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零一章 裂天刀阵

第两百零一章 裂天刀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冰冷的雨水哗啦啦地下个不停,夜色浓厚。

    茂密的雨林内,除了这哗啦啦的雨声,就寂静一片。往日在密林内游荡的野兽,似乎也全都在自己的洞穴里卷缩不出,躲避这冰冷的冬雨。或者,也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一个个有多远躲多远。

    魔神教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往日在密林内横行无忌的妖兽也要躲避这些凶神恶煞。尤其是大魔头佘吞海,哪怕站着不动,也给人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再厉害的妖兽也唯恐躲之不及。

    冷风吹拂,林天躲在树干后不动,一言不静静地潜伏;佘吞海也没有吭声,继续大步向前,只不过,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十米、八米、六米……,渐渐地越来越近。

    紧张的气息弥漫开来,空气,似乎都沉重起来。

    脚下的地面,开始轻轻颤动,地上的积水轻轻荡漾,一道波浪蜿蜒而来。

    又是那条土龙!

    毕竟修为浅薄,这小子的手段也就这样了!

    佘吞海狞笑,明察秋毫,不动声色地继续向林天藏身的大树走去,距离拉近到三米后,猛然抢先难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伸手抓向潜伏在树干后面的林天,“小子,是时候结束了,束手就擒吧!”

    潜伏在地下的土龙构不成威胁,林天的裂天刀掉在了地上,还提前暴露了行踪,佘吞海心中大定,出手肆无顾忌要直接把林天抓起来。

    呼!劲风呼啸,猛然难出击的佘吞海度极快,攻击凶猛带起了一股劲风。然而,就在其杀气腾腾要一爪抓下去的瞬间,突然攻击一顿一脸愕然。

    树干后面,的确潜伏着一个人,身上的披风还在冷风的吹拂下一晃一晃的;但不是林天,而是人事不省的张志阳,靠在树干上一动不动。

    一味逃亡是没用的,林天再次布下了埋伏,但和之前的伏击不同,稍稍做了些改变,巧妙地利用人事不省的张志阳做了个伪装。果然,以佘吞海的威能,大意之下也一时不察中计。

    地面震动,寄生在土龙体内的吸血藤妖骤然难,趁佘吞海失神愕然之际起了凶猛的攻击。这一次,直接从土龙体内伸出藤蔓末梢,刺刀般从地下刺穿佘吞海的右边脚掌;然后,鲸吞海水般吞噬其体内的本命精血。

    “啊……”

    佘吞海失声惨叫,抽身退,把潜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拽了出来。五指如钩用力一抓,土龙身上就多了五道深可见骨的血淋淋的伤口。不料,身体都遭到了重创,藤蔓末梢仍然没有缩回去,反而狠缠了上来,疯狂地吸血。

    “啊……,这不是土龙,绝不是土龙,这是什么妖孽?”

    佘吞海伸手摸出怀里的蛇形匕,俯身割断缠在右腿上的藤蔓,低头看着血淋淋的被贯穿的脚掌,还有掉在地上的一截藤蔓,又惊又怒。眨眼时间,体内就消失了大量精血,让他始料不及并大吃一惊。一瞬间,吸血藤妖就缩回了地下消失不见,但佘吞海可以肯定,那绝不是一条真正的土龙!成年的土龙是很厉害,但什么时候,有谁见过土龙会吸血?

    一路稳操胜券修为强的佘吞海心头震惊,明白自己大意,小看林天了。论境界,林天是不高,但诡计百出,收取的天命战神更是古怪!

    一柄锋利的长刀,骤然从背后斩向佘吞海。

    潜伏在一旁的林天,终于动手了。用张志阳为诱饵,以吸血藤妖的突袭为幌子,等的就是这一刻!

    没有刀光,没有劲风,林天出刀度并不快,刻意收敛、压制体内的力量波动,佘吞海忙着应对吸血藤妖的纠缠,一时之间没有察觉来自背后的危险。等距离拉近到五米后,林天才骤然加,体内五个刀旋一起疯狂旋转,磅礴的真气从刀旋直达刀锋,攻击迅猛、突然,没有任何蓄力的过程;同一时间,一双眼睛骤然冰冷起来,冷冰冰的如若千年寒潭不带丝毫情感波动,不顾疲惫之下极其遭到反噬的危险开启生死境,起全力一击!

    在一个大高手的追击下,一味逃亡是没用的,必须反击;

    仅仅反击也还是没用,必须把对方打痛了,给对方切实的压力和威胁,这才有可能创造出机会逃出生天!

    林天目光寒冷,指挥吸血藤妖伏击佘吞海后,没有收手远走高飞,而是更进一步,施展霸天第一式倾尽全力起了反击。

    是生是死,能不能逃出生天,就在这一刀!

    在大比武中一刀击败赫连不都后,林天再次施展大长老洪元熙传授的霸天第一式。这一招,他还远远没有掌握真正的精髓,需要长时间的参悟和琢磨;没熟练掌握之前就贸然施展出来,这其实不太明智,但这已经是林天最后的一个杀手锏了,在关键时刻果断放手一搏。

    佘吞海霍然转身,抢在黑水重刀落在身上之前转过身来,即使右脚掌被贯穿,仍然身手敏捷,不愧一个大魔头的虚名。然而,纵使修为高,看到林天这一刀后也不由得变色。

    霸王三式就已经后凶猛狂暴了,大长老洪元熙传给林天的霸天第一式,比霸王三式还要凶猛百倍!一招直劈,却变化万千带起千百道刀芒,如同烟花绽放,光华万丈。

    同样的招式,和击败赫连不都时相比,又大有不同。

    匆匆下山,林天来不及仔细参悟传功长老独孤野的《独孤心法》,还来不及深入参悟霸天第一式的精华;但独孤心法上的‘多变’两字,给他指明了修炼霸天第一式的大方向,在攻击中加入新的变化,糅合恨天刀法和大杀四方等杀招的精华,刀法变得复杂、华丽、惊艳!面对佘吞海这个强敌,只攻不守,一刀劈出就倾尽全力抽空体内所有的力量,不成功就要成仁,未重伤对手就先把自己置之死地,凶猛、爆裂、疯狂!

    看到林天这一刀,佘吞海一时间也情不自禁的心惊肉跳,破天荒地心生一股难以阻挡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佘吞海心生
不朽道魂笔趣阁
不安,同时也感觉荒唐。

    以自己的身份和修为,竟然惧怕一个区区先天六重的小家伙,这怎么可能,说出去谁信?

    林天这一招,又是什么刀法?难不成,是那传说中的……

    佘吞海心生不安,本能的想要躲避,但一个魔神教殿前护法的尊严,让他放不下面子。把心一横,挥舞着蛇形匕迎面而上。

    叮一声脆响,两柄兵器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林天仍然虎口麻,但手里上千斤重的黑水重刀没有像裂天刀那样脱手飞出去;相反,佘吞海手里的蛇形匕蹦出了一个缺口,身体也晃了晃后退一步。虽然挡下了林天的霸天第一式,但明显占不到什么便宜,甚至稍稍吃亏,右脚掌被贯穿大量失血后,强大的修为大打折扣。

    “一尊魔神教殿前护法,也就仅此而已,日后,在我乾坤刀宗长刀下,必定和你们教主一起灰飞烟灭,哈哈哈……”

    林天哈哈长笑,转身抽刀离去,背起大树后面的张志阳扬长而去,身形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黑暗中。

    “小子,哪里走!”

    佘吞海怒了,体内力量波动接连倍增杀气滔天,眼睁睁看着林天这样离去,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耻辱!正要全追上去,黑暗中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啸声。

    “师弟莫慌,我来也!”

    “乾坤刀宗上官屠在此,胆敢触犯我宗门弟子者,杀……无……赦……”

    “兄弟们,结阵,用裂天刀阵绞杀这个大魔头,把他的人头带回宗门!”

    ……

    黑暗中,从四面八方远远传来一股股强大的气息。

    一直按兵不动在远方观战的上官屠和岳青山等人,纷纷出手了,声援绝地反击的林天。一行十一人故意散开,给佘吞海陷入重围,踏入一个更大的陷阱的感觉。远远看去,不见人影只闻其声,间或有耀眼的刀芒映入眼里,密林上空杀气滔天。

    “裂天刀阵?”

    佘吞海呢喃,脸色又是一变。看看林天消失的方向,再感应一下从四面八方扑上来的强大的气息,冷哼一声停下脚步,不敢孤军深入再追上去。

    乾坤刀宗刀法向来是独步天下,外出历练的宗门弟子,无一不是刀法高手,攻击凶猛凌厉;但世人所不知道的是,乾坤刀宗的战阵同样出色,单独一个乾坤刀宗弟子是一条过江猛龙,几个乾坤刀宗弟子联起手来,是一群可以撕裂虎豹的饿狼,一旦落入乾坤刀宗弟子的战阵,修为高几个境界也不一定能突围冲出来,一不小心就被乱刀砍死。这一点,魔神教高手们早就领教过,也吃过很多的苦头。强如佘吞海这样的人物,听到裂天刀阵这四个字后也是心头凛然。

    “哈哈哈,什么殿前护法,也不过如此!”

    “师弟英勇,走,今天这一战,日后再让魔神教十倍偿还!”

    黑暗中,传来上官屠等人的哈哈笑声,中气充足的啸声在夜雨中传出数十里。然后,慢慢地走远消失不见。

    尽管在局部地区占据人数优势,上官屠等人也不敢轻易动手,甚至都没有现身,接应上林天后迅远去,不敢有任何耽搁。

    佘吞海脸庞阴晴不定,不甘心到嘴的肥肉就这样溜了,想要追击,却又心有忌惮。抛开裂天刀阵不说,再次中伏被林天得手,或许一不小心就真的阴沟翻船死在这里。林天那最后一刀威势吓人,他的天命战神也同样棘手,绝对不是一条普通的土龙!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佘吞海回头一看,大群魔神教徒终于杀到。可惜,林天一行已经走远,再也跟不上了。

    “一群废物,你们……”

    佘吞海一脸怒容,正要迁怒于众多魔神教徒,突然感应到两道冰冷的目光扫过来,立马噤声。

    黑暗中,赵霜盈高挑窈窕的身体缓缓走了出来,身穿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袍,在黑暗中格外显眼。冰冷的夜雨落在她身上,然后一滴一滴地弹开,缓步行走在倾盆大雨中而滴水不沾。

    “大小姐,我……”

    佘吞海惶恐、忐忑起来,甚至,身体都在抖。

    在众多魔神教徒们面前,这魔头穷凶恶煞,但见了赵霜盈,仿佛做了万恶不赦的大罪一样惶恐、畏惧,浑身冷汗如雨。

    “佘吞海,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出乎佘吞海的意料,赵霜盈没有怪罪,而是问了一个简单至极的问题。

    “林天,姓林名天!”

    佘吞海赶紧回答,擦擦额头上的虚汗,赵霜盈越是云淡风轻没有怪罪,他就越是惶恐,“大……,大小姐,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追上去,亲手把林天那小子杀了!”

    佘吞海自知有错,不敢求饶,只求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杀?佘吞海,你杀得了人家么?”赵霜盈冷笑。

    “大小姐,我……”

    佘吞海更加惶恐,身体难以抑制地抖,“大小姐,给我一队精兵,砍不下林天的人头我就自绝在大小姐面前。大小姐,求你了,再不动手,就要被他们跑远跟不上了!”

    佘吞海额头渗出一滴滴豆大的虚汗,匍匐在赵霜盈面前苦苦哀求,后者却一言不,转身缓缓地离去。走出了好一段距离,声音这才远远地传来,“佘吞海,站起来准备下一场战斗吧!一切我早有准备,他们度再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记住,我要的不是尸体,而是人。下次再看到那个年轻人,给我抓活的,抓不到你就自刎吧!”

    赵霜盈声音清脆,听起来却比从天而降的冬雨还冷,在场的魔神教徒无不心生寒意,诚惶诚恐地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佘吞海闻言却是眼前一亮。

    “多谢大小姐,谢大小姐不杀之恩!”

    佘吞海喜出望外,看到了将功赎罪的机会,想起林天的身影,脸孔狰狞、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