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见手青

第一百九十六章 见手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行十三人,咬牙攀爬长的饮马坡,远远看去,如同十几个小黑点在大地上缓缓地移动。

    刚开始的时候,受上官屠的鼓舞,人们还强行振作起来做最后的冲刺;但慢慢地,随着坡度越来越大,度渐渐慢了下来,彼此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更糟糕的是,爬到半山坡的时候,天空又开始下起了雨。

    雨水很大,不一会,地上就泥泞不堪,一脚踩下去,泥浆飞溅得满身都是,有些地方甚至整只脚都陷下去。

    从半山坡到山顶,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坡度也更大越来越难走。为的上官屠继续向前走,弟子们一个个咬牙跟在后面。

    林天也在坚持,虽远远落在最后面,但一直没有放弃,相反,随着体内真气的恢复,还渐渐拉近了大部队的距离。举目四望,虽看不到什么异样,但走着走着,心头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数次想冲上去向上官屠反应,见其坚决要到山顶上再休息,只好作罢。

    “林天师弟,你还好吧?还能再坚持不?”

    一把浑厚的声音传来,一个大个子转身来到了林天身边,担心他真气不济掉队,搭把手拉林天一把,“上官师兄让我来带你。”

    掌心上,传来一股精纯的力量,林天疲倦的身体迅感觉到了一股暖意。

    大个子为人豪爽,自己也累得够呛了,仍然把自己的部分本命元气灌入林天体内,助后者一臂之力。

    “还行,谢谢师兄!”林天点点头,“这位师兄,怎么称呼?”

    “那就好,再坚持一会就可以到山顶休息了。”大个子一脸憨厚的笑容,接着说道:“我姓张,叫张志阳。”

    “在百人堂排行第七十八的张志阳,张师兄?”

    林天有些意外,没想到眼前这个一脸憨厚的大个子就是在宗门年青一代弟子中大名鼎鼎的张志阳,排行还在高飞之上,“久仰师兄大名,以后,还请张师兄多多指点!”

    “惭愧,师兄我入门时间在年青一代弟子中可以说是最长的,修为却很一般。在百人堂的排行不是靠修为,而是靠时间慢慢熬出来的,比林天师弟你差远了。走,到了山顶上,我们再慢慢聊聊。”在年青一代中,张志阳是个老资历了,为人却很谦虚,边说边力,拉着林天加前进追赶上官屠等人。

    雨越来越大,一行十三人身上的披风全部湿透,身上溅满了泥浆。林天原本还心有不安,但眼看离山顶越来越近,心中也渐渐放下心来。

    意外,就在防备最松懈的时候突然到来。

    正在冒雨前行的林天,耳朵突然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呜呜声。声音很小,在哗啦啦的雨声中细不可闻,听起来像是什么妖兽在远方的呜咽,又像是风声。夜色很浓,大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到了十米外就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什么声音?”

    林天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四下打量,突然间,脚步一顿瞳孔紧缩。

    右后方,一抹黑光在空中划过,越来越近。凝神仔细一看,那不是什么黑光,而是一支通体漆黑的弩箭,正旋转着高逼近,度比闪电还快。也不知弩箭上做了什么手脚,度快到了极致,竟然都近乎无声无息,唯有微不可闻的呜呜声。

    敌袭!

    果然是有危险被人盯上了!

    林天心脏狂跳,本能地伸手按上悬在腰间的刀柄,体内五个刀旋骤然旋转。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用恨天刀法!

    林天心头咆哮,长时间的练习,已经让他养成了条件反射。光论拔刀的度,在百人堂高手中都是屈指可数,不过,没等他把裂天刀拔出来,眼前黑影一晃,就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挡在了面前。

    “小心!”

    走在林天面前张志阳猛然侧身挡在林天面前,身上光芒大作展开金刚体魄,仗着修为强大,替林天硬挡这一箭。笃的一声,锋利的弩箭像是射在厚厚的木板上,仅仅刺入半个箭头就无法动弹,无法留下致命的创伤。

    好身手!

    在百人堂排行第七十八,身手果然就是了得!

    林天眼前一亮放下心来,但下一刻,手里一沉,身材高大的张志阳竟然软绵绵地瘫倒下去,嘴角渗出一缕黑血。

    这弩箭,有毒!

    林天伸开左手一把抱住张志阳,还来不及仔细观察后者的伤口,空中就响起了刺耳的破空声。抬头一看,锋利的弩箭铺天盖地遮掩了半个天空,雨点般落了下来。

    “敌袭,有埋伏!”

    “冲入左侧的雨林,快!”

    上官屠的怒吼声传来,大声下令,一夫当关,拔出裂天刀荡开铺天盖地的弩箭。紧随其后的两个宗门弟子上前助战,其他人却当机立断,一边举刀格挡呼啸而至的弩箭,一边飞身向饮马坡左侧的密林冲去。

    路遇突袭情况不明,最忌讳恋战,要以最快的度脱离战场!

    一行人训练有素,迅改变计划。

    “张师兄,你一定要坚持!”

    林天伸手把张志阳扛在肩上,左手抱紧中箭受伤的张志阳,右手拔刀阻挡雨点般络绎不绝的弩箭,跟随众人紧急撤退,刀刃回旋,施展圆月刀法护住自己和张志阳的身体,锋利的裂天刀挥舞起来滴水不漏。刀法凌厉,脚下也不慢,鼓荡体内刀旋把度催动到极致,像一头猎豹一样在地面上飞掠。原本一直落在队伍最后面,看上去体力不济随时要掉队,关键时刻却爆出惊人的度和力量。虽然肩上扛着一个人,度也不在任一个宗门弟子之下,很快,就跟随众人撤到了密林内。刚冲到树林内,就把肩上的张志阳放下来,接连点张志阳的期门穴、气海穴和百会穴等穴位,阻止剧
伏灵小说5200
毒在张志阳体内蔓延。

    树林外,上官屠和两个宗门弟子逐步撤了回来,三人身后,涌出一大群黑衣人,手持刀剑和弩箭等各式兵器在后面穷追不舍,黑压压的起码有上百人。人人杀气腾腾,清一色的黑衣蒙面,一步跨出就是几米来势汹汹,体内力量波动澎湃有力,全都是先天境的高手。在民间,没有一个势力拥有这么多的先天境高手,更没人敢伏击仙门弟子。很显然,这是魔神教的高手!

    见机不对,已经撤到了树林里面的乾坤刀宗弟子们继续后撤,一个个手持长刀在密林内狂飙,进退有章训练有素。一行人虽实力强大,但突然间遭遇袭击敌暗我明,不知魔神教到底来了多少人有什么样的高手,不敢恋战。

    岳青山行动迅,和师兄弟们一起默契地后撤,但都到了数百米外,回头见林天一动不动还在给张志阳疗伤,转身冲了上来,“走,林天,情况危急,马上离开这里!”

    “你们先走!”

    林天头也不回,继续给张志阳疗伤。

    “没用的,这是魔神教臭名昭著的穿心箭,专破我们仙门弟子的金刚体魄,涂抹了致命的剧毒!林天,别……,别管我,你快走,快……”

    张志阳艰难地睁开眼睛,伸手去推林天,情况危急,己不想拖累林天;但往日力大无穷的双手,现在却是软绵绵的酸软无力。一眨眼功法,脸庞就面如死灰,可怕的剧毒在继续蔓延。

    “张师兄,别动,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毒!”

    林天没有放弃,心里却越来越沉。

    身为一个曾经的武道盟主,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剧毒,知道有些剧毒根本无药可解。很不幸,穿心箭上涂抹的剧毒就是其中之一,除非马上找到魔神教专门炼制的解药,不然,一行人还没赶到高车国就要迎来沉重的打击!

    风大雨大,厮杀声震耳。

    断后的上官屠等人步步后撤,一时间无心恋战,也有些抵挡不住了,来袭的魔神教徒人多势众,情况越来越不妙。张志阳的情况也糟糕至极,在林天的眼皮底下,气息越来越弱。

    魔神教的穿心箭向来是杀人越货的大杀器,让仙门中人闻之色变,再厉害的高手,中箭后也是凶多吉少。

    林天心里越来越沉,明知道效果不大,还在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的本命元气灌入张志阳体内;可惜,输入再多的本命元气也无济于事,张志阳的身体仍然越来越冷。

    “林天,没用的,穿心箭涂抹的是天底下最毒的见手青,沾上一丝就必死无疑!”

    岳青山站着一旁,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张志阳和焦急的林天,摇了摇头一声叹息,“走,跟我一起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岳师兄,救他,救救张师兄!”

    林天双眼通红,抬头看着岳青山,“张师兄是为了救我才中箭的,是他帮我挡了这一箭!岳师兄,你在宗门内修炼多年经验丰富,你肯定有办法的。求你了,救他,救救张师兄!”

    “没有魔神教专门炼制的解药,谁也救不了他!中了见手青,根本就无药可救,必死!”

    岳青山摇头,无能为力。

    他是在宗门内修炼了很多年,但一直苦练刀法,别的方面涉猎不深。如果是一个炼丹堂高手在这里,或许还有什么办法,他实在是无计可施,有心无力。

    林天心头冰冷,没有再说什么,知道岳青山确实是无能为力了。

    中了穿心箭上的见手青,必死无疑!

    难道,就这样看着张志阳死在这里?

    林天沉默,但心头没有放弃,心念如电,把前世今生所有解毒的经历都想一遍,束手无策之际,突然间脑光一闪,想起了蛇身怪人上官雨寒传给自己的封魔印。

    封魔印可以隐藏修为瞒天过海,甚至可以封印自身生机诈死,那么,能不能把张志阳的心脉和身体封印起来,等日后找到解药后再解开封印给他解毒?

    林天眼前一亮,说干就干,先临时抱佛脚默念几遍封魔印法诀,然后深吸一口气,尝试着伸出一根手指按向张志阳的眉心。

    一滴虚汗,从林天额头上淌下,流淌到鼻尖上,晃了晃从空中滴落。

    林天当机立断,但真要动手,感觉手指头前所未有的沉重,像是指尖上吊着一个重锤。

    理论上,封魔印有挽救张志阳生命的可能,但自己修炼封魔印的时间太短了,甚至都还没怎么修炼,只是在上官雨寒传功的时候参悟了一下。成功了自然最好,有望救张志阳一命,但稍有不慎,也许反而要了张志阳的命,还没中毒身亡就要死在自己手里!

    “咦……”

    岳青山一声惊叫,意外地看着林天。

    沉浸在封魔印法诀中的林天自己都没现,他那伸向张志阳眉心的指尖,突然间黑光萦绕,伴随着一股冷冰冰的让人浑身都不舒服的气息。

    “魔神教手段?”

    “林天他……,怎么会这样的功法?”

    岳青山心头震动,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不安和忐忑。

    四大隐世仙门和魔神教一向水火不容势不两立,双方争斗厮杀了千百年,见到仙门弟子,魔神教高手那是见血的妖兽一样疯狂,不死不休,为了砍下一个仙门弟子的脑袋可以血洗一个村镇,丧心病狂;同样,见了魔神教徒,四大仙门也是杀无赦,尤其是混入仙门内部的魔神教内应,一旦现,斩立决!

    刚刚加入宗门就出类拔萃,连自己都败在他刀下,林天是当真天赋惊人千年一遇,还是另有来头?

    如果当真是一清二白,这魔神教手段,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岳青山脸庞阴晴不定,陷入了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