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零八章 冰封国度

第一百零八章 冰封国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咔嚓、咔嚓的声音,接连不断。

    林天抬头,骇然现整个空间被寒气侵蚀,地面和墙壁上出现一层冰渣,天花板上甚至垂下了一根根冰棱,似乎空气都要被冰封。

    古老的乾坤塔,天色一黑就要变成一个冰封国度,把里面一切全都冰封起来!

    林天脸庞紧绷,奋力狂奔。

    无孔不入的寒气,从塔尖一层层地向下蔓延,如同浩浩荡荡的大洪水,从天而降。

    林天身上的战袍,迅硬邦邦的如同硬纸板;然后,头、眉毛和皮肤上出现一层寒霜;下一刻,这寒霜化作冰渣。

    林天张开嘴巴想要呼吸,空中却几乎没有了空气,心头难受几近窒息;

    林天大惊,想要加,却现越来越吃力,双腿沉重似乎要和地面连接为一体,每跨出一步都越来越吃力;

    挑战乾坤塔守卫闯关,非常困难;沉迷在乾坤塔空间内错过时间,想要逃出去,比进来还难!

    乾坤塔外,眼看夜幕笼罩下来,张五常从焦急变成了绝望。

    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能错过时间后还能从乾坤塔走出来,从来也没有!

    强如独孤野那样的宗门巨头,每次到乾坤塔参悟玄机也是日出而来,日落而出,没人能在乾坤塔内过夜,不敢有一刻的耽误。这乾坤塔内的禁制,相传可是开山祖师乾坤大帝亲手布下的,没有任何人能抗衡。

    林天虽然惊才绝艳,但被困在乾坤塔内,也绝对是死定了!

    张五常心头无比的难受,有些喘不过气来。

    乾坤塔内,林天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压力。

    面对一个凶猛的枯木战士或杀戮刀锋战士雕像,还可以斗智斗勇以硬碰硬,这从天而降无孔不入的寒气让人根本无从抗衡。几个呼吸的时间,林天就感觉整个人从头到脚被冻僵了,要成为一个失去一切生命特征的冰雕。

    一缕暖流,在林天就要被冻僵的时候涌现在心头。

    记录着九转生死功的伏羲宝典,再一次在最后关头给林天一股力量,这力量也不算大,却给了林天最后一线生机。

    生死由命,但不奋力拼搏,怎知道命中注定死在这里?

    林天一声暴喝,借助伏羲宝典涌现的暖流,奋力催动体内真气往前冲。一圈象征着极度冰冷的蓝光,从塔尖快降下,林天刚刚前脚刚冲出去,身后的藏书空间就一片蓝色被彻底冰封。

    现在,林天面前的是那条黑乎乎的长廊。

    通过这条长廊冲出去,就能逃出生天,冲不出去,逃出了藏书空间也一样是死!

    寒气浓重,黑乎乎的长廊,乃至十八个枯木战士身上,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冰渣。与此同时,乾坤塔沉重的石门在嘎吱嘎吱地缓缓关闭,一旦两扇石门合上,乾坤塔就要彻底和外界隔绝成为一个冰封国度。可怕的蓝光,从藏书空间蔓延出来,潮水般继续扩散,长廊的地面一下子就蓝光闪烁。一脚踩上去,脚掌也许就粘在上面和乾坤塔连为一体再也动弹不得。

    林天眉心狂跳,头也不回,脚尖力高高跃起。下一刻,踩在一个枯木战士的肩膀上,脚尖一点,身体再次腾空而起向下一个枯木战士凌空掠去。

    地面已经走不了,林天随机应变,要踩着枯木战士一路冲出去。每一次,身体刚刚再次腾空而起,身后的枯木战士就蓝光荡漾变成冰雕。

    “十七米!”

    “九米!”

    “跳……”

    在蓝光就要涌上来之际,林天倾尽全力一跳,翻滚着冲出乾坤塔。同一瞬间,呼隆一声,两扇厚重的石门猛然关上,把乾坤塔内外分割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巍峨高耸的乾坤塔,彻底被夜色笼罩。

    “林天……,你冲出来了?”

    张五常迎上来,喜出望外。本想把倒在地上的林天扶起来,结果,手指刚碰到林天的身体就打个冷颤,手指头被冻僵针扎般刺痛。

    林天没说话,身体冷得不断地哆嗦,整个人仿佛一块寒冰。

    张五常反应过来,迅帮林天盘腿坐好,然后坐在他身后,伸出手掌按在林天背上。

    一缕缕精纯的真气,从张五常的掌心渗入林天体内,帮其护住心脉,然后把寒气慢慢地逐出体外。渐渐地,林天的身体这才暖和起来。

    “五常师兄,谢了!”

    良久,林天这才恢复元气。耳边传来一阵窃窃私语,抬头一看,山顶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不少人。

    林天和张五常登上擎天峰途中,就有不少人看到了他们的身影,知道林天在竹林苦修几天后,终于要进入乾坤塔寻找一门修炼功法了,有好事者跟了上来,要看看林天到底会选择一门什么样的功法。等到快天黑也不见林天出来,人人明白事情的严重,消息传了出去,更多的人赶紧上山。结果,刚好看到了林天最后一刻从乾坤塔内冲出来,死里逃生的样子。

    “你我兄弟两还客气什么,修炼功法是次要的,这次找不到合适的,下次还可以再来,人没事就好。干脆等过段时间积累多一点贡献点,找一门真正厉害的功法
那年在剑阁听到的秋风笔趣阁
。”张五常拍拍林天的肩膀,安慰几句。

    刚才,他还真以为林天死定了,无人能救。还好,林天在最后一刻冲了出来;不然,他会愧疚一辈子,后悔没有提前说清楚。

    “是啊,人没事就好,修炼功法是没找到合适的,就带了一把刀出来。”林天回答。

    “什么刀?”

    张五常下意识追问,这时候,才现林天怀里抱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看样子,还是一把重刀。

    “黑水重刀?”张五常呢喃,看见了刻在刀身上的字,皱了皱眉头。

    “没错,就是黑水重刀!”

    林天站起来,气沉丹田,猛然力把沉重的黑水重刀举起来。一刀在手,体内真气自然而然地加运转,气血翻滚有股马上找人大战一场的念头。

    赶过来围观的宗门弟子们,这时候也看清楚了林天手里的长刀,纷纷意外地指指点点。

    “林天,在乾坤塔内找了那么久,你就看中这玩意?”

    张五常摇头,说道:“一个厉害的宝物,光有重量是远远不够的。何况,你这把刀锈迹斑斑,只怕刀身里面都已经腐蚀烂掉了,要来何用?林天,你都连过两关了,放着第二层的厉害功法不要,就带了这么一把没人要的破刀出来?”

    “我就喜欢有分量的武器,遇上看不惯的家伙,砍不死他就砸死他。这刀是不怎么样,都已经生锈了,但就是够重,自己喜欢就好。”林天笑笑,见张五常不知道黑水重刀的来历和玄机,也没有多说。

    “林天,你……”

    张五常无言,恨铁不成钢。

    “一个贡献点,拿来吧!”

    乾坤老人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冷冷说道。

    林天取出自己的水晶腰牌递上去,乾坤老人伸手一抹,水晶腰牌上的数字就从二十七变成了二十六。

    “多谢前辈!”

    林天躬身行礼,扛着黑水重刀转身就走,刚走几步,乾坤老人的声音就从身后冷冷传来,“年轻人,宗门后山的断头崖下,有一个古溶洞,里面出产的黑沙可以用来锤炼此刀,祝你好运。”

    古溶洞?

    莫非,就是那块木牌上说的黑沙石窟?

    林天霍然转身,愕然现,才眨眼功夫乾坤老人就不见踪影不知去向。似乎从山顶广场边缘的悬崖跳了下去,又像是钻进了乾坤塔内,消失得无声无息。

    “别看了,从来就没人知道乾坤老人的行踪,走!”

    张五常催促,见闻讯赶来的宗门弟子越来越多,不愿久留。

    林天点头,扛起黑水重刀和张五常迅离去,身后,宗门弟子们还在指指点点。

    “一代千古奇才,明明可以选择一门厉害功法,躺着修炼都能出类拔萃。结果,却只带了一把破刀出来。林天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脑子坏掉了?这是要不靠天赋从零开始,还是太过狂妄自大,自认为不需要任何修炼功法了?”

    “谁也不傻,或者,林天这是刚加入宗门两手空空。身上要是只有一个贡献点,除了这把破刀,还有别的选择么?”

    “嗯,这倒也是!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不懂得再等一等,还是太年轻了啊!”

    人们议论纷纷,看着林天远去的背影,纷纷摇头。

    刚加入宗门的林天纵使修为不高,但惊才绝艳,第一次闯荡乾坤塔就连过两关,让人对其未来充满了期待;然而,目睹林天从乾坤塔带出一把锈迹斑斑的破刀,这期待马上就破灭了。再好的天赋,没有厉害的功法,到头来也是虚度光阴。

    真正的仙门高手,天赋都不会差,但更重要的是努力。没人能随随便便就能成为一个仙门高手,从来没有。

    夜色越来越浓,宗门黄雁峰的山顶宫殿内,灯火通明,高飞正在练功,指缝间飞刀旋转,十米外跪着一个女仆,头上顶着一个酒杯。正要屈指一弹出一柄飞刀时,长着一张马脸的6子川突破兴匆匆地破门而入,“师兄,高飞师兄……”

    “什么事这么高兴?林天那小子,真的死在乾坤塔里面了?”高飞问道。

    “没有,那小子倒是命硬,最后一刻从乾坤塔冲了出来。”

    6子川嘿嘿一笑,说道:“不过,林天虽然没死,但也没找到什么厉害的功法。放着那么多厉害功法不要,竟然带着一把生锈的破刀走了出来。”

    “什么,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傻子?”高飞明显不信。

    “那小子的确不是傻子,但刚入门两手空空没有什么积累,没有贡献点,他能拿到什么厉害功法?那把破刀只怕连一只鸡的喉咙都割不破,但也有个长处,就是便宜,只要区区一个贡献点!”6子川回答,一脸兴奋。

    “哈哈哈,哈哈哈,天才果然就是天才!拿着一把锈刀的天才,还真是少见呐,哈哈哈……”

    高飞哈哈大笑,手腕一抖,一抹寒光呼啸而出。叮的一声,女仆头上的酒杯就支离破碎。

    年轻的女仆吓得花容失色浑身抖,被酒水泼了一脸,高飞的笑声却更加响亮了。手腕一翻,下一柄飞刀瞄准了女仆耳垂下的耳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