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游戏王之削血之王 > 第五十四章心镇壶的复制品

第五十四章心镇壶的复制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的回合结束!”

    随着吴凡的话语,凌小路正式开始了反击:“我的回合抽牌,我动攻魔法旋风,根据这张卡的效果我可以将你场上的埋伏卡破坏。”

    “砰!”看着自己的埋伏卡被破坏,吴凡的心一下子跌入了低谷,糟了,这臭小子之前百分百没有使出全力。

    “接着我从手牌中攻击表示召唤神力女武神!然后从手牌中动魔法卡光子引导,根据这张卡的效果:我可以从手卡中将一只四星以下的光属性怪兽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出来吧闪光之追放者!”

    看见凌小路一下子召唤出两只怪兽,翔忍不住绝望道:“完了,完了,那个部长居然一下就将攻击力18oo的神力女武神和攻击力16oo的闪光之追放者同时召唤到了场上,大哥这次输定了!”此时的翔仿佛已经看到了吴凡败北的场景。

    百惠连忙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有没有搞错啊,哪有这么说自己大哥的?这个时候当小弟的不是应该相信自己的大哥吗?“

    “就是,而且我不认为姐夫输定了!”一旁的纯子连忙接应道。

    翔无奈的叹气道:“那是因为你不清楚大哥的实力。”与吴凡交过手的翔自然清楚他的实力,虽然自己也败在了大哥的手上,但翔清楚的明白吴凡的实力并不强,如果这个凌小路真的拥有与哥哥相等的实力,那吴凡的胜率则无限接近于零!

    “翔!比赛还没有结束,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们应该相信大哥才对,而且你不要忘了,就连那个念力王能絽场也曾是大哥的手下败将。”十代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翔的肩膀。

    “能絽场?哈哈哈……”凌小路闻言突然大笑起来:“吴凡说句实话,一开始我还真有点害怕,毕竟你战胜念力王能絽场的那场比赛我也在场,我还真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可是现在看来,你之所以能战胜念力王能絽场全是依靠运气!”

    “上吧!闪光之追放者攻击神圣魔术师!”

    “砰!”

    “接下来轮到你了神力女武神,攻击暴鬼!”

    “砰!”在凌小路的强烈攻势下,吴凡的生命值瞬间降到了26ooLp。

    凌小路得意的说道:“而根据闪光之追放者的特殊效果,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被破坏的卡牌不会进入墓地,而是直接从游戏中除外。”

    “看吧,我就说大哥输定了!”翔见状连忙抱头蹲了下来。

    吴凡此时则是眉头紧皱,开什么玩笑?这局老子如果真的输了,那岂不是要成为全校的笑柄:“动暴鬼的特殊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去墓地时,双方将受到生命值5ooLp的伤寒。”

    此时凌小路的生命值只剩下了12ooLp,而吴凡的生命值则还有21ooLp。

    “明日香你不担心姐夫吗?”纯子有些好奇的看向一旁的明日香,要知道明日香已经半天没有说话了。

    
活在霍格沃茨全文阅读
“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吴凡啊?”明日香有些好奇的问道。

    纯子做梦也没到明日香居然会说这样的话,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百惠闻言也是一惊:“明日香,姐夫如果输了话,不但要脱光衣服围着决斗学院的教学楼跑上三圈,而且以后都不能接近你了。”

    “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明知道技不如人还要挑衅凌小路,输了更好,正好让吴凡记住今天的教训,省的他整天惹是生非!”明日香此时明显有些生气了。

    听见明日香这么说,十代连忙苦笑道:“怪不得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啊!”蹲在地上的翔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我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

    吴凡用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这才说道:“我的回合抽牌!”吴凡看着刚刚抽中的卡牌陷入了沉思,老子现在手中的卡牌分别是:魔法卡地割,手札抹杀以及怪兽卡暴鬼和刚刚抽中的永续魔法卡卖棺者。

    现在老子场上已经空无一物,而这个混蛋的场上却还有两只怪兽,和一张埋伏卡,如果老子先召唤暴鬼解决了闪光之追放者,然后在使用魔法卡地割将神力女武神破坏,那么优势将再次回到老子的手中。

    可关键是凌小路场上的那张埋伏卡,此时的吴凡可不敢再小瞧这个凌小路,因为事实已经证明这个凌小路确实很强,吴凡手中有一张地割,这件事情凌小路是知道的,所以凌小路绝对不可能一点防备也没有。

    吴凡摇了摇头,一咬牙说道:“我从手牌中攻击表示召唤暴鬼,去吧暴鬼,将闪光之追放者破坏掉吧!”

    吴凡的话刚落,暴鬼就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向闪光之追放者砸去“砰!”攻击力16oo的闪光之追放者直接被暴鬼一棒砸碎,凌小路的生命值也降到了11ooLp。

    “埋伏一张卡牌,回合结束!”

    听见吴凡这么说一旁的百惠明显一愣:“不对啊!我记得吴凡手中因该有一张地割才对,他怎么不用地割把神力女武神也一并破坏呢?”

    纯子对此也十分的好奇,不禁百惠说道:“你说姐夫不会被凌小路吓傻了吧?”

    “嗯,有这个可能!”百惠二人的对话自然被一旁的十代听见,十代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可能?大哥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才没有使用地割的,你们就不要说话了,还是安安静静的看决斗吧!”

    百惠二人虽然心有不满,但她们还是闭上了嘴,将目光移到了场上。

    “哈哈哈……你这个笨蛋,果然没有使用地割!”凌小路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吴凡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颤。

    “就是现在,我动陷阱卡心镇壶的复制品,根据这张卡的效果:我可以选择场上盖放的1张魔法·陷阱卡动。只要这张卡在场上存在,选择的卡就不能动。

    “不好!”吴凡见状忍不住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