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五十五章 鳌祖

第五十五章 鳌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凡愣住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他不知所措,不管老龟是何用意,但还是纵身跳到了老龟的背上。

    岸边的长廊上,众人都早已赶到,都在等着天凡。

    “天凡怎么还没来!”秦昊焦急的说道。

    “估计他是过不来了!!”西门狂逐有些幸灾乐祸!

    南宫文手拿折扇凝视着湖面,他心中也知道天凡的底子,但在考验之地,天凡获得巨大机缘,他也想看看天凡此刻到底精进到什么地步,这湖面虽说广阔,但以天凡目前的修为,未必不能飞跃过来。

    “我们在等等吧!”金长老想在给天凡一个机会,毕竟是掌门的徒弟,不能伤了面子,伤了天凡的面子,也就等于伤了掌门的面子,这会让其他弟子笑话。

    天凡坐在老龟的背上,看着原本很有规则在水面飘动的树木花草,此时见到老龟游来都自动退开,而那些悠闲鱼类,早就退避三舍,躲得远远的。

    老龟游的并不是很快,天凡躺在老龟的背上,抬头看着空中,不时有流光划过,很是羡慕,也就在这时,天凡的手无意间触碰到龟壳上的一个硬物,刺痛的立即坐了起来,手被划破了。

    天凡找到那个划破他手指的硬物,一看,吓了他一跳,那是一柄断剑,上面早已锈迹斑斑,不知道插在这多少年了,虽说是断剑,但也散发着慑人的灵气,那是一种杀气。在细看其他地方,天凡震惊了,这老龟的龟壳之上布满了痕迹,那是剑劈砍的痕迹,这些痕迹早已老化,但却永蜕不去,可想而知这老龟久远之前经历过怎样的大战。

    天凡看着这些,忍不住问道:“前辈,这把剑为何在你身上,却不将他去除?”

    老龟沉闷了一声,说道:“很久很久以前,久的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喜欢到处跟人挑战,杀了很多人,其中不乏当世有名的绝世高手,有一天,突然有个人找到我,他实力很强,他要挑战我,遇到这样一个高手,我自然非常高兴,我们大战了三天三夜,我最终不敌落败,我这身上的剑痕和这把断剑都是那人所留,这把断剑插入我体内,刺破了我的内丹,我将死之际,那人却耗费修为保我性命,虽然保住性命,我再也不能修成人形!虽说如此,但我二人也因此结为万年好友!”老龟回想起当年的种种,似乎还历历在目。

    天凡继续问道:“那人是谁?居然能将前辈伤成这样!可为何还要救前辈?”

    老龟沧老的声音再次回答道:“后来我才知道,那人便是伏羲!”

    “人皇!”天凡听到伏羲二字,失声惊讶。

    “不错,正是人皇伏羲,他历劫千世,每一世都艳冠绝伦,号称绝世天才,只可惜都只是昙花一现!”老龟说到这里,心中有些惋惜!

    天凡身体似有所感,心口一震疼痛,却不知为何,“那前辈可曾参与上古一战?”天凡提着胆子问道。

    “我早已是垂暮之年,上古一战虽说恍如灭世,但我早已不问世事,未曾参与!”老龟回答道。

    天凡继续问道:“前辈修为震铄古今,为何不将此断剑取出?”

    “即使我修为在高,自己也是无法取出,久而久之我就不想将之取出,曾经也有人想帮我取出此剑,但被我拒绝了,就当做是留个纪念!”

    老龟接着说道:“你可知道,你可是我此生驼过的第二人!”

    天凡非常诧异,说道:“弟子真是感到荣幸,那前辈第一个所驼之人想必就是人皇了。”

    老龟咳嗽了两声,回答道:“不是。”

    “那是何人?”天凡不解。

    “正是你不愿说出名字的那人,想想当年,你们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老龟不急不慢的说道。

    天凡更是惶恐,这老龟无尽岁月来只驼过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居然是飞龙师傅,飞龙师傅功力非凡,修为深不可测,而飞龙师傅必然也是天纵之才,才能达到如此修为,可反观自己,为何能得到这老龟的青睐。

    “其实不瞒前辈,飞龙乃是弟子师傅,只是师傅不让弟子提及,既然前辈认识家师,还说我与他有相似之处,不知前辈可否告知一些家师的事迹?”天凡没想到这老龟居然认识师傅,正巧借这个机会问问师傅的来历。

    老龟转动了一下他那沉重的头,看了一眼天凡,说道:“他果真回来了,先前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他的气息,就已经猜到,没想到他居然收你为徒,看来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天凡听老龟所说意味深长,却不明白其中意思,只是他想知道的,老龟似乎故意岔开不说,于是又继续问道:“那前辈可否告知一些家师的事情?弟子也想多了解一些家师。”

    “我知道你心中的疑问,
九州河山皆华夏无弹窗
现在也不必多问,知道太多对你未必有好处,该知道的你日后自然会知道!”老龟看出天凡心中的疑问,解释说道。

    在岸边的长廊上,众人都在焦急的等待,只是许久也不见天凡踪影。

    “金长老,天凡虽有些修为,从来没人教他轻功,估计他凭一己之力很难过来,请恩准弟子前去接应!”幽夜虽说看到天凡就来气,但为了父皇交代的任务,怎么也不能让他掉链子。

    此时南宫文将折扇合起,说道:“还是我去吧!”

    南宫文正欲起身,金长老抬起手阻止,说道:“你们两个不熟悉此间阵法,重越,你去吧!”

    “是,长老!”重越正欲御剑前去,突然看到前方有东西游过来。

    “喂。。。。!”天凡站在老龟背上朝幽夜他们呐喊。

    众人看到此情景,都是一惊,就连金长老也是非常惊讶。

    “这家伙还真有能耐!”西门狂逐心嘀咕说道。

    老龟驼着天凡缓缓朝他们游来,金长老早早就拱手作揖相迎,重越等老弟子也是一样,南宫文等人虽说不知道这是为何,但也能感觉到这老龟的分量,自然也跟着做。

    快到岸边,天凡纵身一跃,跳到南宫文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虽说我如此聪明,你用不着这样迎接我吧,哈哈哈哈!”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是一阵无语,只是金长老依然毕恭毕敬的保持作揖的状态,并未说话,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多谢前辈!”天凡调侃之余还不忘回身感谢老龟。

    “前辈闭关千年,如今现身,可有指示?”金长老此时开口说道。

    新弟子皆是一惊,金长老居然对一只老龟如此恭敬,真是匪夷所思。

    “此子要好生照顾。”老龟残老的声音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便朝湖中心游去。

    “是。”金长老虽然非常惊讶,但还是对着老龟的背影恭敬的答应道。

    “老龟前辈,多谢了!”天凡朝着老龟远去的背影大喊。

    “师弟,你还真敢说出口啊!”商无恨此刻非常佩服天凡,如今就连其他几位老弟子也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天凡,也没觉得此子有何不同。

    “师兄此话何意?”天凡不解。

    “这可是鳌祖啊!被你说成老龟,没把你撕碎,已经是难得,居然还驼你过湖,师兄我可真是佩服,以后咋们可就是兄弟了!”伤无恨也是油嘴滑舌,却也非常聪明,连鳌祖都亲自交代,立即知道了天凡的重要,日后前途无量,自然是赶紧巴结。

    “鳌祖?那是什么?”天凡依然不解的问道。

    其他人听到鳌祖之名,早就惊呆了,听到天凡言语,差点没气吐血,就连金长老也是闷哼一声,不知该如何表达,伤无恨面对着天凡,早已经张大了嘴,面对这样一个白痴,该说什么呢。

    金长老干咳了两声,说道:“鳌祖,据传说是深海鳌龙之子,是我天阙宫神兽,从上古初期一直在此,修为更是高的吓人,上古一战,若不是有他,恐怕我天阙宫也难逃厄运啊!”

    天凡听到此处,嘴角早已张大,虽说心中早已对鳌祖有个定量,可从金长老口中说出的,让天凡更为惊叹,光是从上古初期活到现在的古老存在就已经让人咋舌,居然还是龙之子,这么惊人的身世,谁不畏惧。

    话以至此,金长老不在多说,领着众人朝玄字号房走去。

    天凡一边走,一边在想那鳌祖,有很多事情他搞不清楚,于是凑近伤无恨,厚着脸皮问道:“师兄,这鳌祖闭关千年,师兄是如何认得?”

    伤无恨悠悠的回答道:“其实我也不认识!呵呵!”

    天凡对伤无恨的话很是无语,“那。。。!”“金长老应该也不认识!”还没等天凡把话说完,伤无痕便回过头来继续说道,说完又继续朝前走。

    天凡继续追问道:“那。。。”“鳌祖只是天阙宫的传说,除了掌门,无人认识,你小子倒是交了大运!”伤无恨回头打断天凡说道,说完又继续走。

    “那。。。”“虽然没有人认识鳌祖,但天阙宫内有他的石雕,石雕上也有详细的介绍。”伤无痕又回头打断天凡,说道,说完又继续朝前走。

    天凡凑近,又继续追问:“那。。。!”“哎,你有完没完,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别这个那个的!”伤无恨回过头看着天凡,有些不耐烦。

    天凡不好意思且一脸委屈的说道:“那师兄你不也没一次性说完吗!”

    伤无恨无语且无奈的说道:“你。。。。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可听好了,让你长长见识。”

    伤无恨回头继续朝前面走,慢慢讲解给天凡听,天凡也很认真的跟在伤无恨后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