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二十一章 马踏飞燕

第二十一章 马踏飞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平公子,算了!”

    张天弓走上去,伸手扶着憋出内伤的刘平贵。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刘平贵的双眼更红了。

    “算了?”

    “我一只眼睛都瞎了,就这样算了?”

    “加入仙门的机会,就这样没了,张天弓,你让我就这样算了?”

    刘平贵大声咆哮,越说越愤怒,一双眼睛红红的如同一头狂的猛兽,鼻息粗重,死盯着林天的背影。猛然一声怒吼,甩开张天弓的手飞身向林天扑上去,狠狠地一剑刺出。

    剑光如电,一下子就到了林天后心。

    宝剑锋利,和无极门弟子韩忠手里的青天冷夜刀一样,刘平贵手里这把长剑也来历非凡,据传是临安刘氏镇守边疆有功,上任大汉国皇帝赐下来的宝剑,出自大铸剑师步飞扬之手人称镇边剑,削铁如泥无坚不摧。出其不意猛地刺上去,只怕一碰就是一个窟窿要贯穿林天的身体!

    刘平贵越说越怒,舍命豁了出去。

    为了加入四大隐世仙门,他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苦等了多少春秋,家族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今,所有的努力通通付之东流,全都被林天毁了。不把林天杀了,怎么泄心头之恨?不杀了林天,还有什么面目回临安城?

    当仇恨远远过恐惧,一只绵羊也会化身一头嗜血猛兽,更何况,刘平贵本就不是什么善茬。

    在一旁观战的人们失声惊叫,紧张起来。

    刘平贵虽然失败了,没有通过考核,但光论实力,并不比通过考核的武道高手差多少,手里的镇边剑更是一大杀器,之所以考核失败只是欠缺一些运气罢了,这样的武道高手不在少数。猛然全力出击,战斗力惊人。

    林天头也不回,还在不急不慢地走着,似乎全然不知来自身后的危险。

    更多的人惊叫起来,眼看锋利的长剑就要刺在身上,林天这才身体微微一晃闪过去,步法精妙从容。

    “落神步法?”

    有人眼尖,失声惊叹。

    赶过来围观的武道高手中,不乏从劳骨刀谱上参悟了落神宫玄奥的小天才,身法过人。最先在鼠潮冲击中腾挪躲闪,领悟出落神步法的琉璃谷女弟子朱倩倩也来了,看见林天从容不迫却恰到好处的脚步,眼前一亮。

    “让你三招,刘公子,继续。”林天淡淡看着杀气腾腾的刘平贵,脸色平静没有丝毫愤怒和惊讶,似乎对刘平贵的偷袭早有预料,又像是根本就不在乎。

    “杀!”

    刘平贵一声厉喝,恶狠狠的再次一剑刺出,手上的镇边剑突然间剑光暴涨,隐隐约约的,这冲天剑光化作一匹飞马虚影,昂飞身向林天撞过去。一股勇往直前势如破竹,千军万马也无法阻挡的气劲,骤然散出去,周围的樱花树无风自动摇晃起来。

    马踏飞燕!

    愤怒之下,刘平贵悍然施展了临安刘氏名动天下的绝杀。

    刘氏家族之所以雄踞北疆,让众多边疆属国和关外蛮子闻风丧胆,就是因为这一招。骑在战马上施展这一招,刘氏弟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上百个刘氏弟子同一时间施展这招绝杀,在野外战场上那当真是无人能挡,屡屡率北疆铁骑冲破关外蛮子的战阵将其杀得丢盔弃甲,刘家军为此名震天下。也正因为这样,历代刘氏家主才会被封为大汉国的镇北候,世代镇守北疆。

    临安刘氏的马踏飞燕凶猛绝伦,但要骑在战马上并手持刘家枪,才能把这招绝杀的威力彻底展现出来。没有战马,没有特别炼制的长枪,威力大打折扣,并且,施展这一招要损耗大量真气,过后身体疲惫虚弱,难以再和人较量,正因为这样,刘平贵在鼠潮草原上才没有施展这招家传绝杀。如今,为了一举斩杀林天,他顾不上那么多豁出去了。

    围观的人们再次惊叫起来,在试炼中第一个触动禁制提前过关的小天才,流水帮主保连阳也来了。看见刘平贵这一招,目露精光脸色微变。鼠潮草原一战,他虽然领悟了乾坤刀宗的连斩绝杀秋风落叶斩,但扪心自问,毫无防备之下要挡住刘平贵这一剑,只怕也是有些吃力。

    临安刘氏的马踏飞燕名震天下,林天他怎么阻挡?

    落神宫步法天下无双,林天他,要再度施展落神步法躲闪过去?

    人们睁大双眼,拭目以待。

    尤其是通过了考核,正式成为了落神宫外门弟子的武道高手们,目不转睛要看看林天是怎么躲闪的。同样是从劳骨刀谱上参悟了落神步法,每个人功力深浅不一,悟性有高有低,同样一门落神宫基础步法施展出来也是大有不同。

    叮一声脆响,在人们耳边炸响。

    出乎人们的意料,林天没有再次施展落神步法躲避,而是不紧不慢地举起手里的青天冷夜刀,也没有拔出这柄一刀把龟背鼠王砍成两截的利刃,用刀柄就挡下了刘平贵的全力一击。看上去,像是无心之举,又像是算计得恰到好处。

    高手就是高手,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果然就是厉害!

    人们惊叹,流水帮主保连阳也是眼前一亮,知道林天为什么被人们一致推举为参加这次试炼的武道高手第一人了。

    “还有最后一招,动手吧。”

    林天扫了刘平贵一眼,语气淡淡的,但就是这淡淡的语气,给人一股冷森森的杀气。

    一只下山猛虎,自然不会把一只蚊子放在眼里,但蚊子要是嗡嗡嗡的一直纠缠不清,也不会介意一巴掌把它拍死了。

    林天脸色平静,仍然不见一丝怒意,一双眼睛却渐渐冷了下来。

    “小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刘平贵咬牙切齿,怒吼着再次扑上去,双眼仍然通红非杀了林天不可,脚步却有些踉跄。马踏飞燕那一招,消耗了大量真气和体力。

    一只大手突然从背后伸出,拽住了状若疯狂的刘平贵。

    “平公子,别冲动!”

    张天弓出手了,死死拽住狂的刘平贵。刘平贵刚才气势如虹的绝杀都杀不了林天,现在有气无力的冲上去,只能是找死。

    “放开我,张天弓,你放开我!”刘平贵还在狂,气喘吁吁。

    “按照仙门规矩,第一轮考核就算失败了,但只要不死,接下来还有机会,可以参加第二轮考核,别冲动!”

    张天弓拉着刘平贵不放,不让他去送死。

    还有参加第二轮考核的机会?

    刘平贵眼前一亮,如同溺水的落水者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没有再疯狂挣扎,但一双眼睛仍然红红的,恶狠狠地看着林天,“林天,算你有本事,但你就算再厉害也死定了。我刘平贵杀不了你,自然会有更厉害的人出来收拾你。知道韩忠是什么人不?那是无极门年轻一代大弟子,是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的关门弟子,你小子杀了韩忠,左盟主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死定了!哈哈哈,你小子死定了!”

    刘平贵哈哈大笑,虽然没法亲手杀了林天,但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杀了林天,心中自然痛快。把韩忠死在林天手下的消息传出来,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岂会罢休?

    “我是不是死定了,刘公子,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活着不易,修炼到先天境更是不容易,好好珍惜吧。”

    林天淡淡说道,听到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的名头,围观的不少人脸色一变,林天却脸色平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没有看刘平贵这个疯狗一眼,反而看了看出手拖住刘平贵的张天弓,转身扬长而去。脸色苍白,身体看起来疲惫虚弱像是大病一场,但现在,再也没人敢小看。一个能一刀斩杀龟背鼠王的高手,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对付的。

    “厉害,才十五岁就这么厉害,林天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就是,加入仙门获得仙门传承后,林天日后,将会成为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人们议论纷纷,分头散去。

    樱花树下,远远看着林天的背影,一脸沧桑见了谁都是弯着腰低声下气的樱十三,一双往日暗淡无神的眼睛也渐渐明亮起来。然后,幽幽一声叹息,消失在林海之中。

    山谷深处,在那黑暗笼罩谁也注意不到的地方,静静地站着四个身影,远远看着刚才生的事情。

    四大隐世仙门执事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只是远远看着。

    “还是那句话,让林天参加接下来的第二轮考核,到底加入哪个宗门,看他自己第二轮的挥!”

    沐晓扛着巨大的冥血镰刀率先离去,身形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只有冷冷的声音远远传来。

    “你们不用等了,林天他肯定是我落神宫的,看他刚才的步法就知道了。”

    花非花笑笑,同样飞身离去。

    “堂堂一个神火阁长老的记名弟子,竟然如此落魄,连第一轮考核都过不了。何劲,不是我说,你们神火阁实在太失败了,竟然收刘平贵这样一个俗人为徒,什么眼光啊这是!”张五常冷笑,嘲讽几句。

    “哼,张五常,你乾坤刀宗的记名弟子中,更俗的都不要太多,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

    何劲一声冷哼,目睹刘平贵的窝囊,心中也是不爽,没心情和张五常斗嘴,沉着脸迅离去。前脚刚走,张五常的脸庞就同样沉了下来。

    “身世清白,没有名师指点也不依靠任何外力,年仅十五岁就突破到先天境。”

    “凭着一本简简单单的刀谱,同时参悟四大仙门玄奥,在试炼中劈出空前一刀,霸道绝伦!”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张五常小声呢喃,远远看着林天的身影,目光明亮。

    短短的时间内,他就派人查清楚了林天的身世来历,更加坚定了把林天带回乾坤刀宗的决心。只不过,这恐怕没那么容易,神火阁、落神宫和冥神殿也绝不会轻易放弃。真正出色的年轻弟子,任何宗门都是求之若渴,就是一直在人间界兴风作浪的魔神教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