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二十七章 机密

第二十七章 机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帐篷内,刘平贵心乱如麻,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胆战心惊,浑然不觉左寒天在黑暗中的监测,不知自己在死亡边缘走了一个来回。刚才,他要是按捺不住马上去找林天复仇,只怕还没见到林天,半路上就被左寒天干掉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一人加入魔神教,株连九族,一旦暴露行踪,仙门执事岂会放过自己?,

    父亲在大汉国官居一品,镇守边陲数十年尽忠尽责,知道自己加入魔神教后,会不会气得吐血?

    刘平贵心中忐忑,修为是暴涨突破到了先天三重,但四肢感觉软绵绵的酸软无力,也不知是一时之间过度惶恐紧张,还是补天丹留下的后遗症。过了好一会,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想要收拾一片狼藉的帐篷潜伏下来,猛然抬头,这才现帐篷内多了一个身影。身穿一袭神火阁制式战袍的仙门执事何劲,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和武道盟主左寒天一样来去无声。

    “啊……”

    心中有鬼的刘平贵,一声惊叫起来,“何……,何师兄,你来……,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怎么,不欢迎么?”何劲笑了笑。

    看见何劲脸上的笑容,刘平贵这才稍微安心一点,问道:“何师兄,这么晚了,不知有何贵干?”

    “有魔神教徒混了进来。”何劲沉声说道。

    刘平贵眼皮一跳,一时之间,感觉四肢冰冷心脏狂跳。

    这么快就暴露身份了?

    刘平贵冷汗直流,脸庞惨白。

    “平公子,你怎么了?”何劲问道,看着刘平贵的异样,有些奇怪。

    “没什么,我是担心,考核本来就困难,魔神教徒混进来捣乱,那就更难,更危险了。”刘平贵擦掉额头上的冷汗,迅找一个借口掩饰过去。

    “呵呵,我还以为你身体哪里不舒服受伤了。别怕,魔神教徒虽然狡猾,但我们四大仙门早有防备。”

    何劲哑然失笑,心中释然,纨绔子弟就是纨绔子弟,经不起吓。顿了顿,说道:“魔神教徒以什么身份混进来,谁是内应,我们都已经暗中调查、确认了。接下来,在第二轮考核中会突然动手,把他们一网打尽。到时,混在试炼者中的仙门弟子会突然杀出。平公子,今晚我就是来通知你,到时命令一下,你跟着冲出去杀敌,斩杀一个魔神教徒,不管什么身份什么修为,都可以直接提前过关正式加入仙门。记名弟子可以破格录取为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则可以晋升为内门弟子。这样的机会,不知多少人抢着要,看在你父亲镇北候和宗门燕长老份上,我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千万别错过了,切记!”

    “师弟明白,多谢何师兄提携!”刘平贵忙不迭躬身行礼,表面上受宠若惊喜出望外,暗地里却彻底松了一口气,心头又有些后悔。

    早知道有这样的好机会,何必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加入魔神教?

    何必呢?

    刘平贵心头暗恨,怨何劲来得太晚了。可惜,已经吞下了补天丹,跳到大海里也洗不清和魔神教的关系,后悔都没用了。

    “加入宗门后,好好修炼吧。四大隐世仙门中,我们神火阁对天赋的要求最低,没乾坤刀宗那么苛刻,更没冥神殿那么变态,只要勤奋总能出头。何况,你临安刘氏有的是钱和各种各样的资源,加入宗门后可以炼制各种各样的神火宝器,成为一个神火门高手指日可待。三天后就会行动,传送到死亡山谷进行第二轮考核,好好准备吧!”

    何劲叮嘱几句,飘然离去。

    说实话,目睹刘平贵在鼠潮草原上的表现,他心里是失望的。刘平贵修为不算差,年纪轻轻就突破到了先天境,但明显欠缺实战经验,心态也很不好,以至于堂堂一个神火阁记名弟子,连最基本的神火阁玄奥都施展不出来考核失败,甚至还在试炼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严格来说,这样的纨绔是没资格加入宗门的,奈何,下山前长老燕鸿飞已经暗中打过了招呼,何劲也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绝。机会出现后,顺水推舟,给了刘平贵一个名额。

    何劲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就不见踪影。把帐篷的布帘放下来确认安全后,刘平贵彻底瘫倒在地上。左寒天和神火阁执事何劲的到来,让他一惊一乍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比在鼠潮冲击下还紧张。这魔神内应的日子,果然不是人过的!

    “林天,一切,全都因为你这小子!”

    刘平贵咬牙切齿,把一切算在林天头上。

    不是因为林天,韩忠就不会死,他刘平贵也不会瞎掉一只眼睛进而考核失败。要是顺顺利利通过第一场考核成了一个仙门弟子,哪来后面这么多事情?左寒天也无缝可钻,算计不到自己头上!自己也就不用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想想后半生都要过这种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日子,刘平贵心头绝望、懊悔、恼恨,对林天恨之入骨。压根不去反思,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
蛮荒狼神吧
的。

    夜色,浓浓的化不开。

    刘平贵一波三折惊险连连,木屋内,林天却沉浸在修炼天地中,静静参悟花非花留下的缥缈步。

    良久,正在修炼的林天突然心有感应睁开双眼,门外,一阵沙沙沙的脚步声传来。

    深夜来访,会是什么人?

    樱花谷的仆人,抑或是……

    林天双眼闪过一抹精光,盘腿坐在地上不动声色,但青天冷夜刀横摆在膝盖上。情况一旦不对,一念之间就可起致命一击。

    脚步声在门外停顿一会,然后,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谁?”林天问道。

    “是我。”

    门外传来一把低沉的声音,嗓子听起来有些熟悉。嘎吱一声,木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熊腰虎背的年轻人站在门外,面目俊朗天庭饱满。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跟在刘平贵身边的那个长年轻人张天弓。

    “是你?”林天有些意外,“你来干什么?”

    “有一事相求!”

    张天弓落落大方地走进来,在林天面前盘腿坐下,语气诚恳,“今晚不请自来,还请林公子海涵。”

    “不好意思,海涵不了,我正在修炼,请回吧。”林天一口回绝。

    张天弓怔了怔,苦笑道:“公子说笑了,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一件小事而已,对公子来说轻而易举。”

    林天上下打量张天弓一眼,有些意外。没想到,被自己冷冷地一口拒绝后,张天弓竟然不温不怒。从装束来看,张天弓应该也是一个世家子弟,但无论心境还是言行举止,和刘平贵相比出色多了,“说吧,什么事?”

    “很简单,请公子高抬贵手,放刘平贵一马。”张天弓快人快语,说出此行的来意。

    “哦,放刘平贵一马?”

    林天越意外了,说道:“张公子,你恐怕搞错了,我什么时候说要杀刘平贵了?他走他的阳关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我杀他干什么?在你眼里,我林天就是一个残暴成性的嗜杀之人么?”

    “林公子,我相信你的为人,相信你不会主动挑衅杀人,但是……,刘平贵就难说了,所以,还请你到时候高抬贵手,唉……”张天弓摇头苦笑,幽幽一声叹息。

    林天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刘平贵却不会这么想,平时就睚眦必报,这次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张天弓太了解他的为人了,可以跟在刘平贵身边一时,跟不了他一辈子。阻止不了刘平贵的疯狂,只好来求林天。

    “作为交换,我可以给林公子提供一些酬劳,例如,可以快补充消耗的补元丹……”张天弓边说边看着林天,补元丹和魔神教的补天丹一字之差,药效却截然不同。市场上出售的补元丹算不上什么好货色,但可以在战场上快补充消耗,也大受修炼者们的欢迎。

    林天不为所动,没有丝毫表示。

    用几粒补元丹就想换自己一个承诺,这也想得太美了!

    “我可以告诉公子一些消息,譬如……”

    张天弓顿了顿,看着林天沉声说道:“这次仙门试炼,有魔神教徒混了进来!”

    “无妨,天塌下来,也有四大仙门执事撑着。”

    林天心中一动,想起了在盘龙山之巅那晚感应到的阴冷气息,脸上却不为所动,淡淡的不以为然。

    张天弓有些失望,但明显不死心,看着沉静如水的林天说道:“接下来这场考核,试炼者们会被传送到死亡山谷,那里魔化的妖兽横行,比鼠潮草原凶险多了。单打独斗谁也闯不过去,只能……”

    张天弓边说边盯着林天,在关键之处停下来,期望看到林天的意外、惊讶和追问,然而,他很快就失望了,林天脸色平静,如若惘闻,又像是早就知道了不以为奇。

    “天色已晚,张公子,你还是走吧。”林天淡淡下了逐客令。

    “死亡山谷一战,最关键是在山谷深处遇到的九头蛇,重点是……”张天弓急了,语简意赅,透露下一场试炼的机密。话只说半句,期望引起林天的兴趣换取他的一个承诺。

    林天眉毛一扬,脸色微微动容,但不是因为张天弓说的话,而是因为张天弓本身。死亡山谷考核的要点,自己已经听冥神殿执事沐晓有意无意透露了,张天弓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重点是,必须保护四人小队中的冥神殿弟子,施展嗜血刀慢慢把九头蛇耗死,是么?”林天脸上的意外迅消失,平静了下来,淡淡说道:“张公子,你还是走吧。”

    “你……,林公子,你全都知道了?”

    林天脸色平静,反倒是有备而来的张天弓,失声惊叫。

    这些机密,他好不容易才打探到,出身贫寒,没有背景没有关系的林天是怎么知道的?

    张天弓心头震撼,目光有些不可思议,似乎第一次认识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