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魔女手段

第一百九十七章 魔女手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掂量了好一会,林天咬牙,指尖重重地按在张志阳的眉心上。情况危急,魔神教徒攻击凶猛越追越近,同时,张志阳的气息越来越弱,容不得多想!

    一缕缕黑气,从张志阳的眉心迅向周身蔓延。

    黑气所过之处,张志阳的肌肉僵硬起来,肌肤青,像是被严寒冻僵。很快,整个人就身体僵硬无法动弹,像是患了大病,甚至没有了气息,感应不到一丝生机。同一时间,林天指尖传来一股奇妙的感觉。

    看上去,张志阳已经没有了呼吸,心脏停止了跳动身体冰冷,但按在其眉心上的指尖,仍然可以感觉到一阵阵微弱的跳动。这跳动微乎其微,几乎察觉不到,不是来自皮肤表面,而是来自深层肌肉下方,这是神魂的波动!

    在封魔印下,张志阳的一切生命特征都停止了,致命的剧毒也被封印起来没有进一步蔓延,唯一保留下来的,就只有他的神魂,也就是最后一分意识。如果哪一天,这神魂波动也没了,那就是魂飞魄散真正的死亡!

    成功了!

    只要还活着,就还有一线希望!

    林天心中激动,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蛇身怪人上官雨寒传给自己的封魔印,没有用来装病瞒天过海,反倒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张师兄,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只要我林天不死,一定把你带回宗门,找到解药帮你解毒!”

    林天斩钉截铁,立下了誓言。

    张志阳这一箭,是为自己而挡的,就算再危险,自己也不可能抛下他独自逃生!

    厮杀声震天,追兵更近了,已经杀入了树林。

    上官屠如同杀神在世,刀刀见血杀气腾腾,毫不留情地重创一个个魔神教徒,砍下他们的手臂切开他们的胸腹,甚至一刀把他们看成两截。不过,从黑暗中冲出来的魔神教徒实在太多了,杀不胜杀。一时间,骁勇善战的上官屠也有些抵挡不住,不得不边战边退,身上血迹斑斑,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宗门弟子,身上也是鲜血淋漓。

    “走,马上离开这里,林天,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站在一旁的岳青山紧张起来,看一眼越来越近的追兵,呼吸粗重、急促起来。

    一行人中,为的上官屠修为最高,修炼的刀法也是大开大合最是刚猛,连他都抵挡不住,一旦追命一涌而上,自己和林天绝对一下子就被淹没。

    “走!”

    林天撕下张志阳身上的披风,把他绑在自己背后,背着整个人被封印起来的张志阳大步离去,早就等不及的岳青山紧随其后。两人前脚刚走,追兵就潮水般涌了上来。拖延时机让大部队脱离战场后,上官屠明显无心恋战,加入了逃亡的行列。

    夜色浓重,大雨倾盘,一行十二人在密林中急穿梭、飞掠;后面,魔神教高手们穷追不舍,黑压压的一大片。

    相比从山脚延伸到山顶的饮马坡,密林内更加难走,树木茂密藤蔓密布,到处都黑乎乎的,一不小心就撞上乱石甚至失足摔下悬崖。在饮马坡上,林天一行虽然疲惫,但仍然保持着队形;闯入密林后,队形大乱,在魔神教的紧迫下,相互间的差距就慢慢展现出来了。真正的高手鼓起力量冲在最前面,基础不够扎实体力不济的,就慢慢落在了后面,暴露在魔神教高手的攻击范围内。咻咻咻的破空声不绝于耳,魔神教高手边追边射箭,在后面全力追杀,时不时的听见一声闷哼有人中箭。

    “加,再加,快!”

    上官屠大声咆哮,催促宗门弟子们咬牙坚持,身上虽然鲜血淋漓,但修为强大仍然度惊人。

    密林内漆黑一片,身后又有追兵穷追不舍,独自一人都行走艰难,背着一个人,自然度更慢。林天咬牙坚持,体内五个刀旋一起快旋转,但仍然跟不上众人的脚步几乎落在了最后面。

    不行!

    这样不是办法,自己和张志阳都要死在这里!

    回头扫一眼身后越来越近的上官屠,以及那黑压压的追兵,林天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趁在上官屠赶上来之前,飞身向左前方掠去,咬牙竭尽全力加冲刺,身体几个起落就背着张志阳消失不见。关键时刻,果断选择从不同的方向撤离。

    上官屠脚步一顿有些意外,然后回过神来,转身砍杀两个追得最猛的魔神教徒,然后沿着原有的方向继续狂奔。对手太过凶猛,现在,只能先暂避锋芒,等挺入密林深处再慢慢图谋反击。本来,他还担心走在前面的林天坚持不住,现在好了,可以一退再退,将计就计带着追兵深入密林,等追兵锐气过了阵型混乱,再集中力量从容反击。只不过,林天独自逃生,他自己就危险了。

    “追!”

    “一个不留!”

    魔神教徒们杀气腾腾,迅分兵,小部分向林天追去,大部队则跟在上官屠后面穷追不舍。

    雨越下越大,哗啦啦的下个不停。

    林天头顶流云斗笠,背着张志阳在密林内狂奔,但还没走多远,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

    来得好快!

    林天大口喘气,举头四下看一眼,果断把背上的张志阳放下,藏在一棵大树后面。自己则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伏在一丛灌木丛下面,手掐法诀把吸血藤妖召出来,后者先亲昵地绕着林天爬两圈,然后一头扎入地下消失不见。

    分头逃跑,这是第一步;

    伺机反扑,起凌厉的反击,这是第二步!

    林天没有一味逃亡,不习惯处于绝对的被动,他也知道,背着高大的张志阳,光逃不是办法,是逃不过身后如狼如虎的追兵的。无论什么时候,进攻才是最好的手段。

    一个披头散的中年大汉率先追了上来,左手拿着一把手弩,右手握着一柄大刀,杀气腾腾的冲在最前面。衣服凌乱,半开的胸襟下,隐约露出胸口上的狼头刺青。体内力量波动澎湃有力,和张五常相比只强不弱,显然是个先天七重的高手。

    来吧!

    就是你了!

    林天潜伏在灌木丛内纹丝不
变速战神txt下载
动,任由瓢泼大雨倾倒在身上,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

    在这样一个腥风血雨的雨夜,只有血腥的杀戮才能让这些疯狂的魔神教徒冷静下来,也只有比他们更狠的杀戮,才能让他们止步、恐惧。

    中年大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脚步突然慢了下来,扬起手里的大刀小心翼翼,缓缓地来到了林天所在的灌木丛前,十米、八米、五米……,越来越近。

    雨一直下,林天像座石雕一样一动不动,戴在头上的流云斗笠很好地隐藏了他的气息和力量波动,如同一个顶级杀手,在耐心地等待。

    沉重、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更多的追兵追了上来。

    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帮手,中年大汉放下心来,开始加。

    地面轻轻地颤动起来,地面上的积水如同湖泊一样出现了一道涟漪。中年大汉一双眼睛紧盯着前方,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动静,仗着人多势众继续向前冲,要第一个追上林天把他干掉。

    哗啦一声,一条黑影骤然破土而出,从背后向中年大汉扑去,度奇快带起一片水花。

    中年大汉也身手不凡,猛然转身,瞳孔里,一截土龙尾巴刺刀般呼啸而至,一下子就到了面前。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土龙?

    中年大汉脸色大变,险而又险地举刀荡开呼啸而至的土龙尾巴,还来不及喘口气,一股强烈的危险从背后袭来。还来不及转身,身体就突然一震,腹部渗出一行血迹,然后,鲜血井喷而出,身体几乎被拦腰砍成了两截。轰然倒地后,才看见林天那冰冷的脸庞以及那锋利的裂天刀。

    土龙在前,裂天刀在后!

    可怕的土龙,只是个幌子!

    中年大汉终于反应过来,可惜,已经晚了,死不瞑目。

    “第一个!”

    林天冷森森吐出三个字,扫了众多追兵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吸血藤妖潜伏在地下佯攻,吸引对手的注意,自己潜伏在一边暴起突袭,这一招,已经在炼魔场磨砺多日。强大的力量,凌厉的刀法,再加上恰到好处的时机,一刀必杀!在大比武上,受限于各种条件,这一招还不够凶猛,在野外,借助夜色和磅礴的大雨,威力倍增。一个先天七重的魔神教高手,也是一招致命!

    背起大树后面的张志阳后,林天率吸血藤妖扬长而去,拔足狂奔。身后,追兵们却齐齐停下了脚步,看着中年大汉的尸体,一时间人人脸色大变。乾坤刀宗弟子的厉害,众多魔神教徒早就领教过,但没人能想到,看上去修为最低,并且背着一个人逃亡的林天如此凶猛!

    不用多,仅仅干掉一个目标,林天就让追兵们望而止步。用血腥的杀戮,让杀气腾腾的狂热的魔神教徒们停下了脚步。

    进攻,永远都是最好的防守,一味逃亡是逃不掉的!

    远方,数里外的一座高山上,站着一群真正的魔神教高手。身份然的赵霜盈站在最高处,其余人等按修为、辈分依次站在其身后,一路追踪而来的佘吞海赫然就在其中,身旁的红衣老魔头手里拿着一柄雕刻着魔纹的长弓,肩背一壶穿心箭。

    “有意思,带着一个人独自逃命,竟然还中途设伏,刀法凌厉一刀致命,有意思……”远远看到林天伏杀中年大汉那一幕,赵霜盈没有愤怒,反而笑了,冷笑。

    “请大小姐恕罪,都是我的错,刚才那一箭再准一点,那小子早就倒在地上了!”红衣老魔头一脸惭愧。

    “沐老,你也知道错了么?”

    赵霜盈顿了顿,淡淡说道,“穿心箭一出,必定收割一个仙门弟子的灵魂,这向来是我们魔神教的大杀器。亲自出手,竟然连一个刚刚成年的仙门弟子都杀不了,沐老,你真的老了。这样下去,穿心堂不要也罢,拿什么和杀戮堂并肩齐论?”

    一滴虚汗,从身穿大红色战袍的沐朝额头上淌下,老脸红。身为穿心堂的一个高手,毕生都在浸淫箭术,竟然一箭落空,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原谅的过错。虽说,一箭重创了修为更强大的乾坤刀宗高手张志阳,但毕竟没有命中林天那个原定的目标,这是没法否认和抹杀的事实。

    “大小姐,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那小子的人头带回来!”沐朝躬身请命,要将功赎罪。

    “嘿嘿,沐老头子,你还嫌不够丢脸么?大小姐,让我来吧,那小子我早就盯上了,他是我的!”

    佘吞海嘿嘿冷笑,没等赵霜盈话就抢先回答,远远看着林天在密林中时隐时现的身影,目光炙热,像头嗜血的妖兽一样舔了舔嘴唇。

    “也好,佘吞海,去吧!记住,我要活的!”赵霜盈冷声下令,佘吞海躬身行礼,然后哈哈一笑从怀里拔出一柄蛇形匕,一扭一扭地像条蛇一样掠出去,动作丑陋难看,度却是奇快眨眼就不见踪影。

    还在中途的时候,佘吞海就盯上了林天,知道这是一个极其年轻的仙门弟子,垂涎三尺要品尝其年轻的血液;

    现在,见林天不仅年轻,还有勇有谋刀法出众,对他的兴趣更大了!

    “大小姐,一起动手吧,把他们一网打尽!”有人提议,杀气腾腾。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整整十三个刀锋战士啊,哪有那么容易一网打尽!”赵霜盈摇头。

    “现在不动手,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有人追问。

    “你们说呢?前方的石头城被我们布下了重兵拦截,一行人中又有人受了重伤,换做你们是这一队乾坤刀宗弟子的统领,你们该怎么办?”

    赵霜盈反问,脸上一直笑吟吟的,只是笑容越来越冷。

    这一次,她不仅是要阻扰、破坏乾坤刀宗的行动,还要把这一队乾坤刀宗弟子一网打尽!为此,早就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杀招连连,饮马坡突袭,仅仅只是庞大计划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一切,才刚刚开始!

    大变局时代已经到来,四大隐世仙门注定要沦落,这天下,是我们魔神教的!

    赵霜盈胸有成竹,站在最高处指点江山踌躇满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