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八章 离开

第八章 离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无极剑仙依然沉浸在悲痛中,望着那消失的花瓣含情莫莫。

    天凡惊呆了,这无极剑仙到底跟仙祖是什么关系,这里所有的神兵铠甲竟然是无极剑仙的战利品,这每一件神兵都散着摄人的气息,光芒四溅,有的散仙气,有的散妖魔气息,这代表每一件神兵的主人都是叱诧风云的仙人或者妖魔,这么多强大的对手都是眼前这个仙人打败的,眼前这个仙人到底是谁,天凡突然感觉这无极剑仙虽然有时候漫不经心,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但看他对先祖那种神情如此真情流露,由此可见这仙人绝不简单。

    天凡走到他面前仔细看着,头凑的很近,他想看清楚这个仙人刚才还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一副傲视天下的样子,如今怎么又变回原样了。

    “啊。”无极剑仙一抬头突然看见天凡在眼前吓了一跳,天凡见无极剑仙大叫,自己也吓的大叫。

    无极剑仙被吓得不轻,抚平着胸口说道:“你想吓死人啊,不是,是吓死仙啊。”

    天凡也被吓坏,抚平胸口说道:“我看仙人那么入神,就想研究一下,谁知道仙人反应那么大。”天凡呼吸急促,真正被吓到的是天凡,无极剑仙只是借机擦拭眼角的泪水,这哪里能给凡人看到。

    天凡瞬间回过神来,想到还有话要问:“额,这个,仙人啊,你跟我这仙祖是什么关系啊?”天凡笑嘻嘻,知道这问题很尴尬,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是问了出来。

    “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你该知道的,到时候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你也别问那么多,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的。”无极剑仙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表情尴尬,不过说的也有他的道理。

    天凡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又跑过来笑脸说道:“这里的神兵铠甲都是你赢来的?”

    无极剑仙颇为自信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了。”

    天凡又厚颜无耻的凑了过来说道:“那我可以全部带走吗?”

    “噗。。。!”无极剑仙喝的一口酒喷了出来,正好喷到天凡一脸,“全部?你小子心够黑啊,这里的东西你要是全部拿出去,不出三天,你就见不到太阳了。”无极剑仙继续喝着酒,撇了一眼天凡。

    天凡抹去脸上的酒,一脸无奈,却又心生害怕,笑嘻嘻的说道:“那我拿一两件总可以了吧?”本来他就不准备要这些神兵铠甲的,只是随便说说。

    无极剑仙悠悠的说道:“一件都不能拿,但是这三颗仙草三颗仙丹你倒是可以带走,以后或许对你有些帮助,好了,我们该走了。”无极剑仙说话的同时右手一挥,几件仙草仙丹收入一个袋子里,扔给天凡,随后就走出去。

    天凡小心的接住那个袋子,心想这袋子这么小,怎么能装下这么多东西,这仙人真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这么随便摔呢,要是摔坏了怎么办。

    于此同时,天凡又听到莫名的声音,跟小时候听到的一模一样。

    见无极剑仙已经走远,天凡心中害怕,紧随其后,走出地陵,入口瞬间又变回一面石墙,天凡快的走出了地下通道,上来地面,光线刺眼,天凡关闭入口,将所有先祖灵位摆好,也摆上了他爹的灵位,随即参拜,此时他似乎成熟了些许。

    无极剑仙喝着酒,看了一眼天瑜仙人的灵位,随后向门外走去,说道:“我该走了,以后的路怎么走看你自己的了,天阙宫路途遥远,飞云剑会保护你,但依旧是危险重重,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你拿着你爹的玉佩去见天阙宫的掌门,他自会收你为徒。”无极剑仙受了重伤,要去疗伤,话刚说完就飞身而去。

    天凡赶紧起来跑到门口大声喊道:“仙人,你还没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啊?”

    “到时候你自会知晓,切不可乱用。”无极剑仙的仙影早已离去,只留下这声音在空中回荡。

    这是什么仙人啊,好像自己真那么无用,还希望下次还能见面呢,跟永别似的,太看不起人了,这些仙物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还是收好,万一被人抢去,那就对不起仙祖了,可惜了那些神兵铠甲啊,居然一件都带不走,要是都能带走还不大杀四方,威震天下。

    随后天凡眸子光,心道:这无极剑仙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多上古大能都被他打败,可他居然是个散仙。

    天凡想到飞云剑虽然威力很大,但现在根本用不了,消耗太大,现在对他而言还需要找一把自己能用的宝剑。

    天凡走在院子中,看着所有的场景,残花落叶,才一天的功夫,院内感觉如此凋零,沉寂,没有一丝生气,天凡不想再看这样伤感的场景了,他走去房间,收拾几件自己的衣服,拿了些盘缠正准备出门,可当回头看到
吞天龙王小说5200
家里这么多东西,总有些不放心,这次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万一有贼进来将这些东西都偷走了,那他怎么对的起他老爹,这些可都是自己先祖多年的底蕴啊。

    天凡想了又想,忽然眸子一亮,嘴角坏笑,有了,于是他开始动起手来,在府内跑动,每个房间都搜索着,忙的不可开交,不管大件小件,只要是值钱的东西统统般到了大堂。

    当天凡推开他老爹的房门,心中那一层记忆又浮现出来,当年就是在这个房间,他陪着娘,一起玩耍,非常开心,当娘重病卧床,他就一直身边陪着,直到他娘伤心的死去,如今他爹也死了,天苍府也从此落败,想到这些天凡心中难免伤感。

    他走进房间,看着房间内的摆设,眼光一下子就注意到墙上的画像,那是他娘的画像,他爹一直挂在墙上。天凡走过去,他娘如今不在,睹物思人啊,他用手触摸了一下画像,画像突然掉了下来,吓得他赶紧捡起画像,拍拍上面的尘土,连说对不起,这时候看见画像后面居然是空的,里面居然有一柄剑。

    天凡眉开眼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难到是老爹显灵,天凡拿起那宝剑,宝剑的剑身剑柄都刻有龙纹,非常漂亮,天凡将剑拔了出来,瞬间灵气逼人,这剑做工精细,绝对是铸剑大师的杰作,还被灌输了如此强大的灵力,真是把好剑,天凡仔细观看,爱不释手,此时看到剑上居然用刻字,上面刻有“天筠,风炙”的字样,天凡立刻想到,这是他老爹用过的剑,怎么会在这里,这“风炙”是什么,是人名还是剑名,难到是老爹的情人名字,不会吧,老爹有情人,天凡想到这里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怎么能这么想呢,老爹怎么会有情人,娘长得这么漂亮,不去想了,不过,真是把好剑,天凡拿着剑,把他娘的画像重新挂好。

    天凡随后眼睛看向墙上的手掌印,那是当年先祖留下的掌印,天凡将手放到墙上,墙上光晕散出,地板张开,露出一个盒子,盒子非常精细,雕有九龙,散仙气。

    小时候他老爹告诉过他,也教了他方法,这个盒子是先祖留下的,里面有什么东西他老爹也不知道,他老爹只顾着修炼,根本没空理这个盒子,只有天苍府传人才能打开。

    天凡非常好奇,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何物,于是划破手指,一滴血滴在那散仙气的盒子上,盒子瞬间出金光,从九条龙嘴中喷出,盒子打开,天凡拿起里面的东西一看,是一块透明的玉,又不像是玉,很薄,有巴掌块大小,不知道是何物,又没有仙气散,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东西能有什么用啊,居然用这样的宝盒装着。

    天凡不解,将这东西收起来,既然用这样的宝盒装着肯定不是凡物,先收着,说不定以后有用,这天苍府以后就他一个传人,如果不带着走,以后这东西就无法见天日了,随后将那块透明的玉收好。

    天凡一看,里面还有东西,是一本书,天凡拿起里面的书,这书都快残破了,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上面写的字天凡也不认得,因为年代久远,加上封面已经残破,根本看不明白是什么书,天凡翻开看了看,一个字都不认识,还有一些图画也不认得,这里面字画跟仙祖地陵石壁上的字字画一样,都是上古字画,天凡根本认不出。

    看着这两样东西天凡叹气,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这两样东西更不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没办法,先收起这两样东西在说,这两样东西都是先祖留下,肯定不是凡物,天凡随后将宝盒归原位。

    一切都收拾好,天凡忙活了大半天,将府内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随后一声叹气,还得般去仙祖地陵。这下保证万无一失了,全部般好,已经是深夜,天凡累坏了,往凳子上一坐,喝起酒来,忽然一股阴风吹来,吹的他汗毛倒竖,感觉有些阴森,立即站了起来警惕着周围。

    “各位叔叔阿姨,婶婶伯伯,阿黄,旺财,冤有头债有主,要是你们在天有灵,就一定要保佑我替你们报仇。”天凡嘴里不时的念叨,又一阵阴风吹来,天凡感觉直哆嗦,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在想:这地方不能再待,今晚要是在这过夜,还不得吓死,虽然这是自己家可这也太吓人了。

    这时,天凡突然感觉有道黑影从墙角掠过,一惊,在看其他地方,感觉各个地方都有黑影掠过,天凡毛骨悚然,这边还时不时的刮着阴风,他站立,不敢动,此时感觉后面有人,轻轻的走了过来,就在身后,慢慢的,一步步走来,他不敢回头,心跳加,这时天凡已经感觉那人已经靠他很近,忽然感觉到有阵风从他耳根吹过,吓得天凡立刻大叫起来:“啊。。。。”

    天凡被吓坏了,一边叫一边跑着,他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天苍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