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帝传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帝传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主峰擎天峰、东刀峰、南刀峰、西刀峰和北刀峰,合称五指山,是乾坤刀宗的核心所在。

    东刀峰没有主峰擎天峰那么雄伟,但也是山高林密高耸入云,山上天地元气格外浓厚,是民间的百倍不止。此外,山上宫殿林立,耸立着不计其数的古建筑和宫殿,宗门禁制随处可见,向来是宗门历代传功长老所在的灵山洞府。

    离开东刀广场后,林天越走越快,在山间小路上健步如飞。传功大殿和东刀广场的距离并不远,不久,就再次来到了传功大殿前。

    上次,传功大殿里里外外都是人,这一次,却是静悄悄的,莫说传功堂门下弟子了,就连一个守卫都看不到。人们也许都去东刀广场看大比武去了,也许是被传功长老独孤野支开了。

    一轮轮比武下来,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经阴沉下来到了晚上。

    东刀广场上,还剩下最后几轮最关键的决战,早早就有人点起了熊熊燃烧的火把,灯火通明;传功大殿这里却是黑乎乎的,朦胧的月色透过乌云泼洒下来,又被道路两旁茂密的树木所遮挡。白天**、雄伟的传功大殿,到了晚上静悄悄的黑压压的,更加肃穆,看上去甚至有些吓人,感觉不到一丁点生气。

    林天停下来观察一会,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来到传功大殿的大门前。

    “弟子林天,前来参见独孤长老!”

    林天敲了敲门,朗声叫道,传功大殿内外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独孤野没在里面?

    或者,在广场上的时候,是自己听错了,独孤野并没有灵魂传音?

    林天心中疑惑,连叫三声后,见还是没有回应,深吸一口气直接伸手去推门。嘎吱一声,大门应声而开,刚壮胆走进去,一阵冷风袭来就把大门关上了,顿时大殿内一片漆黑。外面还只是月色朦胧,大殿内却几乎是漆黑一片。

    “你……,来了?”

    黑暗中,大殿尽头的方向传来一把威严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传功长老独孤野。

    “是,弟子来了!”

    林天朗声回答,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过了好一会,眼睛这才慢慢适应大殿内的黑暗,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大殿尽头的高台上,独孤野端坐不动,换上了一身庄重的战袍,面前点着三柱檀香,青烟袅袅,空中荡漾着**、肃穆的气息,甚至是……,有股淡淡的隐隐约约的悲怆。

    独孤野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面无表情,但不知为何,林天却在其冷漠的表情下,感觉到了一股忧伤。这忧伤,摸不到也闻不到,却如同这浓浓的黑暗挥之不去。

    “弟子林天,参见独孤长老!”

    林天上前几步,躬身行礼,心中突然有些忐忑起来。看独孤野这样子,不像是要指点自己或传授什么绝顶功法,那他突然召自己来传功大殿干什么?

    黑乎乎的传功大殿,沉寂下来。

    独孤野沉默不语,林天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等待。

    入夜,冷风渐渐大了起来,带来一阵阵的欢呼声和掌声。东刀广场上,最后几轮决战正在紧张进行中,如火如荼。

    林天心中疑惑,不知传功长老独孤野把自己召来的用意,但他很有耐心,知道独孤野必定有他的深意,站在高台下耐心地等待。

    果然,良久,独孤野终于打破了沉默,“林天,知道传你霸天第一式的那个老人是谁吗?”

    “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传闻闭关了数十年的大长老洪元熙!”

    林天回答,坦诚磊落,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回答,没有虚伪的伪装。

    “对,就是大长老洪元熙,你是怎么知道的?”独孤野眼前一亮,反问道。

    “上次,内务殿五步飞蛇风波时,就传闻惊动了大长老洪元熙,刚好,那时候我就在黄石峰的山脚下见过这个老人一面,语带玄机一转身就消失不见。”

    林天顿了顿,朗声说道:“弟子修为浅薄,但能够一瞬间就在弟子面前消失不见的,恐怕也只有独孤长老你们这种级别的宗门巨头,联系到那时候的内务殿风波,那老人到底是什么人自然也就能推算个大概。”

    “好,很好,林天,你知道你什么地方最让人欣赏吗?”

    独孤野看着林天,不等后者回答就接着说道:“就是你这不断思考的习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缜密的思维,这才是成为一个巅峰高手的根本,也是绝大部分人所欠缺的。现在,很多人都急于求成,一天到晚想着修炼什么高深功法,能把基础功法都理解透切一步一个脚印,知其然并知道其所以然的宗门弟子,如今是越来越少。”

    “长老过奖了,弟子只是从小没人指导,独**索惯了而已。”林天回答,在一尊宗门巨头面前,保持着谦虚和低调。

    “林天,知道今天突然为什么把你叫过来不?”独孤野问道。

    “不知道。”

    林天摇头,然后,试探性地问道,“是因为击败赫连不都的霸天第一式?”

    “对,也不对。”

    独孤野顿了顿,再次沉默下来,似乎在脑海里酝酿该怎么和林天说。过了好一会,这才缓缓地说起来,“今年,大汉国司天监现有灾星降临,这是众魔神封印松动魔神即将出世的不祥之兆,朝野震动,大汉国君下令开粮仓济民大赦天下并减税七年,亲自登上盘龙山之巅祭天祈福。然后,我们四大隐世仙门联手举行仙门考核,在盘龙山之巅公开选拔年轻弟子应对浩劫。这些事情,林天你应该都知道了,但你知不知道,其实魔神封印几十年前就已经松动了?”

    “什么?”

    林天心中震惊,魔神教凶猛,站在魔神教后面的众魔神更是逆天的存在,一旦突破封印脱困而出,绝对
天域神座小说5200
是生灵涂炭的浩劫,“不对,独孤张老,既然是这样,魔神封印早就松动,那为什么直到今年四大隐世仙门才举行仙门考核?”

    虽然心中震惊、意外,但林天思维敏捷,迅现其中的异常。四大隐世仙门肩负着守护民间,镇压众魔神的重任,如果众魔神封印早就松动了,不可能束手旁观到了现在才来想办法应对。

    独孤野看着林天,双眼闪过一抹欣赏,说道:“几十年前,魔神封印刚有了松动迹象的时候,我们四大隐世仙门就动手了,只是一般人不知道而已。甚至,就是在四大隐世仙门内部,知道的人也是屈指可数。我们乾坤刀宗的宗主胡青红,并非外界流传的那样四海漂泊历练去了,而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亲自出手加强一尊大魔神的封印。”

    “从那以后,宗主就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了音讯?”林天问道。

    年青一代的宗门弟子中,在百人堂排行第三的慕容化就已经修为强,难遇一招之敌;但他的修为,对独孤野和长孙烛等宗门巨头来说,只怕仍然是不入流,五大宗门巨头才是乾坤刀宗屹立不倒的支柱,修为一个个深不可测。还在五大巨头之上的宗主胡青红呢,修为得有多逆天?连他都一去不回,去的是什么地方,那里又得有多凶险?

    林天心头震撼,无法想象宗主胡青红遇到的是怎么样的一尊大魔神。

    “没错,就是从那以后,宗主就没有了音讯,生死不明。为此,数十年来,我们已经派出许许多多的高手前往探索,但全都有去无回。”

    往日沉默、冷漠的独孤野一脸忧伤,语气低沉,“我怀疑,那尊大魔神不是封印松动那么简单,而是已经破困而出,甚至,那从头到尾就是魔神教的一个圈套,故意用来围困、伏杀我们的宗主。宗主的青红刀法虽然也是威力惊人,但和我们乾坤刀宗开山祖师乾坤大帝传下的霸天刀法仍然有不小的差距,霸天不出,压制不了逆天的魔神!”

    “独孤长老,你的意思是说,宗主他也不会霸天刀法?”林天再次震惊。

    “不会,或者说,和我们师兄弟几个一样,都只会霸天刀法的一点皮毛。”

    独孤野脸上的忧伤更浓了,沉默了好一会,幽幽说道:“霸天刀法举世无双,是天底下最凶猛的刀法,没有之一;不过,修炼起来也是极其艰难,以我们师兄弟五个的天资和修为也修炼不了,只从我们的师尊那里学到一点点入门的皮毛,严格地说,我们甚至没有修炼的资格。当年,乾坤大帝就为他的传人订下了严厉的条件,不符合者不得进入霸天洞天修炼他的本命功法,宁缺毋滥。那个条件,已经数百年没人符合了,以致于我们数百年来缺乏一个真正顶尖的可以统率仙门高手的绝世强者。如今,我们乾坤刀宗看起来虽然仍然强大,位居四大隐世仙门之,但在激烈的仙门内部竞争,以及和魔神教的抗衡中,已经越来越有心无力,风雨飘摇外强中干。说不定,哪天一个风浪打下来,偌大的基业说毁就毁了。”

    浓浓的黑暗中,荡漾着沉沉的忧伤,往日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冷漠肃穆的传功长老独孤野,承受着常人所不知道的巨大的压力和担忧。乾坤刀宗是四大隐世仙门之,一旦乾坤刀宗倒下了,另外三大仙门也必定撑不了多久;当四大隐世仙门都倒下坍塌时,整个世界将变成魔神教的天下,众魔神可以为所欲为,那将是人族的末日。

    看着担忧的独孤野,林天也跟着心头沉重起来,“独孤长老,成为大帝传人的条件是什么?”

    “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拥有霸王之心!”

    独孤野一字一顿,长长地一声叹息,“这条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难于上青天。霸王之心,那要求绝对的刚猛,绝对的霸道,真正含义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数百年来,我们一代代长老学会霸天刀法一点皮毛的作用,就是寻找那样一个有着霸王之心的大帝传人,但几百年时间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这次仙门考核,是为了补充新鲜血液抗衡魔神教,是反过来诛杀魔神教高手的一个圈套,但真正的用意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大帝传人,在魔神浩劫到来前做最后的努力,结果……”

    “结果,还是失败了?”

    林天心中有些苦涩,知道自己还达不到大帝传人的要求,心中多少有些遗憾,同时,心中震撼。

    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举行一场浩大的仙门考核,历经重重波折,目的只有一个,就为了寻找一个人。不是独孤野亲口说出来,有谁能想到,又有谁相信?

    大手笔!

    仙门出手,果然是意在深远!

    林天心头震撼,这时候,才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仙门的手段。乾坤刀宗这种历史悠久的巨无霸,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深思熟虑,如同大师下棋,旁观者只能雾里看花看个大概。

    “林天,严格来说,你的确也不符合要求。你无师自通的霸王三式很厉害,和霸天刀法有些相似,但形似而神远。在你身上,我还感觉不到霸王之心。只不过……,时间紧迫众魔神即将出世,再没有一个大帝传人挺身而出,我们乾坤刀宗也许就要毁于魔神洪流。身为一个传功长老,寻找大帝传人把宗门顶尖的功法传下去,本就是我的责任。本来,我还顾忌于宗门规矩不便插手你的修炼,但现在,大长老都破戒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不了将来以死谢罪。林天,过来吧。”独孤野声音洪亮起来,似乎终于果断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独孤长老,需要我干什么?”林天缓步走过去,见独孤野脸庞格外凝重,心中反倒忐忑起来。

    “很简单,没有霸王之心,我们就在你体内塑造一个,帮你成为一个大帝传人修炼真正的霸天刀法!”

    独孤野声音越来越大,突然伸手一抓,把林天隔空摄过去,汹涌澎湃的力量随即从其掌心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