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二十三章 幽谷

第二十三章 幽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云曦抓着天凡,好像天凡身上有种吸引之力,让她无法放手,两人共同跌入悬崖。

    在场的五人皆是一惊,怎会如此,尤其是昑梦跟幽夜,昑梦惊讶的是自己并没用多大力道,怎么就能将两人都跌入悬崖,幽夜惊讶的是天凡身上有伏羲陵地图,如此一来,不就无法完成父皇的心愿了吗。

    “天凡!”南宫文脱口而出,为其担忧。

    幽夜纵身飞去想抓住天凡,可惜一切来的太快,幽夜望着跌落悬崖的天凡,心中忽然有些难受,不知道这是为父皇的愿望难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幽夜望着那道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竟有一滴眼泪滴落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晋川眼神一凝,抓着南宫文激动的问道:“你刚才喊他什么?”

    南宫文一惊,说道:“天。。。天凡啊!”

    晋川有一种非常失望的感觉,同时有这种感觉的还有重越跟昑梦,“他就是天凡?”晋川喃喃的说道,脑子一片空白。

    幽夜站起身来,看着昑梦,这种眼神透露出一种杀气,“我要杀了你。”幽夜举起手中的青鸾剑刺向昑梦。

    重越看见抬起手中的剑将幽夜弹开,“姑娘,请冷静一点。”重越身形一动,站在了昑梦的前面说道。

    “她杀了天凡,还有那个无辜的女子,还叫我冷静,让我怎么冷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幽夜愤怒的看着重越,心中的怒气已经烧到头顶。

    昑梦还处在朦胧状态,不敢相信自己杀了人,脑中一片空白。

    重越拱手说道:“我们几人是天阙宫的弟子,这次前来正是奉了掌门之命,掌门得知天苍府有难,命我等几人找到天凡,带领天凡前往天阙宫。”

    “你们是天阙宫的人?”说到天阙宫幽夜此时的怒火才稍微有些减退,主要是因为忌惮天阙宫,不能跟天阙宫的人起正面冲突,天阙宫底蕴深厚,自古以来杀了不少妖界中妖,幽夜也对他们非常的憎恨,但也不敢随便乱来,毕竟连父皇都忌惮的修仙门派自己也不敢做太大的动作,不然会连累到父皇。

    “正是,这次纯属是个意外,师妹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天凡虽然坠入悬崖,但也不一定就身死,即使是身死,我们也要找到他的尸体回去复命。”重越继续说道。

    南宫文站过来说道:“是啊,天阙宫是修仙正派,而且天凡不一定就有事,我们还是先找到天凡再说吧。”

    晋川并没有说话,只是默念咒语,手中剑腾空而起而且变大,晋川纵身一跃,跳上飞剑,剑光划过,直冲入悬崖之下。

    这御剑之术并不是什么修仙门派都会,只有天阙宫才知道其法门,这就让南宫文更加的放心,却是天阙宫之人。这御剑之术,是天阙宫自上古传承而来,非天阙宫弟子不传。

    大家此时也都没有说话,没过多久,只见一道剑光从涯地直冲而上出现落在地面,化作一人,正是晋川。

    “二师兄?”重越走过来问道。

    晋川摇摇头说道:“悬崖深不见地,而且越到下面越是看不见,似乎是一片黑暗。”

    听晋川这么一说,其他人都紧张起来。

    重越走过来递给晋川一把剑说道:“二师兄你看。”重越说话的同时神情有些异常。

    晋川接过剑一看,眼神一凝,神情凝重,“这是长老炼制的剑!难怪灵气如此强盛,看来掉下悬崖的确是天凡。”

    “当然,难道还有假?”幽夜气不过,大声说道。

    此时南宫文手握玉笛靠在背后,说道:“我们还是回去问下镇长吧,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路下去。”

    众人相视,觉得现在只能如此了,几人都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去。

    一个不知名的谷底,清晨一缕阳光射入,为这幽暗冷清的谷底带来一丝温暖,小溪顺着流淌,却不知源头在哪,又要流向何处,只是溪水清澈见底,有很多彩色的鹅卵石,被溪水冲刷的异常圆滑,水里能见到许多小鱼欢快的朝上游拼命的游,也许这是天性,或者是有什么吸引着它们。

    天凡微微睁开眼睛,现自己躺在一个屋里,屋子不大,布置却是井然有序,除了天凡睡的一张床之外,还有张木头桌子,有两个木墩凳子,墙面都是一根根的树木堆叠而成,却也不透风,床边有个窗户,有阳光射入进来,木桌的墙边上挂有一把弓,箭筒中有几只箭,看上去很平凡。

    天凡用力撑坐起来,浑身都疼,头有些晕,天凡走下床走出门,外面是一个客厅,有一张大的桌子跟一张小桌子,大桌子有五个木凳,小桌子有三个木凳,另外边上还有间房间,门开着,天凡被好奇心驱使着走过去看看。

    当天凡走到那门口时,突然浑身都有劲了,他看到一个女子躺在靠边的床上,她是那么的圣洁,是那么的绝代姿色,让任何人看一眼都会被深深懂得吸引,她睡着的样子更是迷人,天凡看的入神,因为此人正是他在街上见到的那位绝世丽人。

    天凡走了过去,去探探看是否还有呼吸,见情况较好,天凡也松了一口气,如此丽质的美女,天凡不忍心叫醒她,于是走出房间,拉开大门,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芳香扑鼻,一种幽静自然而又和谐的环境映入眼帘,这种感觉非常舒服,能让人心静。

    只是问题来了,天
锦衣家丁全文阅读
凡朝下一看,现这屋子是建造在一颗大树上,这里离地面至少有十米高,天凡眼前一黑,脚一软,差点摔下去。

    天凡心中暗骂:不会吧,这是谁脑袋缺根筋,把房子建这么高的树上,没办法,先下去看看再说。

    天凡小心翼翼顺着往下爬,还好从小就在树林里乱窜,练就了一身爬树的本事,虽说十米高空,也难不倒身怀绝技的天凡。

    前方不远处的小溪边,一个身穿深蓝色且绣有一条青色龙纹的中年男子站立在小溪边,地上一片绿幽幽的青草,在那人身边还悬空着一把剑,那把剑散白光,数到仙气常绕,此剑正是飞云剑。

    “凤鸟恋眷栖梧桐,衔草千年只为凰,相眷相恋凤凰城,三世相视邃深眸,情牵梦绕离别爱,浴火重生奈何寻。”那人独自念着这诗,虽看他依旧风采,只是眼神中却流露出无尽的沧桑。

    清晨的微风吹过他的衣脚,仿佛见到绣着的那条青龙在摇摆尾巴,非常真实,他依然望着远方,轻轻叹道:“说好一起看尽世间无限的繁华美景,奈何如今留我一人独自苍茫,仰望苍穹,依稀如见。飞云,你能感觉到吗?”这句话说的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那么的恋恋不舍,让人一听就有一种心酸的感觉,飞云剑似乎是能听懂他说一样,变化环绕的仙气作为回应。

    天凡站在不远处已经听了好长时间,感觉是如此触动心扉,有种莫名的情绪波动,他在想:此人是谁?怎会如此伤感惆怅!飞云剑似乎还能跟其达成一种共鸣,看不出此人有灵力波动,只是飞云剑都依附在此人的身边,想来此人绝不简单,难道是世外高人?

    “你来了!”那人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天凡一惊:果然是世外高人,想来早就现了我,难道是他救了我。

    天凡也不躲闪,朝前走去,对方想要杀他太容易了,况且连飞云剑都依附在他身边,自己有什么可怕的,天凡走到那人跟前,跪下拱手说道:“多谢前辈相救。”

    那人转过身来,双手靠背,说道:“起来吧,这把剑是你的?”

    天凡起身,抬头望着那人有些惊讶,此人明明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可头胡须中都参夹着些许白色,面容俊秀英武不凡,却看似带有无尽的哀伤,明明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威压,但飞云剑对此人却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冒犯。

    天凡犹豫了一会,说道:“是,此剑唤作飞云,是晚辈世代家传之物。”

    那人满面的忧伤,并没有太多表情,说道:“你认识无极?”

    天凡有些惊讶,说道:“无极剑仙救过晚辈,算是认识。”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天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天凡,见过前辈。”在没有摸清此人是谁之前,天凡不敢放肆。

    那人轻叹一声,继续说道:“天苍府由来已久,底蕴深厚,当年你们仙祖天瑜仙子是何等风云,可落到你这代,居然会如此落寞。”

    “晚辈惭愧,前辈认识仙祖?不知前辈尊名?”此人竟然先提及无极剑仙,后又提及仙祖之名,想必也认识,如果这样,那此人该活了多久,可看上去还是非常年轻,天凡想想都觉得可怕。

    那人仰望天空,说道:“说来我与你们天苍府也有些渊源,只是太过久远,不想在提了,你就叫我飞龙吧。”

    “晚辈见过飞龙前辈。”天凡自然是不曾知道这个叫飞龙的是何许大仙,也不知道他跟天苍府到底有什么关系,只知道此人非常可怕,不敢不敬。

    “别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听的我很不自在,我看上去是不是老了?”飞龙反问道。

    天凡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前辈看上去还非常年轻,只是晚辈愚钝,不知该如何称呼前辈。”

    飞龙大笑,说道:“罢了罢了,”随后又看向飞云剑说道:“此剑在上古就以威名盖世,三界任何大能者见到此剑无不忌惮,见你武功微薄,难以控制此剑,你和那位姑娘从悬崖落下,我出手救了你们,此剑就留在我这,算是你们的报答如何?”

    天凡神情一凝,心道:原来此人想夺飞云剑,只是就算他跟天苍府有何渊源,也绝不能将祖先的东西拱手让给外人。

    “此剑是仙祖遗留之物,不可落入外人之手,请恕晚辈难以从命,还请前辈归还飞云,晚辈感激不尽。”天凡对视飞龙的眼睛,毫无退缩之意。

    双眼对视,天凡眸子中透露出一股傲气,这飞云剑是他家祖传之物,怎能落于他人之手,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行。

    飞龙的眼神中带有些怒火,散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天凡感觉到这股威压,非常的强大,让任何生灵都心生畏惧,不敢仰视,只是天凡随心生畏惧,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想跪倒在地对其膜拜,但天凡意志坚强,硬生生的是扛下来了,他双眼中散凌厉的怒光,却是突然感觉胸口一疼,“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天凡面对飞龙的威压,依然站立不动,随后就看见飞云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天凡一直盯着他,却根本没看见他是如何拿着飞云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度实在是太快,快到是一瞬间的事情,这种度已经不能用‘眨眼之间’来形容了。

    天凡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不是当初那神秘人所能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