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二章 神秘人

第二章 神秘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间繁华,各城民安,修仙门派群立,名气最大的是竖立在琼山之巅的天阙宫,被誉为天下第一修仙门派,此处山川秀丽,灵气汇聚,是难得的修仙圣地,天阙宫门下弟子数万名,方圆百里都可见其弟子御剑飞行之踪影,场面壮观,门中五大长老道法高深。

    掌门风逸真人离成仙只有半步之遥,所以前来拜山求仙之人络绎不绝,上山的阶梯都被踏破凹陷,因前来求仙之人太多,天阙宫每三年招收一次,每次只招收百人,修仙之期为十年,十年后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留下继续修仙,修行期间也会时而下山斩妖除魔,保障一方安宁。

    千里之外,凌云城中的天苍府内喧闹一片。天苍府由来已久,与天阙宫有些渊源,府主天筠天资过人,二十岁便继任天苍府府主,天筠从小被送往天阙宫,因两家渊源关系,拜入掌门风逸真人门下,十年后下山继任天苍府府主之位,颇懂仙法,武功高强,方圆百里内,名声显赫。天筠只有一子,名为天凡,其生性顽劣,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事,还到处惹是生非,至今二十岁还一事无成,天筠盼望他早日成才,从小就教他武功仙法,可是他怎么也学不会,反倒是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倒是无师自通,天凡从小娇生惯养,这也是天筠最头疼的一件事情。

    当年天筠学艺归来,四面八方的修仙侠士慕名而来向其挑战,天筠练武成狂,一心修仙法术,他的妻子非常贤惠,天筠很爱自己的妻子,整天跟妻子分享自己的成就,确从不过问家中事务,所有事情都是由这个贤惠的妻子处理,她也早已经操劳成疾,为了让自己丈夫专心修炼,自己生病吃苦从来都不告诉天筠。

    天凡小的时候非常懂事,很疼惜他娘,看见他爹如此痴迷的修炼,不顾他跟他娘,自己下定决心绝不修仙,直到他娘病重,天凡在她身边陪着,他娘只想在临死之时见他爹一面,可是天筠这时候还在跟人决斗,天凡他娘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他爹,撒手人寰,天凡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恨透了他爹,那时天凡只有八岁。

    天筠得胜归来,本想跟自己的妻子分享这等喜事,确没想到,刚到门口,跟妻子已经是天人永隔,天筠痛不欲生,从此藏剑在不于人决斗,天筠感觉对其母亲有愧,至今未再娶妻,也对天凡爱护有加,不忍责罚。

    清晨刚亮,天苍府内嘈杂声不断,“这一大早的又出什么事了?”天筠听到府内的嘈杂声,自然也想到生了什么事情,想必又是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惹得祸。

    天筠走出来一看,被这场景惊呆了,整个府内都是人,都快排到大街上了。以前这类事情也经常生,可没有这次人多,天筠无奈,询问到底生了何事,来人争先恐后的道说,场面一度混乱。

    天筠见到这情况头都疼,但也不能不处理,随后小声问老管家:“天凡在哪?”

    老管家一脸无奈的说道:“少爷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没回来过。”

    天筠气的大喊一声:“什么,还没回来!”天筠这一声大喊,在场的全都安静了,被天筠给镇住了,毕竟天苍府在方圆百里之内也算名气颇大,天筠也是名声在外。

    门外一个头散乱,穿着破烂的人在探头探脑看着里面的情况,生怕被现,门卫家丁看到,以为是小贼,于是大喊一声:“什么人?”

    那人依旧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望着里面,只是回头“嘘”了一声。

    “少爷。”门卫家丁认出是天凡,声音就放低了很多,这样子也是家常便饭了,门卫家丁自然该知道怎么做。

    天凡见里面局面已经控制,他又必须回房间换衣服,于是就慢慢的从门口偷偷溜进去。

    天筠虽然名声在外武功高强,但也不能对周围的百姓动粗啊,现在也只有放下身段耐心说道:“呵呵,没事儿,没事儿,大家有事说事,这次又生什么事情了,你们一个个慢慢说,管家,记上!”天筠只能耐着性子一一询问,老管家早就备好笔墨候着了。

    一个大妈率先说道:“天凡昨晚到我家鸡圈,偷了我家的鸡。”

    随后又有人说道:“我昨天晾晒的衣服被天凡偷了,他还拿到当铺去当了!”

    “我家的屋顶都被天凡给拆了!”“还有我家的猪被天凡拉去卖了!”“我当铺的东西被天凡偷了!”“天凡偷了我家的传家之宝。”“天凡欠我们赌坊五百两银子。”“天凡欠我们醉香楼八百两银子,还把我们的姑娘给拐走了。”。。。。。。满屋子的人都情绪非常的激动,一个个的来老管家这登记,就跟免费礼品一样,一个接着一个。

    “哇,不会吧,哪有那么夸张。”天凡畏畏尾的用破扫帚遮挡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想从侧边穿过去。

    天筠肺都给气炸,实在是听不下去,大声喝道:“天凡在哪?”

  
混沌幽莲空间sodu
  “在那!”满屋的人全都异口同声指向正在鬼鬼祟祟拿着破扫帚的天凡。

    天凡正准备一脚跨入内堂,听到重口一声,那只正准备跨入内堂的右脚也就定格在哪,心道:这都能被现,就差一步啊,功亏一篑。

    见天凡穿着破烂,披头散的,天筠顿时大怒:“天凡!”

    天凡知道老爹怒,收回右脚,故作笑脸:“到。。。,呵呵呵呵,大家好啊,都在啊,大家慢慢登记啊,排好队,不要抢不要挤啊。”

    “切。”在场的乡亲被天凡给雷到,这时候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天凡望着老爹那怒的样子,吓得赶紧跑进内堂,“天凡你给我站住。”这时候哪里能站住,赶紧跑吧,天筠话还没出,这天凡早已没影。

    经过半天的登记,老管家累的满头大汗,终于全部登记完毕,这些人也都在账房领了银子散去。

    在这些人没散去之时,天筠还得在这一一陪着笑脸,待人全部散去,脸色突变道:“给我把天凡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叫过来。”老管家得令立即去喊天凡,边走路边摇头,心道:少爷这下又该受罚了,哎。

    一位偏偏少年走进大堂,此少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浓眉大眼,穿着一身蓝色长袍,眉宇之间透露着英气,正是天凡,跟刚才那头散乱一身邋遢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爹。”天凡走进大堂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天筠见到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就来气,当即喝道:“对着你娘的灵位,给我跪下!”

    天凡虽然不服,却还是照做,跪了下去。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整天在外面给我惹事,教你学武功,你怎么也学不会,那些偷鸡摸狗,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你倒是无师自通,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有个模样啊!”天筠火冒三丈,非常生气,心想: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天凡早就听惯了这些话,他爹一边说着,他一边用口型模仿着,对于这些话早就听烂了,心想:这台词也太老套了吧。有些不耐烦的随口说道:“我在你心里这么一无是处,你当初干嘛要把我生下来。”

    天筠用力往台案上一拍:“居然还敢顶嘴,我。。。。”天筠举手就要打,天凡一副无所谓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随即天筠停顿了一下,收了手,毕竟有愧于他们母子,叹了一声:“你整天游手好闲,让我怎么放心把天苍府交到你手上,你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继承天苍府了,你说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怎么对得起你娘的在天之灵!”

    天凡猛然站了起来:“你没资格提我娘!娘就是你害死的!”天凡面带仇视,眼神光。

    “放肆!”天筠说话的同时一把掌已经打在天凡的脸上。打完之后天筠就后悔了,这么多年不管天凡在外面闯多大的祸,从没打他一下。

    天凡捂住脸,嘴角溢血,眼神仇视淡淡的说道:“你根本没资格打我,哼。”说完这句话,天凡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只要你走出这个门,就永远别再踏进来!”天筠知道自己下手过重,早已后悔,只是挂不住面子。天凡停顿一下,头也不回的走出天苍府。

    “哎!这个逆子。”天筠后悔,也很无奈。

    天凡生气一路奔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远,他很想念自己的娘,同时很恨自己爹,他从小聪颖,只是不想成为想他爹哪样的,他一直放弃修仙,他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喊,释放自己内心的不满与纠结。

    此时天空中乌云飘过,覆盖一片天空,乍看还以为要下雨,街坊们都开始收拾摊铺跟衣服,那片乌云飘到天苍府上空后,消失不见,天凡看到这一切,虽然不知那是什么,但感觉到不祥,快奔跑回去。

    从乌云中下来一群神秘人,一群神秘人站在为的后面,为的神秘人穿着一身黑衣,一件黑袍披身,头上带的黑帽与披身黑袍连体,虽然露出正面,却看不清脸,身上透出一股黑气,后面是一群张牙舞爪面容怪异的人,每个也是黑袍披身,黑帽连袍,他们是魔。

    “什么人?”天苍府门卫家丁,见到如此一群怪人站在天苍府门口,警惕询问。见这些怪人来者不善,几个门卫家丁抄起家伙冲了上去,那些魔依然不动声色,几个门卫就要触碰那个带头的魔,突然眼前一闪。

    只见黑光一现,几个家丁应声倒下,面目黑,一把着黑色光芒,带有铭文的剑悬浮在那个神秘人的身边。

    神秘人身上黑气散,淡淡道:“蝼蚁凡人,也配知道本尊,哼!这里就是天苍府,灵气围绕,霞光散,果然是处宝地。”那神秘人声音深沉,出的声音有两重音,微微抬头望着天苍府的牌匾,那牌匾散着仙气,字散着光芒。此等意境只有灵力高深之人才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