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亡之组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亡之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万众瞩目中,中年执事再次走上了高台,宣读挑战赛的分组。

    “第一组,九个人,种子选手高飞,其余为林洋、赵东阳……”

    人群哗的一声轰动起来,然后,是热烈的掌声。

    在宗门内,高飞可谓是大名鼎鼎,是内务长老牧原的亲传弟子,年纪轻轻就在高手林立的百人堂排行第七十九位。修为出众,人也长得相貌堂堂风流倜傥,人称玉面飞刀,一手飞刀绝杀让人防不胜防。

    高飞实力强大,和他分在同一个小组的其他人也不是无名之辈,尤其是林洋和赵东阳,同样成名已久,一直是有望挤入百人堂的热门人选。这一组,可谓是高手齐聚,必然迎来一番龙争虎斗!

    人们用力鼓掌,气氛热烈起来。

    “弟子高飞,见过各位长老!”

    在热烈的掌声中,高飞挺身而出,踩着一个个宗门弟子的肩膀向前飞掠。最后,脚尖力身体高高跃起,在空中滑行十几米带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双脚稳稳地落在高台上。气态从容,飞掠百米气息如常,强大的修为尽显无遗。手指间,不时可见一道道翻滚的刀芒,时隐时现,那是一柄柄薄薄的锋利的飞刀。

    “好,高手果然就是高手!”

    “夺命飞刀一出,谁与争锋,好!”

    人们大声叫好,站在人群中的林天则微微眯着双眼,默默数起来。

    “一柄,两柄……,双手指缝间,夹着整整十八柄飞刀?”

    “厉害!这家伙,修为比在炼魔场的时候更进一步,把实力彻底展现了出来,还是刚好这几天突破了瓶颈?”

    林天瞳孔紧缩,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修炼世界是一条滚滚大江大河,修炼者就是沉浮在江河中的一条条鱼儿,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算前进了,游得不够快也有可能落在其它鱼儿后面。这段时间,自己在炼魔场收获丰厚修为大进,同一时间,其他人也在进步,甚至有可能进步更大!

    林天收起了轻视之心,不敢有丝毫大意,自信并谨小慎微。

    “弟子林洋,参见长老!”

    “弟子赵东阳,见过各位长老!”

    ……

    八个宗门高手,紧随着掠上高台,逐一站在高飞身后列成一队。一个个雄赳赳高大魁梧,腰悬长刀,摩拳擦掌杀气腾腾。

    “好,一个个气色都不错。苦修不懈,勇于挑战自我和极限,这才是我乾坤刀宗的风骨和本色;龙争虎斗,方为宗门之大比武!”

    传功长老独孤野扫了高飞等九人一眼,点了点头。听其这么一说,九人更是昂挺胸,恨不得马上就开始较量。

    高台下,掌声响起,在台下观战的人们纷纷鼓掌。

    第一组的竞争就如此激烈,第二组呢?

    人人兴奋起来,拭目以待。

    “第二组,七个人,种子选手上官屠,其余为刘烨、赵凯……”

    中年执事上前,宣读第二组的名单。

    “哈哈哈,我来了!”

    中年执事话音未落,一把爽朗的哈哈笑声就在人们耳边响起,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中冲出,和高飞一样,踩着一排排宗门弟子的肩膀向前掠去。只不过,高飞身体轻盈,只是蜻蜓点水般在人们肩上踩一下借力,上官屠却是步伐沉重,像头战争巨象一样重,一脚踩下去,宗门弟子们纷纷东倒西歪。

    “哎哟,谁踩我?”

    “该死,是上官屠这个禽兽!”

    靠近高台的几排宗门弟子一下子阵型大乱骂声不断,上官屠却马不停蹄不以为然,哈哈笑着冲上了高台。双脚落地瞬间,咚的一声整座高台都摇晃了一下。

    这家伙,就是这么野蛮!

    看着豪爽地冲上来的爱徒上官屠,独孤野苦笑着摇了摇头,刑罚长老叶冰封等人也笑了笑,高飞的脸色却沉了下去。扫了上官屠一眼,从鼻孔里哼了哼。同一时间,站在人群中的林天却是眼前一亮。

    多日未见,看上去,上官屠的修为似乎也精湛了一分,也不知是突破了瓶颈,还是这次下山有了什么奇遇。

    大比武之日,人人都磨砺多时,再无隐藏,好,好!

    人人都倾尽全力,这样的大比武才有真正的价值!

    林天渐渐兴奋起来,斗志高涨。

    “第三组,八个人,分别是杨元红,赫连不都……”

    中年执事继续宣读各小组的名单,中气充足声音洪亮,传遍整个传功广场。高台下,掌声如潮。

    经统计,这次共有七百多人通过了初选,按照大比武规矩,将会随机抽取出来,分别组队挑战一个百人堂弟子。每个小组有多少人,哪些人会编到一起,又会遇上百人堂弟子中的哪一个,这都是未知数随机抽取,这正是大比武的魅力所在,给了一般弟子挑战成功进入最后阶段决赛的希望。要不然,一开战就遇上百人堂弟子中名列前茅的高手,还有谁能脱颖而出?

    中年执事每叫到一个人的名字,后者就飞身而出,列队在高台上站好,迎接人们的掌声。每一个百人堂弟子的出列,更是引人瞩目掌声如潮,高飞、上官屠和欧阳落雷等人,逐一走上了高台。遇到个别仍在闭关或外出历练赶不回来的百人堂弟子,该组将改为捉对厮杀。

    一个个宗门高手的上台,渐渐把气氛推向了**,掌声震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闭关多年的老家伙也闻
网游之菜鸟天王全文阅读
讯出关。广场边上,几个白衣女子袅袅而来,叶娇媚和风飞雪等落神宫弟子终于赶到,在广场边上远远观看。

    “第九十九组,八个人,种子选手为慕容化,余者为贺天旺、马骋……”

    中年执事话一出口,熙熙攘攘的传功广场就安静下来,然后猛地沸腾,掌声如雷。

    高台上,听到‘慕容化’这三个字,一向心高气傲的高飞脸色一变,生性豪爽地上官屠也脸上动容。

    在乾坤刀宗年青一代弟子中,慕容化可谓一个高高在上然脱俗的人物,是大长老洪元熙的亲传弟子,在百人堂排行第三。和顶尖的百人堂高手一样,专心修炼已经多年没有出现,甚少参与宗门弟子间的较量。这次突然现身参加大比武,有谁是他的对手?

    人们议论纷纷四下张望,可惜,并没有看到慕容化的身影。也许还在赶来的路上,也许就在站在人群中,提前向长老们请示了,要到出战的时候才站出来。

    “最后一组,七个人,分别是荆龙、6子川、岳青山、洪天晟、魏**、丁宏,以及……”

    中年执事顿了顿,宣读到了最后一组,扫了台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

    高台下,人们轰动起来,议论纷纷。

    中年执事念出来的六个名字,每一个都是如雷贯耳,曾经是百人堂弟子的6子川就不用说了,荆龙和岳青山等人,也无一不是年青一代中出类拔萃的高手。每一个,都有着问鼎百人堂的实力。和高飞、上官屠等人所在的小组相比,这一组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亡之组。

    “安静,安静!”

    “都闭嘴,听执事大人宣读,安静!”

    轰动过后,有人迅回过神来,大声呵斥让身边人安静下来。

    这最后一组才七个人,前六个人的名字已经念出来了,最后一个呢,会是谁?是一个百人堂弟子,还是一个和荆龙等人齐名的宗门高手?

    人们纷纷闭嘴,兴奋地拭目以待。

    已经念到名字的荆龙、6子川和岳青山等人,纷纷飞身跃上高台,一个个也是心头激动。这次大比武规模盛大,许多外出历练的百人堂弟子纷纷从山下赶回来参战,但不是所有百人堂弟子都出战。前面九十九个小组中,就有十三组没有百人堂弟子坐镇,根据大比武规则,将从挑战赛改为捉对厮杀决出一人进入最后阶段的决赛。这最后一个小组,高手林立旗鼓相当,如果同样没有百人堂弟子压阵,那将是竞争最大,也最有悬念的死亡之组!

    “快点,最后一个名字,念出来!”

    荆龙握紧拳头,迫不及待的恨不得马上就开战。心头渴望最后一人是个普通弟子,那样一来,他脱颖而出进入决赛的希望就将大增!

    “最后一组的最后一人,是……,百人堂弟子林……天……”

    中年执事拖长声音,宣读最后一人的名字,话音未落,广场上就人声鼎沸。

    竞争最激烈的死亡之组,遇到的是百人堂弟子中排名最后,修为最弱的林天,竞争将有多火爆和惨烈?这个分组,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还是巧合?

    人们议论纷纷,一下子就沸腾起来。

    “林天,林天……”

    等了一会,不见林天的身影,中年执事皱皱眉头。

    按照不成文的规矩,哪个百人堂弟子不准备参战,需要提前告之让宗门做好准备。一般人念到名字后,都是立马挺身而出,尤其是百人堂弟子,一个个引人瞩目风光无限。都接连念了好几次林天的名字了,他还没不见人影,是在炼魔场出了什么意外,还是见被分到一个死亡之组不敢上场了?

    不少人心头暗暗嘀咕起来,中年执事的脸庞沉了下去,无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正要回头向传功长老独孤野请示怎么处理,眼睛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不起眼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一步一步地走上高台。

    “什么人?”

    中年执事本能地一声厉喝,随即反应过来,疑惑地上下打量来者一眼,在后者身上感应不到什么强劲的力量波动,看上去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问道:“你……,就是林天?”

    “正是,弟子林天,见过各位长老。”

    林天摘下头上宽大的流云斗笠,向几个宗门巨头躬身行礼。风尘仆仆,身上的战袍已经破破烂烂的不成样子,神色有些疲惫,体内的力量波动很一般,看上去修为平庸,唯独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炯炯有神。就是这双眼睛,让人眼前一亮。

    “咦,是他,媚娘,是那个呆子,不,是那个流氓!”

    站在广场边缘的风飞雪眼尖,一声惊叫起来,认出了林天的身影。

    “啧啧啧,堂堂乾坤刀宗的一个百人堂精锐弟子?我就知道这少年不简单,但真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百人堂弟子,难怪有那样的身手在飞天麒麟面前都那么从容、镇定,林天,林……天……”叶娇媚呢喃,把林天的名字和容貌刻在了脑海中,风飞雪大吃一惊,她也是一样。没想到,刚到乾坤刀宗就遇到了花非花提起过的那个少年天才,“分到一个死亡之组啊,好,好,这下就有好看的了!让我看看,林天是不是当真像花非花说的那么惊艳!”

    “哼,正好看看,他这个臭流氓怎么死!”

    风飞雪鼻孔里哼了哼,远远地狠狠盯着林天,回想起林天说的那句话和那邪邪的笑容,总感觉恍惚间全身都被他摸遍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