果我有机会让你当将军,是否愿意跟我?”

    “那也不行。我得问问我媳妇!”

    张总兵腿都吓软了,完了完了!这下自己可得被这混小子害惨了。

    “起来吧。改天,带我去见见你媳妇。”

    皇上看到杨拙一脸紧张,笑道:

    “是谈棉制品买卖的事。”

    杨拙忙点头答应,这个媳妇可是交待过的,这是个财神爷,得好生招呼着。

    想到这,忙换上一脸笑容,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生过。

    看到杨拙的笑脸,皇上仿佛被电击了一下,思绪一下回到十几年前。

    那时,自己还在忙于应对叛乱,有一次受伤很重,被一奇女所救。

    女子一身好武功,而且长得特别美,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让皇上至今难忘。

    皇上向女子表明心意,岂料,女子态度马
食人魔的美食盒无弹窗
上一变。说自己已有未婚夫,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为军中一员不起眼的小将。皇上表明身份,女子亦不从。

    皇上妒火中烧,将其恋人派往边疆,不出半年,便战死沙场。

    女子被皇上使手段掳至身边,并以九族之人的性命威胁她,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不出一个月,便怀有龙种。皇上龙颜大悦,封其为殷贵妃,殷贵妃自从怀孕后,变得异常温顺。皇上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快临盆时,殷贵妃说想去寺里还愿,皇帝允了。因有吴国太子到釆有要事相谈,抽不开身,便让心腹大将魏将军亲自护送。

    不出两个时辰,便听有人来报,殷贵妃不慎遭遇劫匪,连人带车坠入悬崖。

    皇上派人找了几天几夜,一无所获。一个月后,一个采药人在悬崖上现了残存的车以及腐烂的残肢,还有破粹的衣服。

    经查实,车子确是殷贵人的车,衣服也是其当天所穿。

    皇上大怒,下令处死魏将军。但当时正是用人之际,一干大臣求情,将魏将军保了下来。后被派往条件艰苦的北疆,至今未回。

    难道殷贵人当年没死?但从那么高悬崖掉下去,不死孩子也难保。即使孩子保下来,最后怎么沦落成为狼孩?

    皇上越想思绪越乱,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让张总兵迅联系刘尙书,让他来。并将他单独叫至一旁,让他务必照顾好杨拙。并将杨拙每日之事,向皇上秘报。

    张总兵不敢多问,跪下领旨。

    今天的事,要在平时,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可皇上居然饶了自己和杨拙,让张总兵庆幸不已。看皇上对杨拙的态度,自己虽好奇,但这次总算管住了自己的嘴。

    再说皇上,一脸心事回到住处。6妍回来,叫了他几声,也没反应。

    “对了,你的治疗时间只有几天了,余下的五十万两啥时候到付?”

    “我说姑娘,你很缺钱吗?之前的五十万两就花完了?”

    “五十万两哪够!全收购棉花了。实不相瞒,您支付了十万订金要订的棉制品,一直也没找人来谈,你还要不要?不要的话我便卖给别人了。”

    “难道你是6妍6姑娘?不是有间酒楼的掌勺而是老板?亦是女人之家的老板?”

    6妍点头称是。

    皇上一脸不可置信:

    “也是杨拙的媳妇?”

    6妍笑着说是的。并解释自己不表明身份,是因自己太小,涉世未深,怕遇到坏人,二是棉制品涉及数量太大,也担心对方为他国奸细,万一卖给敌国,岂不让自己变相帮了敌国。

    皇上忙问6妍怎么知道自己不会是她担心的那两种人。

    6妍直言,称他也不是个经商之人,充其量是个金主,现新奇东西,正好有出处,便想尝试而己。

    皇上忙问金主是什么,6妍不厌其烦解释了一番。当然是捡好听的说。

    皇上便说自己确实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把这事耽误了。也不好意思说是被6妍限制了自由。

    6妍称让对方派出实际操作的管事,将购买物品要求及数量等确定下来。马上要入冬了,这些都得提前准备。

    “最快明日最迟后日,一定把此事敲定下来。”

    说完便同6妍说要早点休息。

    6妍也觉察到对方有些不对劲,没点破,识趣地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