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重生在民国 > 第六章,南京

第六章,南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六章,南京

    自从真正的融合进了这个时代之后,李舜生觉得自己很多的心结都自己解开了,无形之中他开始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坏事。

    经过了几个星期的赶路后,李舜生终于是在十月结束之前达到了南京城。

    看着南京城他不由得心生感慨,南京这个城市有着近26oo年建城史和近5oo年的建都史,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而现在更是中华民国的都,可以称之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也被视为汉族复兴之地。

    而它所受到的最大的伤害,则是来自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在南京城被攻破之后,数十万的中**民在这座千年古城里被杀害。李舜生选择来到南京未尝没有想要试着改变这一切的想法,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改变这一切,但是至少他知道唯有尝试过才会知道行不行,至少现在他还有将近七年的时间去准备这一切。

    在南京的城门外,李舜生见到了前来接应自己的人。

    “李先生,周先生好吗?”

    “周先生还好,只是最近偶感了风寒,特意叮嘱我来南京买上两幅上好的人参回去给他补补身子。”

    “哦,正好我家最近刚进了不少的老山参,若果不嫌弃的话我可以代我们的老爷送给周先生。”

    “万万使不得,周先生说过,大家虽然都是熟人,但是还是要分清楚的好。”

    “那就请和我去见我们的老爷吧,想必他会很高兴认识你的。”

    “有劳了。”

    以上对话是李舜生与南京城内的地下党的联系暗号,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错误,一旦出现这种情情况,现在正和蔼的和李舜生谈天说地的六十多岁的老头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李舜生灭口,然后他会当做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继续潜伏在南京城之中。

    “小娃娃,现在中央那么缺人吗,怎么连你这种年纪的娃娃都派到南京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来了。”老头拉着一辆黄包车,在南京城中各个小巷之中穿梭着,嘴里有些不满的说道,最近南京城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所有的地下党员都只敢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家里不敢露头。

    “是我自己要求要来的,我准备就读黄埔军校。”李舜生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现在的南京城看样子是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不知道吗?“老头惊疑不定,但还是抹去了自己的怀疑,他不相信现在掌权的李立三,但是他信任那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周先生。

    “不知道,希望到时候老伯能够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李舜生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并没有真正想起到底生了什么。

    “等到了地方老头子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自然就知道了,记住了我现在是你的远房大伯。”

    “知道了,大伯。”李舜生点点头没有继续说话。

    老头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在一处庄园外围,老头停了下来,带着李舜生从一个小门进入了这个庄园。

    “大管事,这是我的远房表亲李舜生,要在我这里住上一段日子,过段时间他就参加中央6军军官学校的测试,您看......”老头熟络的和一名管事在聊着。

    “老王啊,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这名管事的话里的意思是老王立刻就明白了,他从衣兜里掏出几枚袁大头,塞到了对方的手上:”毕竟着娃娃家里就一个人了,我也不忍心把他丢在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sodu
外面吃苦。“

    ”嗯,我会和老爷说一声的,不过要管好你的表亲,最近南京城里不太平。“收了钱,这名大管事也算是靠谱的,很快就将这件事情办妥了。

    ”是是是。“老王可劲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让大管事难做的。

    ”娃娃,跟我来。“

    ”好的,大伯。“

    “自己先看一下,等会我再和你说。”简陋的住所内,老王将一份报纸递给李舜生之后,就离开了,看起来情绪很是低落。

    “号外,号外......c.p.欲在南京城动暴乱,英勇的南京城城防军现了他们的阴谋,成功的破获了这次案件,然而c.p.成员竟然暴力反抗.....城防军不得不开火,很快c.p.成员就投降了........此次暴动c.p.损失惨重,预计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将是阴沟里的老鼠,成不了大气候。”

    “居然是这件事...“李舜生的眉毛深深的皱了起来,看完这篇满是对**贬低之词的报导,他想起了193o年在南京城内的一些年轻的党员在李立三当时获得不少成就之后的盲目的左倾错误下,而在南京城的夫子庙动的一场示威游行,据不完全统计有**十人名年轻的党员死在那场没头没脑的‘暴动’之中。

    甚至是在这件事情之后,有些人因为党内的左倾错误而退出了组织,可以见得几个月前生的这件事情对这些南京城内的党员造成了多大的痛苦和不利的影响。

    李舜生揉了揉脑袋,怪不得自己会遇见周总理。

    这时老王回到了房间中平静的问道:”娃娃,看完了?“

    ”看完了。“李舜生点点头,然后平静的问道:”一共牺牲了多少同志?“

    老王似乎不是很愿意提起几个月前的那件事,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李舜生的问题:“一共是八十五人,都是像你一样大的娃娃啊,他们怎么忍心让他们这么白白的送死。这些娃娃们只是有的在夫子庙只叫了几句口号,有的把蒋介石像挂在墙上,用玩具手枪打一下,或用刀戳一下,就被捕了、牺牲了。这是在革命吗,这是要我们去送死啊。”

    “老王同志别激动。”李舜生安抚了一下情绪有些激动地老王:“很快一切都会变好的,也不要抱怨,不管是谁都会犯错误,哪怕是一个党派也是如此。”

    “老头子我知道是这个到道理,但是我不甘心啊,这些娃娃就难道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不。这些同志的血不会白流,但是现在南京城里所有的党员都失去了斗志的话,那他们的血才是真的白流了。”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老王直视着李舜生,他是名老地下党员了,他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情绪。

    “现阶段我们南京城里的同志应该不多吧?”

    “能联系上的不是很多。”老王轻叹了一口气:“上次的事情让很多人对组织很失望。”

    “联系不上以后再说吧,现在蒋介石中原大战打赢了,不出意外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根据地了,所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地下党员的任务本就不该是伤心失望,而是获取对党和组织有利的情报。”

    “抱歉。”李舜生止住了自己的嘴巴:“我只是担心南京城的同志们,如果一直是这种状态的话他们很容易出事情的。而且我很快就要前往黄埔军校进修,到时候就算是我想帮都帮不了大家,所以大家务必小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舜生学会了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