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一十九章 谁是内应?

第两百一十九章 谁是内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浓重,一行人迅冲入了庄主赵猛的住所。

    听说了丽娘的来意后,还没等庄主赵猛言,病师爷冯剑波就第一个挺身而出大声赞同,“好,赵兄,这办法好,下令吧!”

    “行,老冯,你亲自负责,去吧!”

    赵猛点头下令,当然不会拒绝,目光暗暗从上官屠和岳青山等人身上扫过,目光明亮。

    有了之前和林天的谈话,现在,他知道上官屠等人全都是来自乾坤刀宗的精锐。有了这么一队仙门弟子在这里,他压抑已久的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到了铲除魔神内应复仇的希望!

    “好,属下马上行动,不过……”

    病师爷冯剑波顿了顿,有些迟疑,“把人集中起来没问题,但怎么把魔神内应找出来呢?黑龙庄外不知来了什么杀神,无论是谁,只要踏出黑龙庄半步必死;现在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万一把人全都集中起来了,最后又一无所获,只怕人们会更加喧哗惶恐,进一步制造恐慌,那时候……”

    病师爷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当恐慌到极致时,形势就会彻底失控,后果不堪设想。也许不等外面的杀神冲进来,人们就在恐慌下一股脑冲出去送死,甚至是自相残杀了。

    “这个……”

    庄主赵猛也皱起了眉头,他同意丽娘等人的看法,关键时刻就是要快刀斩乱麻,把人们集中起来迅找出潜伏在身边的魔神内应。但到底怎么把人找出来,他心里却没什么把握。

    “庄主大人,师爷,这个就交给我们吧!”林天上前,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张公子,你就这么肯定?”病师爷问,说道:“京城卧龙藏虎,来自京城的高手是要厉害一点,但我们的对手不是普通人,而是魔神教的大魔头,一个个有着逆天的神通。连庄主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现,张公子,你就这么有把握把人找出来?万一失败了,导致人群彻底轰动恐慌,这后果……”

    病师爷语气有些委婉,但绵里藏针,他话里的意思,林天一听就明白了。同为大汉铁卫,他病师爷都没把握,年纪轻轻的林天哪来这么大的信心?

    林天心念如电,明白病师爷的意思,但想着想着,突然心中一动。

    修为非凡在先天境以上,又在黑龙庄潜伏多年,这样的人能有几个?

    眼前的病师爷冯剑波,不就是其中之一么?

    林天心头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眼皮轻轻一跳。魔神教无孔不入,连四大隐世仙门都能混进去,混入大汉铁卫自然不算什么。

    “张公子,张公子……”

    见林天迟迟没有回答,病师爷再问,“你……,考虑清楚了么?”

    “师爷放心,一切后果我来承担!”林天回过神来,边说边暗暗观察病师爷的神情,要捕捉其脸上细微的变化。

    “那好,我马上去安排!”

    病师爷点头,出乎意料的没再说什么,马上转身离去。身后,林天有些意外。如果,病师爷百般阻挠,那他的嫌疑就大了,但让人意想不到的,他竟然一口答应了。

    莫非,是自己多疑了?

    林天皱皱眉头,沉默不言。

    外面,传来接二连三的呼喊声,在病师爷冯剑波的号令下,人们纷纷集中起来,在山庄内的空地上排列整齐。

    “各位,拜托了!”

    赵猛朝林天和上官屠等人拱手,能不能把魔神内应找出来,在此一举!

    “赵师兄放心,包在我们身上。岳青山,你留在这里保护夫人和庄主,其他人跟我走!”

    上官屠一声令下,率众人走出去。

    门外,黑龙庄上上下下已经聚集在一起,男女老幼加起来将近八百人,冒雨前后排成十几排。

    突然大半夜的被集中起来,外面又不知来了什么样的凶神恶煞无法踏出黑龙庄半步,人们脸上带着明显的恐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忍不住在冰冷的夜雨中哆嗦起来,一个个到了崩溃的边缘。进一步恐慌,就要意志崩溃彻底失控,看到铁塔般魁梧的上官屠杀气腾腾地走过来,赶紧闭上嘴巴。

    “所有先天境以上的武者,全部站到左边,马上!”

    上官屠声音低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人们身上扫过,杀气腾腾如同一头随时都要暴起突击的猛虎。没有流云斗笠的压制,一代先天宗师的力量波动暴露无遗,这力量波动,足以压制任何宗师境以下的武者。

    人们沉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没人敢吭声不知上官屠的用意。

    “你,你,还有你……,给我站出来!”

    上官屠目光锐利,准确地把人群中的高手指出来。离他最近的一个先天高手,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身材高大腰悬长剑,身披一副有些
拐个校草做驸马无弹窗
破旧的战甲,背着一个任何时候都不离身的包裹,沉甸甸的似乎装着不少宝贝。看样子,应该是一个独来独往四海漂泊的独行客。这样的人在大汉国有不少,专门以探索各种上古遗迹寻宝为生,在刀口舔血的生涯中练就一身强横的本事。

    “干什么?你是谁,凭什么让我走到左边,你又到底想干什么?”

    大胡子一把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剑,神情有些紧张,紧紧护着背上的包裹,“在下纳洪,刚从塞外归来路过贵地,如果有什么不到之处还请兄弟海涵;但是,要是以为我们好欺负,那你就错了,我纳洪也是……”

    一抹冷冽的刀光,骤然打断了大胡子纳洪的话。

    只听当一声脆响,纳洪手里的长剑就断成了两截,一柄锋利的长刀冷冷地按在他的脖子上。

    上官屠出刀了,没有和纳洪废话,直接动手,盯着后者冷冷说道:“我说,站到左边去,就现在!”

    众多乾坤刀宗弟子站成一排,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人们却是心头凛然。站在上官屠旁边的病师爷冯剑波也是情不自禁的眼皮一跳,上官屠这一刀,快得一个先天大高手都看不清!

    “好,我……,我去!”

    刚刚还嘴硬,带头抗议的纳洪,身体哆嗦起来,不敢和杀气腾腾的上官屠直视,赶紧从人群中走出去站到一边。上官屠一动手,他就知道遇上了一个狠角色,自己远远不是对手。

    有了纳洪的带头,再也没人敢多言,默默地从人群中走出来。人数不多,八百多人才走出五个人来,不过,先天高手在民间本来就少,绝大部分武道高手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先天境。这还是在靠近石头城的北疆重地,往来的高手相对较多,不然,八百人中要找出一个先天高手都难。

    有时候,就是要简单粗暴!

    林天站在上官屠身后,不动声色低调地站着一动不动,暗中却把人们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尤其是病师爷冯剑波,一直暗中重点关注。

    “这位兄弟,好刀法,你们……,都是同门?出自哪个宗门?”病师爷问上官屠。

    “都是同道中人,为了大汉国抛头洒热血,又何必问什么出身、宗门。”

    林天上前,替上官屠回答。

    “呵呵呵,说得是,都是同道中人,英雄不问出身。”病师爷呵呵笑道。

    “师爷,你……,应该也是先天境吧。”林天笑眯眯再说一句,病师爷马上就笑不出了,脸色阴沉下来,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坦荡荡走到人群的另一边。现在,连病师爷冯剑波在内,黑龙庄内共有六个先天境武者。

    “林天兄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上官屠说道,目光如炬在人群中来回扫看,确定没有遗漏把所有先天境武者都找了出来。

    “好,师兄你给我压阵,如果真有魔神内应,被指认出来的刹那很有可能狗急跳墙!”

    林天暗暗叮嘱一声,深吸一口气,开始催动藏在怀里的尸山血海遮天旗,没有马上鉴别几个先天武者,而是缓步向人群走去。

    黑龙庄鱼龙混杂,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魔神内应,甚至有可能不止一个。为了保险起见,林天要逐个鉴别不留一个漏网之鱼!

    一股隐隐约约的阴冷气息,迅从林天体内传出。这气息,不是冰天雪地中的寒冷,而是一股能渗入骨髓的阴冷,无孔不入。

    “咦……”

    上官屠心有感应,暗暗一声惊叫下意识按上已经插回刀鞘的刀柄,下一刻,看着林天向人群缓缓走去的背影,脸色惊讶、疑惑;然后,渐渐多了一抹莫名的兴奋,目光更加明亮锐利了,暗暗冷冷一笑。

    排列整齐的人群,有些骚动起来。

    看上去,林天年纪轻轻还笑眯眯的,没有像上官屠那样黑口黑脸杀气腾腾,但不知为何,就是给人一股更强烈的危险。众多常年在外面闯荡,在刀口上舔血的独行客和商队护卫,都情不自禁的心跳加掌心冒汗。相对于普通人强大的修为,让他们拥有了相对敏锐的感应,如同行走在荒山野岭的猎人,敏锐地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林天,如同一头酝酿着致命危险的猛兽!

    “这个不是,修炼的虽是独门功法手持奇门兵器,但没有那种独特的魔神教气息和力量波动!”

    “这个也不是!”

    ……

    林天一言不,从人们面前缓缓地走过,近距离感应每一个人的气息和力量波动,不分男女老幼,不分高低贵贱,每一个都走近了仔细感应。

    时间紧迫,离天亮只剩不到三个时辰了,但林天很有耐心。关键时刻,可以当机立断放手一搏,也可以沉住气;有些事情,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要做好,绝不能错过任何蛛丝马迹放过一条漏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