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二十四章 伏羲陵地图再现

第二十四章 伏羲陵地图再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多余镇上,幽夜几人来到镇上找到镇长,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与他,希望能获得通往悬崖下方的道路。

    可是事情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样,从古至今多少能者想下悬崖一探究竟,可都是有去无回,谁也不知道悬崖下有什么,自上古传说,这悬崖下有仙人居住,有着某种禁制,凡人不可窥探,当然这也只是传说,谁都没有见到过。

    几人坐在客栈中苦思冥想,心中滋味都不好受,但苦于无奈,天阙宫几人更是脸色难看,尤其是昑梦,掌门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好,还是她将天凡踢下悬崖的,这要是给掌门知道了,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关在天阙宫上,不得下山。

    晋川的脸色也很难看,他被誉为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以后有望接任掌门,所以他对掌门交代的任何事情都是全力对待,不敢有丝毫疏忽,从来都没有办砸过任何一件事情,一般掌门交代他的事情都是大事,这次也是一样,只是如今事情弄成这样,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能会影响到他日后竞争掌门之位,这让他无比的烦躁跟忧心。

    幽夜心中忐忑,如果天凡找不到,那就意味着伏羲陵就永远没人知道在哪里,那他们妖界将永无翻身之日,这让她如何跟父皇交代。

    唯有南宫文吹着他的笛子,笛声优雅且带有一种忧伤,很显然失去一个朋友,他心中也不好受,只是他一般不愿意表现在脸上,只能用笛声来寄托一下哀思。

    一个不知名的谷底,云曦醒来,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她努力走下床,走到屋外,现这里是环境是如此美好,非常的幽静,也是非常的安详,能让自己感觉到非常舒服,她闭上眼睛正在享受那一缕阳光的美好。

    突然她睁开眼睛,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她朝下方望去,有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剑架在另一个人的脖子上,显然那个人受了重伤,嘴角流血,此人她记得,正是跟她一起掉落悬崖的那个人。

    云曦飞身而下,同时顺手将身上的白丝带抛出,这丝带平时是她的装饰之物,必要时候也能当做兵器,千万不能小看这小小的丝带,这一击若是面对一个百斤的大石,也能砸个粉碎。

    丝带迅的飞向飞龙,飞龙能够感觉到,但并没有回头,云曦的丝带快接近到飞龙一米左右的位置时,突然出现一道屏障,将丝带震飞了出去,云曦也受到了反震,从半空中翻落下来。

    天凡回头一看,那个女子竟然是想要救他,心中有些感动,当然这也是天凡单方面的,见云曦翻落在地,天凡心中有些不舒服。

    随后飞龙继续问道:“现在如何?”

    天凡回过头眸子中带有怒火,盯着飞龙说道:“即使你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从口中说出将飞云剑交给你这等人。”

    “很好。”飞龙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收起飞云剑,接着一掌拍出,打在天凡的胸口上,天凡被震的朝后飞退,过程中不断吐血,只是感觉背后有人顶了他一下,已然是停住了,却不知竟然是飞龙,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飞龙直飞而上,倒立在天凡的头顶,右手悬空在天凡的天灵之上,缓缓可见有真气流入天凡的天灵,接着天凡浑身周围出现一道透明的屏障,天凡感觉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仿佛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全部要四分五裂一样。

    云曦见天凡的表情如此痛苦,继续飞身前来营救,可这一次还未近身到十米远的时候就出现一道屏障将其震飞出去,云曦感觉心口一疼,一丝鲜血溢出嘴角,现在自己已经是浑身无力,再也无法救此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时间大约过去了一个时辰,飞龙缓缓落下,离天凡已是好几米远,但手中依然有道真气连接着天凡,他慢慢抬起手,天凡也随之悬在了半空中,表情依然非常痛苦,仿佛浑身的五脏六腑有道火在燃烧,要将其焚尽,连眼睛也变得通红,就像是入魔一样。

    时间又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天凡的表情恢复正常,他闭上眼睛悬在半空中,如同打坐一样,身体四周有数到灵气常绕,就这样在半空中慢慢旋转着。

    飞龙收了手,他看着旋转半空中的天凡,眼神中似乎充满了希望,嘴中说道:“没想到他竟然能有此造化,天瑜,你真是用心良苦,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能有如此潜力,一点也不亚于我当年啊,现在是福是祸一切都要看他自己了。”

    飞龙说完后瞬间出现在了云曦的身边,问道:“我隐约感觉到你身体内有股仙气,你是仙人?为何要来人间?你叫什么名字?”

    云曦一直都认为此人是个恶人,不愿过多理睬,但不知为何,对这只有一面之缘的天凡有些担心,“你把他怎么样了?”

    飞龙淡淡说道:“他没事,我只是帮他打通了全身的经脉。”

    云曦眼神中透露出疑惑,心道:此人是谁,居然有如此功力,只有法力高强的仙人才能助人打通全身筋络,就
至尊女帝:妖孽王爷哪里逃最新章节
连自己虽然是仙子,但法力还没到那种程度,如果助人打通一道经脉,在自己法力全胜之时,还是可以办到的,但也不能强行助人打通全身经脉,云曦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感觉不到他身上的仙道气息,可怎么如此厉害。

    飞龙看出了她眼神中的疑惑,伸出手来,原本空空,瞬间出现了一颗药丸,说道:“刚刚你散了淤血,现在你吃了它,打坐运气十二个时辰,虽不能助你法力恢复,但也能让你巩固根基,身体痊愈。”

    云曦有些迟疑,但现在看这人的眼神似乎不像是坏人,她慢慢伸手拿起那颗药丸放入嘴中,吞了下去,当药丸入喉的那一刻开始,云曦就感觉到有一股真气随着药丸进入体内,随之立即坐起,打坐运气,身上开始散一缕仙气,霞光散,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迷人。

    飞龙走到小溪边,手一伸,出现了一只竹笛,飞龙吹奏的笛声有一种忧伤,让人听了忍不住想哭的感觉,同时笛声散出灵力,有波动散传播到天凡跟幽夜的身上,这种灵力的波动让两人的修炼与时俱进,更加畅通。

    天色渐暗,张大爷挑着他的担子来到幽谷,当见到天凡跟云曦二人倒也不惊,想必早已经猜到。

    张大爷依旧将包好的臭豆腐恭恭敬敬的递给飞龙,飞龙接过臭豆腐看了一眼,收了起来,张大爷也不多留随后就挑着担子离开了。

    忽然云曦双眼睁开,一股很强的灵力散出来,这股灵力的波动肉眼可见。

    云曦走到飞龙面前,跪下说道:“多谢前辈。”虽然眼前这人身上没有仙气,但又如此能力的人,必定不是等闲之辈,故而如此称呼。

    飞龙微笑似又平淡的说道:“你没事就好,起来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我叫云曦。”云曦说道。

    “云曦?嗯,云系凌端,巳若晨曦,好名字。你来人间做什么?”飞龙若有所思的说道。

    云曦有些犹豫,说道:“这个请恕晚辈不能相告,这关乎三界众生。”

    飞龙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来人间是为了寻一件兵器,想必又是那东岳出的主意吧,哈哈哈哈。”

    云曦一慎,连这他都知道,还直呼东岳大帝之名,此人到底是谁,千万个问号在云曦的脑中回荡,同时对此人又有些忌惮,“敢问前辈到底是何人?”

    飞龙平淡的说道:“我叫飞龙。”

    当飞龙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云曦瞳孔都放大好几倍,心跳都差点停止了,非常惊讶的看着此人,在看向此人,觉得不敢仰视,同时又很惧怕。

    飞龙继续说道:“你不必惊慌,也不必多问,有些事情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孰是孰非,日后自有公论,希望你替我保守秘密。”

    云曦显然是被惊呆了,有些不敢相信,此人居然还活着,“前辈信任云曦,云曦自当替前辈保守秘密,只是为何只见前辈一人?”云曦生在天界,自然对飞龙的情况非常了解,飞龙也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另她非常的崇拜,只是她现在有太多的问题想问眼前这个心目中的偶像,却又不敢问,这些问题不是她一个小小仙子所能了解的。

    飞龙随后转过身,抬头仰望苍穹,轻叹一声,说道:“当年的十八龙凤是何能荣耀,辉煌无限,我十八龙凤叱咤三界,谁敢阻拦,三界之内无一不仰望,现如今却只剩我一人,可悲,可叹,总有一天我十八龙凤会有再聚的一天。”

    云曦惊愕,失声说道:“难道。。。”

    “云曦,你肩负重任,关系三界安危,现在知道的越多对你日后越是危险,希望你能了解。”飞龙淡淡的说道。

    云曦严肃的说道:“云曦自然明白,请前辈放心。”

    飞龙回头看向正在修炼的天凡,说道:“此人不平凡,我也不知道其来历,只是我能感应到他身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日后也许能为三界的安危做出一些贡献。”

    云曦看着天凡,眼中流露出一种另眼相看的感觉,如果说当时从屋顶掉落下来是非常滑稽的事情,但现在云曦绝不会这么看,毕竟是飞龙说他不平凡,要知道了飞龙的强大,就绝对不会怀疑他所说的话。

    转眼夜深,多余镇的凤来客栈里,每个人都难以入睡,心中都有些滋味,却难以说出口,几人在傍晚就已经商量好,天一亮就会各自分道扬镳,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也只有风来客栈老板,那个白苍苍还杵着拐杖的老奶奶睡的最安稳,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睡得舒服。

    幽谷中,天凡突然大喊一声,浑身金光散,异常刺眼,他那一对眸子中散出异常的光芒,仿佛如一位盖世战神一般,威严尽显。

    此时他的胸口中,一张图出光芒异常耀眼,慢慢的旁边竟然又浮现了一张小图。

    飞龙看到此图,也是一惊,竟然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