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八章 血海冲锋

第八章 血海冲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刚从传送阵走出来,人们就迎来了一场劫难。

    看清楚前方的情况,有人转身就跑,抢先踏上身后的传送阵。可惜,一大群人忙碌了好一会,这座传送阵还是毫无反应,似乎只能单方向从盘龙山传送过来无法传送出去。回头看看已经到了百米外的铺天盖地的兽群,有人浑身哆嗦双腿软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咬牙开始攀爬传送阵后面的悬崖峭壁,企图爬上悬崖逃生。

    “欢迎来到先天试炼场,第一场试炼,血海冲锋。神魔战场,生死一线,勇者生,退者死,若是连这鼠潮也冲不过去,想必未来跟魔族大军两军对垒时也不必去了。各位,祝你们好运!”

    落神宫女执事花非花的声音,冷冷地在人们耳边响起。

    四大隐世仙门执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万丈悬崖峭壁之上。看着慌不择路开始攀爬悬崖峭壁的试炼者,有的面无表情,有的一脸冷笑。很快,就有试炼者尝到了苦头,没爬多高就触动了禁制,天降惊雷瞬间被轰落在地上。

    这次公开选拔,四大隐世仙门需要的是真正的精锐,拒绝懦夫和庸才。

    四大隐世仙门的目的,就是让试炼者们迎难而上穿过兽群到达大草原对面的另一座传送阵,任何投机取巧都是自寻死路!踏入了这先天试炼场,要么冲过去通过考核,要么就是死!

    看看身后退无可退的悬崖,再看看铺天盖地越来越近的兽群,八百多武道高手惶恐、紧张,甚至绝望起来。就算再强悍,有谁能抵挡得住这么多龟背鼠的冲击?

    这不是一场试炼,而是一场屠杀!

    很快,就有人死在了鼠潮下,被这些土狗大小的龟背鼠咬一口,轻者重伤鲜血淋漓,重则喉咙被咬断一命呜呼。被一群龟背鼠缠住,一个先天境高手都是难逃一死,双拳难敌四手抵挡不住汹涌而至的龟背鼠,倒在地上哀嚎片刻就只剩一副森森白骨。

    “救命,救我,救救我……”

    “师兄救我,不……”

    冲在最前面的龟背鼠掀起了一波凶猛的攻击,接二连三的有试炼者倒下去,惨叫声不绝于耳。不少试炼者措手不及之下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也无处可躲。身后是陡峭的石壁,空中还有禁制隔绝身法再厉害也逃不出去,前方则是洪水般席卷而来的浩浩荡荡的鼠潮。

    第一场试炼,武道高手们就迎来了一场生死考验!

    原本还憧憬着加入仙门的试炼者们,心头前所未有的紧张,有人甚至尖叫呐喊起来后悔不迭。只可惜,一脚踏入了这先天试炼场,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一片混乱和尖叫中,一个瘦小的身影率先向前冲了出去,手起刀落斩杀潮水般涌上去的龟背鼠,独自一人毫不犹豫地向前冲。身材不高,有些瘦削的背影在人们眼里却是格外高大,那横眉冷对千军万马,敌虽千万吾往兮的气势,让往日雄霸一方的一代枭雄都为之汗颜和震撼。

    勇者生,退者死!

    林天脸庞坚毅,在其他人不知所措或破口大骂的时候,他第一个迎面冲了上去,迎着浩浩荡荡地滚滚而来的鼠潮杀出一条血路。脚步不急不慢,一如冒着大风雪登上盘龙山之巅的样子,度不快但一直坚定向前头也不回。

    拔刀、横扫、直劈……

    林天步伐沉稳,用的是四大隐世仙门分下来的普通长刀,施展的也是那看似简单的劳骨刀法。一招一式,不断地轮流施展刀谱上的招式。横扫就横扫,直劈就直劈,一板一眼,一招就是一刀,并没有施展昨晚参悟的连斩。

    小小的刀谱,远比想象的复杂,推敲起来有着无穷的玄奥。滚滚而来的鼠潮攻击凶猛,让不知多少往日不可一世的武道高手心惊肉跳,林天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要迎面而上冲过去通过考核,还要趁机演练劳骨刀谱,要循序渐进,进一步参悟其中玄奥。此外,昨晚参悟出来的连斩虽然威力强大,但林天总感觉不是很适合自己有些别扭,隐隐约约的感觉似乎哪里不对,需要在实战中进一步推敲和琢磨。

    浩浩荡荡潮水般涌来的龟背鼠爪子和牙齿都很锋利,并且力大如牛,但也算不上什么厉害妖兽,只是有一个地方让人很头疼,那就是它们驮在背上的龟壳。狠狠一刀劈下去,往往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裂痕,要接连两刀,甚至是三刀都砍在同一个地方才能致命,出刀要快、狠、准。身为一个曾经的武道盟主,林天在追风刀法上的造诣天下无双,出刀的时机、
择神记笔趣阁
力度都恰到好处,出刀的度更是惊人,攻击看上去简单,但非常有效,强行在鼠潮中碾出一条血路。

    “咦,那小子……”

    躲在人群后面的刘平贵一声惊叫,看着林天的背影脸色阴鸷。

    自上山途中相遇而来,林天就一次次让他出乎意料。本以为,林天只是个来看热闹的山野少年,天气严寒盘龙山又高,那样慢吞吞地一步步走连山顶都到不了。结果,林天并没有半途而废,当真顶着风雪登上了号称天下第一高峰的盘龙山。接下来,就让人更加震撼了,年仅十五岁就踏入先天境万众瞩目,随后当众干脆利落地击败上前挑衅的无极门弟子韩忠。

    那一战,输的是韩忠,刘平贵却感觉丢脸的是自己,如同被人当众扇了两个耳光颜面无存。只要稍微有点阅历的,都能看出来自己和韩忠的关系,知道自己才是幕后的指使者。

    “好,好一个深藏不露的小子!”

    刘平贵咬牙,死死盯着林天的背影,要是手里有一把弩弓,毫不犹豫的就要从背后给林天来一支冷箭。

    “平公子放心,那小子这是在找死,这时候还想出风头,绝对死得最快!”

    韩忠咬牙切齿,对林天也是恨之入骨。站在一旁的长年轻人张天弓皱了皱眉头,看了刘平贵和韩忠一眼,双眼闪过一抹不悦,但也没有说什么,抬头看着林天的背影渐行渐远。

    鼠潮凶猛,这时候知难而上的林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人们一边奋力斩杀冲上来的龟背鼠,一边看着林天的背影,拭目以待。如果,林天撑不了多久就倒下去被鼠潮淹没,说明冲上去只会死得更快;如果林天能坚持一直走下去,意味着,那将是绝境中唯一的一条生路!

    “咦,这个姓林的小子还真不错!”

    悬崖峭壁之上,花非花有些意外,注意到了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林天,“看来,这一关应该难不倒他!”

    “基本功扎实,出刀沉稳果断,好!在民间武道高手中,对刀法的参悟相对来说是很不错了。更难得的是,用的是我们分下去的普通长刀,使用的也是针对这次试炼专门下的劳骨刀法,第一个迎着鼠潮冲上去,好,很好,勇气可嘉胆魄过人。只可惜,他还没真正领悟劳骨刀谱的玄奥,想成为一个隐世仙门弟子,这还远远不够!”

    张五常一字一顿,说到最后,轻轻一声叹息有些遗憾。

    这次试炼之前分给众多试炼者的劳骨刀谱,看上去简单,实则是四大隐世仙门高手专门针对这次试炼创下的一门功法,简简单单的招式中,糅合了四大隐世仙门的基础法诀。要想通过这轮考核,其实有两个途径,一是凭着强大的实力直接冲过去,赶到草原对面山脚下的传送阵;另一个办法,就是领悟蕴藏在劳骨刀谱中的玄奥并施展出来,那将会触动禁制提前过关。

    实力不足又粗心大意的试炼者,其实早在盘龙山上还没踏入先天试炼场就已经被淘汰了,在鼠潮的冲击下死路一条;实力强大但察觉不了劳骨刀谱玄奥的,就算最后顺利过关加入了四大隐世仙门,那也是最下层的外门弟子,资质平平注定潜力有限;在鼠潮冲击下勇往直前,把蕴藏在劳骨刀谱简单招式中的绝杀施展出来的,那才是四大隐世仙门真正想要的人。

    头一个迎面而上冲入鼠潮的林天,固然是引人瞩目让人震撼,但对四大隐世仙门执事来说,这还远远不够,没有真正的闪光点。

    “嘿嘿,这一关难不倒他?花非花,试炼才刚刚开始,还早着呢。”

    神火阁执事何劲嘿嘿一笑,冷冷地远远扫林天一眼,恨不得这次试炼一个身负乾坤刀宗天赋和属性的人都没有,“年纪轻轻就出人头地的,长大后不一定就出色,试炼中冲在最前面的,往往死得最快。这次的龟背鼠浪潮来得还真凶猛,是不是很久没人来这试炼,这些小家伙很久没尝到血肉的滋味了,哈哈哈……”

    何劲哈哈大笑,龟背鼠浪潮来得越凶猛,他心中就越是高兴幸灾乐祸,巴不得第一个冲出去的林天倒在地上。

    果然,笑声未落,龟背鼠就起了凶猛的集团冲锋,率先冲出去的林天脚步一顿,陷入了龟背鼠浪潮的包围。凶猛的龟背鼠潮水般向他扑上去,身体高高跃起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用力一咬就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一瞬间,林天瘦小的身体就被浩浩荡荡的龟背鼠淹没,张五常和花非花暗暗叹了口气,何劲却笑得更大声更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