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一十七章 死地

第两百一十七章 死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兄弟,你瞒得了别人,瞒不过老夫。你……,绝不可能是一个大汉铁卫!”

    赵猛一字一顿,目露精光上下打量林天。

    “哦,为什么呢?”

    林天反问,没有急着取出腰牌辩解,也没有默认。躺在床上只剩半条命的赵猛,给他一股非凡的感觉,看不透他的为人,更看不透他的修为。一眼看上去,像个没还没突破先天境的莽夫,仔细再看,又像一个深藏不露的先天大高手。

    一代猛士,这人果然不简单!

    林天越看越惊讶,沉住气静观其变。

    “先,气质不像,大汉铁卫是有不少英年才俊,但如此年纪轻轻就如鹤立鸡群的,老夫还从未见过。”赵猛看着林天,目光炯炯有神,一反之前病怏怏的奄奄一息的样子,莫名的兴奋。

    “嗯,有先就有其次,其次呢?”林天问。

    “其次,你身上有股独特的气息。”赵猛双眼越明亮了。

    “庄主大人,你是指……,这个?”

    林天有些意外,伸手探入怀里,把路上捡的神火令碎片取出来。

    赵猛瞳孔紧缩,紧紧盯着林天手上的神火令,眉目间渐渐弥漫着沉沉的忧伤。

    这黑龙庄主赵猛,认识神火令?

    林天心头一顿,对赵猛这个黑龙庄主更好奇,越看不透了。

    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虽神通各异各领风骚,宗门律例也大有不同,但有些基本的律例还是相同的。门下弟子下山历练的时候,都不能轻易卷入民间恩怨,更不能轻易暴露仙门弟子的身份。一般人,就算看到四大隐世仙门弟子的腰牌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能从一堆碎片中现这是神火令,这绝对不同寻常!

    一手创建黑龙庄,功力深厚在强者林立的北疆号称一代猛士,这里又曾是神火阁的秘密联络点,难不成,这赵猛就是……

    林天心念如电,突然间心中一动。

    没等他多想,赵猛扫一眼神火令碎片,沙哑着嗓子说道:“不是。”

    “不是这些碎片的气息,那是什么气息?”林天意外,心中又有些动摇起来。

    “是你本身的气息,一种普天之下,唯有一个修炼世界霸主门下弟子才有的气息。那个宗门的弟子,就是惯用长刀。”赵猛回答。

    林天眼皮一跳,明白还是小看了赵猛。

    大殿内,沉默了下来。

    “小兄弟,别否认了,你……,是一个仙门中人,是一个乾坤刀宗弟子!”赵猛一字一顿,打破了沉默。

    “庄主大人,你就这么肯定?”

    林天似笑非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意外之下,心中有些忐忑。

    自己师兄弟一行的行踪非常重要,一旦暴露,成群结队的魔神教高手就要蜂拥而至。本以为,混入黑龙庄后终于可以歇口气,没想到,竟然被只剩半条命的黑龙庄主赵猛一眼识破了!

    这人,到底是敌是友?

    他到底是什么人?

    林天迟疑起来,行踪暴露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如果无法确定赵猛是敌是友,那么,为了隐藏行踪,唯一的办法就只有……

    林天脸上不动声色,体内刀旋却开始旋转起来,甚至背上的黑水重刀开始轻轻跳动。

    恢弘的宫殿内,有一股杀气在渐渐凝聚。

    “小兄弟,你看看这是什么。”

    赵猛也感应到了林天体内的杀气,但没有慌张,反而更加兴奋了。双手掌心相对,掌心贴着掌心,然后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张开双手。双手掌心之间,竟然冒出一团跳动的火焰,隐隐约约的还形成了一面神火令。

    “你……,你是一个神火阁高手?”林天大吃一惊,然后,喜出望外激动起来。

    腰牌可以作假,甚至,一面神火令都可以假冒,但这手精湛的神火阁独门功法却是货真价实!

    这黑龙庄主,不是一个武道高手,也不是一个大汉铁卫,而是一个神火阁高手!

    林天激动起来,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对内竞争激烈,甚至见了面大打出手的大有人在。但到了外面,无论是谁都一致对外,有着魔神教这个共同的强敌。这个时候,遇上一个在北疆耕耘了数十年的仙门中人,意义自然非凡!有赵猛的帮助,就不必去找病师爷冯剑波,不必寻求大汉铁卫的帮助了。

    “高手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神火阁外门执事而已。”赵猛边说边向林天伸出手来,脸上也是激动。

    “乾坤刀宗弟子林天,见过赵师兄!”

    林天上前,一把握住赵猛的大手,骨架很大筋骨上佳,是一个修炼仙门上乘功法的料,但现在,这只大手只剩下了骨头身体奄奄一息,不知曾遭受了什么样的酷刑和折磨,“赵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是哪个魔头干的?”

    林天体内的杀气,再次浓烈起来,扫一眼赵猛被子下的身躯,动了杀机,对魔神教恨意滔天。

    前一世,他和爱人柳盈盈双双隐居在盘龙山之巅,就是遭到魔神教的突袭物是人非,自己转世重生,爱人柳盈盈却不知所踪,不知魂归何处。这一世重生后,林天淡泊名利但愿长生,除了修炼外一概不感兴趣,但意想不到的是再次被魔神教缠上。看到赵猛的伤口,一时间不由得新仇旧恨通通浮现在脑海!就算灭不了魔神教,起码也要把折磨赵猛的魔头绳之于法!

    “不知道,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那个魔头的真容!”

    赵猛恨恨说道,语出惊人。

    林天惊愕,没有插嘴,静等赵猛说下去。

    “这里,原本是我们神火阁在北疆的一个秘密联络点,连我在内,一共有七个神火阁弟子。但这半年来,除了我外全都死了,有的走出黑龙庄后就生死不明音讯全无,有的
寂灭剑皇笔趣阁
死无全尸。”赵猛声音低沉,说起来心头一阵阵难受,“身为一个外门执事,我在这黑龙庄耕耘了数十年,自问生平都已经够小心了,严厉约束身边的神火阁弟子,如履薄冰,事无巨细都是小心翼翼,数十年如一日。但没想到,都快要调回宗门升任为一个内门执事,却生了这样的飞来横祸!”

    “怎么会这样?”

    林天心中震惊,终于明白之前上官屠捏碎传信灵符联络神火阁的时候,为什么连续几次都没有回应了,“赵师兄,你们行踪暴露了?”

    “不可能,魔神教虽然厉害无孔不入,但我们在黑龙庄一向隐藏得很好,魔神教要是现早就现了,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难。”赵猛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说道:“我怀疑,我们神火阁内出了内奸,有魔神内应暗中混入了宗门。根据时间推算,很有可能就是大概半年前,最近一批通过仙门考核加入宗门的新人弟子!”

    大概半年前的一批新人弟子?

    这岂不是和自己同一时间加入仙门的那些人?

    林天心头一顿,想起了巍峨的盘龙山,想起了一起参加仙门考核最后加入了神火阁的刘平贵和张天弓等人,在仙门考核中的一幕幕历历在目,“赵师兄,你就这么肯定?”

    “肯定,我敢肯定那批新人弟子中就有魔神内应!”

    赵猛用力点头,斩钉截铁,“大概三个月前,有一队神火阁新人弟子下山历练,路过黑龙庄,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我出面亲自接待。那些新人弟子离开后,横祸就开始了,乔装打扮散落在黑龙庄各个角落的神火阁弟子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出事,被逐一引到偏僻的地方或引出庄外伏杀。”

    “这么说,还真有魔神内应潜入你们神火阁了!不,不对,就算那些新人弟子中有魔神内应,但顶多向魔神教暴露黑龙庄这个秘密联络点并提供神火阁弟子名单;他们离开后,怎么逐一把神火阁弟子们引出去伏杀?没有大举来袭,而是一个一个引出去伏杀,是谁干的,谁有这样的本事?”林天皱起眉头,迅察觉其中的疑点。

    黑龙庄这个秘密联络点暴露后,以魔神教的威能,铲平黑龙庄都不成问题,可以派出大群高手来袭。但是,想要人不知鬼不觉把看似平常人的神火阁弟子逐一引出去杀掉,这就有些蹊跷了,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说得好!我怀疑,不仅有魔神内应混入了我们神火阁,同样有魔神内应混入了黑龙庄,并且,隐藏得很深!拿到隐藏在黑龙庄的神火阁弟子名单后,暗中难把人一一干掉!”赵猛咬牙切齿喘着粗气,沉声说道:“所以,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潜伏在黑龙庄内的魔神内应揪出来干掉,不然,不仅没法瞒天过海把清心夫人送出石头城,连小兄弟你们一行都要凶多吉少,随时可能暴露行踪被大群魔神教高手围杀!”

    林天的脸庞也凝重起来,心里沉甸甸的。

    易守难攻的黑龙庄,不仅不是一个安全的栖息地,反而是个险境,凶险莫测!

    前脚甩掉魔神教追兵,后脚就踏入了一个死亡绝地!

    林天明白,自己一行错了,错把黑龙庄当成一个可以放心休息的驿站,错得离谱,可惜,这时候才明白已经晚了。很有可能,自己一行已经被潜伏在黑龙庄内的魔神内应盯上,大群魔神教高手随时可能杀到!

    夜深,天空黑沉沉的一直在下着雨,间或电闪雷鸣,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林天心里,越来越沉。

    “小兄弟,我能感应到你们身上独特的仙门弟子气息,厉害的魔神教高手自然也能做到!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在两天内把魔神内应找出来杀掉,最好是一天之内!不然,我们都得死!”赵猛声音沙哑,这不是夸张,而是事实。魔神内应会刺探进入黑龙庄的每一个人的身份,这个时间,绝不会太长!

    “赵师兄,在你看来,那个魔神内应是谁?或者说,谁最有可能?”林天沉声问道,体内杀气在攀升。先下手为强,现在,必须抢在魔神内应确定自己一行的身份之前抢先动手,谁的动作慢了就是谁死!

    宫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度飞快。

    赵猛张了张嘴巴,想要说出他怀疑的是谁,但已经来不及了,大门轰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一群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病师爷冯剑波冲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一队黑龙庄守卫,抬着三副担架,每副担架上躺着一具尸体。

    “报……,庄主大人,在庄外……,现了三具尸体!”一个守卫上前大声禀报,脸色苍白,双眼带着说不出的恐惧。

    “死……,死的是什么人?”赵猛问道。

    “是六子、老七和瘦猴。”

    守卫回答,转身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三具恐怖的尸体出现在人们面前,胸口上有个碗大的窟窿心脏被人挖掉,双眼瞪得大大的,死后仍然一脸恐惧的神情,死前不知遇到了什么样的恐怖。

    “谁干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猛呼吸急促起来。

    “大哥,我们黑龙庄的大门上被人用鲜血写了几个大字,踏出黑龙庄半步,杀无赦!六子他们三个,就是到庄外巡逻的时候被杀,尸体被拖到大门前。”病师爷冯剑波上前,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神色不安,焦黄的脸庞同样多了一抹恐惧。

    “踏出黑龙庄半步,杀无赦?”

    赵猛脸色大变,暗暗和林天对看一眼,齐齐心头一蹬。

    来得好快!

    潜伏在黑龙庄内的魔神内应,这么快就动手了?

    林天心头更沉了,来不及多想,门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们又抬着几具尸体冲了进来。这一次,遇难的不是黑龙庄守卫,而是几个商贩,听说惨剧后心生不安想要连夜离开黑龙庄,结果,走出黑龙庄没多久就全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