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魔女

第两百一十三章 魔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天,知道这叶北宫是什么人不?”岳青山笑问道,看出了林天的疑惑。

    “不知道。”林天摇头。

    “那你……,知道在我们宗门百人堂内,排行在慕容化之上的是谁不?”岳青山再问,笑吟吟的感觉和林天也是情投意合,在大比武上不打不相识。

    “不知道。”林天再次摇头。

    “呃,林天,你还真的连这个都不知道?”

    岳青山这回笑不出了,有些无言以对,摇了摇头,“加入宗门后这段时间,你不会除了修炼一概不闻不问吧?”

    “真不知道,师弟我从民间经过重重仙门考核才得以入门,自知修为浅薄不敢松懈,有些事情还来不及了解,还请师兄多多指教。”林天实话实说。

    “林天,你厉害,一心一意眼里只有修炼,难怪年纪轻轻就如此出色!”

    岳青山摇了摇头,顿了顿后说道:“我们乾坤刀宗年青一代弟子中,有三个人尤为出色,就算竞争再激烈也始终位列百人堂前三名。慕容化你已经见过了,来头惊人是大长老洪元熙的亲传弟子,修为也是惊人,在百人堂排行第三;不过,有个人比他更厉害,来头更大修为也更高,那就是太上长老风易阳的关门弟子,风……雨……涟……漪……,在百人堂排行第二。”

    “风……雨……涟……漪……”

    林天暗暗铭记在心,问道,“这是个女弟子?”

    “对,我们乾坤刀宗少有的女弟子之一,也是百人堂中唯一的女弟子!擅长双刀合击,一柄刀叫风刀,另一柄刀叫雨刀,分别执掌风、雨刀域,双刀尽出,风雨交加,就算是慕容化,恐怕也难以在风雨刀域下撑过十个回合。传闻,这些年来慕容化曾向风雨涟漪挑战了不下百次,没有一次胜出!”岳青山一字一顿,言辞间,对风雨涟漪这百人堂中唯一的女弟子无比敬重。

    厉害,连慕容化都撑不过十个回合?

    林天心头一顿,难以想象,风雨涟漪的刀法修炼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岳师兄,那在百人堂排行第一的呢,又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风雨涟漪,就勾起了林天的好奇心,迫切的想要知道,排行在风雨涟漪之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隐隐约约的记得好像曾听张五常说过,但当时无心过问俗事一心修炼,时间长了早就已经忘了。

    “就是这本广陵散记的主人,年青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叶……北……宫……”

    岳青山一字一顿,脸色更加敬重。在乾坤刀宗年青一代弟子中,大师兄叶北宫,可谓是一个传说般的人物。见过叶北宫的没几个,但不知道他的人却是凤毛麟角,林天这个自知修炼不问世事的怪胎除外。顿了顿,岳青山接着说道:“传闻,这本《广陵散记》,就是大师兄叶北宫很多年前,在其还没突破到先天宗师之前畅游广陵山脉所写的,大部分内容是其下山历练的所见所闻,夹着少部分对修炼的见解,其中就有涉及到刀域的内容。我的半步刀域,就是无意中在乾坤塔内找到这本书,参考了大师兄叶北宫的见解后参悟的。”

    岳青山不仅把《广陵散记》送给林天,还一字一顿讲解了这本小册子的来历。

    “多谢岳师兄大礼!”

    林天肃然起敬,向岳青山毕恭毕敬地行个大礼,听其这么一说,突然间感觉手里的小册子沉甸甸的。

    这不是什么功法,但从修炼的角度来说,这本小册子的价值只怕还远在一门进阶刀法之上!在乾坤刀宗内,越厉害的功法就越难获得,往往收藏在乾坤塔上层,一般弟子根本就接触不到。没有对应的功法,想要修炼出刀域比寻常人跨入先天境还难,这一点,看看一直修为停滞不前的张五常就知道了。

    夜色渐浓,林天虚心向突然来访的岳青山请教,与此同时,数十里外的一座高山上,赵霜盈冷冷地站在一座巍峨的高山上,女扮男装,身穿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袍,头上挽着长一身书生打扮,往**人的英气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儒雅气息,目光清澈明亮顾盼生风,体内感应不到一丝力量波动如同一个不会修炼饱读诗书的书生。身后高手林立,簇拥着一群如狼如虎的魔神教高手,身前跪着一个血迹斑斑的黑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从林天刀下逃生的魔头尸突权。

    “尸突权,你是说……,惨败在一个大汉铁卫刀下?”赵霜盈背负双手,站在一块巨石上居高临下看着狼狈不堪的尸突权。

    “是……,是!”

    尸突权老脸红,自知惭愧,“大小姐,属下无能,不过,可以确定那队乾坤刀宗弟子没有走出封锁线,肯定还在重重大山中的某个角落
暗黑大帝最新章节
!”

    “哦,你就这么确定?”赵霜盈问道,脸上多了一抹喜怒莫测的笑容。

    “确……,确定!”

    尸突权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点头。

    黑龙庄一战,自己已经输得狼狈不堪无颜面对圣女赵霜盈,要是被乾坤刀宗弟子从眼皮底下溜过冲出封锁线,罪就更大了。

    “尸突权,你凭什么确定?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

    佘吞海像条蛇一样从人群中钻出来,冷声反驳。

    “佘吞海,你……”

    见他这时候站出来落井下石,尸突权一下子脸都绿了,想要作却又不敢,在外面可以为所欲为,在圣女赵霜盈面前却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

    “你什么你,就凭折损了恶狼帮这一条,就足以治你死罪了!”

    佘吞海冷着脸,转身向赵霜盈躬身说道:“大小姐,属下一路追踪到黑龙庄附近就没了那些乾坤刀宗弟子的踪迹,如果所料不差,他们已经跳出了我们的封锁线不在大山之中。尸突权作为封锁线最北边的负责人,责无旁贷,当杀!”

    “佘……吞……海……,你又凭什么这么确定?就凭你那个泥巴都往嘴里塞的嘴巴,还是你个龙阳人的三寸舌头?”尸突权反驳,一字一顿又急又怒,额头上冒出几滴虚汗。这时候还不辩解,被佘吞海落实了放走乾坤刀宗弟子的罪名,那就真的完蛋了!

    “尸突权,你说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佘吞海跳起来,仿佛被踩中七寸一样怒形于色,咆哮着要冲上去掐尸突权的脖子。众多魔头对看一眼,人人咧着嘴,想笑又不敢当着赵霜盈大笑。佘吞海喜男不喜女的嗜好,谁都心里雪亮,但敢当面说出来的就没有了,只有狗急跳墙的尸突权才口不择言说出来。

    “好了,通通给我闭嘴。”

    赵霜盈的脸庞冷了下来,阻止暴怒的佘吞海,目光停留在尸突权身上,问道:“尸突权,你刚才说你输在一个大汉铁卫刀下,说吧,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是一个……,一个年轻人,一个很年轻的刚刚成年的年轻人。”

    见赵霜盈没有怪罪,尸突权心里松了一口气,说到林天,老脸又不由得一红。输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大汉铁卫刀下,说出来连他自己都羞愧。

    “哦,刚成年的年轻人,还善于用刀?”

    赵霜盈目光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尸突权,继续说,那人到底长什么样?穿着什么装束?”

    “装束普通很常见,长得也普通,顶多……,顶多就是比常人清秀点,其它的也就……,也就没什么了。如果是佘吞海在,或许还会多看几眼,但在属下看来的确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呃,佘吞海,我不是故意在说你……”尸突权支支吾吾,树林内光线幽暗,当时又下着大雨急着杀了林天战决,还真没怎么注意林天的容貌,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着说着,见佘吞海咬牙切齿又要扑上来,知道又踩了一脚佘吞海的七寸赶紧改口。说了好一会,结果全都是废话,根本没说清楚林天长什么样,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那人,是不是背着一柄长刀?”赵霜盈皱着眉头追问。

    “对,那人用的是一柄特别长的长刀。咦,大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尸突权一脸惊讶。

    “大小姐,那人是谁?难不成,就是……”

    佘吞海看向居高临下的赵霜盈,顾不上和尸突权计较那么多,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少年的身影,想起了在饮马坡附近从自己手底下溜走的林天。尸突权不说还想不起来,听他这么一说,林天的身影清晰起来,那可不是比常人清秀一点那么简单。抛开五官容貌不说,林天那遇强越强、机智勇敢的气质更让人印象深刻。

    佘吞海目光骤然明亮起来,身体像条蛇一样来回扭动,心头莫名的兴奋。

    “佘吞海,那个少年是我的,别坏了大事!”

    赵霜盈冷冷扫一眼兴奋的佘吞海,一眼就知道后者心里在想什么,自言自语,“先是躲过穿心箭,然后背着一个人甩掉重重追兵,有勇有谋;啧啧,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不错,还真是不错!仙门果然是仙门,每一代都涌现出类拔萃的人物,有意思,看来,这次行动更有意思,终于遇上一个稍微像样的对手了,哈哈哈……”

    女扮男装一身书生打扮的赵霜盈,突然间哈哈笑起来,身边,连同尸突权和佘吞海在内,众多魔头齐齐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圣女赵霜盈每次哈哈大笑的时候,就是其最可怕的时候,肯定有人要倒霉了,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她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