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二十六章 左寒天

第二十六章 左寒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要白费力气了,在我魔教铁幕下,你是逃不出去的。”蒙面黑衣人冷笑。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到魔神教的可怕,刘平贵浑身抖,牙齿咯咯作响。

    “很简单,隆重邀请你加入我们魔神教。”

    黑衣人顿了顿,说道:“天地异变,大变局即将到来,三千魔神即将破开封印重现人间。四大隐世仙门大规模公开收录年轻弟子,我们魔神教也是一样,要广纳天下英才。你刘平贵,就是我们重点关注的英才,来吧,加入魔神教,让我们一起为大变局时代欢呼,一起恭迎众魔神的降临!吞下这粒补天丹,你就是我们魔神教的正式弟子,不需要繁琐的考核,不需要虚假的誓言,修为还能突飞猛进!”

    黑衣人踏前一步,把掌心上的补天丹伸到刘平贵面前。

    “不,不,不要……”

    刘平贵面如土色,不断地后退,不小心踩在碎玻璃上脚下一滑,一跤摔倒在地上。

    魔神教的补天丹,那是天下无双人所皆知。吞下去后,的确是可以修为暴涨洗筋伐髓,但每隔三个月就必须服下专门的解药,不然浑身溃散而死,死前要经历非人的痛苦。

    三十年前,魔神教左使6向南被静夜斋静心师太说服,洗心革面叛出魔教,两人联手七渡通天河,接连逃过了魔神教高手的七波追杀。最后,6向南没死在魔教高手剑下,反倒是剧毒作而死。死前眼睁睁看着自己血肉溃烂慢慢只剩森森白骨,在静心师太怀里哀嚎了七天七夜才断气。消息传出,江湖震动人人头皮麻,对补天丹闻之色变。

    “平公子,你不是要找林天复仇,要杀了他吗?”黑衣人冷冷进逼,一步一步朝刘平贵走去。

    “是,不……,我不……”

    刘平贵先是点头,继而一个劲摇头,瘫倒在地上爬着倒退。林天他是要杀,但绝不愿加入凶名昭著的魔神教。

    “林天在试炼中一飞冲天,被四大仙门执事引为千古奇才,更可怕的是,现在才只有十五岁未来不可限量。现在就已经这么逆天,加入仙门修炼厉害功法后,日后必定是一尊旷世高手,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灭了你,甚至把你临安刘氏一族全都灭了,一个不留。到时,以林天仙门至尊的背景,你找大汉国君哭诉都没用。想要杀林天,必须要趁早,并且,唯有加入魔神教,依靠我魔神教的力量。平公子,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么?”黑衣人语气冰冷,把刘平贵逼到帐篷边上,退无可退。

    “我……”

    刘平贵张嘴,一时之间却不知说什么,心头惶恐、紧张、恐惧,想起林天,脸庞又不由得狰狞起来。

    是啊,林天年纪轻轻就如此逆天,以自己的修为,怎么复仇?

    现在都复仇无望,一旦林天正式加入了仙门修炼了逆天的功法,那更是复仇无望!除非,像黑衣人所说,加入魔神教依靠魔神教的力量!

    刘平贵对魔神教闻之色变,本能地拒绝、恐惧,但黑衣人的话就像心魔一样,在他脑海里不断地回响。

    “在鼠潮一战中,失去了一只眼睛并考核失败,平公子,你已经彻底失去加入仙门的希望。别想着接下来第二轮考核还有机会,考核一场比一场困难、凶险,你连第一场考核都通不过,有什么本事通过第二场考核?老夫可以明白告诉你,那是做梦!除非,你可以在短短三天内修为暴增,从先天一重突破到先天二重,乃至是先天三重!”黑衣人狠狠打击刘平贵,说破残酷的事实。

    参加第二轮考核,这是刘平贵心头最后的希望,也是他加入仙门的一线机会。再次失败,那就彻底和仙门无缘了。

    “连升两级,那怎么可能?”刘平贵心头绝望,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加入仙门的可能,只是不愿承认而已,为此才自暴自弃大雷霆,把一直陪在身边的张天弓都轰走。

    “加入我魔神教,一切皆有可能!”

    黑衣人俯身,说道:“一粒补天丹可以提升一重境界,两粒补天丹,自然可以让你迅提升到先天三重。到时,你就可以重新站起来,堂堂正正地加入仙门,可以亲手杀了林天,可以光宗耀祖让你临安刘氏一族上下刮目相看,再也没人能夺走你下任家主的宝座!”

    黑衣人伸手,又从怀里取出了一粒补天丹。

    刘平贵没说话,但看着眼前的两粒补天丹,鼻息逐渐粗重起来。

    “加入我魔神教,顶级功法应有尽有。仙门功法算什么,我魔教弟子修炼的,都是众魔神的本命神通!”黑衣人继续蛊惑。

    刘平贵的鼻息更粗重了,双眼渐渐红了起来。

    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参加仙门试炼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了仙门的顶级功法?

    “四大隐世仙门有的,我魔神教全都有,并且更加厉害。千百年来,四大隐世仙门高手层出气势恢宏,但四大仙门联手,也才勉强和我魔神教打个平手。如今,天地异变众魔神即将出世,我魔神教气运高涨,四大隐世仙门却每况愈下,用不了多久就要彻底覆灭。到时,这天下就是我魔神教的领土,人人皆是魔教中人,大势滚滚如浩荡潮流,势不可挡。平公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还要加入四大仙门,还妄想螳螂挡车逆势而为么?”

    黑衣人顿了顿,冷冷说道:“加入我魔神教,一人有功,全家有赏,日后必定少不了你临安刘氏的好
君临三千世界笔趣阁
处。相反,逆势而为,不自量力要和我们魔神教作对,你临安刘氏也没几天好日子了。不用老夫亲自出手,几个魔教血卫到临安城走一趟,你临安刘氏上下八百口人一夜之间就要全都一命呜呼,鸡犬不留!”

    蛊惑之余,黑衣人毫不掩饰地威胁,语气冰冷,浓浓的杀气锁定刘平贵的身体,让他恐惧,让他颤抖。

    “平公子,最后再问一次,加入我魔神教,愿意,还是不愿意?”黑衣人咄咄逼人,目光如炬,如刀,逼视岌岌抖的刘平贵。

    “我……,我愿意……”

    刘平贵冷汗直流,在黑衣人的逼视下,意志彻底崩溃。

    “哈哈哈,好,好,这就对了。吞下这两粒补天丹,老夫来助你一臂之力!”黑衣人伸手,把两粒补天丹递到刘平贵面前。

    刘平贵心头惶恐,稍后,咬牙豁出去,一口把两粒补天丹吞下去。很快,体内就涌现一股至阴至冷的力量,皮肤上浮现一层冰渣,心脏骤停,体内血液似乎都一下子冻僵了,四肢百骸却火辣辣的刺痛,浑身筋脉似乎一寸寸撕裂开来。吞下一粒补天丹,身体就要遭受一轮摧残,筋脉撕裂后重生才能修为大进,一口气吞下两粒补天丹,身体更加难以承受。

    “抱元守一,气守丹田,听我法诀运功。魔由心生,我即为神,血冲泥丸……”

    黑衣人的声音,及时在刘平贵耳边响起,指点他控制、催动体内突然涌现的至阴至冷的力量。同一时间,一只大手按在刘平贵身上,一股暖流随之涌入后者体内,护住他的心脏和肝脾等要害。

    黑衣人亲自出手,不惜耗费体内真气给刘平贵洗筋伐髓,就地传他一门厉害的魔教功法。不一会,刘平贵身上的肌肉就麻花般扭曲起来,像头野兽一样吼叫连连,七窍流血,身体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体内的力量波动却节节攀升。不到半个时辰,就从先天一重突破到先天二重,然后,力量波动停顿一会,接着继续攀升,在刘平贵的嚎叫声中突破到先天三重。

    连升两级!

    在黑衣人的帮助下,刘平贵修为暴涨,体内力量波动攀升到极致的刹那,他感觉身体像是被一座大山碾过被压成了一张纸,那种非人的痛苦让他恨不得撞墙。下一刻,当痛苦潮水般散去,感受到体内力量的变化,情难自禁的激动起来。

    “大功告成,平公子,恭喜你正式成了一个魔神教弟子,成为一个魔教高手指日可待。从现在开始,你的任务就是继续参加试炼,以临安刘氏弟子的身份加入仙门,暗中收集各种各样的情报。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轻易在外人面前展现真正实力,不得擅自去找林天复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切记!”黑衣人叮嘱。

    “大人,我……”

    刘平贵咬牙切齿,修为突飞猛进后,他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林天复仇,要亲手砍下他的脑袋。骤然听说不得擅自找林天复仇,心里憋得难受,想要反驳,想想补天丹的厉害和魔神教的手段,又不得不把话咽了下去,转而说道:“大人,你到底是谁?以后有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和你联系?”

    “呵呵,平公子,你抬头看看我是谁?”

    黑衣人呵呵一笑,摘下脸上的黑布。

    刘平贵抬头,大吃一惊,眼前的脸庞再熟悉不过,“左……,你是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

    刘平贵心头震撼,一时之间难以置信。

    当今武道盟主左寒天功力深厚,朋友更是遍布天下,是他父亲镇北候的贵宾。小时候,刘平贵就见过左寒天多次。

    堂堂一个在江湖上一呼百应的武道盟主,竟然是一个魔神教徒?

    刘平贵揉揉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甚至是在做梦。

    “没错,是我!平公子,算起来我也是你的长辈,以后,好好修炼我传给你的魔教功法吧。放心,有我的照应,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魔神教高手!”左寒天笑吟吟地看着刘平贵,一副亲切慈祥的样子,再无半分刚才威迫利诱时的阴冷。

    “左盟主,你的亲传弟子韩忠就是死在林天手里,现在不杀了他,还……”刘平贵心中一动,想起了死在龟背鼠利爪下的韩忠,把一切都推在林天头上。恨不得左寒天亲自出手,现在就杀了林天。

    “我已经知道了,稍安勿躁,林天他活不了多久的,但现在不能轻易动手,打草惊蛇惊动仙门执事就不好了。对魔神教徒,四大仙门的手段一向都不是一般的狠!行事要低调、忍让,切记!有什么事情,我会主动和你联系的。”

    左寒天打断刘平贵的话,叮嘱几句,挥手撤掉笼罩在帐篷上的魔教铁幕,飞身离去。

    刘平贵站起来,还想说些什么,想起林天就愤愤不平按捺不住,但想想仙门的厉害和自己如今的身份,心中一颤不敢再大喊大叫,老老实实地呆在帐篷内。

    “孺子可教,这小子虽然天赋秉性差了点,但贵在身份非同一般。谁能想到,堂堂大汉国镇北候的儿子,竟然是一个魔神教内应?哈哈……”

    左寒天冷冷一笑,潜伏在黑暗中观察了刘平贵一会,确认他已经被慑服后,这才真正离去。没走多远,身体晃动体内筋骨嘎嘎作响,迅从一个魁梧大汉变成一个矮壮的中年人,脸庞五官也随之变得截然不同,施展缩骨魔功变成了另一个人。就算站在刘平贵面前,后者也绝对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