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二十章 别误会

第两百二十章 别误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浓重,雨一直在下。

    难以抑制的恐慌笼罩在整个黑龙庄上空,沉甸甸地压在人们心头,空气格外沉闷、压抑。

    林天走得很慢,八百多人一个一个地近距离鉴别,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上官师兄,离天亮只剩两个时辰了。”

    良久,有个宗门弟子上前一步在上官屠耳边说道,终于沉不住气了。

    形势危急,天亮后,也许大批魔神教高手就蜂拥而至,甚至都等不到天亮就陷入重围。不迅破局,一行人也许都得死!林天这样慢吞吞的,什么时候才能把魔神内应揪出来?

    “再等一等,要相信林天兄弟!”

    上官屠一字一顿,一口一个林天兄弟,但看向林天的背影,目光却有些阴冷。

    人们更加惶恐了,不知道林天想要干什么,一个个不敢吭声,鼻息却越来越粗重,双眼明显带着深深的恐惧。虽然不敢吭声,但原本排列整齐的队形明显弯曲起来,队形参差不齐,这是就要彻底崩溃失控的迹象。站在另一边的病师爷冯剑波,也是皱着眉头一脸不安的样子,但目光清澈看不到一丝惊慌,相反,看着林天在人群中走动的身影,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

    “这个不是!”

    “这个也不是!”

    “嗯,这个……”

    林天聚精会神,耐心地一一鉴别,小心翼翼地控制怀里的尸山血海遮天旗,没有用力过猛把这件大杀器的威能彻底催动出来,也没有束手束脚,掌握着一个刚好的平衡。耐心地鉴别了七百多人后,突然在倒数第二排停下了脚步。

    站在林天面前的,是一个黑龙庄壮丁,身披黑龙庄的制式战甲,年纪不大约莫只有二十五六岁,虽然大半夜的突然集合,但披盔戴甲,体内的力量波动也不弱是个武道高手,看样子似乎是一个轮值的守卫。见林天突然在自己面前停下来,这个年轻人暗暗退后半步似乎也有些不安,但神色如常比旁边的人镇定多了。

    “你叫什么名字?”林天问道。

    “庄枫。”

    年轻人回答,语气沉稳。

    “你是谁,干什么的?”林天再问。

    “黑龙庄守卫。”

    庄枫脸色不变,双眼却闪过一抹不安。

    “你……,还是一个守卫队长,专门看守黑龙庄大门?”林天再问,观察细微。

    一般的守卫,腰牌是黑色的,庄枫的腰牌却是暗红色,明显高了一个级别。此外,大半夜的还披盔戴甲穿戴整齐,明显是正好今晚轮值,并且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很有可能是个看守黑龙庄大门的守卫。

    “是。”

    庄枫点头,表面上继续强作镇定,额头上却冒出了细密的虚汗,感觉在林天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你的功法是谁教的,出自哪个门派?”

    林天走得更近了,在庄枫体内感应到了一股想要寻找的力量波动和气息,怀里的尸山血海遮天旗不断地轻轻跳动,冷冷地接着说道:“庄枫是吧?你千万别给我装疯卖傻,不要告诉我,你这一身独特的功夫是家传的,或者是遇到什么奇遇是什么无名老人教的。”

    庄枫脸上变色,身体冒汗,双腿都轻轻哆嗦起来,“大人,你说的我听不懂,我的这一身修为,确确实实就是家传的,是我父亲……”

    “嘿嘿,是么?”

    林天嘿嘿一声冷笑,打断了庄枫的狡辩,“说吧,你们魔神教在黑龙庄安插了多少眼线,你还有几个同伙?在黑龙庄外虚声作势的,又是哪个魔头?”

    冷冽的杀气,从林天体内传出,伴随着节节攀升的力量波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耐心地一个个慢慢找下来,林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疑似魔神内应的家伙,藉由遮天旗在其身上感应到了魔神教独特的气息。一时间,杀机大盛,背后的黑水重刀随之跳动起来。

    周围的人,纷纷后退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站在人群另一边的病师爷,脸色阴沉下来。

    林天没有马上痛下杀手,静等庄枫的回答。后者脸色苍白,双腿哆嗦得更加明显了,沉默一会,突然间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剑向林天扑去,“小子,我和你拼了,杀!”

    锋利的长剑,带着冷冽的剑芒向林天呼啸而去,直刺他的眉心。

    虽然还没有踏入先天境,但庄枫度飞快,这一剑攻击又快又狠并且角度诡异,剑尖斜着由下往上。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要刺入林天的眉心,洞穿他的头颅。

    周围的人群,啊一声惊叫起来,人群骚动。

    林天站着不动,无视呼啸而来的长剑,直到剑尖快要刺入眉心了这才身体微微晃动,施展缥缈步轻而易举地化解庄枫的杀招。紧跟着,刀锋回旋身体跟着旋转起来施展乾坤刀宗基本刀法中的旋风斩,第一刀劈出,准确地落在庄枫的长剑上,这柄锋利的长剑应声断成两截;第二刀,砍在庄枫握剑的右手上,把他整条手臂砍了下来;第三刀直奔庄枫脖子,刀刃都已经按在脖子上了才骤然停下。

    仅仅一招最基本的旋风三连斩,林天就干脆利落地重创了企图暴起突袭的庄枫。还没加入乾坤刀宗之前,他就已经是一个先天高手,如今,在仙门内修炼将近半年后,击败一个民间武道高手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庄枫面如死灰,捂着伤口在抖。林天这三刀,不仅让其遭受重创,并且彻底击溃了他心存侥幸的念想。

    “不自量力!”

    林天冷哼一声,冷冷地接着说道:“说吧,你有几个同伙,是谁?”

    林天边说边稍微力,按在庄枫脖子上的黑水重刀往下压了压,后者的脖子就渗出了一行血迹。只要林
三国之魏武曹操笔趣阁
天再稍微压一压,就可以割断他的喉咙!

    “我的同伙是谁,你们永远猜不到。大小姐会给我报仇的,很快,你们就全都得死,哈哈哈!”

    庄枫自知必死无疑,干脆哈哈大笑,然后猛地用力闭合嘴巴,要咬破藏在假齿内的毒药自杀身亡。

    一只大手,在关键时刻捏住了庄枫的嘴巴。

    林天早有准备,及时阻止了庄枫的自杀,快伸手在其背后用力一拍,庄枫就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把藏着剧毒的假齿都吐了出来。然后,一刀将其远远震飞出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上官屠脚下。不必后者下令,就有宗门弟子上前把庄枫捆绑起来。

    “想死?没我的同意,没那么容易!下一个,自己站出来吧!”

    林天冷声说道,向下一个人走去,继续寻找潜伏在黑龙庄内的魔神内应。

    人们脸色紧绷,震撼于林天强大的修为,心头仍然忐忑,但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慌乱了,知道林天在寻找的是对黑龙庄不利的人。虽然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庄枫的身份,也不知道林天是怎么从人群中把他找出来的,但起码知道林天不会乱杀无辜有的放矢。极个别走南闯北经验丰富的人,隐约知道了林天一行的身份,也知道他在找什么人,明智地像个鸵鸟一样蜷缩起来听从安排。

    雨还在下,林天很有耐心地继续一个个鉴别。没走多远,一个女子突然间从人群中冲出去,咬牙狂奔向黑龙庄的围墙扑去要翻墙而出。只见其身穿长裙,腰上还系着一条围裙,看样子是个女仆。同一时间,最后一排有一个中年男子腾空而起,踩着人们的肩膀向黑龙庄另一边的围墙冲去,左手拿着一个小棒槌,右手提着一个铜盘,不是别人,竟然正是往日专门在黑龙庄内打更的更夫。

    没等林天走到面前,一男一女两个魔神内应就仓皇出逃。

    无论为的上官屠,还是走到人们面前一一鉴别的林天,全都是修为逆天刀法惊人。两个魔神内应知道这一次再也满不下去了,分头逃亡拔腿狂奔,唯恐跑得比对方慢一点。林天一行太厉害了,身份暴露后根本无法抵挡,动作稍慢一点,守卫队长庄枫的遭遇就是下场。

    “动手,把他们两个抓回来,抓活的!”

    林天没有追上去,冷冷地看一眼两个仓惶出逃的魔神内应,同一时间,随着为的上官屠一声令下,两个宗门弟子飞身掠了出去。很快,夜空中就响起两声惨叫,两个宗门弟子一人一个,拖着两个遭受重创的魔神内应走回来。

    这次下山的,都是乾坤刀宗年青一代中的精锐,修为出众刀法更是精湛,连魔神教的先天境大魔头都极为顾忌不敢轻易动手,还没踏入先天境的小喽啰,自然是手到擒来。

    林天没有凑过去,继续沉住气走到人群的最后一排,把剩下的人全都鉴别一番后才走过来。众多宗门弟子,已经把三个魔神内应打得半死后围在地上。

    “不错,真是不错,一个看守大门的守卫队长,一个四处走动的更夫,还有一个可以进出各个场合的女仆,这三人在一起,足以刺探黑龙庄的任何风吹草动!”林天冷笑,冷冷地看着三个面如死灰,想自杀都力不从心的魔神内应。

    “是啊,不搜不知道,真没想到,潜伏在黑龙庄内的魔神内应,竟然有三个!”

    上官屠感叹,为魔神教无孔不入的侵蚀能力所震惊,“林天兄弟,还好有你在,不然,只怕我们前脚刚走出黑龙庄,后脚就要被人在前往石头城的路上截杀了。甚至,再也没法走出黑龙庄。对了,你是怎么把人从人群中辨认出来的?你这气息,怎么……”

    上官屠欲言又止,双眼炯炯有神,边说边紧盯着林天。

    “靠的是一件宝贝,一件魔神教宝贝,很多年前机缘巧合下无意中捡到的。没啥别的威能,就只能感应到魔神教徒的独特力量波动和气息。”林天知道上官屠想问的是什么,干脆主动坦荡说出来,当然了,真真假假,不会暴露尸山血海遮天旗这件魔神教镇教之宝。

    “明白,原来是这样。”上官屠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小兄弟,恭喜你们,高手亲自出马,果然就是厉害!”

    病师爷大步走了过来,远远的大声祝贺,一脸高兴的样子。三个魔神内应抬起头来看了病师爷一眼,双眼齐齐浮现一抹渴望,然后不约而同地一起低下头去。

    “杀,这三个挨千刀的家伙还留着干什么,当杀!小兄弟,把他们交给我吧,现在就把他们三个当众斩!让壮丁们来,别让他们肮脏的鲜血玷污了各位兄弟的宝刀!”

    病师爷杀气腾腾,嫉恶如仇,恶狠狠地扫一眼三个魔神内应,远远一声吆喝,一队壮丁就杀气腾腾地冲上来,要把三个魔神内应押到人们面前斩示众。

    “慢!”

    林天突然踏前一步,挡在了病师爷面前。

    “怎么,小兄弟,你要亲手杀了他们?也行!”

    病师爷没有强求,脸上带着一抹恭敬,“人是你们抓出来的,亲手杀了才解恨,好,这样更好!”

    三个魔神内应低着头簇拥在一起,听到病师爷这么一说,身体哆嗦得更加明显了,一个个胆战心惊,知道走到了生命尽头。

    “不,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个。师爷,你们几个还没检查呢,能不能站好了,让我仔细检查检查?例行公事而已,别紧张!”

    林天脸上带着笑容,说话客客气气的,目光却是冷冷的,拉近距离后,藉由遮天旗在病师爷身上也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没催动遮天旗的时候还感应不出来,现在,离病师爷的距离越近,遮天旗的跳动就越明显。

    兴匆匆走过来的病师爷冯剑波,脸色突然一愣,然后阴沉下来,体内力量波动情不自禁的节节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