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千手魔神令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千手魔神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烈日当空,肩背长刀的林天在山路上健步如飞,如同一只大鸟在贴地飞掠,赶到宗门古传送阵的时候,十多个宗门弟子已经在上官屠的率领下等候多时,人人头顶流云斗笠腰悬长刀,清一色的穿着刀锋战士套装。十二个人站在一起,就黑压压的给人扑面而来的压力和杀气,给人一股肃杀的气息。

    乾坤刀宗律例森严,一向是令出如山。在宗门内部,竞争激烈挑战成风,但到了山下,向来是团结一致,在世人眼中,以冷酷无情而著称。

    “林天,你来晚了!”

    上官屠看着飞奔而来的林天,冷冷说道,一反往日的豪爽。

    “很抱歉!”

    林天拱手行礼,没有过多解释。得知消息后,他第一时间披上战甲下山会合,这已经是最快的度了。不过,虽不是自己的过错,但晚了就是晚了,多说无益。

    “按宗门律例,出了山门必须令行禁止!若有怠慢,轻者鞭挞,重则废去一身修为贬为最低等的仆人;违令者,斩!”

    上官屠语气森严,杀气腾腾的黑口黑脸,冷冷地扫了战成一排的十二个宗门弟子,这才说了一声‘走’,转身踏上古老的传送阵。身后,十二个宗门弟子排成一队逐一跟上,整齐划一,人人身批重甲一言不。虽然头顶宽大的大斗笠遮住了大半个五官,但一眼扫过去,林天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在大比武中,败在自己刀下的高手岳青山赫然就在其中,两人目光相碰,后者轻轻点了点头率先示好。

    在大比武中,两人争斗激烈,一路过关斩将最有希望击败一个百人堂高手的岳青山惜败在林天刀下;但在场下,两人无冤无仇,甚至有些惺惺相惜。

    岳青山惊讶于林天的天赋,刚加入宗门就在乾坤塔连过两关强行挤入百人堂,在大比武中披荆斩棘闯入决战第五轮,林天这两点让其钦佩,心服口服;对岳青山的天残刀法,林天也是印象深刻,惊讶于其强大的修为,尤其是岳青山独**索、参悟出来的半步刀域,让林天受益良多,踏上传送阵后,有意无意和岳青山站在了一起。

    “这时候都敢迟到,你厉害!”

    一把只有林天能听见的细小的声音传来,岳青山暗暗朝林天翘起了大拇指,宽大的流云斗笠下,一脸笑容。

    “一般般了,起码还是来了,不是么?”

    林天也笑了,顿生好感。

    两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上官屠黑口黑脸看了过来,两人不约而同地一起挺直腰身闭紧嘴巴。

    或许是这次任务压力太大,一向豪爽的上官屠格外严厉,脸庞冰冷。大手一挥,镇守传送阵的守卫们就忙碌起来,很快,古老的传送阵就旋转起来,度越来越快,青光一闪一行人就消失不见。

    下一刻,林天睁眼一看,身处一片丘陵上,远方炊烟袅袅有一座小镇,已经到了十万大山外的俗世世界,上官屠打开一幅地图低头看起来。连同林天和岳青山在内,十二个宗门弟子默契地簇拥在上官屠身边,布下一个圆形防御阵。

    到了宗门外,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防偷袭,这是乾坤刀宗弟子外出历练的第一条律例。

    第二条律例,就是再危险,也要保护随行的统领,统一行动令行禁止。

    不必上官屠下令,众人就布下了一个战阵全神戒备,除了林天外,岳青山等人都在宗门内摸爬滚打多年,一个个经验丰富训练有素。乾坤刀宗律例森严,尤其是外出历练方面,严格规定到许多细节。规矩虽多,没人敢有所不从,每一个规矩,可以说都是前人用鲜血和生命留下的教训。

    “前面,就是大汉国北疆的双流镇,从这里到高车国,还有两千多里。按计划,必须在三天内赶到,走!”

    上官屠把地图收起来,举目四看,率一行人匆匆离去。路过城镇而不入,专门选择偏僻无人的小路。

    外出历练,最重要的就是隐藏行踪,这方面,宗门弟子们有着丰富的经验。从宗门传送到大汉国北疆,传送点并非固定和唯一,而是随机的,有可能出现在某个小城镇附近,有可能出现在关口附近的山林,也有可能直接传送到塞外,根本就不在大汉国的疆域范围内。这次行动,虽然是应大汉国君之求出山扫荡高车国境内的蝙蝠洞,但一行人下山后绝不会和大汉国联系,要避开一切耳目独自行动,等完成任务了才会和大汉国方面联系。

    山路崎岖难走,有些地方甚至根本就没有路,很不巧的是,空中一直在下雨,不少地方泥泞不堪。换做普通人,只怕走几步都难,林天一行人却是健步如飞,即使身披厚重的乾坤战甲也度惊人。

    在大比武中,林天一路过关斩将闯到了决战第五轮引人瞩目,除了运气不错轮空了两次外,战斗力也是出类拔萃。不过,光论境界,反倒是一行十三人中最低的。为的上官屠就不用说了,早就突破到了先天宗师境,在百人堂排行第三十五位,仅仅惜败在慕容化刀下拿到了大比武的第二名,就是其他人,也全都是先天七重的高手。尤其是岳青山,在大比武的时候还是先天六重,结果,在比武中输给了林天,回去后却突破到了先天七重。

    这才多长时间,岳青山他这么快就突破了?

    林天跟在岳青山身后,一路上,感应到岳青山体内力量波动和气质的变化,暗暗吃惊。看来,宗门弟子们的潜力还在他的预想之上,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今天,或许还停留在某个关卡十年八年也没有进步,但一个顿悟,第二天就突破了!

    突破到先天七重后,岳青山的半步刀域有什么样的变化?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刀域了么?

    林天心中好奇,期待着和岳青山再战一场,渴望着能锤炼出自己的刀域。有好几次,都想开口问问岳青山,但看看为的上官屠,只好作罢。

    在上官屠的率领下,一行人马不停蹄往塞外的高车国而去,路上,人人低头赶路一言不。身法高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如飞,留下一行泥泞的脚印。

    阴雨天气,天黑得比往日要早。

    
女神老婆爱上我无弹窗
入夜,狂奔了大半天后,一行人在一座大山停了下来,随便找了一个山洞就地休息。一人在洞口值守,其余人分散开来,各找一个地方盘腿坐下去,运功凝神静修。

    林天也盘腿坐了下来,但刚刚闭上眼睛就有脚步声传来,上官屠大步来到了面前,在身旁一屁股坐下,左手拿着两粒丹药,右手拿着一根烤得金黄滴油的鸡腿,全都塞给林天,“喏,拿去,这是炼丹堂最好的培元丹,赶紧吞下。明天一早起来就继续赶路,大汉国君再三要求,一定要以最快的度赶到高车国,迟则生变!”

    在山洞内驻扎下来后,一路上黑口黑脸的上官屠终于恢复了往日豪爽的性格,修为越高,责任越大,压力也跟着越大。

    “怎么,张嘴就骂人,心里愧疚了,要用两颗丹药补偿一下?两颗培元丹少了点,没有一瓶,少说也得半瓶嘛!”

    林天笑道,接过鸡腿咬了一口就放在一边,转而把两粒培元丹一口吞下去,迅补充消耗没跟上官屠客气。平时一个人外出历练,连续跑上一两百里也没什么,感觉体内真气生生不息,但今天跟着上官屠等人全狂奔数百里,切切实实感觉到了修为上的差距,坐下来后感觉浑身酸痛筋疲力尽,体内真气都要枯竭了。过了一会,感应到体内真气渐渐充盈起来,林天这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正色说道:“上官师兄,你说的迟则生变是什么意思?”

    “问得好,这次的任务……,很棘手!”

    上官屠脸色凝重,顿了顿,说道:“扫荡蝙蝠洞,只是这次的任务之一,还要拯救被蝙蝠洞内魔神侍卫劫走的高车国公主,一旦救不出来或者去晚了人已经死掉,高车国也许就要陷入一场内乱,进而局势动荡影响到大汉国!”

    “又是魔神教在幕后兴风作浪?”林天一点就通。

    “人间界哪次动乱,能少得了魔神教的魔爪?早点休息,保持好体力!万一……,万一真有什么意外,记得站到我后面,别逞能!”

    上官屠拍拍林天肩膀,语气沉重,但说到最后,声音很小只有林天一人能听见,小声叮嘱一句后起身离去。

    “师兄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逞能的,有危险第一个躲起来!”林天笑言。

    大步离去的上官屠脚步一顿,回头看一眼林天,摇了摇头,心头却放下心来大步离去,在山洞尽头盘腿坐下凝神静修。

    山洞内,燃烧着一堆柴火,除了木头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一片安静,人人都在抓紧时间静修恢复元气。遥远的路途,崎岖难走的山路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考验还没到来。

    林天也凝神静修起来,趁两粒培元丹的药力还没过去,抓紧时间养精蓄锐。咬了一口的鸡腿丢在一边,慢慢地冷却。

    夜色,越来越浓。

    林天等人在山洞内凝神静修的时候,一百多里外,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上,一个锦衣女子却冒雨登山,站在群山之巅举目远望。一个侍女紧随其后,替锦衣女子打伞,两人身后,匍匐着一群男男女女,装束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点,体内的力量波动澎湃有力,显然不是什么民间武道高手,而是能和四大隐世仙门高手媲美的先天高手。往日,这些人莫不是心狠手辣横霸一方,现在,却是毕恭毕敬的大气都不敢出。锦衣女子不说话,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看上去,这锦衣女子年纪也不大才刚刚成年,但目光锐利身上一尘不染,站在群山之巅上,给人一股把整个世界踩在脚下的感觉,气质然。

    “报……”

    良久,一个黑衣人分奔而来,一步跨出就有十米,像阵风一样迅来到锦衣女子身后,“大小姐,乾坤刀宗的人出现在双流镇外,正在向塞外行进。”

    “地图!”

    锦衣女子一声吩咐,精致的雨伞下,是一头乌黑油亮的长,以及一张精致但冰冷的脸庞。一声令下,就有人躬身送上一幅地图。

    “嗯,双流镇,这地方不错,人迹罕至,竟然不在我们预料的任何一个传送点!只可惜,在我魔教天网之下,再小心又能如何,哈哈哈……”

    锦衣女子迅在地图上找到了双流镇,然后,纤纤玉指一路往北,指向大汉国北疆的关卡石头城,哈哈长笑后沉声下令,“来人呐,传我手令,所有精锐集中到石头城!”

    一块漆黑的令牌,从锦衣女子手上抛出,在空中几个翻滚后落在众多随从面前。令牌上,刻着一尊长着一千只手的天魔神,下方刻着三个小字‘赵霜盈’,这是锦衣女子的名字,也是魔神教内大名鼎鼎的千手魔神令,仅为当今魔神教教主的女儿,也即圣女赵霜盈所有。见此令牌如见人,魔神教下上莫不敢不从!

    “大小姐,寻常人要出关前往塞外,必定要经过石头城;但乾坤刀宗弟子一向身手高,翻山越岭不在话下,所有精锐都集中到石头城,万一……”

    一个仅剩一只眼睛的老乞丐挺身,忐忑着硬着头皮说道,委婉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天底下,有很多条路通往塞外,但是,只要动动脑子,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四大隐世仙门高手林立,尤其是乾坤刀宗,向来盛产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啧啧,这一次,会是谁带队?又会有什么样的英雄好汉呢?真是让人期待啊……,佘吞海,去吧,盯紧他们一行,别让他们跑了!要是跟丢了他们的踪迹,自求多福吧!”

    赵霜盈脸上满是笑容一笑倾城,目光却越来越冷。光是一个窈窕背影,就不知要迷倒多少人,但跪在其身后的众魔头却不敢抬头多看一眼。

    “哈哈哈,大小姐放心,他们就是变成灰,也休想瞒过我的鼻子!”

    一个中年男子躬身领命,又高又瘦,身穿一袭蛇皮炼制的战袍,脸上五官也像蛇,长着一双细长细长的蛇眼,鼻子又尖又细,嘴唇很薄,舌头也和常人迥然不同,中间分叉。人长得像蛇,举止也像,像条蛇一样在地上爬行转了转,鼻翼动了动,哈哈一笑后往双流镇方向掠去。行走中,身体像条蛇一样扭动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但度奇快,眨眼就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