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道心永恒

第一百八十六章 道心永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人们的惊叹声中,林天心中也是激动。

    一入仙门深似海,埋没在四大仙门的天才多了去了,这段时间,林天自己就深切体会到了在乾坤刀宗修炼的难处。功法宝物需要自己去拼搏争取,离不开贡献点,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也离不开贡献点,在这里,没有贡献点寸步难行。四大隐世仙门,并非人们梦想中的仙境,对修炼者们来说,压力甚至更大。尤其是乾坤刀宗,要把宗门弟子们的每一点潜力都压榨出来。

    在这里,就算天赋再高,没有大毅力者也要埋没在林立的宗门高手中,想要接触到顶级的仙门功法出人头地,难上加难,一切都要靠自己。相反,如果被一尊宗门巨头收为亲传弟子,那将是平步青云,所有的问题都不成问题,成为一个仙门高手指日可待!

    林天沉默不言,虽心中激动,但也有一个忧虑。

    现在,自己虽然修炼起来比较吃力,很多地方需要自己去拼搏和琢磨,但无拘无束;被长孙烛收为亲传弟子,就不会那么自由了,会在不少方面受到约束,没法自由自在地外出历练,想要兑现对上官雨寒的承诺潜入乾坤塔寻找天书神算,寻找神功残页,必将更加困难!

    对上官雨寒的承诺,一定要兑现,大比武后,就要想办法潜入乾坤塔。毕竟,真正的恨天刀法还没学会,如何深度锤炼体内刀旋,对自己以后的修炼至关重要;

    此外,寻找神功残页更是志在必得,参加仙门考核加入四大隐世仙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剩余的神功残页!

    林天心头掂量,不愿错过平步青云的机会,但也不想受到太多的约束。

    “怎么,林天,你不愿意?”

    见林天沉默不言,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马上激动地就地跪下叫自己师尊,长孙烛很意外。

    “长孙长老,加入你刑罚堂门下,会有什么样的约束?”

    林天反问,顿了顿,接着问道:“从今往后,能不能自由行动,比如外出历练,或者下山重返民间?”

    “那不行,入了我长孙烛门下,就必须遵守我的法令,起码先闭关十年。没突破到先天宗师境之前,不得擅自离开西刀峰,更不得下山重返民间!”长孙烛摇头,斩钉截铁。

    乾坤刀宗律例森严,每一个分堂又有不同的律例,众多分堂中,又以专门执掌征战杀戮的杀戮堂最为严厉,严格限制弟子们的行动。

    和赫连不都一战中,林天展现出来的天赋、刀法基础和意志都让长孙烛格外欣赏,要收起为关门弟子传其衣钵,将来,甚至要把执掌刑罚堂的重任都交给他重点栽培。这样一个关门弟子,要求势必更加严格。

    “真的不行?”林天再问。

    “绝对不行!当众颁布的律例,自己都遵守不到,如何要求门下弟子?”长孙烛再次摇头,在这方面,没有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

    “唉!”

    林天叹了一口气,一脸惋惜,但语气坚决,“长孙张老,那很遗憾,弟子恐怕没法跟你去西刀峰了。”

    两相权衡,林天做出了抉择。

    修炼很重要,在一尊宗门巨头的指点下可以突飞猛进,但和修炼相比,自由更加重要!

    没有绝顶高手的指点,大不了修炼度慢一点而已;但处处受到约束没有了自由,就像一头原本可以展翅飞翔的雄鹰被关到了鸟笼里,再也无法逍遥自在,无法无拘无束地去追求自己的抱负和目标。

    “为什么?自由自在,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我传你杀戮刀法,可以让你大杀四方无人能挡,如何?”

    长孙烛很意外,始料不及,围观的宗门弟子们更是轰动起来,人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天,就连高飞和赫连不都也没有例外。

    被一尊宗门巨头收为亲传弟子,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林天他竟然拒绝了?

    人们纷纷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联袂而来的内务长老牧原和刑法长老叶冰封也是一样,唯有传功长老独孤野上下打量林天一眼,目光深邃也不知在想什么。

    “很抱歉,我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林天委婉地拒绝,不为所动。

    杀戮刀法,光听这个名字就让人心动,知道那是一门厉害的仙门功法,品阶很有可能还在赫连不都的大杀四方和破天刀法之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林天都苦苦修炼刀法,对厉害的刀法自然是求知若渴。不过,让他为了一门刀法而放弃加入仙门的根本追求,那不可能!

    围观的人们失声惊叹,尤其是站在人群中的杀戮堂高手,牙痒痒的百感交集。不入流的下层弟子,或许没听说过杀戮刀法,但杀戮堂的高手却明白这门刀法的厉害,那是真正在战场上杀敌如砍瓜切菜的逆天刀法,是历代杀戮长老的本命神通,多少人加入杀戮堂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获得长孙烛的指点,学到杀戮刀法的只鳞片爪。而林天,竟然一口拒绝了!

    这小子,真是个白痴!

    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就偏偏落在林天身上,还被他无视了?

    杀戮堂高手们真的无言了,换做是他们,别说仅仅闭关十年,就是二十年,一百年也愿意啊!

    只要能学到凶猛的杀戮刀法传承长孙烛的衣钵,闭关十年算什么!

    “我可以把
重生之大神是天后帖吧
半生功力传给你,帮你洗筋伐髓,奠定成为一个宗门巨头的基础,如何?”长孙烛脸庞有些难看起来,但还是没有放弃,话音刚落,人们就哗然骚动起来。

    传承一个宗门巨头的半生功力,就算还是一头猪,也可以一跃成为一个大高手笑傲群雄了。为了收取一个合适的关门弟子,长孙烛也真是拼了,要大出血本。

    林天也很意外,然后摇头苦笑,“长孙长老,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真的自由惯了,喜欢一个人无拘无束地修炼,喜欢四海漂泊行走天下到处去历练。动不动就闭关十年,几十年,那样的修炼绝不是我所希望的,也很难遵守,抱歉了。”

    “林天,最后问你一次,你当真不愿意?”长孙烛再问,脸色阴沉。

    “真的很抱歉。”

    林天诚恳说道,宁可得罪一尊宗门巨头,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追求。杀戮刀法是很厉害,但九转生死功才是自己的根本,每度过一次生死转换就是全新的蜕变,直至有一天肉身成圣甚至是长生不死。上古人皇伏羲所修炼的这门本命功法,才是他真正的追求。无论任何时候,也不会忘记自己加入四大隐世仙门的初衷,寻找九转生死功的剩余神功残页才是根本。

    “哼,不识抬举,竖子不可教也!”

    长孙烛终于怒了,黑着脸拂袖转身而去,连剩下的决战都懒得看了,直接扬长而去把东刀峰抛之脑后。身后,人们彻底沸腾起来。

    “林天这是胸有成竹,要坚持独自努力拼搏,还是太过狂妄了?”

    “什么狂妄,压根就是没脑子,不识抬举烂泥糊不上墙!”

    “啧啧,我今天当真是见识了,这天下果真是什么人都有,竟然还有人拒绝一个宗门巨头的收徒,那么好的机会送上门来都不要!”

    ……

    广场上一片嘈杂,说什么的人都有。

    “嘿嘿,林天,你可当真有种,有骨气。新人保护期后,我一定会向你挑战,把你挤出百人堂!这次你是赢了,但下次,我要连本带利赢回来,让你品尝不识抬举的代价,哈哈哈……”

    赫连不都哈哈一笑,转身扬长而去。

    本来,眼看林天就要成为长孙烛的亲传弟子,从此再也没有战胜林天的希望,他心里无比难受,前所未有的沮丧、失落甚至是绝望。没想到,峰回路转,林天竟然自己拒绝了!这是老天有眼,故意给了自己将林天踩在脚下的一个机会啊!

    下次再战,必胜!

    赫连不都重燃希望和斗志,心中痛快哈哈大笑。

    “不识抬举?”

    林天抬头,看着赫连不都远去的背影,冷笑不语,面对人们的指指点点,镇定自若。无论是谁,也动摇不了他的道心和追求。

    杀戮刀法很厉害?传承长孙烛的衣钵就不得了?

    错!

    你们追求的只是一门利好功法,或者是功名利落,而我,今生只愿肉身成圣长生不死,别无所求!

    道心永恒!

    林天坚定、执着,把黑水重刀插回背上,无视所有人的非议,从容不迫脑海里很清楚自己的追求,甚至,有着相应的步骤和计划。正要转身离去,远离不明内情的围观的人群,眼前黑影一晃,传功长老独孤野来到了面前。

    “弟子林天,见过独孤长老。”林天心中意外,不知道独孤野为何而来,但迅反应过来躬身行礼。

    独孤野没说话,一如既往的沉默,甚至是冷漠。上下打量林天好一会,目光停留在他背上的黑水重刀上,然后,再沙哑着嗓子问道:“这把刀,就是那柄丢在乾坤塔角落里没人要,花了区区一个贡献点带出来的重刀?”

    “是,沉是沉了点,但除掉刀身上的锈斑,还是能用的。”林天回答,暗暗猜测独孤野的来意。

    内务长老牧原抠门小气,还特别护短,见不得他的弟子高飞受气;刑罚长老叶冰封一天到晚板着一张脸,见谁都没什么好脸色,冷酷公正;杀戮长老长孙烛快人快语,修为卓绝但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直截了当。四大长老中,唯有沉默冷漠的传功长老独孤野最让人捉摸不透,目光深邃,似乎能看透别人心底的所有秘密。在他面前,林天谨小慎微不敢大意。

    “刀能杀人,也能救人;在高手手里,一根树枝也能屠城,在没用的废物手里,一柄屠龙刀也是废铜烂铁。”独孤野语气冰冷,顿了顿,问道:“你刚才击败赫连不都那一招,叫什么?”

    “叫霸天第一式!”林天心中一动,老老实实回答,突然想起了灰袍老人传授自己这一招后的吩咐。让自己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独孤野,莫非,传功长老独孤野他就是来……

    “是谁教你的,长什么样子?”独孤野再问,踏前一步,深邃的双眼明显明亮起来。

    “一个灰袍老人,已经很老很老了,身体枯瘦,脸上有很多皱纹,下巴上的白胡子拖长到胸口。”林天回答。

    “大师兄,是你,果然是你!大乱将至,宗主生死不明,你要第一个破戒,打破我乾坤大帝昔日定下的规矩了么……”

    独孤野呢喃,突然大手一伸把林天隔空拉到面前,浩瀚磅礴的力量透体而入渗入林天体内查看他的骨骼,一双眼睛越来越明亮,甚至炙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