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零九章 魔教至宝

第一百零九章 魔教至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从擎天峰下来后,张五常和林天在半路上就分道扬镳。

    张五常沉默寡言,话都不想多说,摇着头唉声叹气地走了,心里庆幸林天躲过了一劫,但明显也很失望。

    明明可以选择一门很不错的修炼功法,渐渐蜕变为一个真正的仙门高手,林天却从乾坤塔带了一把生锈的破刀出来。找了大半天,命都差点没了,就找到这么一把刀,这……

    张五常想不通,闷闷不乐,似乎错失良机的不是林天而是他。

    “这个张师兄,还挺有趣的!”

    林天站着不动,目送张五常闷闷不乐地消失在黑暗中,笑了笑,转身向黄石峰走去。

    每个人看到黑水重刀的第一眼,都是摇头,张五常也是一样。看来,这把重刀已经埋没很久很久了,年青一代的宗门弟子中再也没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和玄机。这样也好,免得太过于张扬,可以趁机在宗门潜伏下来静心修炼。

    每个人的性格各有不同,人生经历也不一样。有人喜欢张扬出风头,有人盲目从众,林天喜欢的则是低调,低调而独立。

    身为一个曾经的武道盟主,该享受的他都享受过了,有些事情经历过了,就会知道也就那么回事,不再执着甚至是索然无味。相反,有些事情则值得用毕生去追求,有人选择的是爱情和亲情,林天选择的是修炼,追求有朝一日踏上真正的修炼巅峰。自从前世爱人柳盈盈过世后,他就对很多事情都看淡了,前世的辉煌、痛苦和悲伤都已经过去,今生,他只追求长生。

    浪子回头,是有一个女人,用自己的心去呵护温暖,去拴住浪子的心;

    当那个女人不在了,浪子的心没有链条拴住,但也是波澜不惊,对曾经的风流索然无味了。

    黄石峰高耸入云,只有一条小路从山脚延伸到山顶,崎岖难行。

    林天走得并不快,沉重的黑水重刀扛在肩上,连他都有些吃力。

    以一把上千斤重的长刀作武器,不说在这乾坤刀宗,放眼整个天下,恐怕也只有自己一个了。

    断头崖,黑沙洞窟……,乾坤老人怎么知道的?

    历史上,使用这把重刀的宗门弟子,不出三个月,不是中途放弃就是暴毙,自己能坚持多久?这把黑水重刀,又到底有古怪?

    林天边走边思索,回到黄石大殿,吩咐仆人胡长天和李七退下去,闭门静修。先跳到药鼎内,浸泡在龙脉洗髓液内淬炼筋骨和金刚体魄。

    乾坤塔内的寒气,比任何凶器还要恐怖,虽然在最后时刻冲了出来,但回想起来,林天仍然心有余悸。那种寒气要是积存在体内,时间长了必定留下隐患。耐心等候一个多时辰,确认身体完全恢复后,林天这才长身而起,在一个蒲团上盘腿坐下。

    沉重的黑水长刀,静静地放在脚边。沉吟一会,林天没有马上研究这把神秘的长刀,先挥手布下一个简单的禁制,然后把怀里的尸山血海遮天旗取出来。

    除了暗光流转,这面小小的旗帜看上去也没什么异样,似乎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旗帜。如果不是亲眼目睹魔神教杀戮堂堂主岳无心的凶猛,以及这面旗帜的威能,林天也无法相信这就是一件魔神教镇山之宝。

    一个多月前,刚加入乾坤刀宗的时候,曾简单看了看这件魔宝。现在,是时候深入琢磨探索了。

    “这件魔宝,能不能炼化?又该怎么下手?”

    林天仔细观察,拿着遮天旗翻来覆去地看,过了一会,尝试着输入一缕真气。

    大殿内,突然起风,小小的旗帜猎猎作响,有股若有若无的黑气在萦绕、旋转,一缕阴冷的气息随之四下扩散。

    林天眉心轻轻一跳,感应到了这股阴冷气息,略微停顿,握着旗杆输入更多的真气。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小小的旗帜甚至开始膨胀起来,像条鱼儿一样跳动,似乎要挣脱林天的大手飞天而去。与此同时,越来越沉,似乎握在手里的不是一面旗帜,而是一座磁铁山,把周围的铁块都吸引过来越来越重。

    林天心头一动,想起了在鼠潮草原上,岳无心催动遮天旗那一幕,把激烈跳动的遮天旗抛在地上。

    呼!遮天旗立在地上,迅膨胀见风就长。

    一瞬间,就从一面小小的筷子长短的旗帜,变得几乎和盘腿坐在地上的林天齐平。同一时间,阴气大盛,旗帜上浮现许许多多的骷髅和冤魂等死亡生物,一个个栩栩如生,穷凶恶煞般要从旗帜上走出来。盘腿坐在地上的林天,双耳甚至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刹那之间,意识有些恍惚,似乎三魂七魄都被卷到旗帜世界中,沉沦在尸山血海的古战场内。

    至阴至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林天惊醒过来,身上一下子就起了鸡皮疙瘩。

    住在百米外一座偏殿内的仆人胡长天和李七,更是齐齐打了一个冷颤,盖上了厚厚的棉被仍然冷得抖。即使有了禁制的阻隔,至阴至冷的气息仍然迅向外蔓延,弥漫到整个峰顶,然后向外扩散。

    古老的乾坤刀宗,被浓浓的夜色所笼罩。

    入夜后,仆人和外门弟子们纷纷入睡,内门弟子们则基本都在盘腿凝神静修,沉浸在各自的修炼天地中。至阴至冷的气息,迅让弟子们惊醒过来,很快,各座山峰上就接连响起当当当的钟声。感应到至阴至冷的魔神教气
开着神车闯末世帖吧
息,古老的宗门禁制自动触。

    风平浪静的天池,突然间波涛汹涌,哗啦一声,一个巨大的脑袋露出水面,昂头一声怒吼,声震九霄。

    千年如一日在水底静修的飞天麒麟,短短时间内就第二次冒出了水面,大声咆哮怒气冲天。

    “怎么回事?”

    “魔神教气息,大胆妖魔,竟然敢到我们乾坤刀宗作恶!搜,把他们搜出来,格杀勿论!”

    一个个乾坤刀宗弟子,手持长刀从密室内冲出,杀气冲天。

    黄石大殿内,林天脸色凝重。

    外面钟声一响,他就明白闯祸了,虽然已经小心翼翼提前做了准备,但还是小看尸山血海遮天旗了。这玩意真不愧是一件魔神教镇山之宝,一下子就爆出骇人的气息,至阴至冷散出浓浓的黑气,似乎要一手遮天把整个乾坤刀宗笼罩起来。冰冷的黑气,已经弥漫到整个黄石峰,如果不是在晚上,一下子就要被人察觉了。

    林天果断出手,想要阻止继续膨胀的遮天旗把它收起来。没想到,祭出来容易,想要收起来却难了,一时间,连伏羲宝典似乎都压制不住。立在地上的遮天旗猎猎作响,竟然旗帜飘扬不让林天近身,继续膨胀散出更磅礴的气息,似乎要把整座山峰魔化。

    不好!

    一旦惊动叶冰封和独孤野等宗门巨头,那就麻烦了!

    林天脸色凝重,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随时引来宗门高手惹下大祸。

    盘腿坐在地上的林天,果断长身而起,嗬的一声,催动体内真气举起沉重的黑水重刀,高举过顶。

    浓浓的杀气,猛然爆出来,驱逐、压制四下蔓延的阴冷气息。

    见风就长的尸山血海遮天旗,突然一顿,如同被压着一座无形的大山。但下一刻,旗帜飘扬猎猎作响猛然疯长,连黑水重刀的杀气都压制不住。

    “好一件魔神教至宝!”

    “在这仙门内,都要翻天?”

    林天又惊又怒,脸庞紧绷,远方传来此起彼伏的长啸,更多的宗门高手被惊动。至阴至冷的魔神教气息,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以精气为本,以血液为引……”

    林天呢喃,运功逼出几滴鲜血滴落在遮天旗上,然后一口本命精气喷上去。

    血炼!

    这是一门独特但强大的炼制手法,可以用来炼化厉害的宝物,也是一种魔神教手段,是林天前一世从一具魔神教徒尸体找到的秘法。秉承魔神教一贯的风格,威力强大,但需要耗费大量元气,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或遭到反噬。

    迅疯长的遮天旗终于停顿下来,旗帜飘扬旗杆不断地摇摆,抗衡血炼的力量。

    林天果断开启生死境,体内火热血气翻滚,双眼却骤然冷了下去,趁机全力压制,手上的黑水重刀爆出更浓烈的杀气,刀锋一点一点地下降,把遮天旗的魔焰压下去。

    在血炼和黑水重刀的双重压制下,遮天旗这才慢慢地委顿下去,最后,一声悲鸣还原成一面小小的旗帜被林天收起来。和原来相比,蒙上了一重淡淡的血光,荡漾在空中的至阴至冷的气息,迅消散。

    嘭嘭嘭,门外,突然响起沉重有力的敲门声。

    “刑罚堂办事,闲人回避!奉叶长老手令,追查魔神教徒下落,违抗者格杀勿论!”

    “林天师弟,开门!”

    一群刑罚堂弟子,手持长刀举着火把连夜冲上了黄石峰,一路追寻那至阴至冷的气息而来。不等林天回答,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大群人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结果,看见林天静静地盘腿坐在地上修炼,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异样。

    “各位师兄,生什么事情了?”林天站起来,一副惊讶的样子。

    大殿内,至阴至冷的气息还在,但眨眼功夫就淡了很多,为的刑罚堂弟子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林天师弟,你刚才在干什么?有没有看见什么异样?”

    “没有。”

    林天摇头,反问道:“师弟我一直在修炼,外面出事了?”

    “很可能有魔神教高手潜伏了进来,师弟这几天小心,尽量不要去偏僻危险的地方。”

    为的刑罚堂弟子提醒一句,率众人离去,到别的地方追查去了。

    “师兄慢走!”

    林天送出门外,脸色平静,心头却是紧张。

    好险!

    差一点就被现了!

    一滴汗珠,从林天鼻尖滴落。

    今晚,本想琢磨一下遮天旗的奥秘,尝试看能不能炼化这件魔神教至宝的。结果,差点闯下了一场大祸。

    “堂堂一件魔神教至宝,果然是不简单,看来,以后要更小心了!”

    林天呢喃,目送刑罚堂众高手远去,心头不敢有丝毫大意。

    最后关头,也只是勉强把遮天旗收起来而已,远远没有真正炼化。要想炼化这件宝物洞悉其奥秘,进而演变为自己的一件护体宝物,远比预料的困难。

    自己的修为,还是太弱了!

    光修炼出刀旋刀法大进还不够,境界也要提升上去!

    如果现在是先天四重,乃至是先天七重或先天宗师境,岂会这么被动!

    林天目光如炬,渴望着更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