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零七章 黑水重刀

第一百零七章 黑水重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通往第二层的宫殿内,十八个杀戮刀锋战士雕像冷冰冰地耸立不动,唯有手上的七米长刀冷光闪烁。

    林天谨慎起来,步步小心。

    即使已经确定这十八雕像不会再拦截自己,但回想起闯关的那一幕,再看看雕像手里的七米长刀,仍然有些不安,快步通过这个黑沉沉的宫殿。

    宫殿后面,又是一个巨大的藏书空间。

    和乾坤塔第一层的空间相比,面积小了一点,但同样收藏着数不胜数的功法。

    林天满怀期待地快步走上去,默念功法用心神去感应,果然,不久就找到了一门门厉害功法。

    《神魔斩破》,急向前推进,出一段十字形刀芒起致命一击,十八个贡献点;

    《大杀四方》,在空中旋转身体,刀光笼罩周身,近身者通通碾杀,二十一个贡献点;

    ……

    林天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本功法,然后,又放了回去,继续向前走。

    这些功法,品阶还在《天雷斩》之上,修炼的要求也更高,修炼有成后战斗力暴增,是众多乾坤刀宗弟子的杀手锏,刀意刚猛爆裂。这样的功法,林天是喜欢的,也适合自己的伏羲金刚体魄,但不知为何,心头一阵阵跳动,总感觉这些功法似乎还欠缺点什么。

    普通人加入宗门后,乾坤塔内的功法一本难求,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挑战过关进入乾坤塔。别说第二层的守卫十八杀戮刀锋战士雕像了,就是第一层的守卫十八枯木战士也难以战胜,没在仙门内磨砺一段时间休想过关。

    刚加入宗门就连过两关的林天,让人羡慕不已,然而,常人梦寐以求的功法他却看都不多看一眼。在乾坤塔第一层,匆匆浏览,在收藏仙门进阶功法的第二层,也是一样。

    时间,就在林天的脚步中迅流逝,日下西山。

    乾坤塔外,原本耐心地静静等候的张五常,开始焦急起来。

    “林天,快点,夜幕就要降临了,快点……”

    张五常脸色凝重,明知林天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开始催促起来,恨不得走进乾坤塔帮林天挑选一门功法。

    收藏着仙门功法的乾坤塔,是乾坤刀宗的圣地,也是一个禁地,自古以来就有着然的地位,历经悠久的岁月和无数代宗门高手后,里面加持了不知多少古禁制。白天,这是一座修炼宝库,是个修炼圣地;夜幕一降临,就要演变成一个死地,所有闯进去和逗留在里面的人,无论是外来的不之客还是宗门弟子,全部格杀勿论,以免仙门功法外泄!

    历史上,就有不少宗门精锐进了乾坤塔就沉迷其中,欲念不足贪图更厉害的功法一直在里面徘徊寻找忘了及时退出来,结果无一例外英年早逝,号称乾坤塔之殇。

    坏了!

    忘记给林天具体说清楚了,他肯定不知道乾坤塔到了晚上的恐怖!

    张五常心头咯噔,越想越不好,下意识就要往乾坤塔里面闯。结果,还没碰到乾坤塔的大门,就被一股无与伦比的无形力量推开。

    “无论修为高低,也无论什么身份地位,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

    一直像个浮雕一样一动不动的乾坤老人,冷冷说道,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张五常就是无法靠近乾坤塔大门五步之内。

    “前辈,林天他刚入门不知道规矩,这样徘徊犹豫下去,他死定了!”

    抬头看一眼天色,张五常紧张起来。

    “生死由命,一切都早已注定。”

    乾坤老人面无表情,甚至都不见他睁开眼睛,嘴巴也不动,声音似乎从腹部传出,又像是从天外传来,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情感波动。

    张五常心头紧张,但听乾坤老人这么一说,再焦急也无可奈何,只能祈祷林天自己快点出来。听脚步声,林天应该到了乾坤塔第二层,那里收藏的都是进阶功法,想找到一门合适的厉害功法想来也不会太难。

    也许张五常的祈祷真起了作用,也许是林天也注意到了时间的流逝,果然,没多久林天的脚步声就隐隐传来,从第二层走了下来。

    一直紧张不安的张五常,终于松了一口气,站在门外等候。然而,等了好一会仍然不见林天走出来,听脚步声,后者的确从第二层走了下来;然后,又在第一层空间内走起来,还在继续寻找。

    林天,你在干什么?

    第二层的进阶仙门功法你不要,反过来跑到第一层找起来了?

    张五常急了,同时,心头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塔高九层,收藏的功法一层比一层高。自古以来,弟子们莫不是从第一层开始,一层接一层地向上攀爬挑战,进而修炼越来越厉害的功法。有谁会挑战成功过关后,放着进阶的厉害功法不要,反而跑到下一层去找低级修炼功法的?

    从来就没有!

    林天他到底在干什么?

    张五常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的半仙女友全文阅读
来回走来走去,眼看天色越来越晚,心头越来越焦急。

    一直面无表情的乾坤老人,脸上也多了一抹意外。

    乾坤塔外,张五常急得不行,乾坤塔内,林天还在继续寻找,脚步越来越快。最后,路过一本本厉害的功法视而不见,直奔第一层的空间尽头而去。

    乾坤塔第二层的功法,整体品阶的确在第一层的功法之上,但找到再厉害的功法,林天总有意犹未尽的感觉。都走到第二层了,那股独特的波动还是隐隐约约从第一层的空间尽头传来。这波动让人记挂,让人疑惑,最后,林天干脆大胆做出一个举动,从第二层折返回第一层,直奔空间尽头而去。心头,一直对神功残页念念不忘,没有忘记加入仙门的初衷。

    一阵疾奔后,林天终于找到了那股独特波动的来源。

    就在第一层空间尽头,一个挤满灰尘的角落,地面上插着一把黑色长刀。别的功法或宝物,都是摆在架子上,这把长刀却笔直地插在地上,像是早已被人遗弃。或许经历了悠久的岁月,又或者没人保养,这柄长刀已经锈迹斑斑,看上去,不像什么宝物,更像是一柄普普通通即使抛在路边也没人要的柴刀。但凝神感应,一股浓浓的杀气扑面而来,带着一股血腥气息,似乎这柄长刀耸立在尸山血海之中。

    就这么一把长刀,让自己一直记挂?

    林天意外,心头有股无法言明的感觉。迟疑一会,大步走上去,一口气吹掉刀身上的灰尘,这才看见上面刻着几个字,‘黑水重刀’。厚厚的灰尘下面,还埋着一块腐烂的小木牌,上面写着几行字。

    “欲练此刀,必须每日亲手以黑沙石窟内的黑沙锤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大汉国元年,弟子夜飞狐练之,一个月后,卒!”

    “大汉国三百二十三年,弟子韩非练之,十天后,弃!”

    “大汉国三百六十七年,弟子沐英练之,半个月后,卒!”

    ……

    字迹模糊的木牌上,罕见的记录了此刀曾经的主人。不仔细看,没人知道这里还有一块木牌,上面的字仔细辨认读起来,胆战心惊。

    所有曾修炼这把刀的乾坤刀宗弟子,不是放弃,就是死了,没有一个能过三个月的。具体是怎么死的没说,但那一个个‘卒’字,让人心惊肉跳。

    这是一把受到诅咒的大杀器?还是另有什么玄奥……

    林天疑惑,稍倾,壮胆弯腰伸手握住刀柄。

    难以想象的沉重,涌上心头,以林天的神勇,竟然都拔不出来。看上去其貌不扬锈迹斑斑的黑水重刀,重量惊人,起码有一千斤。同一时间,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开来,林天怀里有什么在跳动。

    尸山血海遮天旗,是那件魔神教宝物!

    林天感觉敏锐,触手碰到黑水重刀的瞬间,怀里的遮天旗就跳动起来,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又或者什么压制,像条不安分的鱼儿一样要从自己怀里跳出去。

    “我明白了,真正感应到这柄黑水重刀的,不是体内的伏羲宝典,而是遮天旗这件魔宝!”

    “黑水重刀的杀气,正好可以压制阴冷邪恶的遮天旗!”

    “这把重刀,绝对不简单!”

    林天喃喃自语,双眼渐渐明亮起来。

    意外捡到尸山血海遮天旗这件魔神教镇山之宝后,他一直惴惴不安,丢了可惜,留在身上又担心引来什么杀身之祸。之前,在天池上遭遇飞天麒麟那一幕,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伏羲宝典虽然隐约可以压制遮天旗的魔气,但终究不方便以免暴露;黑水重刀就不同了,有了这把大杀器的压制,就能去掉一个心头之患!

    “嗬!”

    林天一声暴喝,催动体内的刀旋猛然力,嗡一声终于把沉重的黑水重刀拔出来。一瞬间,杀气冲天体内气血翻滚。怀里的遮天旗疯狂跳动,然后迅沉寂了下去,似乎在黑水重刀的杀气下也畏缩起来。

    呼!第一层空间内的藏书,齐齐无风自动,形形式式的宝物光芒闪烁。

    浓重的杀气,掀起了一股无形的狂风。

    林天身体摇晃,双腿软,握着黑水长刀的右臂慢慢垂下,哆嗦起来。

    这不是一把刀,这是一口重鼎,这是一座大山!

    林天深深吸一口气,力把慢慢垂下的黑水重刀再次高高举起来,一口本命元气喷上去,锈迹斑斑的黑水重刀闪烁着一抹冷冽的亮光。

    天色阴沉,如同倒扣的大锅,最后一抹霞光消失在天边。

    巍峨高耸的乾坤塔内,突然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咔嚓咔嚓声,无边的力量从塔尖上压下来,空间一层层地关闭,寒气袭人。所有的功法和宝物,一瞬间全都蒙上一层寒霜。整个乾坤塔,如同变成一座万年不化的冰窟,就要彻底冰封起来。

    不好!

    天黑了,时间到!

    林天突然惊醒过来,拔腿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