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刀之威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刀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不算高大的身影,突然冷冷地挡在林天面前。

    不出所料,睚眦必报的6子川挡住了林天的去路。本就心头郁闷很不爽,见林天目不斜视,看到自己后当空气一样不存在,心头更加恼火了。恨不得马上就动手一刀把林天砍成两截,想起高飞的叮嘱,又不得不强心按下心中的怒火,阴阳怪气地说道:“嘿嘿,林天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外出历练的宗门弟子有不少,看见这边的动静,纷纷涌过来围观。

    围观的人越多,6子川心中就越得意,碍于宗门规矩现在不能当众痛下杀手杀了林天,那就狠狠羞辱一番!

    “是啊,又见面了。”

    林天脸庞沉静如水,没有任何变化,语气淡淡的似乎在和一个老朋友打招呼。语气突然一转,说道:“都知道6师兄刀法好,没想到,放火的本事也是一流。6师兄,看你这身子骨,昨晚一夜没睡累坏了吧?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又让你失望了。”

    6子川脸上一红,然后,脸庞越狰狞起来,“没错,是我干的。谣言是我传出去的,你黄石峰上药田也是我找人去捣乱的,但明知道是我干的,你又能怎么样?林天,来呀,有本事,我们当众大战一场!”

    被林天识破,6子川干脆撕破了脸,企图激怒林天让他先动手。

    按宗门规矩,现在不能挑战林天,有半年的保护期。但是,林天反过来主动挑战,却不受限制。只要林天当众先动手,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击败他,将他重伤,甚至是冒充失手把他干掉!

    6子川头脑一热就容易冲动,但牢记高飞的叮嘱,耍起了阴谋。只可惜,无论阴谋还是阳谋,在林天面前全都没用。

    “半年时间一到,我会和你当众大战一场的,现在,麻烦你让一让。我现在没空,要外出历练,没你这么无聊。”

    林天一眼识破了6子川的诡计,继续向传送阵走去。

    上次,在后山竹林就已经和6子川动了一次手,破了他的刀域;现在,锤炼刀旋修炼恨天刀法后,林天自然更加不惧。只不过,一方面赶时间去炼魔场历练,另一方面低调惯了,不想在众人面前张扬,不想和6子川这小人浪费时间。

    有些人,天生就是垃圾,心中充满了愤怒、仇恨、妒忌、**、傲慢和偏见,日积月累,心中积满了各种阴暗的垃圾,时间一长,自己都承受不了时不时的就要爆出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只会徒增麻烦,和这样的人为敌,那更是浪费时间自寻烦恼。

    有谁会和一个垃圾一般见识么?显然没有,林天看都不想多看6子川一眼。

    眼前一晃,6子川阴魂不散,再次追上来挡住了林天的去路。

    “嘿嘿,什么千古奇才,也是胆小鬼一个!”

    冤家路窄,看到林天后,6子川总咽不下心中那口恶气,再一次挡在林天面前,“林天,来吧,拔出你的长刀!”

    正如林天所说,6子川心里很失望。

    内务殿风波后,他自以为终于等到了机会,趁机煽风点火兴风作浪。结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忙了一整夜最后是一场空,林天竟然不受任何惩罚,甚至还受到了内务殿的优待,让他更加郁闷了。

    “想尝尝我背上这把重刀的厉害,你还不配!好人不长命,恶人如狗,整天晃来晃去。做人就要有人的觉悟,不能像条恶狗一样挡路!”

    林天冷笑,侧身绕过6子川,继续向传送阵走去,看都不多看后者一眼。

    恶人如狗?

    旁观的宗门弟子们笑上眉梢,指指点点。

    乾坤刀宗向来竞争激烈,要求门下弟子不仅要赢得起,还要输得起,这样才是光明磊落。很明显,曾身为一个百人堂弟子的6子川就输不起,被挤出百人堂后,没有更加刻苦修炼准备半年后的挑战,而是追着林天喋喋不休纠缠不清,被仇恨和**蒙蔽了他的双眼。

    输不起也没什么,还天生就是小气想不开,在背后恶意散播谣言,去黄石峰捣乱,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挡路,这就让人不齿了。

    “林天,你……,我要杀了你!”

    6子川大怒,在人们的笑声中脸庞更加挂不住了,头脑一热,把高飞的叮嘱抛之脑后,铿锵一声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刀,咬牙切齿地飞身扑上去,直接一刀斩向林天脖子,出手凶狠。高飞皱了皱眉头,不满6子川的莽撞,但也没有出手阻止。

    “林天,小心!”

    张五常退后几步,右手却下意识按上了悬在腰间的刀柄,给林天压阵预防万一。

    这段时间,林天是进步明显,但毕竟入门时间太短。上次是出其不意才破掉6子川的刀域,这一次呢?

    张五常脸带忧色,担心林天吃亏。毕竟,林天再出色也是个刚入门的年轻弟子,6子川再怎么说,也是年青一代中的精锐!

    围观的人们闭上嘴巴,齐齐睁大了眼睛,要看林天怎么招架,纷纷把目光停留在林天背上的黑水重刀上。

    退后半步,猛地侧身回旋……

    众目睽睽下,林天步法飘逸,都没有拔出背上的黑水重刀格挡,就轻而易举地化解了6子川的来势汹汹的攻击,“好了,6师兄,到此为止吧。你我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看着咄咄逼人的6子川,林天做最后一次努力。

    旁观的人越来越多,他实在不想这时候当众动手,希望尽早赶到炼魔场。

    “一笔勾销?林天,你说得痛快,你试试被人强行挤下百人堂的滋味再说,看刀!”

    6子川不甘罢休,人刀合一再次扑上来,杀气腾腾,“林天,来吧!上次算你好运,现在,让你尝尝我狂风刀域真正的厉害!刀域一出,我看你还怎么狂,哈哈哈……”

    6子川哈哈大笑,体内力量波动急剧攀升,手上长刀带起呼啸的劲风。空中,迅荡漾着一股肃杀气息,劲风四起似乎有无数狂风要从四面八方袭来。在这五米方圆内,6子川俨然变成了一个呼风唤雨的主宰!

    一招落空后,6子川直接催动了刀域,一不做二不休,冒着触犯宗门律例的危险也要当众给林天一个狠狠的教训!

    旁观的宗门弟子们,齐刷刷后退,一个个紧张起来。

    刀域一出,意味着6子川当真要拼命了!

    这一次,林天
龙霸九霄天笔趣阁
怎么化解怎么格挡?

    张五常脸色凝重,铿锵一声抽出了半截刀刃,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有没有修炼出刀域,这是乾坤刀宗年轻弟子一个巨大的分水岭,也是成为一个刀法高手的标志。一旦被6子川把刀域彻底展开来,就连张五常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6子川,是你逼我的!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尝尝我背上重刀的厉害,如你所愿!”

    林天一声冷哼,没等6子川彻底把刀域展开,反手拔出背上的黑水重刀。

    悬在丹田内的刀旋,猛然旋转,爆出一股磅礴精纯的真气;

    这真气如若滚滚浪潮,向黑水重刀席卷而去;

    力量从体内刀旋直奔手上的刀刃,快、直接,省掉蓄力的过程;

    电光火石之间,林天出刀了。

    林天不想和一个垃圾一般见识,但当真动起手来,毫不手软,一出手就是把度追求到极致的恨天刀法。

    呼隆隆的声音,在人们耳边炸响。

    不见刀光,也没有什么刀芒,黑水重刀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度奇快,出刀时起滚滚闷雷声。

    咄咄逼人的6子川攻击一顿,突然变色。

    刹那之间,以他的修为都看不清楚林天的动作,只是隐约看到眼前有个黑影呼啸而至,耳边雷声滚滚。

    “不可能!这是什么刀法?林天他入门才多久,怎么这么快就掌握了如此可怕的刀法?”

    6子川心头咆哮,脸色狰狞要冲上去和林天死战,恨不得一刀把他砍成两截,心头却难以抑制地浮现强烈的危险。

    黑影越来越近,雷声更加震耳了。

    “姓6的,练出刀域又如何?基本功这么差,败你,我林天只要一刀!”

    林天声音冰冷,体内火热滚烫,双眼却冷了下去,如同冷空中亘古不变的星辰,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体内刀旋爆出更加澎湃的力量。

    静如松,动如风,侵吞如火!

    林天毫不犹豫地开启生死境,不动手则以,一动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力一击,把恨天刀法的威力催动到极致。往日锈迹斑斑的黑水重刀,突然间浮现一抹细小,但极其刺眼的刀芒。刹那间,旁观的宗门弟子们齐齐感觉双眼刺痛,纷纷下意识闭上眼睛。

    叮!一声脆响,在人们耳边炸响。

    人们睁开眼睛,现就这么一刹那的时间,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咄咄逼人的6子川,呆如木鸡站着一动不动,手里的长刀断成了两截。

    “刀域虽好,可惜,6师兄,你动作太慢了!想向我挑战夺回黄石峰,回去锤炼基本功,苦修三年再来吧!”

    林天淡淡说一句,把黑水重刀插回背上,扬长而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黑水重刀上浮现的恨天刀法,看似疯狂有不小的隐患,但洞悉其玄奥后,让林天真正感受到了这门刀法的魅力,把一个‘快’字演绎到了极致。这不仅仅是招式上的快,而是由里而外的快,去掉一切浮华,直接、简洁、粗暴!和旋风斩、落叶斩等连斩招式相比,刀意才是真正刚猛爆裂!

    “林天,等等我!”

    张五常跟上去,和林天并肩而行直奔传送阵而去。身后,看着林天远去的背影,人们这才反应过来。

    “好快的刀,出刀之快,让对方的刀域都来不及展开,这是什么刀法?”

    “林天的刀法很厉害,但他手里那把重刀也不简单!那把刀,一直锈迹斑斑的,什么时候这么锋利了?”

    “才一个贡献点啊,进了乾坤塔那么多次,我怎么就没现那把刀这么厉害!”

    ……

    人们轰动起来,激动地议论纷纷,不少人大声哀嚎懊悔,遗憾错过了黑水重刀这件宝物。

    旁观者们很激动,6子川的脸庞,则是铁青铁青的格外难看。

    上一次,在后山竹林,被林天借助古怪的黑水重刀压制刀域取胜。那一次,还可以说是粗心大意,这一次呢?

    一直纠缠不清,还是自己先动手,结果,这一次连刀域都来不及展开就输了,还不如上一次!

    杀气腾腾誓要狠狠教训林天的6子川,心头更加郁闷难受了。

    “好刀法,出刀度之快,都快比得上我的夺命飞刀了。林天这小子,果然不简单!”高飞感慨,脸上的笑容却更冷了,扫一眼林天的背影,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远远地跟上去。走了几步,回头看呆如木鸡的6子川一眼,“子川,还不跟上来?”

    “高飞师兄,去哪里?”6子川跟上去,但明显有些不情不愿,没脸继续在外面晃荡,心中失落。

    “寻找真正的动手的机会。”

    高飞走在前面,冷冷说道:“在宗门内,总是束手束脚,到了外面的试炼场,那就不一样了,起码可以不用顾忌宗门规矩把天命战神召出来助阵。林天进步的度太快了,快得不合常理,他手上那把重刀也非常古怪,走,跟上去看个究竟。林天这小子本就出类拔萃,让他这样修炼下去,你必定不是他的对手,休想在保护期后把黄石峰抢回来。怎么?6子川,这样就遭受打击一蹶不振了?如果是这样,你也不必跟上来了!”

    见林天和张五常开启古传送阵消失不见,高飞快步跟上去,研究琢磨传送阵的波动,推断林天的去向。

    “师兄英明!”

    沮丧失落的6子川眼前一亮,重燃希望紧紧地跟上去。

    正如高飞所说,在宗门在再霸道,心中也总有顾忌,出了宗门就天高海阔了,可以放开手脚全力出手。

    “林天啊林天,是你逼我的!”

    6子川狞笑,转动右手中指上的指环,身边红光一闪,多了一头牛犊般大小的双头地狱犬,性情凶猛,光是那一口利牙,让人们看一眼就心惊肉跳。

    乾坤刀宗鼓励弟子们竞争、挑战,但明文规定,没有长老在一旁压阵,严禁弟子们把各自的天命战神召出来助阵,以免失控造成巨大的伤亡,鼓励弟子们依靠本身的本事去较量,违者重罚,囚禁十年都还是轻的,严重者直接流放到极其凶险恶劣的大凶之地。

    看到林天后,6子川虽然怒而出手,心头怒火万丈,但仍然不敢触碰底线。到了偏远的野外或历练场,那就不同了,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