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六十章 最美的画面

第六十章 最美的画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凡此次能够连续突破两大境界纯属巧合,此地灵气浓厚,无任何外界干扰,而又有仙药加身,因正直月圆之夜,激起了天凡体内的伏羲陵地图浮现,开启了体内潜力,主要是因为他体内被封印的灵力。

    想要同时冲击这两大境界,必须要有充足的灵气,在上古这样一地并不难寻,虽说今纪元天地法则不全,但要寻这样一地也并非太难的事。其次需在空旷之地,吸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还不可受到外界的一丝打扰,否则将会爆裂而死,这也不难办到。

    而后当聚集如此多而雄厚的灵气,其自身需要有足够强大的肉身去承受,正常人丹田内空间灵气如果过一半其身体便会负荷,需要强大的肉身去承受,何况要将丹田灌满,这即便在上古非绝世天才不可,即使是绝世天才也需要有条件将肉身修炼至此,需要仙草的辅助,仙草在上古都非常罕见,更何况在天地法则不全的现纪元,能达到这样条件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最重要的是,达到以上条件后,冲击的这几十处穴位需要的耐力必不可少,而且一旦开始并不可间断,不然会让灵气倒流,形成反噬,轻则重伤根基,重则身死道消。如果在冲击过程中灵气能跟上而自身灵力跟不上就会引起自身五脏衰竭,干瘪而死。

    最主要的就是这灵力,虽说每冲击一处关隘修为就会有所提升,但也需要时间的修炼,短时间内灵力增长不了太多,这就好比有一个水潭链接了无数个空旷的大坑,但其之间被阻隔,水潭就如自身容纳灵力的空间,水则是灵力,当你打通了靠近水潭的边上的大坑,水潭的面积自然就扩大了,但水潭的水流到这个大坑,这水自然也就浅了,当你不断的打通这些大坑,水潭的面积扩大了无数倍,可这水潭只有这么多水,到最后这个大水潭就会干涸。

    而天凡有被封印的灵力,每当天凡打通一处穴位,就如同开启了这处穴位灵力封印,就好比那个链接了无数大坑的水潭一样,别人水潭边上的坑都是空的,而天凡的则是全部盛的满满的,只需打通其中的阻隔便能动用其水源。

    所以天凡每打通一处穴位,就会有足够的灵力来冲击下处穴位,直到将这些穴位全部打通,形成一个循环可流动的灵力。

    这次天凡能连续突破两大境界,自身的伏羲陵地图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伏羲陵地图浮现必须要特殊的条件,先必须是圆月之夜,而且必须是将体内潜力逼出极限,才能浮现出伏羲陵地图,当然,这也是他们家族与生俱来的封印,伏羲陵地图干系重大,不可过早献出与世,不然很容易招来异界的迫害。

    天凡家族人的肉身通常是要比一般修仙之人强大数倍,这是与生俱来的潜力,也是作为伏羲陵守护族的标志,可以说他们的肉身不需要修炼就是当世最强肉身之一,若是加以强化修炼,就连崆峒派也有所不及。

    只是对于这伏羲陵地图,天凡却是一知半解,可以说一无所知,他父亲本就不希望他修仙,自然也就不会告诉他其中之奥义。

    天凡站在这不起眼的小山上,看着刚才那一剑的威力,自己都不敢相信,但却是非常真实的实力。

    只是如今这小山上,早已没有了当初那般雄厚的灵气,如今此地灵气稀薄,就连一般的山峰也比不上。

    天凡想趁热打铁,练习师傅所教的御剑之术,不然他还得被困在这鬼地方,现在此地少了大部分的灵气,一阵寒风吹来,天凡倒是觉得有些阴冷。

    “咕。。。。!”天凡正要开始练习,这肚子就开始不争气了。

    “这个鬼地方,哪里有吃的啊?总不能要我啃树皮吧!”天凡看着四周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自语说道。

    “嘎嘎。。嘎嘎。。。!”

    就在此时,天凡突然听到几声鸭叫,这眼睛立即搜索起来,嘴角还带着一副坏坏的笑容。

    天阙宫,有一处浮山,刚入此地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而且此处每一栋建筑都是用原木结构,没有华丽的雕琢,却不失威严,此处便是木长老风莫长老的住所木殿。

    “一、二、三、四。唉?怎么少了一只?”木长老在他的鸡笼里清点着他的五彩丹凤鸡。

    木长老不是很高大,有着两撇翘胡子,下巴还一撮长长的山羊胡,但却都是黑色的,身材偏瘦,有点驼背,他来回转悠着,愁眉苦脸的,“小木,小木。”木长老大声喊道。

    不远处一个白老头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鞠躬回答道:“师尊,什么事?”

    木长老大声嚷嚷着朝那老者喊道:“你看到小五了
一棍碎天txt下载
没有?”

    小木老头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早上见他出去了,可能是溜到什么地方去玩了吧!”

    木长老嚷嚷着说道:“不可能!小五虽然平时贪玩,但这个点也应该回来了,要是让我知道谁抓了我的小五,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木长老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远处的一个小山上,冒着一点火光,“明明是只鸡,却偏要学鸭叫,居然还会飞,我让你飞,是鸡却要做鸟,落到你天凡大爷的手上,什么鸟都照吃!”天凡做在火堆前,架着木架,用风炙剑横着穿着一只拔毛的鸡。

    那只鸡被天凡架在火上烤,皮被烤的通红,不时的还往下滴着油,每滴一滴油落在火堆上出“呲”的一声,随着这一声响,那诱人的香味早已经将天凡的肚子钩的“咕咕”直叫。

    天凡望着那通红的烧鸡,口水都往肚子里咽,散的香味十里之外都可以闻的到。

    “应该差不多了吧!”天凡实在是等不急了,主要这香味太诱人了,于是天凡直接是抱着烧鸡就啃起来,到这份上,也不管烫不烫了,甚至连熟没熟天凡都没在意,直接是狼吞虎咽般将那只烧鸡啃的是干干净净,甚至连骨头都嚼碎了没剩下。

    “太好吃了!”天凡将烧鸡啃完,躺在山顶上摸着肚皮。

    天凡看着天上点点星星,心道:不知道那一颗是娘呢?看着看着,天凡闭上了眼睛,此时脑海中浮现出当时飞龙师傅交给他的剑法,突然天凡双眼猛的睁开,心中惊叹,这套剑法是被印在他的脑海中的,这得是多么高明的手段。

    天凡站起来,拔起风炙剑,开始练习飞龙师傅印在其脑海中剑法,此剑法精妙绝伦,剑走游龙,以快、狠、准为基础,虚中有实,实中带虚,奥妙无穷。

    天凡练习了约两个时辰,将这套剑法演练了一遍,着实让天凡惊叹,即使天凡未曾修炼过剑法,但因为修为的提升,能感觉到此剑法威力无穷。

    天凡也知道此剑法不是一时间就能练成的,当务之急是要离开这里,回到卧寝睡觉去,夜已深,再加上此地灵气稀薄,阴风阵阵,天凡有种不安的感觉。

    天凡回想着风逸掌门教他的御剑方法,当即闭上眼,感悟着风炙剑,用心去交流,风炙剑散着光芒,二者灵力开始交融,天凡睁开双眼露出了笑容。

    而后天凡用风逸掌门教的口诀对着风炙剑催动灵力念了一遍,这风炙剑居然变大了些,横着侧在天凡的脚边。

    “成了!哈哈,太好了!”天凡非常高兴的踏了上去。

    “出!呕吼。。。!”随着天凡一声令下,这风炙剑“嗖”的一声直冲而上。

    天阳殿,西殿的玄字号房内的其中一间卧寝,有一个木桶,上面还冒着热气,旁边的幽夜哼着小调,慢慢的解开了她那丝滑的上衣,露出白嫩的肩头,而后又将裹胸等衣物全部脱去,一只脚慢慢踏进木桶,木桶内水清澈无比,上面撒了些许花瓣,非常芬香。

    天凡飞行到天阙宫上空,看着天阙宫的景色也别有一番风味,突然此时风炙剑开始抖动起来,“风炙,你怎么了?”天凡感觉有些控制不住了,突然脚一滑,“啊!”天凡直接是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

    “哗”的一声,天凡掉落到水里,也不知落了多深,只是感觉到刚刚冲击下来头有些晕,而且天凡越是往下沉,其水下的灵气越是浓厚,天凡想一探究竟,只是天凡越是往下沉虽说灵气越是浓厚,但其压力也就越大,只到天凡在也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仿佛是要被压扁了一样,此时天凡猛的用力,直冲而上。

    “哗。”“终于是上来了,这是玄湖?还好是落在自家水潭里!”天凡朝四周望去,虽说是夜间,但借助月光的照射,此地光线跟白天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天凡慢慢朝岸边游去,当上了岸,天凡打了个冷颤,寒风嗖嗖,月下无人,“如此美景,却独自欣赏,可叹啊!”天凡望着月色居然感慨了一把,“啊切!”只是感慨完之后就打了个喷嚏。

    “我回来了!”天凡推开门大喊道。

    只是等了一会,却没有一人出来迎接他,顿时感到沮丧,只得一人垂头丧气的朝自己卧寝走去,因为他的卧寝在最后,一路走来都听到每个人的卧寝都是欢声笑语,或是在讨论这几天的修炼成果,似乎早就忘记他这个人的存在,唯有南宫文跟轩辕晴的卧寝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知道在里面干些什么。

    天凡一脸无奈垂头丧气的推开自己卧寝的门,当门一推开,天凡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现在他所看到的画面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最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