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十三章 鼠王出世

第十三章 鼠王出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不过三,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林天没有追上去,冷冷看了刘平贵远去的背影一眼,手举青天冷夜刀向鼠潮走去,一边挺进一边修炼起来,继续参悟劳骨刀谱上的玄奥。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到了他手里才展现出真正的威力,随意一刀劈出就可以把一头龟背鼠砍成两截,坚硬的背壳在这把利刃下如同豆腐般破开。

    宝刀在手,林天的刀法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修炼被韩忠打断之前,林天轮番施展劳骨刀谱上的招式,尝试着把不同的招式组合起来。现在,出刀彻底的随心所欲,看上去没有任何章法可言,时不时被大群龟背鼠包围淹没,然后一次次从中杀出。看上去惊险连连,但仔细盯着观察,可以现林天出刀的时机、力度和角度全都恰到好处,干脆利落地斩杀扑到身边的龟背鼠。每一刀劈出,看上去没有章法只是随意一刀,多看几眼,现和劳骨刀谱上的招式有些相似;再仔细一看,感觉又不像,似是而非,看似简单又另有玄机。

    重复无数次,一次次苦苦琢磨和推敲后,林天的劳骨刀法再上一个台阶,心法不变,具体的招式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到了后来,就连劳骨刀谱上每一招的心法都不在严格死守,按照自己的体会和领悟进行调整,抛却让人别扭不舒服的部分,怎么合适怎么得心应手就怎么施展。

    无招胜有招!

    林天斩断脑海里的杂念,再度沉浸在修炼天地之中,隐隐约约的,感觉离大彻大悟洞悉劳骨刀谱的终极玄奥又近了一步。远方,回头看过来的刘平贵咬牙切齿,失去一个眼睛后,结下了血海深仇恨不得亲手把林天杀了挫骨扬灰;但对林天来说,刚才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风波,刘平贵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厉害,这个姓林的,日后必定是一个顶尖高手!”

    “不急不躁,平时低调不张扬,出手时却如若雷霆下手毫不手软杀戈果断。日后,这小子要么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正派大高手,要么就是一个天下无双的大魔头!”

    周围的试炼者脸上动容,看向林天的目光齐齐多了一分畏惧。

    林天迟迟没有触动禁制提前过关,看起来天赋也不怎么样,但这份胆魄和剽悍,已经深深铭刻在人们脑海里,没人敢上前招惹。不远处,双剑合璧的甘柳婷和柳东来师兄妹两个表情不一,甘柳婷目光明亮,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在林天身上留恋,对其更有兴趣了;柳东来则板着脸,脸庞有些阴沉,心中对年纪轻轻的林天多了一分顾忌。

    远方,怒吼声再次远远传来,鼠潮越凶猛起来。在死亡的威胁下,试炼者们咬牙浴血奋战,虽然仍然不时施展劳骨刀谱上的招式渴望着成为下一个小天才,更多时候不得不施展各自的独门绝杀,祭出了各种各样的兵器。

    悬崖峭壁之上,四大隐世仙门执事一直紧盯着试炼场上的变化。花非花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捧着一个水晶球,一边看着试炼场,一边留意水晶球的变化。在鼠潮的凶猛冲击下,原本晶莹透剔的水晶球,渐渐的多了一抹诡异的黑光。

    “不好,果然有魔神教徒混了进来!”

    花非花脸色凝重,一口本命元气吹上去,水晶球上的黑光越清晰起来。

    她手里这个水晶球大有来头,是落神宫赫赫有名的一件宝物,可以探测试炼者的境界和修为不说,还可以探测一些独特的功法气息,尤其是魔神教徒至阴至冷的气息,隔着大老远都能探测出来,人称探天珠。凭着这件宝物,四大隐世仙门多次探测出魔神教高手的行踪半路截杀,也多次捣毁了魔神教的秘密据点,让魔神教徒上下对探天珠这件宝物恨之入骨。

    魔神教徒一向胆大妄为,行事阴狠毒辣,这次混了进来,有什么样的阴谋?将会作出什么样的行动?

    花非花脸色越来越沉,探天珠上浮现的黑光渐渐多了起来,这意味着,混进来的魔神教徒远远不止一个。

    “无妨,长老们早有准备,魔神教这次来多少就死多少!”

    张五常按着腰间的刀柄,杀气腾腾,转头问四人中年纪最小的冥神殿沐晓,“沐晓,怎么样,找出魔神教内应是谁没有?”

    “确定无疑的有三个,有很大嫌疑的七个,有可疑迹象的三个,加起来一共十三个。”

    沐晓冷冷地回答,手上捧着两本厚厚的花名册,执笔在几个名字上打下大大的红叉,和张五常一样杀气腾腾。

    四大隐世仙门这次公开试练,规模庞大宏伟让天下武道高手趋之若鹜,也引来一直在人间界兴风作浪的魔神教。魔神教一向无孔不入狡猾凶残,四大隐世仙门自然也早有准备。沐晓手上的花名册,一本是参加这次选拔的试炼者名单,另一本,则是天下武道高手的汇总。借助国力强盛的大汉国,四大隐世仙门
限制级末日症候txt下载
早就把人间界出色的武道高手登记在册,在盘龙山顶上,有些魔神教徒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上台报名,殊不知早已被四大仙门执事标识出来,暗中加以防范。到了试炼场上,通过实战进一步把漏网之鱼找出来。

    “一共才十三个人,也敢到我们四大隐世仙门眼皮底下兴风作浪,这些魔神教徒是太过相信他们的实力,还是太不把我们四个放在眼里?”

    何劲冷笑,手里的手杖冒出幽幽的火焰,看上去华丽、危险,又带着几分诡异,空中,荡漾着热浪和危险的气息。

    对内,四大隐世仙门纷争不断,互相较劲要力争第一成为仙门霸主;对外,却是同仇敌忾,平时或许互相看不顺眼,遇上了魔神教徒却从来都是并肩作战,一致团结对外。何劲和张五常针锋相对,在试炼中时不时的嘲讽几句,但真要向混进来的魔神教徒动手,他绝对第一个拿着手杖冲上去,要让魔神教徒尝尝自己神火阁神火宝器的厉害。

    “虽说这里是我们四大隐世仙门的势力范围,但还是要小心为好。” 花非花不敢大意及时提醒。

    “对,小心为上!”

    张五常点头,脸色凝重,何劲哼了哼没有反驳。四大执事中,唯独出自冥神殿的沐晓没有任何表示,站在一旁一言不,居高临下冷冷地俯视整个鼠潮草原,身体纹丝不动似乎在呆,又像是在沉思。还是花非花心细,察觉沐晓的目光不时远远落在林天身上,若有所思。

    四人都是各自宗门年青一代的内门精锐,都只差一线就能从先天武者七重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成为一代先天境武道大师。四人修为不相上下,但说到悟性和天赋,恐怕出自冥神殿的沐晓说自己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四大隐世仙门中,冥神殿弟子最少,选拔门徒最为严格,但每一个能走出冥神殿的都是逆天之辈,修为逆天,悟性也是逆天,背上的冥血镰刀是所有对手的噩梦。何劲实力强大又有神火宝器护身,为人狂妄,对张五常从来就没有好脸色,但在沐晓面前,从来就不敢放肆。

    沐晓怎么一直盯着林天?莫非,察觉了什么?

    表现抢眼头一个迎着鼠潮冲上去的林天,难不成也是一个魔神教徒?抑或,另有什么秘密?

    花非花心头嘀咕,有意无意地远远多看了林天几眼。

    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先天境,低调不张扬出手却如若雷霆的林天,早就引起了她的注意,期待着林天能成为这次试炼的一个天才。可惜,踏入试炼场没多久就失望了。林天虽然表现抢眼,奈何天赋一般,最后就算在鼠潮中杀出一条血路冲到草原对面的传送阵通过了考核,加入四大隐世仙门后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潜力有限,充其量日后也是一代先天宗师,想要再进一步成为一个先天大宗师,那就难了,更不用说有朝一日踏入圣人境。

    吼!

    又一声怒吼远远传来,一股肉眼看不见神念却能感应出来的狂风呼啸而至,茫茫鼠潮草原上,草木一面倒齐刷刷弯折下去,有人站立不稳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被鼠群趁机淹没。远在悬崖峭壁之上的四大隐世仙门执事,身上的战袍也同一时间猎猎作响。这股狂风,还带来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试炼者们闻之欲吐,浩浩荡荡的龟背鼠却狂热起来,一个个双眼通红起了亡命冲锋。远方,在那鼠潮草原尽头,出现了一抹耀眼的血光,贴着草原闪电般呼啸而至。距离拉近后,可以现那是一头体型庞大,通体血红色的龟背鼠,背上的硬壳如同淬炼了千百年的宝物,闪烁着钢铁才有的冷光。

    一股难以形容的强烈的危险气息,骤然弥漫开来,扩散到整个鼠潮草原。

    正在浴血奋战的武道高手们,突然齐刷刷心头哆嗦打了一个冷颤,血红色的巨形龟背鼠还在千米之外,竟然就油然而生一股无法抗衡的念头,一个个双腿软。

    “不好,是沉睡了百年的龟背鼠王,这些试炼者绝对挡不住,动手!”

    张五常一声惊叫,铿锵一声拔出了悬在腰间的利刃,顿时,耀眼的刀芒冲天而起。何劲手里的手杖,同一时间冒出熊熊燃烧的火焰,作势欲扑从悬崖峭壁上跳下去。

    普通的龟背鼠攻击凶猛,浑身血红色的龟背鼠王更加可怕,对仙门弟子来说都是一种厉害妖兽,稍有不慎就要死在它的大嘴和利爪下。传闻,鼠潮草原的龟背鼠王曾被乾坤刀宗的一个外门长老重伤,从此就躲到地下深处再也没有出现,鼠潮草原也因此成了四大仙门选拔年轻弟子的场所,上百年来再也没出过什么意外。谁也没想到,沉睡了上百年的龟背鼠王,竟然这时候突然杀出!是这头龟背鼠王已经伤势痊愈比百年前更凶猛,还是众魔神即将出世感觉到了什么躁动起来?

    草原上的武道高手们大惊失色,在悬崖峭壁上压阵的仙门执事也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