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重生在民国 > 第一百一十九章,仇

第一百一十九章,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百一十九章,仇

    随着土著们的战争在李舜生的推波助澜下规模变得越的大了起来,原本只是两个小小的本地势力之间的纷争成功的变成了好几个不大的势力之间的乱战,因为战争的规模扩大,所以受害者的数量也自然多了起来。

    得到了足够的利益之后的李舜生很快就离开了这个给他带来了不少财富的地方,虽然说继续呆在这里依旧能够获取到一份不菲的收入,但是李舜生的却是从斯特那里得知了美国人即将动手平息这场规模日渐扩大的战争,因此早点撤离成了李舜生此时唯一的选择。

    果然在李舜生离开了菲律宾不到十天之后,美国人掌控的军队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了这场乱糟糟的战争,并且将所有参与了这场战争的土著全部吊死在了一片沙滩之上,向其治下所有的土著们宣告着违背他们的下场是怎么样的。

    至于c.法拉尼以及他邻地内的那些强盗们,他们早早的就死在了这场已经不受他们控制的战争中,战争的中后期完全就是他们了背后的那些势力之间的角力,和他们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关系。

    喜获丰收的李舜生已经开始计划着该怎么将手上的这些钱给用掉,这次得来的这笔钱如果可以用在靠谱的地方的话,它就能够给李舜生未来的计划提供巨大的帮助。

    夜色正浓,疲倦了的李舜生走出了自己的船舱,来到了甲板上吹着凉爽的海风。让头脑清醒了过来之后就,他又伸了一个懒腰,试图让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而就在他放松下来的一瞬间,危机袭向了全无防备的他。

    原本站在李舜生身边的一个战士抽出了一柄反射着寒芒的匕刺向了李舜生的背心。

    匕很顺利的刺中了没有任何防备的李舜生,但是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喷涌的鲜血以及痛苦的哀嚎,反而是如同刺中了一块厚厚的皮革,让匕没有丝毫能够更进一步的可能。

    一击不成,这名伪装成战士的刺客准备再给李舜生一匕,这一次他选中的目标是李舜生的后脑,只要这一刀可以建功,那李舜生有天大的本事也会死在这一击之下。

    至于说这名刺客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攻击李舜生的后脑,那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这名刺客的身材有些矮小,仅仅只有李舜生的肩膀那么高,想要攻击到李舜生的后脑自然是没有办法用尽全力的,所以哪怕攻击李舜生的后脑死亡率会很高,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更为稳妥的方法。

    穿着从斯特手里搞来的防弹衣的李舜生成功的活了下来,来不及观察现在是什么情况的他下意识的向前一个翻滚,也正因为这一个翻滚,他成功的躲过了刺客的第二刀。

    “你是谁?”这样的白痴问话自然
最强战魂帖吧
是没有出现的,李舜生自然是不会和想要自己性命的家伙多废话什么,想要他的命的刺客同样不会和他李舜生有丝毫的坐下来谈话的意思。

    “去死吧!”刺客用汉语低吼了一声,然后直接扑向了刚刚站起身来的李舜生。

    看到刺客眼中刻骨的仇恨以及熟悉的语言之后,李舜生大概也能够猜到对方的来历了,于是原本准备下杀手的他留下了对方的一条性命,当然皮肉之苦什么的却是免不了的。

    李舜生一个人侧身躲开了来自刺客刺向自己脖子的匕之后,轻松的握住了对方持着匕的手腕,然后他的手猛的一用力,刺客手上的匕就“当啷”一声掉在可地上。

    对自己危胁最大的武器被处理掉之后,李舜生也就放开了自己的手脚,他的右膝猛的往上方撞去,直接命中了躲闪不及的刺客的肚子,肚子上传来的剧痛瞬间就让这名刺客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能力。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巡逻的战士们正在往生异响的这边赶来。

    “这里没有问题,你们继续去别的地方看看。”李舜生出声说道。

    “是,营长!”

    李舜生的话成功的阻止了那些向他们靠近的战士们,并且将他们支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了。

    然后李舜生拖着这个刺客回到了自己的船仓之中,他想知道因为自己的那些行动对华人们造成了多大的损害。

    “你这个魔鬼不用假惺惺的,要杀我就动手吧!”对于李舜生没有要他性命的举动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怒。

    “魔鬼?”李舜生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设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也会的到这个让人憎恶的称号。

    “你是哪个华人村落的?现在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李舜生直视着对方满是仇恨目光的双眼。

    听到李舜生的问题,这名刺客的双眼变得血红了起来,他恶狠狠的诅咒着:“你这个被魔鬼,你将会掉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生的!”

    李舜生已经从对方的诅咒中得知了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所以他的心情不免变得有些沉重,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生了。

    “你走吧!”李舜生说道。

    “我还会回来的,我一定会杀了你给我们整个寨子的人报仇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艰难的移动自己的身体,缓缓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唉!”李舜生原本挺拔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一般,无力的靠坐在椅子上,不过一会儿之后他再次打起了精神,很多事情既然做了,后悔那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第二天,他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训练自己手下的战士们,只是依稀可以透过他满是血丝的双眼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