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二章 天下第一刀

第二章 天下第一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冷风如刀,林天在茫茫大雪山上独自前行。

    对林天而言,刚才的挑衅仿佛只是个短暂的闹剧,并不值得投入太多的关心。

    曾经沧海难为水,已然登6过顶峰的他自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纨绔放在眼里。

    但这闹剧宛如一过石块投入大海,纵然相比大海而言石块显得微不足道,掉入水中,却也会激起一丝涟漪。刘平贵的挑衅无足轻重,倒是让林天回想起了不少陈年往事,心思活跃起来。

    “想不到,沧海桑田,当年临安城刘家虽然不错,出了一个武道高手刘云烟,在江湖上名声不小家道中兴。但没想到,一个因躲避战乱逃到北疆临安城偏安的小小刘氏一家,如今也变成一个大家族了。”

    “世事难料,一转眼就是百年。百年已过,不知现在世上还有几人记得我林天,还记得我这个一百多年前的武道盟主?”

    林天一步一步往前走,更多的回忆慢慢涌现在心头。

    “昔年我本欲退隐,结果在这盘龙山遭遇魔神教偷袭,血战三日,最终同归于尽,却在最后关头领悟了一丝元神之秘,灵魂出窍而走,参悟伏羲宝典上一直无法真正修炼的九转生死功。虽绝处逢生,奈何肉身已失,灵魂苦苦坚持多年却不断消散最后只能投胎转世。没想到遭遇传说中的胎中之迷,一醒来,便已过了百年,今天故地重游,已经物是人非。”

    “人人欺我,笑我,问我一山野少年来干什么?我说,来看看,当然是要好好看看。”

    “昔年,伏羲圣人传下的伏羲天书散落四方,每一页均有不世绝学,其中大多数都被四大隐世仙门整理收藏,部分流落民间。其中一页被武道高手获得,成为历代武道盟主的信物人称伏羲宝典,传到我这里,又只剩大半页。当年虽破而后立无意间参悟了伏羲宝典上的九转生死功,但残缺不全,只有前期心法而无对应招式。”

    “宝典上说,九转生死功第一重功法修炼有成,可修炼成伏羲金刚体百邪不侵;修炼到第五重,可肉身成圣,凝练出无上圣体;修炼到第七重,可破碎虚空长生不死。如今,我只有九转生死功第一重心法,其余神功残页很有可能就在四大隐世仙门内,这次仙门考核,或许就是唯一的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势在必得!”

    林天心中默念,眼神却更加坚定。

    复行数十里,突然,一块巨石横在道路上,高三十一丈,石壁上有一层一层的暗红色纹路如同被大火烧过让人啧啧称奇。而最令人惊异的,是巨石之上一道扎眼的裂痕,从上笔直往下,几乎把三十多丈高的巨石分成了两半,正是大名鼎鼎的【天刀悟道岩】。

    一阵叮叮叮脆响,从巨石下传来。

    两个年轻气盛的武道高手,当众在巨石下比武较量,一个用剑,白衣飘飘剑招轻灵飘忽,看似随意一剑刺出却暗含杀机,看其招式应该是以剑法闻名天下的柳叶门弟子;另一个大开大合,手里一把宝刀冒着耀眼的三尺青色刀芒,人刀合一起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人如风,出刀如电,攻击凶猛身穿一袭无极门弟子的制式战袍。

    “好刀法,论当今世上第一刀客,果然还是无极门弟子!”

    “这无极门弟子韩忠是不错,但柳叶门弟子李定一也不差,步法从容只等最后一击!”

    聚在巨石下的人们议论纷纷,瞪大双眼看着精彩的激战,没人注意到林天这个默默无闻的少年的到来。

    “嗯,这刀法……”

    林天眉毛微微一扬,无极门弟子韩忠魁梧高大,出刀如电频频引来人们的惊呼,在年轻一辈中修为已经非常难得,但林天对他没有任何兴趣,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韩忠所施展的刀法,隐隐约约的给他一股熟悉的感觉,和自己曾经的独门绝技追风刀法有几分相似。

    “站立如山,行走如风,出刀如电,不错,和我追风刀法是颇为相似。可惜,形似而神远,欠缺招式之后续变化,虚有其表。”

    林天淡淡看一眼无极门弟子韩忠的背影,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离巨石越来越近。

    这时两位青年的对决,却已进入尾声。

    叮叮叮的刀剑碰撞声,骤然密集起来。

    “哈哈哈,李定一,你输定了!”

    无极门弟子韩忠哈哈大笑,度暴增,高大的身影顿时只留给人们一个个淡淡的残影,如风,如电,起凶猛致命的最后一击。一时间,人们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和动作,只听见利刃划破长空的破空声,以及刀剑猛烈碰撞的脆响。

    叮、叮、叮……,刀剑碰撞声响到第十七下的瞬间,两条身影猛然分开,胜负已分。无极门弟子韩忠杀气腾腾丝毫无损,白衣胜雪的柳叶门弟子李定一却是长凌乱脸色苍白,手里的长剑只剩下半截。

    几个呼吸之内,接连砍出了十七刀?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无极十七斩?

    围观的人们咋舌,看向无极门弟子韩忠的目光多了一份畏惧。

    “我输了!”

    李定一脸色黯然,抛下手里的半截断剑认输。

    “滚吧,有多远滚多远,哈哈哈哈……”

    无极门弟子韩忠哈哈大笑,无视从风雪中走来的林天,恶狠狠地扫了聚在巨石下的众人一眼,转身收刀离去。受其勇猛震慑,围观者众却鸦雀无声,直到这个凶神恶煞走远后才议论纷纷。

    “厉害,论当今天下刀法第一,果然还是无极门!”

    一个年轻男子赞叹道,器宇轩昂腰间悬着一柄长剑,是众多围观者中少有的不为韩忠的凶狠所震慑的武道高手,却是当今大汉国五大绝世高手之一东海樱花岛岛主甘清风的弟子柳东来。身旁,站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女子,老者满脸皱纹胡须花白,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体内的力量波动澎湃有力显然是个武道高手;女的婀娜妩媚,一双大眼睛会说话般顾盼生情,体内力量波动也是不弱。正是江湖上人称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的神算子张半仙,和樱花岛岛主甘清风的女儿甘柳婷

    “呸,论天下刀法第一,哪里轮得到这无极刀法!”张半仙冷哼。

    “师叔,那你倒说说看,天下第一刀法不是无极刀法,是什么?”柳东来问,心中有些不服。
韩娱之魔女孝渊sodu


    他也是一代青年英才,十二岁那年,他在大海边观茫茫大海之潮起潮落,参悟了师尊甘清风的碧海潮生诀,十个寻常武者都无法近身;十五岁那年,只身出海横扫樱花岛百里外的黄海帮一战成名;二十一岁那年突破瓶颈成为一代宗师,传承了师尊甘清风的衣钵;二十五岁时,更是突破天地束缚踏入了先天境,人称碧海奇侠名震天下,和师妹甘柳婷合称东海双剑。以他的天赋,就算不是天下第一,在这人间界也是屈指可数,但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自己所闻所见,武林上还有哪个刀法高手比无极门还厉害。

    “怎么,翅膀硬了,还敢顶嘴了?”张半仙瞪了柳东来一眼。

    “不敢,弟子知错了,请师叔指教。”柳东来赶紧弯腰赔罪,嘴巴上说得好听,神情却有些不自然,心里还是不服。

    “知错就改,还有一线希望,也罢。师叔我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们两个后辈,省的你们以后行走江湖,给老夫丢脸。”张半仙道,顿了顿,似乎在酝酿怎么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

    林天依旧在默默的走着,步伐恒定离三人越来越近,冷风呼啸,张半仙的声音6续传来。

    “你可知这【天刀悟道岩】的来历?”林半仙指了指旁边的巨石问道

    “请师叔指教。”

    “此事当初也不算什么秘闻,只是年代久远而已。你们现今小辈不知道罢了。”

    “世人都知道武道盟主左寒天为当今世间刀法第一人,但在我们这些老骨头眼里,真正能称得上刀法第一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两百年前的武道盟主,林天!后者的追风刀法,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刀法!”

    张半仙一字一顿,声音在冷风中远远传出去,站在巨岩前的人全都围过去洗耳恭听。

    林天脸色平静继续向前走,但听到老人最后‘林天’两字,突然脚步一顿。

    “两百年了,还有人记得我林天?”

    林天的肩膀微微颤动起来,深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

    “林天少年出道,凭借一门追风刀法突然崛起,十七岁那年接连挑战人间界七十一个武道宗师,无一落败。二十一岁那年,在十年一度的盘龙山之巅比武论道中大放异彩,力压众多枭雄成为武道盟主,人称天下第一刀。”

    “只可惜,林盟主专心武道,在如日中天时激流勇退,隐居在这盘龙山潜心修炼武道要突破到先天境乃至有一天长生不死。没曾想,却遭到魔神教高手偷袭,林天与之血战,最后选择了自爆和魔神教高手同归于尽,一代传奇高手就此陨落,唉……历代武林信物伏羲宝典也是在那次大战丢失。”

    张半仙幽幽一声叹息,声音沙哑听起来耳朵有些难受,围在他身边的武道高手却听得入神。

    “魔神教……”

    林天呢喃着和张半仙擦身而过,脸庞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心头却是杀机乍现,背上的柴刀无风自动。可惜,站在巨岩前的人都被张半仙的故事所吸引,没人注意到他这个背着柴刀默默无闻的少年。

    “传闻,当年那一战,武道盟主林天在血战中突破了先天境,聚集全身功力劈出神来一刀无人能挡。最后,刀锋劈在这石头上才停下来。人虽然死了,武道精神却留在了这块石头上。”

    “血战过后,大家都忙着寻找伏羲宝典,没人在意这石头,反倒是左寒天那小子福缘不浅,无意中现了其中奥妙,在天刀悟道岩前站立七天七夜,对着刀痕参悟武道精髓吸收了上面的武道意念,一举成就先天。其名震天下的无极刀法,虽说是自创,但在我们这些老骨头眼里,那根本就是脱胎自林盟主的追风刀法。现在这块石头上虽然没有了武道意念,但认真观摩其上的刀痕走势,也仍然能参悟不少武道至理。”

    林天渐行渐远,茫茫风雪中,张半仙的声音远远传来。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秘闻啊,这是真的假的?”柳东来惊叹,有些将信将疑。

    “你这小子……”张半仙大怒,双目圆瞪。

    站在一旁的甘柳婷走上去,拉着张半仙扬长而去,“师叔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封号神算子,东来,你竟然连师叔的话都敢怀疑?哼,你小子生性多疑没救了,师叔,别管他,我们走!”

    “师妹,等一等,等等我……”柳东来急了,赶紧追上去。对张半仙这个师叔他并不怎么怕,怕的只是甘柳婷这个小师妹。

    一行三人度飞快,在茫茫雪山上踏雪无痕,不一会就追上了林天擦身而过。都已经走出了上百米,张半仙突然停下脚步转身走到林天面前,“咦,小子,你也是来参加四大隐世仙门试炼的?”

    “嗯,来看看。”

    林天点头,自从上山之后,他已经被问了无数遍了,无论问话的是谁,回答都是千篇一律。

    “好,有志气!要是我们大汉国每个少年都像你这样,何愁武道衰败没人抗衡魔神教?好,好!”张半仙接连点头,上下打量出身贫寒的林天一眼,满眼赏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林天。”林天回答,不亢不卑沉静如水。

    张半仙一愣,半响才回过神来,“哈哈哈,竟然和两百年前的武道盟主同名,好,好!好好修炼,日后说不定也是一尊顶天立地横扫天下的武道高手,哈哈哈……”

    张半仙哈哈大笑,率东海双剑甘柳婷和柳东来远去。啪的一声,一双鞋子从风雪中抛来落在林天面前,甘柳婷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山中寒冷,换一双鞋子吧。”

    “师妹,你不说那鞋子是专门给师兄我做的么,怎么……”柳东来的声音传来,远远地回头看了林天一眼,目光有些不善。

    “哼,你这头牛就是光着脚走路都没事,谁是你师妹了?离我远点。”

    “师妹你别生气,师兄我错了,哎哟师妹你轻点……”

    ……

    一行三人迅远去,眨眼就变成了三个小黑点被风雪淹没,唯独声音远远地隐隐传来。

    “嗯,封号神算子,天文地理无所不知?”

    看着张半仙远去的背影,林天脸上微微浮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幽幽叹了一口气。这张半仙人称神算子,但他就是做梦,恐怕也想不到自己的真正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