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完美伏杀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完美伏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山上的积雪融化后汇聚成河,从高山上流淌下来,川流不息带来一阵阵寒意。

    河岸两旁,是大片大片泥泞的滩涂,有不少地方一脚踩下去,淤泥淹没到大腿根部。在这些地方行走,就算身法再好,也难以不留丝毫痕迹。

    “他们两个,肯定是从水里走了!”

    6子川扫一眼河岸两旁的淤泥,百分百肯定,转而仔细打量脚边的河流,“高飞师兄,你看,这河面虽然不宽,但水可不浅。我敢肯定,他们两个没有走远,就潜伏在水面下!等把他们两个逼出来,先打断他们两条腿再说!”

    6子川杀气腾腾,恶狠狠地来回扫荡河面,寻找林天和张五常的踪影。

    在宗门内,受制于宗门律例,一直束手束脚无法全力出手。现在,到了这炼魔场就不同了,别说狠狠教训一顿打断林天双腿,就是把林天和张五常杀了,也可以毁尸灭迹逍遥法外!

    明明实力占优,却先后两次被林天一招致胜的6子川,早就压着一肚子的火气。

    今天,非得狠狠出了这口恶气不可!

    “继续找,把他们两个翻出来!”

    高飞目光锐利,虽没有像6子川那样一口咬定,但也把注意力集中到河流上,不时弯腰蹲下去仔细察看,不放过任何异样。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没多久就在岸边找到了半个脚印。脚后跟踩在岸边的淤泥上,脚掌却淹没在水里,在水流的冲刷下,脚掌已经几乎辨认不出来了,脚后跟尚在,但也模糊不清。一眼看上去,有些像人的脚印,又像是什么妖兽留下的。高飞蹲下去仔细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高飞师兄,怎么样?是张五常的脚印,还是林天那小子的?”6子川问道,跟着蹲下去。

    “难说,光凭这半个脚印……”

    高飞沉吟不语,和6子川一起凝神仔细观察。

    两人身后,是一面积满淤泥的陡坡,在泥水的冲刷下,厚厚的淤泥缓缓地流淌。一眼看上去,这面陡坡寸草不生,但没人知道,厚厚的淤泥下却有着一颗跳动的心。

    林天屏住呼吸,戴着流云斗笠潜伏在厚厚的淤泥下。

    他的一双眼睛已经闭上,就算睁开,隔着厚厚的淤泥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一双耳朵,却听见了高飞和6子川两人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锁定了他们的位置。

    两个人都已经蹲下;

    高飞在外,靠近河边,6子川在内侧;

    好,很好!

    林天一动不动,如同深埋在地上的一个石雕,通过声音和心神感应辨认外面的情况。

    一切,如他所料!

    整个行动计划中,第一步确定高飞和6子川的来意,第二步故意暴露行踪把他们引到这里,现在,就是重中之重的第三步了。能不能反败为胜,给6子川一个深深的教训,在此一战!

    厚厚的淤泥下,按常理来说,没有生命可以存活,林天却憋着一口气久久地一动不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五常师兄,现在就看你的了!”

    林天心里暗道,沉住气继续等待,心里开始默数。

    河岸边上,高飞和6子川还在研究那个模糊不清的脚印,四周静悄悄的,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水底下开始冒出气泡,一个,两个……,越来越多,水面随之轻轻荡漾起来。

    “奇怪了,林天和张五常那两个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等会最好别让我们抓住,不然……,哼!”6子川哼了一声,恶狠狠地抬头扫了一眼水面,正好看见了水底下冒出来的气泡,“咦,那是什么?埋伏!高飞师兄,他们两个就潜伏在你后面,小心!”

    6子川揉了揉眼睛,心头一顿迅反应了过来。

    哗啦一声,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破水而出,一时间,6子川眼里只剩下刺眼的刀光。

    和林天分头行动,单独潜伏在水里的张五常,骤然出击!

    “张五常,你好大的胆子!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么?做梦!”

    高飞冷喝,虽措手不及但反应极快,眼看刀锋就要落在身上的刹那就地滚出去,躲过了张五常的突袭。反倒是率先现异常的6子川,反应慢了半拍,还好,刹那间也下意识躲过了要害,锋利的长刀擦着头皮划过,只是削下一头长,把戴在头上的流云斗笠劈成了碎片。

    “两位师兄,误会,你们两一路尾随跟上来,我还以为是魔神教丧尽天良的两个大魔头!”

    破水而出劈出一刀后,张五常抽身退,嘴上说是误会,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甚至,扫一眼变成光头的6子川,脸上浮现一抹遗憾。

    刚才那一刀,要是再往下压一点点,削下的就不是一头长了!

    可惜了!

    张五常暗叫遗憾,脚下却越来越快,踏波而行向河流对岸掠去。

    “想走?”

    高飞怒了,纵身一跃追上去,6子川紧随其后。然而,就在其飞身跃起来之际,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危险。

    就是现在!

    杀!

    潜伏在淤泥下面的林天,猛然举着黑水重刀杀出,直扑身体悬空的6子川。兵分两路,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一千多斤重的黑水重刀,呼呼作响带起扑面的劲风,刀刃上,浮现一抹不大,但无比刺眼的刀芒。沉重的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6子川的腰身斩下去,要一刀
神纹战记笔趣阁
把他斩成两截。真气从体内刀旋直奔手上刀刃,行走如风出刀如电,一瞬间,身体悬空的6子川无处可躲!

    “是林天!”

    “小子,我和你拼了!”

    6子川大惊失色,仓促间躲无可躲,咬牙举刀格挡,要一刀斩断林天手里的长刀。虽事出突然毫无防备,但迅反应了过来。

    两刀相撞,出了一声刺耳的脆响。

    6子川咬牙切齿,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不仅没有斩断林天手里的黑水重刀,反倒自己的长刀被震偏,然后,黑水重刀攻势未衰竭,重重地落在他身上带起了一篷血雨。

    “啊……”

    6子川失声惨叫,看着来势凶猛却面无表情的林天,心头浮生无边的恐惧。让他恐惧甚至颤抖的,不仅仅是林天强的实力,还有他环环相扣的算计。

    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留下一个模糊的脚印故布疑阵,然后痛下杀手!

    突然破水而出攻击凌厉的张五常,还只是个诱饵,潜伏在淤泥下的林天才是真正的杀招!

    这时候,6子川心头终于恍然大悟,可惜,已经晚了。

    “6子川,是你逼我的!”

    林天再次扬起沉重的黑水重刀,正要乘胜追击,刀身上突然折射出一抹寒光,一柄飞刀以惊人的度呼啸而至。

    高飞出手了,停下了对张五常的追击,转而出手攻击突然从淤泥里冲出来的林天。同一时间,脚尖力踏波而行,要从河流对岸杀回来。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不知死活执迷不悟,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林天冷哼一声,扫一眼受伤的6子川,身体突然左右摇晃起来躲过呼啸而至的飞刀,然后,背着黑水重刀扬长而去,一转眼就没入茫茫密林消失不见。身后,高飞像阵风一样掠过了河面,想要追击已经晚了一步,回头看着受伤的6子川,皱了皱眉头。

    不怕对手凶猛,只怕队友无能!

    无论修为还是备份,6子川都在林天之上,一路尾随跟踪而来,最后反倒伤在林天手里,甚至差点死在他刀下,6子川这也太窝囊了!

    高飞鼻孔哼了哼,对同行的6子川很失望。

    “高飞师兄,追,追上去把林天那小子杀了。炼魔场凶险难走,他肯定走不远!”6子川撕下一条布条裹住背上的伤口,咬牙切齿,心中说不出的愤怒和憋屈。一而再,再而三败在林天刀下,他脸皮再厚也颜面无存。这一次,在这炼魔场内要是仍然无法报仇雪恨,他自己都没脸回宗门了。

    “你这样子,还行不行?”高飞问道,扫了一眼6子川背部的伤口。

    “一点皮外伤而已,没事。这次,杀不了林天,我永远不回宗门!”6子川脸庞狰狞,下了一个毒誓。

    “走!”

    高飞也没有再说什么,飞身掠出去,顺着林天留下的脚印和气息一路追上去。

    身为堂堂一个宗门高手,戏弄不成不说,还差点反过来中招,他也真正动怒了!

    两个宗门高手,一前一后迅前进,追击林天去了。

    与此同时,一座冷风呼啸的山坡上,林天却和张五常顺利会合,并肩而立站在了一起。

    “林天,他们两个还不死心,追上来了!”张五常忧心忡忡,远远地看见了高飞和6子川的身影。

    “无妨,让他们追吧,跑得越快越好!”

    林天冷笑,冷冷地接着说道:“跑得越快,伤口就会流越多的鲜血,6子川那家伙就离死亡越近。师兄弟一场,我不想杀他,一而再地给他机会,他不知死活一直执迷不悟,那就怪不了别人了!”

    刚才的突袭近乎完美,但遗憾的是,没有一举杀了6子川,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但这也没什么,本就在林天的预料和计划之中,暗中留下了杀招。不完美之处,正是隐藏着更厉害的杀招;6子川知趣,就此返回宗门还好,不知死活地继续追上来,绝对是找死,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为什么?林天,你在刀刃上做了手脚?”张五常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在刀刃上涂抹了一点点在路上顺手采摘的地耳草汁液。毒性不大不会死人,只是会加血液流动,让伤口无法止血而已。”林天回答,顿了顿,淡淡说道:“炼魔场妖兽横行,有他们两个的帮助,或许,这次行动收获更大,可以收取到一个更厉害的天命战神!”

    林天语气平淡,张五常却脸上动容,隐约明白了林天的整个计划。

    故意暴露行踪,把高飞和6子川引上来,由明转暗占据主动,这只是前奏;

    在河流旁伏击,一击得手在6子川身上留下一道伤口,这不是终结,才刚刚开始;

    在刀刃上动手脚,暗中涂抹了无色无味的剧毒,这才是杀招;

    但更大的杀招还在后面,深入炼魔大裂谷深处,驱赶厉害妖兽借刀杀人,这才是真正的大杀招!巧妙利用好天时地利,别说受伤的6子川,就是修为强的高飞,也说不定阴沟翻船死在这里!

    张五常倒吸一口冷气,和林天一起并肩作战,这才真正见识其厉害之处。很庆幸,自己不是林天的对手!

    “五常师兄,走!”

    林天拍拍张五常的肩膀,转身离去,身后,张五常迅跟了上去,脸色看似平常但心头震动,看向林天的目光多了一分敬重。

    前后两拨人马,在深山密林中再次追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