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教训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教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呼!劲风扑面,刀芒刺眼。

    之前,林天只守不攻,故意要见识见识神火阁功法的厉害。甚至,在刘平贵祭出神火宝器自爆的时候,都没有躲闪和阻止,而是全力催动伏羲金刚体硬扛。见识刘平贵的最强一击后,开始反击,只攻不守全力以赴,磅礴的真气从体内刀旋直奔刀锋,一瞬间下意识地施展恨天刀法狠狠一刀辟出。

    人未到,刀未至;

    一股强烈的空前的危险,却浮上刘平贵心头。

    林天这一刀,比奔雷还快,快得让他一时间都来不及反应。尤其是黑水重刀上浮现的那一抹刀光,让他双眼刺痛,脑袋几乎一片空白。

    锤炼刀旋,修炼恨天刀法之后,林天修为不怎么样,但放眼整个乾坤刀宗,光论拔刀、出刀的度,年青一代中比他快的可谓是少而又少。在仙门考核中,刘平贵也修炼过劳骨刀谱,接触过乾坤刀宗的连斩绝杀,但林天这一刀之快,来势之凶猛,远他的意料和反应。

    “以攻对攻,逼他后退别让他近身,快!”

    生死关头,何劲一声厉喝,让刘平贵终于反应过来。不假思索,手持神火杖疯狂催动体内的真气,盘旋在体外的七团火焰就呼啸而出,尾相连如一条火龙向来势凶猛的林天撞过去。同一时间,抽身退,要趁机拉开和林天的距离不让后者近身。

    烈焰能用来进攻,也是防御的利器!

    以攻对攻,逼迫对手退后,趁机拉开距离抢占有利位置,这向来是神火阁弟子的战斗风格,也是他们在战场上的求生之道。

    毕竟,和乾坤刀宗、冥神殿这两大仙门弟子相比,神火阁弟子的长处在于远距离火攻,以及可以自爆的威力强的神火宝器,一旦被善于近战的高手近身,那就麻烦了,绝对是每一个神火阁弟子的噩梦!

    刘平贵修为过人,在何劲的提醒下迅出手,招式也中规中矩。换做一般的对手,肯定能全身而退,对方硬冲上来势必遭到七个火球的重击,要被烧成灰烬。可惜,这一次,遇到了一个他不该招惹的强敌。

    林天度不减,毫不停顿地继续迎面冲上,对七个呼啸而来的火球视而不见,甚至,度越来越快。

    来吧!

    一般的火焰已经试过了,看看这所谓的烈火龙炎,又有什么不同!

    林天心头咆哮,笔直地向刘平贵扑过去,手里的黑水重刀爆出更加刺眼的刀芒。

    呼!沉重的黑水重刀,和第一个火球撞在了一起;

    林天攻势不减,熊熊燃烧的炙热的火球却一瞬间变成了两个,被黑水重刀的刀刃斩成了两半。然后,是第二个火球,第三个……

    抽刀断水水更流,不是水阻挡不了,而是刀不够快,或者说,是人的眼睛不够快,看不到流水被刀阻断的刹那。

    当出刀快到极致时,流水可以斩断,火也是一样!

    林天催动伏羲金刚体,身上闪烁着七彩光芒,做好充分的准备后,悍然挑战新的极限,冒着被大火烧成焦炭的危险拿刘平贵来练刀,全力施展恨天刀法。同样一招霸王斩,演绎新的风采展现出更狂暴的威力!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旋风斩、落叶斩等招式是外功,恨天刀法则是体内真气的运转功法,是一门内功,追求极致的真气运转度。内功有了突破,即使境界不变,一招一式也是威力大增!

    “好快的刀!”

    “一刀下去,烈焰都能斩成两半,这怎么可能?这又是什么刀法?”

    神火阁弟子们失声惊叫,就是张五常,一时间也是动容。在乾坤刀宗修炼了这么多年,大部分刀法他都见过了,但光论度,还没有哪一门刀法有林天这一刀这么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当度快到极致,举手投足皆是杀招!

    一直紧绷着脸庞,在旁帮林天压阵的张五常,终于放下心来。看见林天这一刀,就知道他赢定了。

    乾坤刀宗刀法向来刚猛爆裂,招招都是杀招,面对不善近战的对手,只要能够近身,哪怕有着境界上的差距,对手也是必输无疑!

    “林天,我跟你拼了!”

    刘平贵脸色苍白,目光却更加狠毒、疯狂,用力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在神火杖上。顿时,剩下的火球呼呼作响再次膨胀,远在二十米外的张五常等人一瞬间都感觉热浪逼人,身上皮肤干燥开裂似乎就要燃烧起来,不得不后退躲避三舍。

    林天身上的七彩光芒,更加耀眼,流水般在体表上流动,护住浑身上下每一个要害。同一时间,目光冰冷,以更快的度向刘平贵扑过去,手中的黑水重刀如若一柄传说中的上古神兵利器,无坚不摧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把剩下的火球通通斩成两半。

    呼!林天的度实在太快了,几乎是人刀合一从最后一个火球中冲出,一千多斤重的黑水重刀,重重地落在刘平贵身上,一下子就把他劈飞出去。

    “啊……,林天,你敢杀我?”

    刘平贵失声惨叫,胸口血流如注,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林天一刀斩成两截了。

    林天没有说话,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态度。没等被一刀劈飞的刘平贵身体落地,如影如随跟上去又是一刀
饕餮之冒险王吧
,峡谷上空随之再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刘平贵再也无法嘴硬了,只剩下凄厉的惨叫和无边的恐惧。

    在代表乾坤刀宗的执事张五常面前,还可以抬出自己的身世背景,逼迫张五常不得不顾全大局心存顾忌;但这一招,在林天面前根本没用!

    “何师兄,救我,救我……”

    刘平贵不假思索地大声哀嚎,脑袋几乎一片空白,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

    还在仙门考核的时候,刘平贵就见识了林天疯狂的一面,平时小心谨慎,一旦疯狂起来,却比赫连不都那个蛮子还要疯狂。林天的这种疯狂,让人为之恐惧,为之胆寒!

    “刀下留人!”

    何劲和张天弓几乎同一时间飞身冲出去,然而,才刚刚动身,眼前一晃就被魁梧高大的张五常挡住了去路。同一时间,林天的黑水重刀冷冷地压在了刘平贵的脖子上,只需要轻轻一划,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割断后者的喉咙。

    何劲和张天弓脚步一顿暗叫不妙,刘平贵更是四肢冰冷,一时间魂飞魄散。过了好一会,并没有人头落地,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浑身抖。

    “刘公子,你也会害怕?”林天冷笑。

    “……”

    刘平贵牙齿咯咯作响,抖得更厉害了。

    “放心吧,我不杀你,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不杀你,不是因为你不该杀,更不是不敢杀,而是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饶你三次不死。生命只有一次,人要有自知之明,好好珍惜吧!五常师兄,我们走!”

    林天缓缓收起黑水重刀,看了张天弓一眼,和张五常联袂而去。

    男人大丈夫,一言九鼎,当初答应了张天弓就要做到,念在其大汉铁卫的身份上答应他的请求。更重要的是,刘平贵这样的小人,在林天心里由始至终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对手,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谅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对刘平贵来说,林天是其最大的对手,恨之入骨,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雪恨;

    而对林天来说,刘平贵只是其人生途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不值一提!

    “何劲师兄,就这样让他们两个走了?”

    一个神火阁弟子走上来,心有不甘,张天弓则感激地看一眼远去的林天,然后默默扶起倒在地上的刘平贵。

    “哼,林……天……”

    何劲目露凶光,正在沉吟要不要追上去出口恶气,突然心有感应扭头看向炼魔大裂谷入口处的一座高山。山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两个身影,和林天、张五常一样,头顶宽大的大斗笠,腰悬长刀,一身乾坤刀宗弟子的装束,一身力量波动澎湃有力还在张五常之上。

    又来了两个乾坤刀宗弟子?

    还是高手?

    何劲脸色一变,心有不甘的神火阁弟子也立马噤声。光林天和张五常两个就不好对付了,又来两个乾坤刀宗高手,不知死活纠缠下去,岂不是找死?

    “走!”

    何劲脸庞紧绷,说走就走,率众人马上离去。刘平贵远远看了林天的背影一眼,目光闪过一抹狠毒,但一言不,在张天弓的搀扶跟着离去。

    在大峡谷内迅向前飞掠的林天和张五常,也突然脚步一顿转过头来,没有多看仓皇离去的刘平贵一行,而是看向站在山顶上的两个乾坤刀宗弟子。

    炼魔场疆域辽阔地形复杂,能在这里遇见同门师兄弟的情况,向来不多。

    张五常眯着眼睛,仅仅看了一眼,脸庞就凝重起来,“是高飞和6子川,没错,就是他们两个!”

    “刚刚教训了一条拦路狗,一条恶狼就跟上来了!”

    林天目光冰冷,也认了出来。

    这两个家伙,是出来历练,无意间来到这里?还是一路跟上来的?

    林天脸色不变,但心头也感觉到了压力,推断对方的来意。

    “林天,要不,今天就先这样算了,改天再来?”张五常脸庞越来越凝重,相比何劲和刘平贵一行,高飞和6子川这两人也许更难对付,下手也有可能更狠!

    在宗门内,这两个家伙多少还有些顾忌,受宗门律例的束缚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到了这凶险偏僻的炼魔场,那就难说了。

    “五常师兄,有这么必要么?”

    林天顿了顿,沉声说道:“如果他们两个没有恶意,井水不犯河水,那自然最好;如果,他们两个当真是一路尾随而来,我们就算马上转身,恐怕也来不及了,他们两个绝对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炼魔场!”

    “林天,那你的意思是……”张五常心里越来越沉,林天的话,让他惊醒过来。现在转身,不一定就是最好选择,一不小心正好撞上高飞和6子川两人的埋伏!

    “他们两个到底想干吗,很快就知道了,走!”

    林天转身就走,飞身向前方的茫茫密林掠去,张五常紧随其后。

    身后,炼魔大峡谷入口的高山上,高飞和6子川两人的身影也迅消失不见。

    刘平贵等神火阁弟子,迅远去消失不见,但一股新的无形的危险,荡漾在大峡谷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