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六章 秋风落叶斩

第六章 秋风落叶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魔神教来袭,这非同小可。沉吟一会,林天没有声张,默默走进帐篷再次盘腿坐在地上。现在,自己不是当年的武道盟主,人微言轻,说出去没人信不说,也许反倒打草惊蛇提前惊动了魔神教徒。何况,四大隐世仙门非比寻常的宗门,不可能没有防备,自己暗中提高警惕静观其变即可。

    林天默念心法,再次修炼起来。

    不过,魔神教的突然出现,带来了一股沉沉的压力,也勾起了他尘封的记忆,修炼被打断再想重新进入那玄而又玄的境界就没那么容易了。

    “奇怪,四大隐世仙门神通盖世,明知道众多参加试炼的武道高手们修为非同一般,还在试炼前每人分普普通通的长刀和刀谱干什么?莫非……”

    林天突然心中一动,眼看离天亮没多长时间了,干脆不再修炼九转生死功,转而仔细琢磨包裹里的长刀和刀谱。

    叮一声脆响,林天把长刀举起来屈指轻轻一弹,声音清脆,但仔细分辨有不少杂音,确实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刀没什么玄奥,刀柄上也没什么机关。翻来翻去仔细看了看,林天放下长刀拿起了薄薄的刀谱。

    和长刀一样,这本刀谱看上去也非常普通,都是流传于民间的一些普通招式,总共只有九招,分别为拔刀、横扫和斜劈等再寻常不过的招式。在民间,这都是用来给刚开始练武的小孩子们启蒙的招式。如此寻常的招式,难怪武道高手们看了一眼就没兴趣再看,甚至去找四大隐世仙门执事询问是不是仆人们弄错了。

    林天没有轻易放弃,耐住性子看了一遍又一遍,慢慢地,果然现了一些门道。

    这本刀谱上的招式一眼看上去是很简单,但凝神盯着图谱,慢慢地每一幅图的小人下面都浮现一段心法。图谱上的招式不重要,甚至只是个幌子把人引入歧途,下面的心法才是关键。

    林天眼前一亮,把每一段心法都铭记在心,在脑海里回想一遍,回过头来重新翻阅这本图谱,又有了新的现。

    知道对应的心法后,回过头来再看图谱上的招式,感觉又有不同,看上去简简单单的招式另有玄奥。有的招式简单,就一刀横扫或直劈,但后续变化多端;有的重点不在招式上,而在脚下,身法和步法才是重点。琢磨每一招的玄奥后,仔细推敲一番,慢慢地现了更大的玄奥,单独一招也许没什么,但前后几招连接起来大有不同。前后招式连接的顺序不同,效果大相径庭,前后连接的招式越多,变化越大推敲起来就越复杂。

    “厉害,这哪是什么普通刀谱,分明就是一门绝世神功!不,是好几门神功,用多重障眼法颠倒错乱地叠加在一起!”

    林天脸上动容,封面上,‘劳骨刀谱’四个大字映入眼里。严格来说,这不应该叫什么劳骨刀谱,而应该叫劳神刀谱,要沉下心来反复仔细看才能现玄机,要推敲参悟其中玄奥,更是费神耗力。在四大隐世仙门内,这或许算不上什么厉害功法,但对刚踏入先天境的武道高手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秘籍。没人指点提醒,悟性不够或者粗心大意的试炼者,恐怕就要错失机缘了。

    林天盘腿坐在地上,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后,再次翻阅这本刀谱,斩断所有的杂念静心参悟。每看一次,就有不同的感悟,推敲起来越来越慢,越来越费神。

    良久,林天终于放下手里的刀谱,长身而起拔出背上的柴刀,就在帐篷内演练起来。

    直劈、横扫、高扑杀中猛然回旋……

    林天时而疾走,出刀如电刀芒乍现;时而站立不动,手中柴刀如抽刀断水,半天才稍微动一动,一边演练一边参悟。

    刚开始的时候,林天先孤立地演练刀谱上的每一招,反复把这九招练得滚瓜烂熟;然后,开始尝试前后不同的招式连接起来。有些招式,施展起来无论怎么调整都感觉别扭,有些招式则得心应手,出刀度越来越快。练到所心所欲之际,帐篷内只见刀光纵横,林天的身影反而淡了下去只剩一个淡淡的虚影,把前世今生在刀法上的造诣毫无保留地施展出来。度快到极致时,刀锋带起的不是刺耳的破空声,而是听起来有些沉闷的音爆声。如果张半仙在场,只怕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人间界刀法第一人就此改写。

    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疾攻后,林天突然停下,双脚张开与肩齐平,身体重心微微往下压了压,右手握着刀柄,做出了刀谱上第一招拔刀的姿势。

    帐篷内外,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林天眼观鼻、鼻观心,身体纹丝不动,脑海里却轮番浮现劳骨刀谱上的每一招。

    皎洁的月色,透过小小的缝隙照进帐篷内,林天身后拉出一个长长的影子。

    夜深,大地万物都在沉睡,天地间一片安静。

    高空中,一朵乌云飘过,挡在了盘龙山上空,
都市之极品小道士小说5200
山顶上顿时暗了下来。

    恰在此时,帐篷外起风,一股冷风吹来呼呼作响,一顶顶帐篷晃动起来,月黑风高。

    一抹冷冽耀眼的刀芒,突然间冲天而起,照亮了盘龙山之巅。

    帐篷内,站立不动的林天突然动了,身体晃动一口气劈出了三刀,刀芒冲天而起。地面上一块突出的石头,瞬间粉碎。刚猛爆裂的刀劲散出去,如冰川上的狂风,卷起千堆雪;又像是在那深秋时节,风起叶落。

    三连斩!

    林天心中激动,把刀谱上前后几招连接起来,施展出了威力惊人的三连斩。双眼寒光一闪,唰唰唰又是三刀劈出,爆出更加刚猛爆裂的刀芒。连续三刀,一刀比一刀快,如大海潮汐掀起三重浪。

    周围的帐篷内,兴奋了大半夜的武道高手们要么终于累了呼呼大睡,要么沉浸在修炼天地中修炼各自的独特功法,没人察觉到林天帐篷内的异样。相反,远在山顶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坡上,四个隐世仙门执事却同一时间醒来,心有感应齐齐睁开眼睛,头顶大斗笠的乾坤刀宗执事张五常反应更加强烈,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散出亮光如同两把锋利的匕。

    “嗯,秋风落叶斩,居然这么快就有人现刀谱秘密领悟出这一招?好,好苗子!”

    张五常长身而起,身形一晃循着微弱的感应飞身冲出去,一步跨出就到了十米外。可惜,等他掠上山顶的时候,这感应突然中断了。

    帐篷内,林天停了下来,把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柴刀重新背在背上,不再演练招式,转而盘腿坐在地上,静下心来进一步参悟薄薄的刀谱。

    修炼九转生死功后,任何招式到了他手里都是威力暴增,一番演练后,他确定了这本看上去寻常无奇的刀谱博大精深,简单寻常的招式中蕴藏着常人难以参悟的玄奥。

    “可惜,还是来晚了!”

    “刚才暗中练刀的,到底是谁?”

    “这次公开试炼,莫非,还真涌现了一个善于用刀的千古奇才?”

    张五常喃喃自语,看看在夜色下一片寂静的众多帐篷,幽幽一声叹息后转身离去,暗叹来迟了一步。

    精锐弟子可以通过公开选拔,也可以内部培养,但一个出类拔萃的千古奇才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无论神火阁、落神宫、冥神殿还是乾坤刀宗,对这样的人都是求之若渴,甚至无恶不作的魔神教,也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四处寻找这样的传人。这次下山前,张五常就被大长老拉到一边特意嘱托,一旦现出类拔萃的千古奇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在另外三大宗门前抢到手。

    无声无息间,张五常回到了远离山顶的小山坡,来去如风。山顶上,众多往日自诩雄霸一方的武道高手没有丝毫感应。

    “嘿嘿,无常兄,这么快就回来了?”

    神火阁执事何劲皮笑如不笑,察言观色见张五常脸庞有些黯然,就知道他没有找到人。对外,四大隐世仙门齐心协力,暗中不知挫败了多少次魔神教高手的阴谋;对内,四大隐世仙门互相之间的较量和争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要是被张五常抢先找到一个千古奇才,何劲心里就不好过了,回到神火阁也没法向掌门交待,无时无刻不想着力压乾坤刀宗一头。

    “哼,何劲,我是没找到,你又找到了么?千万不要几轮考核过后,别说一个千古奇才了,连一个符合你神火阁修炼要求的普通弟子都没有!”张五常针锋相对,脸庞冷冰冰的。

    “张师兄,那个叫什么林天的少年不错,是不是他?”落神宫执事花非花突然出言提醒,脸上罩着一层面纱看不清楚五官,但身材曼妙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出一个头。乾坤刀宗向来和神火阁不和,和弓法天下无双的落神宫却是关系不错,门下弟子一向在外互相照应。

    林天?

    张五常眼前一亮,脑海浮现林天双手按在水晶球上猛然白光刺眼那一幕。这次八百多个试炼者中,林天的修为不是最高的才先天武者一重,但潜力无疑却是最高的年仅十五岁。

    “嘿嘿,好厉害的一个千古奇才啊,一把柴刀也能打遍天下,刀法肯定是天下第一!有了这样一个柴刀少年,再次封印三千魔神的就非你乾坤刀宗莫属了!”

    何劲嘿嘿冷笑,说话阴阳怪气。

    张五常看着何劲,心头恼怒想要反驳却一时间不知怎么说。在参加这次试炼的武道高手中,林天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潜力惊人,但放在四大隐世仙门内远远算不上什么,七八岁就突破到先天境的四大仙门弟子多了去了。林天虽然让人眼前一亮,但还远远没到千古奇才的地步,到底怎么样还要看接下来的试炼。

    花非花沉默,也没有再说什么。一个千古奇才可遇而不可求,她心头也明白林天展现出来的还远远不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