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零八章 病师爷

第两百零八章 病师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混入了你们商队,在哪里?”

    匪帮领屈波再叫一次,恶狠狠的杀气腾腾。

    浩浩荡荡的商队中,除了众多护卫和伙计外,还有不少妇女和儿童,跟着商队一起前往石头城。看着杀气腾腾的屈波,人人面有惧色,但没有一个回应。

    咻!刺耳的破空声再次响起,又一支锋利的弩箭在空中划过。然后,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有个商队护卫左眼中箭,捂着伤口倒在地上打滚,撕心裂肺地大声哀嚎。匪帮领屈波这一箭,故意偏了偏射中商队护卫的眼睛,故意没有一箭致命要众人看看后者的痛苦。这一箭虽然没有射中眉心,但力量惊人,箭支从左眼刺入,斜着贯穿了商队护卫的头颅。后者捂着伤口打几个滚后,很快就没了气息,剧痛之下,双手在地上抓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指痕,十个指头全都是血,死前所承受的痛苦也就可想而知。

    商队上下齐齐变色,看着倒在地上的死者,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

    横行北疆的恶狼帮,比传闻中的还要凶残!

    眨眼间,就死了两个人,下一个,会轮到谁?

    又有谁,能躲避匪屈波的夺命弩箭?

    人们心脏狂跳,油然而生无边的恐惧,莫说一般的商队伙计和随行的妇幼,就是专门和各类匪徒打交道的护卫、镖师们都无比紧张,甚至是手脚酸软无力。

    情况,比预想的还要棘手,魔神教的魔头果然是心狠手辣!

    马车内,林天脸庞更加凝重了,目光也渐渐冰冷起来;仍然盘腿坐在地上不动,但身体渐渐绷紧,挺直腰身。匪屈波箭法惊人,百步穿杨让林天迅想起了昔日仙门考核时遇到的落神宫女执事花非花,不过,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杀气腾腾,但毕竟修为有限,顶多只有先天两重好对付;真正不好对付的,是在一旁压阵的阴测测的魔头尸突权。

    不动声色靠近后,有多大的把握将尸突权这魔头一刀斩杀?

    召集上官屠和岳青山等人一起动手呢?

    林天体内,有杀气在凝聚,目睹屈波的凶残和尸突权的阴险,跃跃欲试暗暗掂量出手的把握。但反复掂量一番后,还是盘腿坐着不动不敢轻易出手。

    尸突权修为深不可测,显然是个魔神教高手,但这还是次要的。一旦自己一行联手出击,不管结果如何都会暴露行踪,就算杀了屈波和尸突权也没用,很快就会有更多的魔神教高手闻风而至。到时,想迅通过石头城出塞就难了,影响大局。不远处的树林内,有人影晃动,伴随着一股隐隐约约的阴冷气息。显然,除了尸突权这个魔头外,还有魔神教探子在一旁窥视。自己一行一现身,马上就要暴露!

    林天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按住出手的冲动,干脆闭上双眼养精蓄锐,沉住气静观其变。

    婢女秋红惶恐不安,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柄锋利的匕,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又哆嗦着心如鹿撞。反倒是重病在身的丽娘,一直静静地斜靠在车厢上从容不迫,目光不时落在林天身上,见他年纪轻轻就如此镇定,目光更加明亮了。

    路上,竟然偶遇仙门弟子,这增加了她赶到高车国营救香香公主的希望,也坚定助林天等人一臂之力的决心。魔神教越是凶残,越是不顾代价大张旗鼓地追杀,越说明林天等乾坤刀宗弟子的重要!毫无疑问,他们将是营救香香公主的希望。

    “说,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混入了你们商队,在哪里?”匪屈波再次怒吼,手里的长弓瞄准了一个商队伙计周平,只见他唇红齿白,个子不高,眉目间还带着一个男孩子的青涩才刚刚成年,涉世未深才刚刚走出私塾踏足这个残酷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舅舅,救我,啊……”

    周平摇头,实话实说,他确实没见过什么陌生人。被屈波的长弓瞄准,心中紧张头脑几乎一片空白,一边求饶一边向商队大掌柜,也是他的舅父刘元华冲过去向后者求救。结果,仅仅迈出一步就一声惨叫,身体晃了晃倒在地上,看着自己的舅父刘元华嘴巴动了动,似乎还想喊一声舅舅,但再也叫不出来,脑袋一偏气绝身亡,唯有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平儿,平儿,是我害了你,舅舅不应该带你出来,是我害了你……”

    脸上被抽了两鞭倒在地上的大掌柜刘元华,手脚并用滚过去抱起周平,看着姐姐唯一的孩子就这样死在怀里,老泪纵横。本来,他是想提携一下这个刚长大的外甥,带着他一起走南闯北做些买卖,让他以后有个本事赚钱养家;没曾想,外甥才第一次走出家门,就这样死了。

    “要么,说出混入你们商队的陌生人在哪,要么,就是死!说,人在哪里?”

    匪屈波面目狰狞,话音未落抬手就是一箭,又一个人倒在了血泊中。不管乾坤刀宗弟子到底有没有藏在商队中,先杀戮恐吓一番再说,免得乾坤刀宗弟子从眼皮底下溜过去。要不然,过了黑龙庄再想大张旗鼓地搜捕
最牛败家子最新章节
,那就难了。

    人们大面积骚动起来,惊慌失措,一个个牙齿咯咯作响。有人恐惧之下转身就跑,策马狂奔要远离恶狼帮这些凶神恶煞,结果,还没跑出几米就中箭倒地气绝身亡。身为恶狼帮的大领,屈波面目狰狞,箭法也是出神入化,每一箭射出必定有一个人中箭身亡。不过,无论他怎么逼迫,也没有如愿以偿。求饶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能说出乾坤刀宗弟子们的去向。大怒之下,屈波越凶残起来,站在一旁压阵的魔头尸突权则脸庞越来越沉。

    这支商队虽然是一盘散沙,毫无抵抗之力,但规模可不小,车队浩浩荡荡的有马车,也有驴车。车上有的装满了布匹,有的拉着堆积如山的粮草,想要一辆辆车仔细搜索,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与此同时,石头城的守备部队随时可能杀到,和大汉国其它地方的守备部队不同,这里的士兵可都是以一敌十的北疆精锐,其中不乏戍边的大汉铁卫。一旦大军杀到,那就麻烦了。

    尸突权频频看向石头城的方向,一言不。见其脸色越来越沉,屈波也焦急、惶恐起来,下手更加凶残。抱着外甥周平的尸体,商队大掌柜刘元华老泪纵横,想要振臂一呼号召众人齐心协力反抗,看看屈波身后众多虎视眈眈的恶狼帮悍匪,嘴唇动了动还是不敢付之行动。

    下手凶残的匪屈波,让林天睁开了眼睛,透过马车的窗户刚好看到刘元华想要动手却又畏缩的一幕。

    “这些商队护卫,实在是太懦弱了,唉……”

    林天摇头叹息,伸手按上了背后黑水重刀的刀柄,不忍心看到人们被宰羊一样任意屠杀。并不算高大的身体,猛然爆出强劲的力量波动和浓浓的杀气。

    忍无可忍,那就不必再忍!

    屈波、尸突权,还有恶狼帮的人,全都该杀,一个不留!

    林天真正动了杀机,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要让恶狼帮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慢,年轻人,再等一等!”斜靠在车厢上的丽娘,突然出言阻止。

    “再等下去,人们就要被杀光了!”

    林天声音沙哑,明白丽娘的好意,但去意已决,背上的黑水重刀感应到了他体内浓浓的杀气,开始颤动起来。明知道这是大魔头尸突权的诡计,知道他是要借屈波血腥的双手逼自己一行现身,这时候也不得不挺身而出!

    “黑龙庄主屠格雄,绝不会任由他们放肆的!”

    丽娘没有讲什么大道理,仅仅谈谈说了一句话,身体很不乐观不时咳出血丝,双眼却是炯炯有神。越是关键时刻,眼睛就越有神。

    “黑龙庄主?”

    林天身形一顿,丽娘话音未落,黑龙庄方向果然就传来了一阵呐喊。透过马车窗户看出去,只见一队兵马从黑龙庄内杀出,一个青袍中年人冲在最前面,脚尖蜻蜓点水般在地面一点就掠出七八米,度比狂奔的战马还快。只见他身体枯瘦脸色焦黄,下巴留着稀稀疏疏的山羊胡子,看上去似乎刚刚大病一场,度却比骑着战马的壮丁还快,像一只大鸟般从黑龙庄内掠出,远远的就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剑,一剑向匪屈波的身体刺去,“大胆凶徒,竟然敢来我黑龙庄作恶,看剑,杀!”

    穷凶极恶的屈波猛然转身,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二话不说,弯弓搭箭就向青袍中年人射出,咻咻咻三声,三支利箭接连呼啸而出。

    青袍中年人的身体突然摇晃起来,柳絮般左右摇晃着蛇形前进避过三支弩箭,然后,身体再次加,闪电般掠到屈波面前,叮的一声,仅仅一剑就把后者手里的长弓震飞;跟着,剑锋回旋,顺势把屈波的一条胳膊齐肩砍下。

    “啊……”

    刚刚唉不可一世,凶神恶煞般的匪屈波杀猪般失声惨叫起来。没等他反应过来,青袍中年人又一剑刺出,剑如长虹势不可挡,一剑直刺屈波的眉心。出剑奇快,度看起来似乎不在恨天刀法之下!

    “好,好剑法!”

    林天失声叫好,远远盯着青袍中年人的身影,“厉害,真没想到,黑龙庄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有一个这样的庄主,难怪黑龙庄非同一般!”

    林天兴奋起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青袍中年人一出现,自己一行的压力就轻多了,不必铤而走险被逼现身!

    “这不是黑龙庄主屠格雄,而是庄主身边的师爷冯剑波,身患疑难杂症脸色焦黄,看似一个病夫,剑法却是惊人!向来足智多谋,是庄主屠格雄身边最不可或缺的一个人物,把黑龙庄治理得条条有理,人称病师爷。”丽娘解释,身体不动仍然斜靠在车厢上,但不用看,远远听听声音就分辨出了青袍中年人的身份。

    “病师爷?”

    林天惊讶,对冯剑波这个青袍人更感兴趣了,暗暗兴起与其一试高低,看看谁出招更快的念头。看来,高手在民间这句话果然没错,一个看似最寻常不过的普通人,也许就身怀绝技!或许境界也不算多高,但相比仙门弟子也有着让人叹为观止的独到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