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十七章 霸天第一式

第十七章 霸天第一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先察觉林天体内异样的是四大仙门执事,还有与林天对持的龟背鼠王。

    感应到林天体内节节攀升越来越狂暴的力量,看看林天身上毛孔渗出来的血迹,龟背鼠王也是惊讶、疑惑,和四大仙门执事相比,还多了一股深深的恐惧。林天体内的力量越是狂暴,它就越不安,妖兽生来的本能让它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哪怕是一百年前被乾坤刀宗长老重创,不得不遁入地下深处躲避时,都没有如此恐惧和不安。

    龟背鼠王伏下去,弓着腰,低吼连连,锋利的爪子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看上去气势逼人,实则是越来越不安,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想要转身离去,却被林天手上的青天冷夜刀锁定,只要一转身就要迎来惊天一刀。这感觉,让原本势不可挡的龟背鼠王惊恐、颤抖起来,无边的恐惧深入骨髓。叫声低沉,与其说是怒吼,还不如说是颤抖的哀嚎。散落在其身后的鼠群,也是伏着身体岌岌抖。

    远远观看的武道高手们,也渐渐察觉了异样。

    “好小子,林天他这到底是走火入魔危在旦夕,还是在施展独门功法酝酿致命一击?”

    “行走在生死之间,不是猛然爆迎接新生,就是堕入死亡深渊。这,是刀尖上的舞者!”

    人们失声惊叹,齐齐瞪大双眼。

    刘平贵的脸庞晴转多云,渐渐凝重、铁青起来,恨不得林天马上死在鼠王爪下变成一具森森白骨,但直觉告诉他,只怕又要失望了。看似平淡无奇的林天,深藏不露,一次次让人看走眼。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草原上开始起风,劲风如刀,从人们脸庞上刮过,火辣辣的刺疼。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人们现耸立在草原上的四尊天命战神石雕,光芒闪烁浮现一道道符文,似乎就要苏醒过来。

    整个试炼场上空,荡漾着一股磅礴的萧杀气息。

    这气息,到底是来自林天身上,还是来自四尊古老庞大的天命战神,没人说得清楚,只知道这气息越来越浓。到了最后,让人不安,让人心惊肉跳甚至是为之窒息,远在千米之外观战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龟背鼠王的哀嚎声更大了,如同一只踏入陷阱被铁夹子夹着腿无处可逃的野兽,无处逃生只能等待死亡的临近,身体明显地颤抖起来。

    龟背鼠王越来越不安,林天却一直站着纹丝不动,唯有握在手里的青天冷夜刀,渐渐地无风自动嗡鸣起来。这嗡鸣声,让龟背鼠王更加的恐惧。

    吼!

    良久,龟背鼠王终于沉不住气了,主动起了攻击。身体高高跃起,张开血盘大嘴向林天扑去,要一口咬下林天的整个脑袋,矫健的身躯化作一抹血光,留给人们一个肉眼难以分辨的残影。怒吼声如雷,在草原上空炸响,久久地回荡。这一击,快若奔雷,力道千钧,在千米外旁观的武道高手自问没有一个能接下来,人人眼皮一跳。

    这是一个王者的反击。

    这,是龟背鼠王最后的垂死挣扎!

    被林天刀锋锁定逃无可逃的龟背鼠王,全力扑杀,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和努力。

    人们失声惊叫,远隔千米都感应到了龟背鼠王这一击的凶猛,为林天担心起来。

    没等龟背鼠王的利爪落在身上,一直站立不动的林天突然动了。

    一抹亮光,骤然浮现在青天冷夜刀上,从刀柄向刀尖蔓延。

    全身放松双眼微闭的林天,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睛深邃如无尽星空,冰冷如千年不化的冰川,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

    来势汹汹起奋力一击的龟背鼠王,被林天这眼神一扫,矫健的身躯瞬间停顿下来,无边的恐惧浮上心头四肢冰冷。身体并不算高大的林天,在它眼里如同一座无法跨越只能仰望的高山,又像是深不可测的无边无际的大海,给人无边的威压和恐惧,让人兴不起一丝一毫的抵抗。

    无形的冲击波,骤然从林天体内爆出来,化作劲风蔓延出去。一瞬间,以林天的身体为中心,草原上半人高的荒草全都伏了下去贴在地面上。磅礴,霸道,无与伦比的势不可挡,林天体内爆出来的气劲,让远在千米外围观的武道高手们都心头一颤。

    “是时候结束了!”

    林天跨出一步,冷冷地举起手里的青天冷夜刀。

    冷冽耀眼的刀芒,冲天而起划破长空。

    虚空中,响起一阵缥缈的颂唱,耸立在草原上的四大天命战神身上浮现更多的符文,刀剑齐鸣和林天手上的青天冷夜刀遥相呼应。一瞬间,整个鼠潮草原,乃至整个试炼场都轰动起来。


我统领狐族那些年txt下载
    凄厉的哀嚎,响彻云霄。

    龟背鼠王颤抖了,退缩了,不顾一切的掉头要跑。刚刚转身,青天冷夜刀就带着冷冽的刀芒呼啸而下,咔嚓一声,这头原本不可一世让武道高手们闻风丧胆的鼠王,身躯就断成两截倒在了地上。背上刀枪不入的坚硬的硬壳,被整齐地切成了两半。

    林天手起,刀落,一刀就干脆利落地干掉凶猛的龟背鼠王。

    高空中,在那飞鸟都到不了的云层之上,突然间光芒万丈,浮现一枚巨大的印章。印章上,铭刻着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的符文,散出无与伦比的神圣气息。这印章,遮天蔽日的似乎无边无际,猛然从空中压下来,大地似乎都要崩裂,天地万物随之沉沦被封印起来。

    “地皇印现,神魔避退。”

    “天命战阵重临,天佑我人族!”

    悬崖峭壁之上,张五常、何劲、花非花和沐晓四大仙门执事异口同声,不约而同地匍匐下去,参拜浮现在高空中的遮天蔽日的地皇印。四人心中的震撼,都是前所未有。

    施展四连斩后,林天还有更大的潜力没展现出来,这一点,四大仙门执事已经预料到了,但谁也没想到,林天这最后一击如此霸道凶猛。差点触了镇守先天试炼场的天命战阵不说,连传说中上古伏羲圣人留下的镇压古禁制阵眼的地皇印都浮现了,虽然仅仅只是一个虚影,但也是震撼人心。在历次仙门试炼中,从未有过!

    高空中的地皇印虚影迅消失不见,昙花一现,面容逼真刀剑齐鸣就要复活过来的四大天命战神石雕,也渐渐平静下来,人们心头的震撼却久久无法平静。

    一刀斩杀凶猛的龟背鼠王不说,连镇压古禁制的地皇印都惊动了,林天是怎么使出这一刀的?

    同样是劳骨刀谱,别人苦苦修炼一无所获,林天却石破天惊,他是怎么领悟出这一刀的?

    年纪轻轻就如此厉害,日后,加入了四大仙门刻苦修炼,林天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巨头?

    人们心头震撼,对林天怨恨在心的刘平贵,心头则是绝望。

    失去一只眼睛后,他对林天是恨之入骨,誓要亲手杀了林天灭其满门。目睹林天如此神勇,他心里拔凉拔凉的冰凉透体,明白就算家族提供数倍于往日的灵丹妙药,只怕也复仇无望。低调不张扬实则深藏不露的林天,实在太逆天了,勇猛得让人绝望。

    这小子,明明如此厉害却装作一个什么都不会一无是处的山野小子,让人出丑与人结怨,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刘平贵咬牙切齿,越是绝望,脸庞越是狰狞。回想起上山途中和林天相遇的情景,没有后悔,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憋屈和恼恨。目睹林天弯腰从龟背鼠王头颅内掏出一枚上百年的鼠王内丹,心中更加失衡。

    一枚上百年的鼠王内丹,起码相当于上百枚补元丹,服下去后可以增加十年功力。林天本就已经够逆天了,有了这枚鼠王内丹,这天下武道高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武道高手们心头震撼,悬崖峭壁之上,四大仙门执事也是一样。

    “霸天第一式?不,不可能!这是我乾坤刀宗顶级功法中的霸天刀法,一刀劈出舍我其谁雄霸天下,林天他……,是怎么从劳骨刀谱中领悟出这一刀的?”

    张五常喃喃自语,心头无比震撼,甚至是不可思议。

    这次公开选拔年轻弟子,四大隐世仙门都非常重视,为此专门创下劳骨刀谱,把四大仙门玄奥蕴藏其中,对四大仙门弟子来说,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张五常和花非花等肩负重任的仙门执事就更不用说了。但是,蕴藏在劳骨刀谱中的只是四大隐世仙门的基础法诀而已,对人间界的武道高手来说,那是威力滔天的绝杀,对四大仙门弟子来说却只是入门的东西。

    张五常疑惑,凌乱了,一双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天。

    扪心自问,换做自己是参加这次试炼的武道高手,顶多也就是参悟劳骨刀谱中的玄奥施展出三连斩、四连斩而已,要劈出林天最后这惊天动地的一刀,那是绝无可能!

    “霸天刀法,非有大气魄大气运者,皆不可强行修炼,轻则修为停滞倒退,重则走火入魔,那是乾坤刀宗开山祖师,上古乾坤大帝传承下来的霸道功法,至刚至阳狂暴霸道,是天下一切邪恶功法的克星,是三千魔神的噩梦。”

    “霸刀一出,谁与争锋!得一千古奇才,我乾坤刀宗有望诞生一尊刀圣,君临天下;得一霸刀传人,我乾坤刀宗将笑傲仙门横扫天下,那是真正的乾坤大帝传人,天佑宗门!”

    张五常鼻息粗重,师尊十年前在自己耳边的教诲,突然间清晰地浮上心头,一字一句在脑海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