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图谋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图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下了几天几夜后,这场冬雨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夜色,越来越浓。

    黑龙庄内,林天没有急着翻阅宗门大弟子叶北宫留下的《广陵散记》,趁机虚心向来访的岳青山请教。先是请教领域乃至刀域的功法理念、修炼过程和注意事项,然后,从刀域延伸出去,向其请教步法和刀法。

    三人行必有我师,宗门大比武中,虽然岳青山败在了自己刀下被一招致胜,但林天不敢丝毫小看岳青山,相反,在其面前保持着应有的虚心和敬重。一个能够参悟出半步刀域的人,绝对有着其独到之处,修为也不算有多高,但在刀域方面起码值得自己学习。

    一个虚心好客,一个热情大方,两人在房间内促夜长谈。

    不打不相识,岳青山对林天也是敬重一见如故,对林天的提问知无不言。有些地方,不厌其烦地给林天重复细说几遍,甚至站起来拔刀亲自给林天演示,手把手指点林天对刀域的感悟。三番几次演练后,额头都渗出了热汗。

    “所谓领域,其实就是体内真气对体外天地元气的影响,进而掌控,刀域就是在领域的基础上融入对刀法的感悟。林天,你对刀域的基本理念已经感悟,剩下的就是不断演练和摸索了。师兄我天资愚钝,远远无法和你相比,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还是停留在半步刀域的境界上无法突破,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岳青山收刀,把裂天刀插回刀鞘,缓缓地收功。看着林天,嘴巴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说出来,欲言又止。

    “多谢岳师兄指点,不知师兄今晚来访,还有别的什么事情么?”林天察言观色,主动问道。

    “没什么,只是休息了一整天出来走走,刚好路过你房间而已。任务紧急,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要出,林天,抓紧时间休息吧,刀域没那么容易修炼出来的,也别太操之过急了!”岳青山叮嘱一声,转身告辞而去。

    “岳青山肯定有什么心事!”

    “奇怪了,连刀域都知无不言没有保留,心中有话却不说,会是什么事情呢?难不成是和昏迷不醒的张志阳有关?”

    林天心中疑惑,目送岳青山远去后关上房门,缓缓地抽出黑水重刀继续练功。

    追风刀法、落叶斩、旋风斩、大杀四方、霸王三式、霸天第一式……,林天没有多想,把前世今生所掌握的刀法全部练一遍。原本脑海里杂念丛生疑惑重重,练起刀法后渐渐心神归一,把心血全部倾注在刀法上。

    前一世,酸甜苦辣权势名利全都尝过了,了无遗憾;这一世,不要任何功名利禄,但愿长生!

    林天斩断脑海里所有杂念,一心一意追求强大的力量,渴望着早日找到神功残页,憧憬着有朝一日肉身成圣,然后长生不死。把所有刀法都练过一遍后,这才盘腿坐下来,从怀里取出岳青山赠送的《广陵散记》。翻开封面,第一页上的一行字就映入眼里,‘生平不登盘龙山,不知天有多高,不游广陵山脉,不知地有多大。’

    这行字,字体不大用的是楷体字,写得很工整,笔迹甚至有些清秀,看上去有点像一个女孩子的字迹。林天往后翻了翻,都是同样的字体,看上去干干净净,给人一股清爽的感觉,不像一本随手书写的游记,反倒像是一本精美的书法。

    “心有猛虎,墨迹生香,这个还无缘见识的宗门大弟子叶北宫,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字如其人,字写得这么好,他的刀法呢,又练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林天呢喃,对从未谋面的大师兄叶北宫产生了些许好感,也对其多了分好奇。

    字写得好的人,品行大都坏不到哪里;弃文从武,由一介书生踏入仙门的人,总是让人尊敬,例如同一时期加入乾坤刀宗的李亭君,无论修为高低也无论身处什么地方,都保持着一个书生特有的风骨,不像普通人那样容易被各种各样的俗事所侵蚀。

    “慕容化那样的人物,也只能在百人堂屈居第三;手握风雨双刀的风雨涟漪排行第二,写得如此一手好字的叶北宫反而排行第一,看来,仙门果然就是仙门,卧虎藏龙!想要有朝一日过他们,自己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林天心中惊叹。

    加入乾坤刀宗后这段时间,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可以笑傲同一时期加入宗门的新人弟子被誉为宗门千年奇才。但和慕容化、叶北宫这样的年青一代中顶尖人物相比,林天明白自己的修为还远远不够,需要更刻苦的修炼。等这次下山历练后,需要到乾坤塔寻找更厉害的功法。

    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夜雨,带来一阵阵寒意。

    一阵风吹过后,林天从失神中醒过来,静心翻阅叶北宫的《广陵散记》。正如岳青山所说,这是大师兄叶北宫当年畅游广陵山脉后书写的游记,书中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对广陵山脉的描写,其余是兴之所至的感想。在众多感想中,才夹着一小部分对刀域的心得和感悟,断断续续的夹在文中,有时感叹几句,有时只是寥寥一笔带过。

    “天下功法,真气皆有三大运转,体内、体外和天地,体内运转为小循环,体外为周天循环,天地间则为大循环。”

    “体内小循环,专注于锤炼刀旋和刀芒;体外周天循环一成,即为领域,进而为刀域;天地大循环自古有之,参悟并融入其中,体内真气方为真正的生生不息。”

    “体内小循环易练,体外周天循环难成。人在天地间,如一滴水融入江海湖泊,一滴水想要影响整个湖泊,自然困难,是为逆天而行;反之不以影响整个湖泊为目标,转而影响、控制周围的水滴,勿以小而不为,顺势而为持之以恒,体外周天循环自然水到渠成。”

    “体外周天循环之力量源泉,一为体内小循环,二为刀法,刀法和领域相结合,即为刀域!”

    “我等乾坤刀宗弟子,修炼出刀旋即可参悟刀域之玄奥,凝聚体外周天循环;但要练成天地大循环,起码要在先天宗师境之上,把刀旋浓缩锤炼成刀芒之后。”

    
天降贵女全文阅读
……

    林天小声呢喃,把书中所有和刀域有关的言语铭记在心,然后闭上眼睛慢慢去琢磨。最后,干脆把《广陵散记》收起来,一边舞刀一边用心去体会。现在,自己还没凝练出刀芒,按叶北宫的说法,还无法参悟天地大循环,但只要修炼出体外周天循环,也就是刀域,修为就足以再上一个台阶!

    房间内再次起风,除了风力大小和风向变幻外,渐渐多了一股刚猛爆裂的力量波动,一股凌厉的肃杀气息随之慢慢弥漫开来。

    参考岳青山的指点和《广陵散记》上的解说,林天尝试着加入刀法,开始真正打造专属于自己的独特刀域。这一次,不追求风力的大小和变化,甚至刻意降低影响范围,降低强度转而追求对体外天地元气的控制。慢慢地,体外的风旋转起来,变成了一股无形的回旋风,跟随着体内真气的运转一起一落。体内刀旋一动,体表就起风,刀旋一停就风止;风起风止,只在一念之间;一起一落也在掌握之中,刀旋度不变,手中长刀随意一动,这风也跟着起了变化。

    刀域雏形!

    重复了无数遍后,林天渐渐找到了感觉,修炼出了一个刀域雏形。严格来说,这还不算一个真正的刀域,还无法用于实战,甚至连半步刀域都算不上。但基本的功法理念已经琢磨明白,接下来不断地修炼,强化,打造出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刀域指日可待!

    笃笃笃的敲门声,突然从门外传来。

    “谁?”

    心中兴奋正要一鼓作气修炼出刀域的林天惊醒过来,横刀在胸前。

    “林公子,夫人有请!”门外,传来婢女秋红的声音。

    丽娘?

    她这时候找自己有什么事?

    林天心中疑惑,略微沉思,收功随秋红离去。

    在树林内,和病师爷冯剑波寥寥几句话,他就明白了丽娘果然身份非比寻常。这次自己师兄弟一行能顺利混入黑龙庄安顿下来,丽娘居功至伟,她这时候深夜找自己,肯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

    夜里风大,秋红提着一个灯笼急匆匆走在前面,迈着小碎步越走越快,林天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快要踏上木梯向三楼走去的时候,林天突然脚步微微一顿,隐约看见走廊尽头似乎有个黑影一闪而过,体形依稀还有些熟悉和岳青山有些像。

    “是岳师兄?这么晚还在外面?”

    林天心头嘀咕一声,也没有多想,跟着秋红大步离去。身后,在那黑乎乎的长廊尽头,幽幽地传来一声叹息。

    岳青山从柱子后面转出来,看着林天消失的方向,神情复杂。良久,再次一声叹息后悄悄离去,顺着木梯走到一楼,推开上官屠的房门闪身走进去。

    房间内,黑乎乎的没有点灯,窗子都关上了。

    过了好一会,岳青山的眼睛才适应过来,看见上官屠盘腿坐在床上。即使盘腿坐着,上官屠看上去仍有一般人高,身体魁梧如山给人扑面而来的压迫感。悬在腰间的刀鞘上还有几滴血迹没擦赶紧,那是饮马坡一战,魔神教徒留下的血迹。

    “岳青山,怎么样?”上官屠缓缓地睁开眼睛,沉声问道。

    “没什么异样,林天师弟看上去很正常。”

    岳青山欲言又止,神色有些复杂。嘴里说正常,心里却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林天跟在秋红身后的身影,还有林天那匆忙收到怀里的号角。

    “很好,很好,继续观察。记住,千万不可松懈大意,现有什么异动,马上告诉我,必要时甚至可以当场动手!”上官屠森然吩咐。

    “上官师兄,这……”

    岳青山心头一震,明白上官屠话里的意思,迟疑着说道:“林天他再怎么说也毕竟是同门,这次我们能够顺利潜入黑龙庄安顿下来,也全靠他的努力和计谋。上官师兄,我们会不会……”

    “你是想说,我们太多疑,太薄情了,是么?”

    上官屠冷笑,冷冷逼视着岳青山,逼得岳青山不敢抬头直视。过了好一会,这才冷声说道:“我们这次行动非常隐蔽,但仍然遭到了魔神教的伏击,我怀疑,我们一行人中出了内奸,有魔神内应混入了我们乾坤刀宗。并且,很有可能就在我们这一行人中!”

    “魔神内应?”

    岳青山失声惊叫,神情更加复杂了,“上官师兄,你是怀疑林天师弟他……”

    “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不必多说,去吧,盯紧点。真有什么异动,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上官屠一字一顿,边说边缓缓闭上了眼睛。

    岳青山突然打个冷颤,不敢再多说什么,躬身行礼后匆匆转身离去。关上房门之际,盘腿坐在床上的上官屠突然睁开了眼睛。

    “林天啊林天,那宝物,当真在你手上么?”

    上官屠冷笑,从怀里取出一个残破古旧的木盒,木盒底部有四个拓印,反过来念正好是‘伏羲宝典’四个字。江湖传言,这是昔日历任武道盟主随身携带的宝贝,用来装绝世宝物伏羲宝典。可惜,两百年前蟠龙山之巅一战,伏羲宝典下落不明,只有这个木盒流传下来。为了得到这个木盒寻找伏羲宝典的下落,上官屠连番下山历练,经历了不知多少腥风血雨。

    伏羲金刚体魄所特有的七彩光芒,引起了上官屠的注意,怀疑伏羲宝典就在林天身上,可惜,数次旁敲侧击都无功而返,无法在林天身上套出任何话来。林天如果一直呆在宗门内,自然拿他没办法,这次一起下山,机会那就来了。有了师尊独孤野的密令,行事更加方便,事后还可以往林天身上一推反过来说他是个魔神教内应,有师尊在后面撑腰,没有任何顾忌!

    上官屠杀气凛然,在黑暗中无声地冷笑。

    现在,他修炼上唯一的短板就是金刚体魄,刀法大开大合越来越凶猛,身体却跟不上不够强悍。一旦拿到传闻中的伏羲宝典练成昔日人皇伏羲的伏羲金刚体,就可以雄霸仙门在百人堂过关斩将,击败慕容化也将不再是一场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