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十一章 是天才终究不会埋没

第十一章 是天才终究不会埋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骤然加强攻击的鼠潮,给人们带来了沉沉的压力。

    有样学样施展劳骨刀谱的试炼者们,迅出现了分化。许多试炼者舍弃了劳骨刀谱,重拾自己用惯了并擅长的独门功法,一来是压力当前为了活命,其次也是对劳骨刀谱失望。昨晚,四大隐世仙门把劳骨刀谱分下来后没有下苦心参悟,现在才想临时抱佛脚参悟其中玄奥提前过关,这谈何容易?继续坚持施展劳骨刀谱的试炼者越来越少,在鼠潮凶猛的冲击下,前进的步伐明显放慢,停滞下来,甚至不断后退。

    鼠潮凶猛,没办法一往直前,就要倒退,如逆水行舟。

    原本冲在最前面的刘平贵,也越来越吃力,在张天弓的帮助下虽然还勉强向前挺进,但度越来越慢。反倒是原本远远落在后面的林天,渐渐追了上来,和无极门弟子韩忠的距离越来越近。别人都倍感压力行走困难,林天还是保持着那恒定的度,每一步跨出的距离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鼠潮攻势不强人人加挺进时,他不急不躁,鼠潮压力倍增人人停顿下来,他却像没什么感觉,手里还是握着那把普普通通的长刀,施展的也还是劳骨刀法,沉静如水不为外界任何情况所动。

    直劈、横扫、回旋斩……

    林天不急不慢,继续自己的脚步。看上去,他的招式普普通通,和别人施展的劳骨刀法没有任何区别,但就是简单有效,在浩浩荡荡的龟背鼠中碾出一条血路稳步向前。不过,林天虽然招式看上去简单,但要是有人前后一直盯着仔细观察,会现林天的一招一式和刚开始的时候大有不同,并且,一直在变化之中

    刚踏上草原迎着鼠潮冲上去的时候,林天是把劳骨刀谱上的招式按顺序逐一施展出来,然后不断地重复,一招就是一刀,一板一眼;杀出一段路后,招式渐渐出现了变化,时不时的会把前后招式接连施展出来,大部分时间动作别扭滑稽,攻击不力惊险连连,偶尔施展出厉害的杀招,一刀就能砍死几头龟背鼠;接着,别扭滑稽的动作渐渐少了,动作慢慢地流畅起来;然后,在人们以为林天彻底掌握这门功法时,林天的刀法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出刀不再按着刀谱上的顺序,所心所欲,时而一招就是一刀,时而一招劈出两三刀,随意组合刀谱上的招式,时不时的爆出威力凶猛的绝杀。

    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朵青云,隐隐约约的凝聚成光柱的样子笼罩在林天上空,跟着他的脚步一起移动,但和之前涌现的保连阳、蛮王赫连不都和朱倩倩等小天才不同,这青光迟迟没有落下。看上去,林天似乎已经领悟了什么,但就是差最后一步。不少试炼者注意到了空中的异样,刘平贵也是一样,有心回头嘲讽讥笑,可惜,在鼠潮的冲击下自顾不暇,只能在心中暗爽,诅咒林天马上倒下被鼠潮淹没。

    悬崖峭壁之上,四大隐世仙门执事也注意到了异样,表情不一。

    “唉,迟迟无法突破就差了那么一线,看来,这少年天才林天,天赋也就这样了。”

    花非花摇头,暗叫可惜。

    她已经注意林天很久了,年仅十五岁踏入先天境,干脆利落地战胜同样是先天境的无极门韩忠,在鼠潮冲击下第一个迎面冲上去,林天的举动想不引人注意都难。本来,花非花还以为林天用不了多久就能在这场试炼中脱颖而出,现在看来,有些高估了。

    “招式明明已经对了,一口气把刀谱上第二招、第七招和第四招施展出来,抑或是第三、第六和第二招,偏偏每次就是差那么一点,不是动作不够快,就是出刀软绵绵的或太过凶猛动作变形,这家伙,到底是悟性不够不开窍,还是运气太差?”

    张五常也是摇头,远远看着林天的身影,恨铁不成钢,恨不得亲自下场指点一二。

    林天的根基,在他这个乾坤刀宗执事看来都是非常扎实,对刀法的造诣更是在众多试炼者中数一数二,一招一式尽显功力,劳骨刀谱上的招式也滚瓜烂熟明显下了苦功,脑袋看样子也不笨不断地尝试各种招式组合,但偏偏就是迟迟没有突破,实在让人太失望了。

    “天才啊,能引禁制异动,但就是一直踩线引而不,啧啧,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何劲咧嘴,满脸笑容。

    本来,见接连诞生了两个乾坤刀宗天才,连落神宫也出现了一个小天才,他脸色阴沉沉的不是滋味。现在好了,见张五常和花非花一直寄予厚望的林天迟迟突破不了,他心里终于找回了一丝平衡。就
重生之暗夜崛起最新章节
算老子得不到什么天才弟子,你们两也别想如愿以偿,老天终究还是公平的,不是么?

    何劲冷笑,目光在试炼场上扫过,冷冷地落在林天身上。张五常和花非花脸色一冷,想要反驳,看着在鼠潮冲击下惊险连连的林天,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齐齐摇头叹了一口气。反倒是一直绷着脸对谁都没好脸色的冥神殿沐晓,一双大眼睛转了转,看看林天的背影,再看看空中一直跟着他移动的青光,若有所思。

    吼!又一声低沉有力的怒吼声远远传来,鼠潮的攻击越凶猛起来,每一头龟背鼠似乎都疯狂了,双眼渐渐通红嗜血,前仆后继地冲上去,撕咬武道高手们的身体,一口咬上了就像个鳄鱼嘴一样死咬不放。有人被一头龟背鼠咬中了腹部,一刀将其砍成了两截,结果这家伙还不松嘴,咬牙抓着剩余那半截身体用力一拽,把自己的肠子都带了出来;还有人更加倒霉,被龟背鼠从脚边扑上来,一口咬住了大腿根部那玩意,结果悲剧了,深切体会到了为什么那里叫命根子。

    参加试炼的武道高手们伤亡大增,前一刻,还在梦想着展现天赋加入心仪的隐世仙门,下一刻,脑海几乎一片空白,为了活下去而苦苦支撑。往日在大汉国北疆呼风唤雨,在临安城内俨然一个土霸王的刘平贵,也是惊险连连,身上的战袍早已被鲜血染红。

    “沉睡百年的龟背鼠王,就要出现了么?”

    张五常脸色冰冷,按上了悬在腰间的刀柄,厚重如山岳的身体爆出一股刚猛爆裂的杀气。站在身旁的何劲和花非花也是脸色凝重,唯独冥神殿沐晓面不改色,手里横着暗红色的让人心惊肉跳的冥血镰刀,体内却不见什么杀气,还在看着林天的背影沉思。

    一阵刺耳的笑声,突然从草原上传来。

    在鼠潮凶猛的冲击下,不少试炼者鲜血淋漓倒了下去,情况很不妙。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小天才横空出世。

    这是一个白了一半头的女子,乱随风飘舞,从额头上垂下来遮住了半个脸庞,手里拿着一根小小的银针,针尖黑明显淬了剧毒。被她戳上一针,穷凶极恶的龟背鼠立马瘫倒在地上。鼠群凶猛,武道高手们攻击越是厉害,涌上去的龟背鼠就越多。这女子攻击凶狠毒辣,但在鼠群的亡命冲击下也是鲜血淋漓,不过,眼看脚步踉跄体力不支要倒下去了,这女子还在哈哈大笑疯狂反击,一针一个只攻不守,如同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和鼠群拼命。让人意外震撼的一幕,就在这时候突然出现。

    脸色苍白已经油尽灯枯,眼看就要倒下去被鼠潮淹没的这个女子,一针刺杀一头龟背鼠的瞬间,突然间身体一震,一抹血光从针尖传来,那头龟背鼠强壮的身体则明显萎缩下去。似乎体内的本命精血,一瞬间就被这个女子吸空了。

    耀眼的青光,突然从天而降把这白女子抓走提前过关,只剩下她的哈哈笑声在试炼场上空回荡。

    “吸血暴击,是冥神殿的独门功法!”

    “不可能,甘青兰那个疯婆子,怎么可能从劳骨刀谱中悟出了这样的玄奥?”

    武道高手们失声惊叫,不少人都已经绝望了,看到这一幕后精神一振再次狂热起来,重燃通过考核加入四大隐世仙门的希望。

    在大汉国西域,甘青兰是个出了名的疯子,是个一言不合就以命相搏的女魔头。修为也算不上多出色才先天一重,但那股狠劲,连一个先天二重的高手见了都要绕着走,没人敢轻易招惹。四大隐世仙门中,冥神殿的功法是出了名的难练,甘青兰这个女魔头,是怎么在乱战中参悟的?昨晚下了苦功修炼,还是乱中出错,无意中参悟的?

    看着疯婆子甘青兰被青光裹走的身影,人们目光炙热羡慕不已。

    悬崖峭壁上,四大隐世仙门执事也是惊讶,一直冷着脸的沐晓,双眼也明亮起来。

    “鼠潮凶猛,但只要是天才,终究不会埋没,是金子总会光!勇士们,刀谱已经在你们心中,四大仙门玄奥在向你们招手,你们还在等什么?”

    花非花的声音在试炼场上空响起,不失时机地鼓舞士气,期待着更多的天才涌现出来。

    “杀!”

    武道高手们士气大振,一个个嗷嗷怒吼着迎面而上,迎着浩浩荡荡的鼠潮奋力搏杀。勇者生,退者死,踏上了试炼场就没有回头路。奋力向前不仅是唯一的活路,还有可能参悟四大隐世仙门的玄奥提前过关,没有谁甘心这时候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