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二十五章 上山

第二十五章 上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飞龙盯着那张图,眼光炽热,只知道此子不凡,没想到居然如此,这是他所不知道的。

    天凡大吼之下所散出的灵力波动非常强大,这让云曦也为之动容,她眸子中带有些锐利,没想到这人的潜力居然有这么大。

    些许时间,天凡威力爆过尽,缓缓从天空落下,胸口的地图消失不见。

    天凡睁开眼睛,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走到飞龙面前,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说道:“多谢前辈,天凡永生不忘,以后如果前辈有何时吩咐,天凡定当全力以赴,之前对前辈多有得罪,还望前辈恕罪。”

    天凡这样的一番话,倒是让云曦有些唏嘘,此人是何许人,他的事情,就算你想帮也帮不上,搭上去还是个累赘,以后还得看自己的造化。

    飞龙双手靠背,说道:“既然你已经对我磕了三个头,算是我的弟子了。”

    天凡听此话一出,心中热血沸腾,本就想拜高人为师,替家人报仇,只是无极剑仙不收他,此人的功力绝不在无极剑仙之下,现在肯收自己为徒,天凡当然高兴,当即说道:“是,师傅。”

    “起来吧。”天凡站了起来,上衣已经尽除,露出健硕的胸肌与腹肌,看的云曦有些不好意思。

    “师傅,徒儿愚昧,还想请问师傅名号?”天凡拜了师傅,现在居然还不知道他师傅是谁,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不过他也是胆大,不知道对方是谁,也敢拜其为师。

    “飞龙。”飞龙只是淡淡的说道。

    “你这傻小子,让你捡了个大便宜,却不知对你是福是祸。”说话的正是云曦,她依旧是凡脱俗,圣洁无暇,看上去是那么的冷若冰霜,让人忍不住的疼惜。

    天凡笑嘻嘻的看着云曦说道:“是你啊,我们见过的,我叫天凡。你叫什么啊?”

    云曦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哪有人这么问人女孩子姓名的,太冒失了,“云曦。”云曦依旧是告诉他了。

    “天凡,你体内有股强大的灵力,只是你根基不稳,无法控制那股强大的灵力,为师已经将此灵力封印,带你成长之时,这股灵力也会随之解封,此地你们不宜久留,你们也该走了,现在为师传授一套剑法给你,你要仔细看好。”飞龙说完,于此同时,飞云剑已经在其手中。

    飞龙手一抬,舞动着飞云剑,看似动作缓慢,好像有无数的剑影,实际度已经快到极致,“剑走游龙,有虚有实,剑要快,要准,要狠,虚招攻其不备,实招攻其要害,一击致命,力无虚,招招致命,你要看好了,为师只演练一遍,能学多少要看你的造化了。”

    天凡紧缩瞳孔,用心观看,每招每势天凡都记在心中,他现在的境界还无法体会到这剑法的精妙,只是感觉都是一些很平凡的剑招,只是把每一招攻击要害的招数集中在了一起,变成杀招,招招都攻击要害,每招每势都是要致人于死地。

    云曦看此剑法跟天凡完全不一样,在天界,许多仙家都追求过她,为讨得其欢心,很多都在展示自己的武艺,仙法,其中不乏有些剑道仙家,当云曦看飞龙使出第一招的时候,就有些惊叹,此剑法精妙绝伦,毫无破绽,或许是飞龙本身功力深厚,将此剑法耍的是完美无缺,若是她所见过的那些仙家与飞龙打斗,没有一个能过的了三十个回合的,绝大部分的连十个回合都支撑不住。

    飞龙凌厉的剑风带动周围的树叶随之而动,每招每势都仿佛有数十柄剑影在动,飞云剑散出刺眼的光芒,这周围的空气就好像在这一道道剑气中所凝固起来,飞龙将剑招每招每势的含义都演绎讲解出来,虽然天凡暂时无法了解,但也听的心涌澎湃,飞龙演练完毕,坐落在地上,身上的那股强大的灵气依然没有散去,此刻眼前这人犹如一尊战神屹立在那,让人双腿软,忍不住要去跪拜,那散的威严不可直视。

    “你记清楚了吗?”飞龙淡淡说道。

    天凡还意犹未尽,缓缓说道:“徒儿记下了。”

    飞龙随后收起飞云剑,又继续走到小溪边,对着天空长叹一声,说道:“为师传你的这套剑法并不完整,还有最后一招,为师并未施展,只因那最后一招杀气太重,威力巨大,见过此招的人都已经死了。”天凡跟云曦听的心中一慎,“但以你目前的功底,如果能将这前面的剑法修炼到极致,才有资格学习这最后一招,飞云剑为师先替你保管,你现在还无法挥此剑的功力,此剑的威名不可毁在你的手中,待你将那套剑法修炼极致,为师自会将飞云剑送还给你,并且会将最后一招教给你,好了,你们走吧。”飞龙也是头也未回,手一抬,出现两道光束在两人身上。

    天凡有些诧异,说道:“师傅。。。。!”还未等天凡话说完,天凡二人已经被那道光束包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在当时落涯的地方。

    “我们回来了。”天凡看着周围,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好不容易拜得高
仙界直播全文阅读
人,却被赶出来了,还丢了家传之宝,天凡心中还在犯嘀咕,不知道这师傅到底靠不靠谱。

    云曦走了过来,说道:“我们也就此分道吧。”云曦说完转身离去。

    天凡回过神来,喊道:“喂,云曦,我们还能再见吗?”

    “有缘自会相见。”话音未落,云曦已经飞身而去,消失在月色之中。

    今夜是月圆之夜,但此时也已经快接近天亮,天凡朝多余镇走去,路上一直在回想师傅所演练的剑招,不知不觉天已经蒙蒙亮,走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

    凤来客栈外,几人都集合在这里,晋川显然有些失落,但也不失天阙宫二师兄的身份,说道:“各位,后会有期,以后说不定我们还能是同门。”

    幽夜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现在她有些打退堂鼓,毕竟天凡已死,她也没有去天阙宫的必要。

    南宫文还是一心想去天阙宫学艺,笑嘻嘻的说道:“二师兄说的是,那就此别过了。”

    天阙宫几人都是抱拳告别,随后化作三道剑光飞入空中。

    “天凡也死了,我对天阙宫也没多大兴趣,我们也就此分手吧。”幽夜说道。

    南宫文依旧面带些笑容,打开折扇,说道:“既然如此,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随后南宫文从腰间摘下玉佩,“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拿着这个玉佩去雷鸣城,我南宫世家必定会全力相助。”说完将玉佩递给幽夜。

    幽夜也不客气,接过玉佩,毕竟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都有些感情,虽然在她看来南宫文只是个人类,但对他也有所好感,“谢了。”

    “我们还会再见吗?”南宫文有些不舍。

    “有缘自会相见。”幽夜欣赏着玉佩,现这玉佩也非同寻常,竟被人灌输了强大的灵力,可是宝物啊,这南宫文到底什么来头,虽说相识一场,可这出手也未免太大方了点。

    南宫文笑着说道:“其实如果你换做女装一定会非常漂亮。”

    “要你管。”幽夜撇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就走,转身的一刹那,心中有些甜蜜,不自觉的笑了笑,可就在瞬间,突然回头的时候撞到一个人,“哎呀,谁啊,这么不长眼睛?”

    “哎呀,你的头可真结实。”那人捂着头说道。

    幽夜正要火,欲出手教训此人,见到此人面容的那一刻,幽夜脸都吓白了,居然是天凡,“啊,鬼啊。。。”也就在她喊出的瞬间,幽夜突然脑中一闪,心道:我堂堂妖皇之女,怎么会怕鬼呢,应该鬼怕我才对。

    “在哪,鬼在哪,大白天哪来的鬼。”天凡头被撞了一个包,四处张望,满脸的委屈。

    待天凡再回头看向幽夜时,幽夜已经满眼的怒火,双眸中能感觉到一股烈火在燃烧,“天。。。凡!”

    “额。。。,你要干嘛?”天凡望着幽夜眼中的怒火,不竟有些股凉意上头,那是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幽夜火帽三丈,“我要杀了你。”说话的同时已经举着拳头朝天凡打来,天凡自然是跑了,这个祖宗可得罪不起。

    满街的人都在看这二人追闹打斗,像是在看笑话一样,只是这二人打归打,幽夜还是挺高兴的,不仅仅是为了伏羲陵地图。

    三人收拾了一下,准备一起朝着天阙宫出,这次幽夜换回了一身女装,当她从楼梯走下来时,一时间让天凡跟南宫文都懵了,居然长的如此美丽,她的美丽绝不输个云曦,那长廖肩,细眉,灵目,瓜子脸,芊芊细腰,丰满的身段,表面上看像是穿上了一身黑色紧身衣,将那饱满的身体全部包裹,那凹凸展露无遗,外身披上黑色绣有花纹的长丝裙,她的头并不是全黑,在末端渐渐变成红色,有些卷,看上去别具另类,如此傲人的身段跟姿色,的确有实力跟云曦一比。

    “看什么看,小心挖了你们两个的眼珠。”幽夜一瞪眼,嘴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天凡跟南宫文被这当头棒喝给惊醒,原本还有垂青之意,现如今兴致全无。

    天凡转过头的同时,小声对南宫文说:“虽然长的都漂亮,可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一个宛若天仙,一个如黑暗使者一般,哎。。。!”

    南宫文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其实他的笑声已经算是回答了他,的确是有差别的,本来还有的一比,现在看来,差距很大啊。

    幽夜走时还不忘去老张那买了块臭豆腐,这次老张特意给幽夜留了一块,幽夜非常高兴,还特意闻了一下,表现出特别香的一样,看的南宫文跟天凡头直竖,天凡摇了摇头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被幽夜追着打了。

    三个月后,他们抵达一座山峰,巍峨壮丽,灵气逼人,河流瀑布,让人心旷神怡,乃绝世的难得的修炼圣地,各种飞禽盘旋,还不乏能见到御剑飞行的修仙之人,山峰之巅隐约可见一座古老的宫殿,那正是天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