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战神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战神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走出内务殿后,林天脚步越来越快,回到黄石峰后,天色仍然没亮。

    二十个贡献点,比乾坤塔内大部分功法都要贵,这本《战神录》,到底有什么奥秘?

    林天简简单单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换一身装束,然后就盘腿坐下,迫不及待地打开《战神录》。

    “天地万物,皆可为天命战神;一经收取,永不背叛,如天命难违,故名天命战神。”

    “人能修炼功法,不断地进步越自我,天命战神亦然,可经历洗髓、转生和觉醒,功力日渐增长。”

    “下等手法,以血契祭练天命战神,待之如奴仆;中等手法,同样以血契练之,待之如随从;上等手法,以血契祭练之余,加持神念,待之如分身,祭练第二元神。”

    ……

    林天心无旁骛,一页一页地翻阅。

    从内务殿得来的这本《战神录》,涉及了天命战神的方方面面,从许多新颖的角度阐述天命战神,不少想法让人闻所未闻。严格来说,这不算一本修炼功法,但其意义和价值,一门上等功法都难以等同而论。只可惜,页面泛黄不少地方缺页少字,残缺不存。

    快浏览一遍后,林天大概知道了《战神录》的大内容;然后,从第一页开始重新翻阅。第一次是读,第二次,读得很慢,把每一个字都铭记在心。牢牢记住后,重新再读一遍,这一次,用心去品读,不再拘泥于字眼,而是边读边琢磨真正的意思。

    林天就地闭关,没有急着动手收取吸血藤妖,而是先凝神参悟《战神录》。熟读在心后,干脆把《战神录》收起来,在脑海里推演和琢磨。

    日出日落,黑夜和白昼轮番更替。

    三天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

    这天深夜,当午夜的钟声远远从主峰擎天峰传来时,林天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眼。张五常送给他的战神指环,静静地戴在手指上,之前,林天还以为这枚指环就只能用来携带天命战神;现在,这枚戒指对他来说意义大有不同。

    冷风阵阵,带来些许寒意。

    林天端坐在地上不动,手掐一道法诀,桌面上的一个茶杯就消失不见,收到了战神指环里;逆转心法,一瞬间又把茶杯取了出来。

    每一枚战神指环,都封印着一个异度空间。这个空间,可以用来携带天命战神,也可以用来储存物品,空间越大储存的物品就越多。翻阅《战神录》后,林天全面了解了战神指环和天命战神诀的妙用。

    “按战神录所说,每一个异度空间,都可以用来收取、携带、封印天命战神;反过来,能封印天命战神的物品,是不是都可以看做是一个战神指环,比如遮天旗……”

    林天心中一动,伸手把遮天旗从怀里取出来。

    一拿出来,遮天旗就开始跳动,像条鱼儿一样要挣脱束缚冲天而去。

    有过上次的教训,林天这次再也不敢轻易放手,默念九转生死功,用伏羲宝典的气息死死压制着遮天旗。然后,再仔细观察。

    一眼看上去,这面旗子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但再三仔细观察,可以现旗帜上多了一条黑色丝线,在不断地移动,那就是被卷到遮天旗内的吸血藤妖。在旗帜空间内不断地游走,想要脱困而出。在炼魔场内,这个妖孽在地下行走自如来去如风,可以飞天遁地,但困在旗帜空间内却是无计可施。整整三天过去了,游走的度仍然是惊人。

    “遮天旗暂时无法彻底炼化,封印在里面的吸血藤妖呢?”

    “上等手法,是用血契祭练,再加持神念,能不能……”

    林天喃喃自语,深吸一口气,然后默念天命战神诀中的血契心法,运功逼出一口本命精血喷在遮天旗上,用神念引导这口本命精血渗入旗帜世界加持在吸血藤妖上。

    四下游动企图脱困而出的吸血藤妖,游走得更快了。但林天一口本命精血喷上来的瞬间,整个旗帜世界都笼罩在血气之中,游走得再快也无处可躲。

    “以神念为引,以本命精血为本……”

    林天牢记《战神录》上的解说,不惜耗费大量元气祭练起来,要一口气收服被困在旗帜世界内的吸血藤妖。

    现在,以他的修为还无法一举炼化遮天旗这件魔神教镇山之宝,但并不妨碍利用遮天旗的部分威能,能够把吸血藤妖这样的妖孽卷到旗帜空间并困起来,这就足够了!

    小小的旗帜激烈地晃动起来,猎猎作
重生之金牌庶女笔趣阁
响。

    遮天旗蠢蠢欲动,要强行挣脱林天的大手;同一时间,吸血藤妖又要挣脱旗帜世界的束缚,疯狂地挣扎;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一时之间,林天手腕酸软麻有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在炼魔场都能把你困起来,妖孽,现在你还逃得了么?”

    林天一声厉喝,体内力量波动骤增,一双眼睛却冷了下来,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

    见机不对,林天毫不犹豫地开启生死境,放手一搏!

    开启生死境,固然力量暴增,但也是行走在生死边缘。成功了,就可以收取一个强的天命战神,增添一个杀手锏;失败了,就要遭受反噬,甚至走火入魔万劫不复。这非常危险,林天却没有丝毫犹豫。

    收获永远与风险同在,当收获大于风险时,没有理由不奋起拼搏!

    什么都不做,千年如一日地闭关修炼,那样最保险,没有什么风险;但收获往往也最小,不在外面行走历练,不放手一搏冲击自己的极限越自我,自然难以突破瓶颈。

    蕴含着体内力量精华的血气,和林天的神念一起源源不断地渗入旗帜空间。遮天旗渐渐通红起来,血光泛动爆出浓浓的杀气,一个个骷髅栩栩如生。盘腿坐在地上的林天,耳边传来一阵阵非人的嚎叫,混杂着金戈铁马之声,如同堕入一个上古战场,陷入一片尸山血海。

    所有的声音,都是幻听;一切异样,通通都是幻觉;

    我身如盘龙山,任你电闪雷鸣,我自巍然不动!

    林天端坐在地上不动,施展观想**想象自己的肉身是顶天立地的盘龙山,无论遮天旗内传出什么样的声音都不为所动,继续用血契的手法祭练旗帜空间内的吸血藤妖。

    这妖孽也非比寻常,趁遮天旗激烈跳动之际,终于找到了一丝破绽奋力破困而出,甚至,向端坐在地上的林天扑去起凶猛的攻击。可惜,身体才伸出一小截,末梢还没触碰到林天的身体就无法动弹。一声悲鸣后,浑身血光泛动,体内杀气潮水般消退。同一时间,一股血溶于水的感觉浮现在林天心头。

    成功了!

    这,就是我林天的第一个天命战神!

    林天大口喘气,消耗了海量元气几乎油尽灯枯,身体疲惫,一双眼睛却炙热起来。手掐一道法诀,吸血藤妖就从遮天旗内电射而出来到面前。一眼看上去,这妖孽和一条蟒蛇差不多,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现许多有意思的地方。头大尾细,末梢十足一根野生的藤蔓,根茎达,隐隐约约的有个鼓包,看样子,似乎要从中间分叉长出另一条藤蔓来。对它来说,每一条藤蔓就相当于一条触手。

    “一条触手就已经这么厉害了,可以瞬间伏杀一个凶悍的骨魔,要是第二条触手也长出来,谁是这个妖孽的对手?”

    林天目光炙热,心头有股嗜血的感觉,虽消耗了大量元气身体疲惫,却有股强烈的杀戮的念头,对鲜血有股难以抑制的渴望。显然,收取了吸血藤妖后也传承了它的部分特性,或者说是天赋。

    极其嗜血,只知道掠夺和杀戮,难怪,吸血藤妖向来被认为是邪恶之物和不祥之物!

    收取了这么一个天命战神,自然是好事,但控制不住,也许就反过来成为这个妖孽的奴隶,沦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大魔头!

    林天心头一顿,迅察觉了危险,四下打量一眼,把遮天旗和吸血藤妖都收起来,飞身跳到盛满龙脉洗髓液的药鼎里面,盘腿坐下去凝神修炼,用心神去压制收取吸血藤妖后的嗜血念头。

    一个能完全掌控的天命战神,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控制不了,没有强大的自控力,还谈什么成为一个绝顶高手?

    顺利收取吸血藤妖为天命战神后,林天也心中激动,恨不得马上到宗门后山大战一场猎杀众多妖兽,或者找人大战三百回合。但他心头也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药鼎内的药液轻轻地荡漾,林天平心静气凝神静修。

    良久,当体内嗜血的念头消失,恢复了元气念头通畅没有任何不适后,林天这才跳出药鼎,背上黑水重刀走出黄石大殿,直奔后山的黑沙洞窟而去。

    顺利收取一个天命战神,完全掌控之后,需要找一个地方检验威力,林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人迹罕至的黑沙洞窟。炼魔场归来,也正好是练刀的时候了,还可以顺便尝试看能不能抓几头活的黑沙狐回来,到内务殿兑换贡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