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十二章 劝君莫得意

第十二章 劝君莫得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鼠潮凶猛浩浩荡荡,武道高手们大受鼓舞心中狂热,双方恶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从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上看下去,整片草原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在激烈的厮杀中,形形式式的小天才接连涌现,展现各种金刚不坏之身。有的领悟了乾坤刀宗的连斩,出刀如电;有的参悟了落神宫的基础步法,身法飘逸在浩浩荡荡的鼠潮中腾挪躲闪着挺进;有人参悟了冥神殿的独门功法,一刀劈下去,刀锋从龟背鼠体内吸取鲜血,就地在战场上补充元气和体力;让何劲欣慰的是,慢慢的也终于涌现了参悟神火阁基础玄奥的试炼者,刀锋上叠加一重火焰攻击。

    很多时候,人的潜力不是主动爆出来,而是被逼的。

    在鼠潮凶猛的冲击下,在危在旦夕的关键时刻,武道高手们纷纷展现了各自的风采。空中,不时降下青光把出色的小天才抓走。

    草原上,仍有许多武道高手在浴血奋战,眼看身边涌现了一个个小天才提前过关,士气大振攻击凶猛。

    人群中,林天的身影并不起眼,但有人仔细观察,可以现他的招式又出现了新的变化。来来回回还是劳骨刀谱上那九招,但打乱顺序把不同的招式组合在一起,施展出来威力大相径庭。同样的招式组合,对应心法的参悟不同,威力又不一样,甚至截然不同。

    四大隐世仙门高手针对这次试炼专门分下来的劳骨刀谱,蕴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玄奥。每一刀劈出,林天都有不同的感悟,修炼时间越长掌握的东西越多,就现还有更多的玄奥蕴含其中没有悟透。

    林天沉浸在修炼的天地中,渐渐进入了一个玄而又玄的境界。

    草原上,冷风呼啸,鼠潮凶猛如潮水般滚滚而来,他却视而不见,出刀随心所欲全凭近乎本能的反应,似乎不是在生死一线的试炼场上,而是在密室内独自静修;

    附近,接连有人参悟玄奥展现四大隐世仙门的祭出法诀,触动禁制被青光抓走提前过关,周围的试炼者惊叹连连羡慕不已,林天却是不为所动,波澜不惊;

    身旁,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被鼠潮淹没,迅变成了一具森森白骨让人毛骨悚然,林天目不斜视,自行自路;

    一直在试炼场上就地修炼参悟的林天,隐隐约约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劳骨刀谱的真谛,离大彻大悟只剩最后一线,精神越来越集中。最后,忘记了这场试炼,甚至忘掉了自我。不知不觉中,离刘平贵、张天弓和韩忠三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随着提前过关的小天才越来越多,剩下的试炼者们逐渐焦急起来,身世显赫的刘平贵更是按捺不住了,手持一柄长剑迎着鼠潮奋力搏杀,咬牙切齿脸庞渐渐狰狞起来,反反复复地施展劳骨刀谱上的招式。可惜,心中越是着急,效果越差迟迟领悟不了蕴藏在劳骨刀谱内的玄奥。同样的招式施展出来,别人就可以触动禁制提前过关,他偏偏就是无法如愿。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平贵怒骂,目睹不远处又一个试炼者被青光抓走提前过关,正式成为了一个仙门弟子,他真要抓狂了。回头一看,见林天不急不慢地来到了身后,脸庞越狰狞,恶狠狠地瞪了拖后的韩忠一眼。

    还不动手?

    刘平贵目光凶狠,如同一头嗜血疯狂的饿狼,虽然没有大声下令,但一瞬间,韩忠就读懂了他的眼神,略微迟疑,猛然转身一刀劈出。叮一声脆响,林天手里的长刀断成了两截,韩忠手里的宝刀却是丝毫无损,刀刃上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踏入鼠潮草原前,四大隐世仙门分下来的劳骨刀谱另有玄机,但连同刀谱一起下来的长刀却平淡无奇,就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刀而已。韩忠手里的宝刀却不同,那是一件大有来头的宝物,是三十七年前大魔头欧阳宇的佩刀,削铁如泥号称天下第一宝刀,因为晚上会出光亮照人的青光寒气阵阵,又称青天冷夜刀。三十多年前,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在一场比武论道中斩杀大魔头欧阳宇后,就把这把宝刀带回了无极门,后来,赐给了在年轻弟子中出类拔萃的韩忠。

    沉浸在修炼天地中的林天,突然停下脚步,和刘平贵走在一起的张天弓也心有感应转过身来,眉头一皱。

    鼠潮凶猛,没有了武器,别说通过考核和参悟劳骨刀谱上的玄奥了,怎么抵挡这浩浩荡荡的性情凶猛的龟背鼠?

    周围的试炼者纷纷侧目,看到林天手里的半截断刀,摇了摇头心中叹息。

    在鼠潮威胁下,林天第一个迎面冲上去,让人大受鼓舞。随后,虽然没有展现过人的天赋触动禁制提前通过考核,但一直稳扎稳打向前推进。这样杀下去,赶到草原对面山脚下的传送阵顺利通过考核应该不成问题,但手中长刀断成了两截,这就不同了
钢铁皇朝小说5200
,随时要被鼠潮淹没。韩忠这一刀,比直接一刀砍在林天身上更狠,阴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韩忠不是君子,一天都等不了!小子,你就安心去死吧,哈哈哈哈……”

    韩忠哈哈大笑,一击得手后马上抽身远去,避免林天的反击。林天的凶猛,他在盘龙山上已经深深领教过了,趁其不备阴一把可以,让他和林天决一生死,他才不会那么傻。刘平贵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没有让韩忠直接动手杀了林天,而是打起了林天手里长刀的主意,这同样能置林天于死地。事实证明,他果然没有想错。

    大群凶猛的龟背鼠,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苍蝇一样加向林天扑上去,浩浩荡荡的一下子就把他淹没了。

    “懒蛤蟆也想加入仙门,不自量力!”

    刘平贵狞笑,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憋屈了这么久,心中终于畅快起来。

    “不能亲手杀了这小子,真是遗憾呐,哈哈哈……”

    韩忠故作遗憾的样子,哈哈大笑。

    刀芒耀眼,一条身影猛然从浩浩荡荡的鼠群中杀出。

    林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身上血迹斑斑又多了几道伤口。冷光如电,一抹寒光在空中划过,没等人们看清楚怎么回事,心中得意的韩忠就突然笑不出了,腹部血流如注被林天手里的半截断刀贯穿。紧跟着,一头龟背鼠高高跃起呼啸而至,一口咬住韩忠的喉咙将其拽倒在地上,上百头龟背鼠汹涌而上。

    “啊,平公子救我,救我……”

    韩忠失声惨叫,在鼠群中挣扎、打滚,叫声凄厉魂飞魄散。不一会,身体就一动不动变成了一具森森白骨,只剩下凄厉的哀嚎声在试炼场上空回荡。

    周围的试炼者冷汗直流,一个个毛骨悚然。

    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门下得意门生,年纪轻轻就以一手无极刀法名动天下的无极门韩忠,就这样死了?

    人们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置信,韩忠偷袭林天得手后的哈哈笑声都还在耳边回荡,眨眼间,人就没了,死亡来得极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怕就算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在场,也来不及出手相救。

    劝君莫小人得意,得意之际就是死期!

    林天飞身掠过去,在鼠群围上去之前,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青天冷夜刀。这柄名震天下曾让韩忠一次次以弱胜强,自豪不已的宝刀,落在了林天手里。被鼠群撕咬至死的韩忠,泉下有知只怕再也笑不出,哭都没眼泪了。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刘平贵语无伦次,目睹韩忠就这样死在面前,难以置信一时间难以接受。同时,心惊肉跳一股空前的恐惧浮上心头,蔓延到四肢百骸,双腿软身体都微微哆嗦起来。

    鼠潮凶猛,林天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都只剩半截刀刃被鼠群包围淹没了,不仅没死,反而出手重创偷袭得手的韩忠,置其于死地,这凶猛和剽悍,只怕一个修炼了上百年的先天境高手都相应见拙。年仅十五岁就有这样的本事,这哪是什么山野小子,分明就是一个妖孽!

    刘平贵越想越不安,心有感应抬头一看,只见林天冷冷地看了过来。一双眼睛冷冰冰的如同两把匕目光锐利,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

    “平公子快走!”

    张天弓一声厉喝,举剑横扫斩杀扑过来的几头龟背鼠,伸手拉着刘平贵就要跑,远离林天这个杀神。还来不及举步远去,身后就传来一声惨叫,刘平贵捂着左眼失声哀嚎,鲜血从指缝间喷涌而出。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林天没有飞身扑上来,但骤然飞起一脚踹飞一块碎石,不偏不倚,正好狠狠击中了刘平贵的左眼。

    这次远道而来,他的目的是加入四大隐世仙门,寻找剩余的神功残页。韩忠和刘平贵之流,自然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在盘龙山上,牛刀小试让他们两个知难而退就算了。本以为,这两个家伙会老实起来不敢再怎么样,没想到,在这凶险莫测的试炼场上,韩忠和刘平贵竟然偷袭要置自己于死地,是可忍孰不可忍,林天毫不犹豫地起了反击。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刘平贵杀猪般哀嚎,左眼剧痛血流不止,什么都看不见了。一只眼睛,竟然已经瞎了。

    “走,平公子,快走!”

    张天弓大声呐喊,来不及察看刘平贵的伤势,拽着他飞身离去,远离林天这尊杀神。仓促间回头看了一眼,林天那不带任何情感波动的眼神,莫说刘平贵了,就连他都为之一震心生一股深深的恐惧。毫无疑问,刚才的暗算已经让林天真正动了杀机,瞎了一只眼睛算什么,刘平贵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要步韩忠的后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