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魔七界 > 第六十一章 刮目相看

第六十一章 刮目相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凡推开自己卧寝的门,完全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住了,此时看到幽夜正从浴桶中走出,幽夜的发丝被打湿了些许披在肩上,那如白雪凝脂般的肌肤嫩欲滑丝,坚挺丰满的双峰让人血脉喷张,在往下看去,那芊芊细腰好似与上围显得有些不太对称,如蛇一般,天凡顺着继续往下看去,突然鼻血喷的而出,一个少女的身体就如此显露无疑。

    “啊。。。。!”幽夜刚才被天凡的突然闯入吓的愣住了,此时回过神来捂住双峰惊讶的大叫。

    “啊。。。!”天凡也被吓的大叫,而后立刻走出卧寝将门带上,此时天凡胸口砰砰直跳,速度非常快,就快要破体而出一样,从脸上到耳根都是通红无比。

    这是天凡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怎么能不激动,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听到两人的叫声,所有卧寝都安静了,只是过了一会嘈杂的声音又继续响起。

    “进来!”一声柔情温雅的声音从卧寝内传出来。

    天凡心中直犯嘀咕,这么温柔,肯定是死定了,天凡倒咽了一口吐沫,鼓足了勇气,缓缓将门推开,只见幽夜早已穿好了衣服,边上的浴盆也消失不见。

    “把门关上!”幽夜温柔的说道。

    天凡将门关好,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见到的是幽夜凶狠的面容,而且是面目狰狞的那种,直接是一拳打在了天凡的眼眶上,只见天凡的眼圈立即是紫了一圈,随后的情景大家可想而知。

    幽夜气的两眼冒火,已经愤怒到极点,如此羞愤的事情,怎么能让幽夜这样一个少女不动怒。

    各种凄惨的嚎叫声从天凡的卧寝中传出来。

    秦昊坐在床头看着书,一声叹息道:“哎,又来了!”随后瞄了一眼正在卖弄风骚的欧阳明月,依然是穿着一身透明装在梳妆,秦昊这几天也是见惯了,不再害羞,只当做不存在,但又忍不住去偷瞄两眼。

    “哪里杀猪啊?”独孤锋钩被天凡的嚎叫声惊醒,随后看着西门狂逐傻傻的问道:“喂,你在什么?”独孤锋钩虽说五大三粗,还有络腮胡子,但一看就知道智商不高。

    “闭嘴!”西门狂逐正在侧着耳朵认真的听隔壁的动静,隔壁住的正是欧阳明月,只是每个卧寝的墙壁都是施了法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声音只能从卧寝细微的门缝中传出,而每个卧寝的门只有其主人才能推开,别人是无法推开,这也是施了法的。

    其中一间卧寝非常安静,两床之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的是个棋盘,上面黑白棋子纵横交错,南宫文右手粘住一粒黑子许久未落,只是一直在思索着,而轩辕晴一直在注视着他,感觉他身上有一种让自己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一夜过去,天凡被幽夜泄愤了一夜之久,如今早已体无完肤,可却是在一瞬间恢复的完好如初,这天凡已经习惯,他从小就有这种能力,倒是幽夜被眼前的一瞬间给惊住了。

    “给!”天凡小心翼翼的从丹田中掏出一只蚌,这只蚌成雪白色,还散发着灵气。

    幽夜看到这只蚌失声叫道:“仙容蚌!”此蚌非常难得,她只是在一些古籍上见到过,此蚌有美容养颜之奇效,而且据此类药物之首,而今此蚌散发灵气,堪称灵药,是非常难寻的好东西。

    幽夜失声过后觉得有些不妥,又恢复原来姿态说道:“你这是赔罪吗?”

    天凡一脸委屈胆怯的说道:“这是我在玄湖里摘到的,本来准备自己留着的,可刚才看你皮肤有些粗糙,所以才送给你的!就算是咱两扯平了,我也被你看过啊!”

    天凡此话一出,幽夜顿时又火冒三丈,同时耳根赤红,“天。。。凡。。。你这是找死啊!”

    幽夜一掌打来,这次是动用了灵力,天凡本能的催动灵力去格挡,当幽夜掌碰到天凡的时候,发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手臂给震了开来,整个身子倒退了几步,重重的摔到在床上,

    幽夜诧异的看着天凡,从船上爬起来甩了甩手,同时愤怒的说道:“好啊,天凡,你这是长本事了!”幽夜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呜呜。。。人家被你欺负了,只是出出气而已,你居然还还手,你让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了,我怎么做人啊,呜呜。。。!”

    天凡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一向要强的幽夜,此时居然哭的跟泪人似得,这么反常,看来是真的伤心了,只是天凡心道:太欺负人了,这到底谁欺负谁啊,哎!

    “好了,大小姐,我错了,我认真的跟你道歉!”天凡认真道歉,并鞠躬双手捧着仙
尸凶吧
容蚌献给幽夜。

    幽夜瞬间变了个脸,一把拿起仙容蚌,收了起来,并面带笑容的凑近天凡,说道:“如果这件事情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阉了你!”

    天凡顿时无语,这个姑奶奶谁敢得罪,他哪里敢乱说,真是太狠了。

    清晨的天阙宫鸟语花香,一行人来到玄湖出口,老弟子依然是御剑飞了出去,新弟子则是继续以轻功穿越,天凡站在那里看着玄湖之上感觉到奇怪,昨晚掉下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触碰到剑阵,这让他不解。

    “要帮忙吗!”少阳走过来说道。

    天凡这才回过神来,回答道:“多谢师兄,还是我自己来吧,师兄先请!”

    少阳没有多少表情,只是点头示意,随后踏剑而行,一行人在对岸,唯有天凡不在。

    “少阳师兄,你都过来了,天凡怎么办?”秦昊这时候问道。

    幽夜淡淡的说道:“我们还是别管他了,这小子能耐大的很!”这也是幽夜所得出的结果,原先她的灵力远远超过天凡,可之前天凡居然很轻松的就将幽夜给震开,如今的灵力恐怕已经超越了她,只是不知道这几天天凡到底有什么样的奇遇,不过作为伏羲陵的守护者,有这样的能耐也算不上意外。

    幽夜话语刚落,只见天凡乘风御剑而来,众人的眼光都带有惊讶,就连幽夜也是如此,虽说她知道天凡有些能耐,但也不至于短短几日就学会了御剑之术,要知道他们这几日也是在勤修苦炼,只是略有小成,却还不能自由御剑飞行。

    “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这是伤无恨所作出的评价。

    少阳等老弟子也是相当吃惊,其他弟子则都是以羡慕的眼观看待。

    唯有南宫文只是淡淡一笑,似乎这已经是他预料之中的事,轩辕晴则依旧是面无表情,而西门狂逐则带有仇视和轻蔑的眼神。

    天凡一落地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将所有弟子都镇退好几部,这是因为天凡还不懂得如何收敛自如,众人都面色承重,就连晋川也受到了一丝波动,在他看来天凡灵力现在已经比他弱不了多少,但比那些新弟子却是高出了一筹,前几天他还是所有新弟子中最垫底的一个,怎么才过了几天,他居然就有如此雄厚的灵力,修为增加了几个层次,太不可思。

    当众人回过神来,一窝蜂的将天凡包围,所有人都问他是怎么做到的,天凡则是一头雾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天凡师弟,从现在开始,咱两就是亲兄弟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尽管报我的名!”伤无恨握着天凡的手撇了眼西门狂逐等人大声说着,这也是一种立场,接着又凑在天凡耳边轻声说道:“兄弟,以后你可得照着大哥啊!”

    天凡听后,脑中一阵黑线,非常无语。

    “师尊们都还在等着呢!”晋川大声呵斥这些人,他作为天阙宫所有弟子的师兄,自然管好纪律,同时一抹异光撇了一眼天凡,心中生出一丝忌惮之意。

    众人随后都散去,天凡反握住伤无恨的手说道:“师兄,既然我们是兄弟,那小弟有一事相求!”

    伤无恨激动的看着天凡,满怀期待的看着:“有什么事尽管说,大哥我绝无二话!”。

    天凡接着说道:“师兄,你能否先帮我解决下这头母老虎!”天凡撇了一眼幽夜。

    幽夜听到天凡所说,也察觉到天凡的眼光,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尖叫道:“天凡。。。。!”

    天凡见状,撒腿就跑,这边还回头对伤无恨喊着:“师兄,快帮我解决掉她!”

    伤无恨则是一脸无奈,满脸黑线的无可奈何说道:“兄弟啊,其他事情大哥都能帮你解决,可大哥不是猎人啊,这事情大哥可帮不了你了!”这话音刚落,伤无恨在众人一脸黑线的注视下,直接御剑嗖的一声消失在天际,嘴中还在念叨着:“兄弟啊,真对不住啊,幽夜师妹现在是师傅最疼爱的弟子,我哪里敢得罪她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天凡无语的看着天空划过的流光,“天凡,你给我站住!”幽夜凶神恶煞的大喊着,天凡急中生智,纵身一跃,随后脚下一道灵光化作一柄剑,天凡踏剑而起,朝幽夜挥手大笑喊道:“再见了,有本事就来追我啊!哈哈哈哈!”

    幽夜望着天凡御剑飞行的流光,心中又气又不甘心,在加上天凡言语中带有奚落,幽夜这心中更加不是滋味,简直是将怒火提到了极点,随时都有可能点燃,同时心中突然心生一丝忧虑,这是当心的忧虑,他崛起的太快,如今恐怕已经成为整个天阙宫弟子谈论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