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九十章 枯木战阵

第九十章 枯木战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到了乾坤塔门口,第一个出战的武道高手李克志明显迟疑、忐忑起来。

    堂堂一个收藏绝顶功法和宝物的仙门重地,岂会那么好闯荡?

    顺利过关固然是好,万一挑战失败,会不会就此一命呜呼?

    李克志心中惶恐,第一个出战,最是紧张。

    “入我仙门,却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他日怎么可能勇对妖魔余孽?如此不堪,趁早退出仙门也罢!”

    传功长老独孤野的声音,朗朗传来,面无表情。

    更多的目光,盯在李克志身上。后者咬咬牙,鼓起勇气踏入了乾坤塔,噶吱一声,沉重的石门自动关上,李克志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似乎被无边的黑暗所吞没。下一刻,乾坤塔内传出激烈的打斗声。

    参加这次挑战的武道高手们,齐齐心头一跳紧张起来,越是看不到,就越是紧张。

    经历过无数风浪的林天,也皱起了眉头。瞪大双眼,什么都看不到,被厚重的石门阻挡,不知道乾坤塔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鼓动心神,也感应不到什么,神念根本渗透不进去。耸立在擎天峰上的乾坤塔,明显加持了厉害的古禁制!

    一声凄厉的叫声突然从乾坤塔内传来,然后,大门洞开,李克志倒飞出来,瘫倒在地上动了动,张嘴喷出一道血箭。

    挑战失败!

    武道高手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心头一紧,旁观的乾坤刀宗弟子们却端坐不动,似乎早有预料习以为常。

    仙门功法,哪有那么容易获取?

    进入仙门,难,想成为一个仙门高手,更难,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刻苦和长时间的磨砺。对来自民间的武道高手们来说,磨砺才刚刚开始。

    高台上的白袍执事挥挥手,就有人迅上前把闯关失败的李克志带下去疗伤,扫视人们一眼,朗声说道:“第二个,燕北鹰!”

    一个黑乎乎的彪形大汉,从武道高手中走出来,和第一个出战的李克志相比,身体矫健剽悍多了,修为似乎也高了一个级别突破到了先天三重。在大汉国,这是一个名震大江南北的独行侠,亦正亦邪,曾追杀一个罪大恶极的大魔头三天三夜为民除害,又曾伏杀过一队大汉国精兵,一个人把整个军营闹得天翻地覆,后来消失多年。这次仙门考核,不知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路过关斩将加入了乾坤刀宗。

    或许是久经风浪,或许是自持修为强大,燕北鹰沉稳多了,远没有李克志那么紧张。在乾坤塔门前稍微喘口气,就拔刀走了进去,刚跨进去,沉重的石门就自动关上。

    一个大名鼎鼎的高手,这次总能顺利过关了吧!

    人们拭目以待,林天也是一样,看不到也感应不到,那就把心神集中在耳朵上,凝神倾听乾坤塔内的动静。

    激烈的打斗声,很快就从乾坤塔内传来。

    这一次,打斗声明显激烈多了,可以听见钝器砸在身上的闷响和利刃带起的刀风。仔细分辨,甚至可以听见骨头折断的声音。走进了乾坤塔的燕北鹰,不知正经历一场怎么样的激战。

    “林天,你说,燕北鹰能不能过关?”

    李亭君问道,突然凑到林天了身边,见第一个出战的李克志迅失败,他更紧张了。

    “难说,燕北鹰他……,攻击凌厉,连斩刀法练得不错,可惜,防守差了点,圆月刀法没修炼到家,左腿已经废了。”林天沉声回答。

    “你怎么知道?”李亭君看着林天,有些难以置信。

    大门一关上,就只能听见打斗声什么都看不见,林天他怎么知道的?

    没等林天回答,李亭君就震撼了,所有人都轰动起来。

    盘腿坐在高台上的传功长老独孤野,突然手掐一个法印,漆黑如墨的塔身就突然青光闪烁,浮现一幅惊人的画面。

    画面上,是一条长长的黑色走廊,一字排开十八个枯木战士,那是大名鼎鼎的镇守乾坤塔第一层的十八枯木战士,是十八个独特的天命战神,闯过乾坤塔的弟子都明白,早有预料。但对刚入门的武道高手们来说,却是极其震撼。

    每一个枯木战士,手持一根巨大的木棒,天生神力,身体异乎寻常的强悍。燕北鹰一刀砍上去,只在枯木战士身上留下一刀浅浅的刀痕,反过来,挨上枯木战士一棒,轻则身体一震,重则血肉横飞。十八个枯木战士组成了一字枯木战阵,要一路杀过去才算过关,修为强大的燕北鹰,才越过三个枯木战士就难以为继了。让书生李亭君惊讶的是,燕北鹰一瘸一拐,果然伤到了左腿,并且伤得很重看样子大腿骨都已经断了。

    李亭君侧身看着林天,
变身路人女主吧
一脸钦佩。

    眼睛看不到,神念无法感应,光用一双耳朵去听,都能准确分辨出乾坤塔内的情况,放眼天下武道高手,谁能做到?

    光一双耳朵就有这样的本事,难怪林天刀法那么厉害!

    听风辨位,本就是练刀的基本要求之一,林天听力如此逆天,刀法想不厉害都难!他这变态的听力,又是怎么练出来的?

    李亭君心服口服,知道林天之所以能在仙门考核中脱颖而出,绝不是偶然。

    “只剩一条腿,前方还有十五个枯木战士,燕北鹰他输定了。”

    林天沉声说道,目不转睛盯着塔身上浮现的画面,暗暗叹了口气。话音刚落,一个枯木战士猛地举起手里的木棒,狠狠拍在燕北鹰身上。轰隆一声,大门洞开,直接把燕北鹰魁梧的身体轰了出来。

    进去的时候,燕北鹰胜券在握意气风,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只剩半条命。

    “先天武者三重,也是失败,连乾坤塔第一层都进不去!”

    “这十八枯木战阵,有谁能闯过去?”

    剩下的武道高手们变色,议论纷纷。

    看清楚乾坤塔里面的情况后,不少人心都凉了打起了退堂鼓,甚至,有人直接选择了放弃。与其勉强闯进去自取其辱遭受重创,还不如暂时先在乾坤刀宗安顿下来,刻苦修炼磨砺刀法,等有了足够的把握再来!

    高台上,白袍执事站出来,宣布了下一轮挑战的开始,几个武道高手先后鼓起勇气闯进去。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一字排开的十八枯木战阵,能闯到一半位置的都没有,手中长刀撕不开枯木战士的防守,身体又不够强悍扛不住木棒的重击,失败是必然。

    剩下的武道高手们信心全无,一个个忐忑不安。

    “这些枯木战士如此厉害,别说我等刚入门的武道高手了,一个在乾坤刀宗内修炼多年的仙门弟子都不一定能闯进去,谁能过关?”

    “都过不了关,没有修炼功法,乾坤刀宗弟子又怎么修炼?”

    “不对,肯定有什么方法!要挑战过关,不一定就非得用蛮力!”

    林天心中疑惑,越想越感觉不对,目不转睛盯着塔身上浮现的画面。隐隐约约的,似乎察觉了什么,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需要进一步观察。

    “下一个,李亭君!”

    白袍执事站出来,宣告下一个挑战者出战。

    盘腿坐在林天旁边的书生李亭君,身体哆嗦起来牙齿咯咯作响,还没开战,双腿就哆嗦起来软了。

    “男人大丈夫,大不了一死,怕什么?”

    林天给李亭君鼓气,说道:“再说了,这只是一场例行挑战而已,三大宗门长老就在这里,绝不会让我们去白白送死,受伤了专门有人救治。上场挑战,失败了顶多在床上躺几个月,赢了,你就能一步登天!”

    “可是……”李亭君还是紧张,信心不足。

    “没什么可怕的,万一,就真的过关了呢?”

    林天顿了顿,说道:“进去后仔细观察,不一定非得用蛮力,肯定还有什么方法!”

    “不用蛮力?”

    李亭君呢喃,在林天的提醒下,双眼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下一个,李亭君!”

    高台上的白袍执事催促起来,在宗门三大巨头的眼皮底下尽忠尽责,从严行事。

    “我知道了,林天,卧龙书院书架上有一本藏书,就专门讲解过这种枯木战士,硬碰是不行的,要找到他们的破绽,关键是……”李亭君行色匆匆,来不及多说就转身离去,在乾坤塔门前停下脚步调整一下呼吸,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刀,然后鼓起勇气踏进去。

    长长的走廊上,站着一动不动的十八个枯木战士,突然间睁开眼睛苏醒过来。站在最前面的枯木战士猛地举起手里的木棒,呼隆隆地向李亭君拍下,力道万钧。

    生来文弱的书生李亭君,脸庞苍白起来。

    人们失声惊呼,有些不忍直视,但就在人人以为李亭君非死即伤之际,后者竟然身体摇晃,闪过枯木战士声势浩大的攻击。跟着,脚尖力身体腾空而起,像个云雀一样从这个枯木战士的腋下穿了过去。

    想要顺利过关,一味蛮干是不行的,乾坤刀宗需要的是有勇有谋的天才高手,而不是一个热血上涌就失去理智的莽夫!

    说者无心,林天一言提醒了李亭君这个书生。反过来,后者的对策让林天眼前一亮。

    这看似不可能通过的枯木战阵,果然隐藏着破绽!

    林天目光锐利起来,炯炯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