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断头崖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断头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满天星辰,挂在浩瀚的星空上,如同一颗颗闪闪光的宝石。

    半夜三更,林天独自行走在深山老林中,手里拿着一把刀,背上还背着一把刀,健步如飞在山中飞奔。

    乾坤刀宗位于茫茫大山之中,宗门内平和宁静,出了山门却危险重重。山中有豺狼虎豹不说,还有各种各样的妖兽,甚至是上古洪荒异种。不过,林天却是镇定自若习以为常,也早有准备。手上拿着锋利轻便的秋水刀,沉重的黑水重刀则背在背上,艺高人胆大。

    山中风大,冷风呼啸,正快前进的林天突然停下脚步。

    这是一片潮湿的野生芭蕉林,一条山涧从高山上冲下来,滋润着这片土地,泥土潮湿松软。四周静悄悄的,看上去没什么异样,林天却缓缓举起了秋水刀。没有声音太过安静,正说明危险!

    呱!一声蛙鸣,一只青蛙从一个角落里跳出来。样子和普通的青蛙差不多,但体型大得吓人,快有脸盘般大小。绿油油的背上有一道醒目的红线,看上去似乎背着一支箭,一看就不对劲蕴含剧毒。

    箭毒蛙!

    林天有些意外,暗暗催动伏羲金刚体,身上光芒流转。

    在民间,也有这种箭毒蛙,常常栖息在穷山恶水之地,前世游历天下的时候,林天就曾遇到过。不过,体型都没有眼前这只这么庞大。在野外,箭毒蛙算不上厉害妖兽,但也有些难缠,体型越大毒性就越厉害,张嘴就能把毒液喷出十几米远,沾上一丁半点,皮肤就要溃烂。相传,这也是一种古老的洪荒异种。

    直接出刀干掉这家伙,还是……

    林天稍微沉吟,然后缓缓后退。

    箭毒蛙是种群聚妖兽,往往一出现就是大一群。杀掉眼前这只挡路的箭毒蛙不难,但一路向前闯,被大群箭毒蛙包围起来,终究是个麻烦。

    林天冷静从容,希望尽快赶到断头崖,不想在路上节外生枝。但很快,他就现由不得自己选择。

    呱呱呱的蛙鸣接连传来,一只只箭毒蛙从芭蕉叶上,从乱石缝间,从草丛中跳了出来,一只、两只……,越来越多把林天包围了起来。一个个鼓着腮帮子,作势要喷出致命的毒液。

    “好家伙,一下子蹦出来这么多!把你们杀了也没用,没法兑换贡献点,来这么多干嘛?”

    林天摇头苦笑,四下扫一眼,当机立断飞身向前扑去。

    根据乾坤刀宗的规矩,猎杀后山的妖兽,可以到内务殿兑换贡献点。可惜,箭毒蛙的级别太低了点,杀了也是白杀没什么好处。不然,也许早就被乾坤刀宗弟子们杀干净了。

    呼,林天出刀如风,锋利的秋水刀看上去不见什么刀芒,这一刀看似没什么威胁;但只要林天愿意,瞬间就能刀芒刺眼爆出强大的威力。

    挡在面前的箭毒蛙突然俯身趴在地上,深吸一口气,肚子和嘴巴急剧膨胀鼓起来,然后嘴巴一张,喷出一道水箭,径直朝林天的面门喷去。

    一股腥臭作呕的味道,扑面而来。

    林天屏住呼吸,一招侧身滑步避过呼啸而至的毒液,毫不减地向挡路的箭毒蛙冲上去。手起刀落,把这只箭毒蛙劈成了两半。

    和黑水重刀相比,上官屠赠送的秋水刀攻击力没那么凶猛,但胜在轻便、锋利。一刀猛劈下去,就像砍在一个西瓜上一样,箭毒蛙的身体根本扛不住。不过,身体被切开的瞬间,大片绿色的液体迸出来。

    “攻击力不怎么样,但真够让人反胃的。”

    林天反应很快,迅躲到了一边没沾上,但看着满地腥臭的液体,心中也是恶心摇了摇头。

    刺耳的蛙鸣声,密集起来,箭毒蛙纷纷扑上来。

    林天皱皱眉头,一刀干掉来势凶猛的一只箭毒蛙,大步向前。

    一道道腥臭剧毒的水箭,呼啸而来,林天的身影飘忽不定,脚踩缥缈步在箭毒蛙的攻击中前进,能躲就躲;

    躲不过去的时候,果断出刀。出刀度看上去也不快,但每每到了关键时刻骤然加,没有一只箭毒蛙能躲过去;力量看上去也不大,但一刀一个,被刀锋砍中了必死无疑。

    林天大步向前,度越来越快,从黑暗中冲出来的箭毒蛙越来越多,但明显挡不住他的脚步。

    在竹林苦修一段时间后,林天基础扎实,把寸刀和快慢刀等仙门基本功融合到一招一式中,丹田处的刀旋稍微一动就鼓荡出澎湃的力量。不必刻意施展霸王斩、旋风斩和落叶斩等厉害招式,简简单单地一刀辟出就可以把这些箭毒蛙砍成两半,一时间,势如破竹。

    “练就强的金刚体魄,可利于不败之地。”

    “刀旋为本,刀法为引,千锤百炼后刀意刚猛爆裂,自然锐不可挡……”

    “不对,似乎还差些什么……,需要落神宫缥缈步那样的步法,还是冥神殿的嗜血刀等附加伤害……”

    林天小声呢喃,一边突围一边感悟,在实战中反复检验、推敲和摸索。

    之所以主动向张五常提出,再次延长闯荡炼魔场的行动,主要目的是要探索黑水重刀的奥秘,其次,也有修炼方面的缘故。

    锤炼基本功,凝聚刀旋之后,战斗力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刀法也水涨船高攀升到了新的高峰。但无论是自己静修抑或是和6子川一战,林天总感觉自己的刀法似乎仍然差了点什么,隐隐约约的有所感悟,但一时之间就是捉摸不透。

    “看来,这次黑沙洞窟之行后,有必要在动身闯荡炼魔场之前,闭关几天好好参悟,重新梳理先天境后的修炼思路和理念;或者,直接向张五常和上官屠他们请教!”

    林天果断做出了决定,加向前冲。

    自己的修炼,自己负责,普通人那种加入了宗门,就把自己的修炼全部抛给宗门依赖宗门的做法,是极其愚蠢的。天底下,没人比自身更了解自己,也不会有谁对自己百分百的付出和负责并持之以恒。

    规划自身的修炼,确定大方向不走弯路的前提下,适当地调整修炼的各个小阶段,遇到什么问题迅想办法解决,独立自主并勤于思考,这样自己的修炼才有真正的保障。


林清重生记小说5200
   林天脚踏实地,不故步自封,也不冒进,别人的意见可以参考,但一直坚持自己的策略和步骤。

    阵阵蛙鸣声中,林天强行冲出了阴暗潮湿的芭蕉林,向一座外形酷似鹰嘴的高山掠去。

    根据地图显示,这座山峰人称鹰嘴山,断头崖就在这座山的山顶上。

    山脚下的芭蕉林阴暗潮湿,滋生箭毒蛙那样的邪恶生物,到了半山腰以上,地面明显干燥起来不见箭毒蛙出没。但没有了箭毒蛙,也还有别的妖兽出没,还好,林天早有准备,勇于冒险但小心谨慎,一路有惊无险。半个多小时后,登上山顶来到了一座悬崖前。

    这个悬崖,位于鹰嘴山高耸入云的山巅上,站在这里,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天上的星辰,崎岖难走猿猴都难以攀爬,空气稀薄,就连一般的飞鸟都无法飞跃。悬崖下方,是一个黑乎乎的深不可测的深渊,隐隐约约的,似乎还有一股禁制的波动,给人不安的危险。

    “奇怪,这地方远离宗门,哪来的禁制波动?”

    林天皱皱眉头,仔细观察一番,拨开乱草在悬崖边上现了一座石碑,上面刻着几行字。

    鹰嘴山,断头崖;

    一入此山,命近黄泉;

    一上此崖,半步深渊;

    妖孽不除,深渊地狱不空;

    凡我仙门弟子,莫入此地,就此下山莫回头,莫回头!

    字迹有些模糊不清,看样子,不像刀剑留下的,反倒像是直接用手指刻下来。这几行字下面,还留有署名,看了好一会,林天才勉强辨认出似乎是‘风轻舞’三个字。看这石碑斑驳的样子和模糊不清的字迹,应该有些年头了,经历了风吹雨打和岁月的侵蚀。

    林天伸出右手中指按在石碑上试了试,结果,指尖刺痛了却连一道刮痕都无法留下,即使鼓荡体内的刀旋也没用。看上去斑驳的石碑,出乎意料的坚硬,也不知是什么石材。

    “厉害,这个风轻舞,到底是什么人?”

    林天惊讶,对这块石碑来了兴趣。仔细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这么一个人,看看来,自己加入乾坤刀宗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从字里行间推测,断头崖下方的深渊凶险莫测,很有可能妖兽横行是个大凶之地。也正因为这样,这里才人迹罕至,宗门内没什么人知道这个地方。

    去,还是不去?

    林天迟疑起来,悬崖下方的深渊也许非常危险,比鼠潮草原和死亡山谷等地方危险多了,下去了就可能一去不回;但不下去冒险,就无法找到所谓的黑沙,也就无法淬炼黑水重刀探索这把刀的玄奥。

    “修炼之路,本就是逆天之路,步步凶险!”

    “不舍身冒险,又怎么寻找机缘突破自我?”

    衡量一会,林天毅然做出了决定,站在悬崖边缘探头仔细打量一番,选择了一条看似极为凶险的路径。把秋水刀也悬挂在身上,大胆从断头崖东面往下爬,要到下面的深渊探个究竟。

    他有个直觉,黑沙洞窟内的黑沙,对黑水重刀至关重要。没有黑沙淬炼,这就是一把普通的重刀,除了过人的重量外再无什么厉害之处;有了深渊下的黑沙,也许就能一点一点地洞悉这把重刀的真正玄机。

    仙门宝库内无凡品,能不能洞悉玄奥挥出厉害的威能,全看个人。

    如果没有和6子川那一战,林天或许还不敢轻易冒险,但战斗过程中,黑水重刀隐隐可以压制6子川刀域的威能,让林天惊喜之余,对这把刀越来了兴趣,决意探索清楚其奥秘。

    悬崖边上,风更大更冷,从耳边刮过呼呼作响。

    林天先蹲下去,然后,看准了位置一脚踩在悬崖下方的一块石头上,在大风的吹拂下背对着悬崖往下攀爬。往日,低调谨慎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却敢于冒险和拼搏。

    断头崖下方的深渊云雾萦绕,黑乎乎的看不到尽头,丢一块石头下去,半天都听不到回应。站在悬崖边缘探头看下去,林天都有些腿软,但凭着坚定的信念,一路往下攀爬。度不快,但没有懊悔和迟疑,顺着攀附在石壁上的藤蔓和凸出来的石头往下走。没走多远,脚下的石头突然松动哗啦一声坍塌下去,右脚跟着踩空。

    “啊……”

    林天一声惊叫,身体加下坠。双脚乱蹬,没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伸手摸索,抓不住一根藤蔓。

    不好!

    一脚踩空了!

    林天大惊,心脏狂跳要蹦出来,还好,早有准备慌而不乱,猛然拔出悬在腰间的秋水刀狠狠刺向石壁。一阵刺耳的吱吱声,急剧下坠的身体终于停下来挂在半空中,锋利的秋水刀在坚硬的石壁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刀痕。

    好险!

    低头看看下方深不可测的深渊,林天掌心冒汗。

    断头崖下方的深渊到底有多危险,现在还不知道,但光路上就已经够凶险了。整个悬崖几乎直上直下,根本就无路可走!这样的地方,任谁也想不到深渊下别有洞天,与世隔绝;如果不是听乾坤老人说黑沙洞窟就在下面,林天也断然不会到这里来冒险。

    呼!冷风呼啸,林天的身体摇摆起来。刚刚还一身虚汗,眨眼间,身体就冷冷的要冻僵了。

    山中本就风大,到了悬崖下面,温度骤降冷起来,也不知是天气变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放眼看去,悬崖下不见什么人为的迹象,但林天隐隐约约的总感觉有一股禁制的波动。似乎整个深渊,都在一个巨大的禁制的笼罩之中。

    “黑沙洞窟,我倒要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林天目光坚定,休息一会调整好呼吸后,继续往下走。看准时机身体突然后仰垂直向下,用脚尖勾住刀柄,竭尽全力伸手抓住了下方的一根藤蔓。然后,把秋水刀拔出来,借助这根藤蔓往下攀爬,顺风飘荡出去站在十几米外的一块石头上。喘口气后,直接纵身一跃,险而又险地跳到下方的另一块石头上……

    夜色浓重,宗门弟子在休息或闭关静修时,林天却行走在悬崖峭壁之上,用最原始的办法一点一点地向断头崖下方的深渊走去,探索这个与世隔绝的大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