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二十七章 追杀

第两百二十七章 追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大早,石头城内就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各色商贩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街道两旁林立的茶楼,生意火爆。

    作为一座扼守交通要道的边城,石头城不仅是一座军事重镇,还是一座格外繁华的城镇,所有来自塞外的马匹、牛羊、木材、矿石和皮甲等货源,都集中运到这里囤积,然后再分流到大汉国各个地方,在这里靠贸易起家的商贩不计其数,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商队,不算走南闯北的流动人口,光是常住人口就有数十万,仅次于北疆府临安城。

    驾、驾……,一队队骑兵快马加鞭,在纵横交错的街道上策马狂奔,人人披盔戴甲杀气腾腾,路人见之躲之不及,赶紧躲到路旁让路。一时间,鸡飞狗跳,人们紧张起来,还以为塞外生了什么紧急军情,没人胆敢挡路。

    青鹤楼,石头城内最高的一座茶楼上,一身书生装束的赵霜盈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优哉游哉地品茶。

    在这里,可以一边品茶一边居高临下俯视整个石头城。茶是最好的龙井茶,用快马从江南运来,水是最好的水,取的是从北疆雪原上淌下的清澈见底的山泉,就连茶杯,也是在大汉国最上等的景德兰,能到这里品茶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虽然是大清早,这里就已经生意兴隆,往来于石头城的商贾们习惯于聚在这里,名为品茶,实为互通有无。几杯茶喝下去,一笔笔大生意就已经做成了。

    和别的茶楼一样,青鹤楼也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习惯于打声招呼一起喝几杯茶,不认识的人也都很快就熟悉起来。周围都很热闹,赵霜盈身边却很安静,见她一身书生打扮明眉皓齿,有人想上前寒暄几句,扫一眼站在赵霜盈身后的几个亲卫却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这次到青鹤楼品茶,赵霜盈带的随从不多,除了一个贴身侍女外就只有三个亲卫。这三人中,就有沐朝和尸突权这两个大魔头,虽然换上了一般的长袍扮作普通人,但阴冷的气息却铭刻在灵魂之中,往那一站就给人一股阴森森的莫名的危险,没人胆敢靠近。

    “奇怪了,那位公子是什么人?”

    “就是,是哪家的少爷,长得如此英俊潇洒,怎么从没见过?”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一身书生装束身材挺拔的赵霜盈迅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几个一大早赶来凑热闹的纨绔子弟也看了过来。

    “什么公子?分明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嘿嘿,兄弟们,谁能请她喝了这杯茶,今天我就做东请他去怡红院潇洒一天一夜!”刘平川把一袋金元宝拍在桌面上,豪气万丈,年纪虽然不大眼光却是毒辣,迅认出了赵霜盈女扮男装的打扮。

    赵霜盈仍在品茶,优哉游哉的似乎什么都没听见,沐朝和尸突权等魔头却扭头看过来,目光阴冷阴冷的脸色不善。几个纨绔心头一顿,感觉一股寒意从后脑顺着脊椎蔓延到屁股椎骨,一下子手脚冰冷冰冷的。对看一眼,几个纨绔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恐惧。

    “怎么,被人家看一眼就都不敢动了?还妄称什么边城三少,就这么一点胆量么?”刘平川冷嘲热讽。

    “刘公子,我……,要不,还是算了吧。你不说要看看塞外的宝马么,走,我领你去看看,保证你在临安城没见过那样的烈马!在塞外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驯服一匹还没人骑过的狂暴的野马,包你不虚此行!”有人提议,被几个魔头扫了一眼就心慌慌的。

    “是啊,刘公子,看野马去,走!”另外两个纨绔纷纷附和。

    “哼,一群没胆的家伙,小地方就是小地方,一个个都没见过世面没出息,看我的!”

    刘平川冷冷哼了一声,施施然站起来,在几个纨绔的注视下昂挺胸端着一个茶杯向赵霜盈走过去,“这位小姐,请你喝杯茶,如何?”

    赵霜盈抬起头来,看着胆大妄为的刘平川,脸上似笑非笑。只见她身穿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袍,脑后挽着一头乌黑的长,天庭饱满大大方方,虽女扮男装一身书生打扮,却掩不住那与生俱来的英气和高贵,给人一股非凡的气质。一时间,刘平川都快看呆了,心跳莫名地加激动起来,正要再多些什么,突然被人从背后掐着脖子举起来。

    “谁?大胆,放开我,把我放下来!”刘平川又惊又怒,但无论怎么挣扎都被身后人掐得死死的无法脱身。一股阴冷的力量,从脖子上的大手传来,渗入他的身体和五脏六腑;很快,身体就僵硬起来,似乎要被冰封起来或冻成个冰雕。

    “大胆,还不放开刘公子?”

    “你们几个,知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几个纨绔迅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剑,换做往日,早就一窝蜂扑上去了。现在,看着
勇敢者的世界全文阅读
一手掐着刘平川脖子的沐朝,看看刘平川身上冒出的丝丝寒气,光动嘴不敢动手,硬是不敢踏前一步。茶楼内的人们纷纷看过来,大部分都是腰缠万贯的商人,但也不乏厉害的武道高手,看见刘平川身上冒出的寒气,也是一个个脸色大变。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世家的?”赵霜盈淡淡问道。

    “刘……平川,出自临安城刘氏家族。”刘平川赶紧回答,唯恐回答得慢了一点就要被冻成一根冰棍,现在,终于知道一脚提到了一块铁板,惹上了自己惹不起的人。他的修为,在临安城都是有名,十九岁那年就突破到了先天境,和同父异母的哥哥刘平贵相比更加出色,成为下任家主的呼声最高,往日在临安城是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然而,在大魔头沐朝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哦,临安城镇北侯的公子?”赵霜盈明白了刘平川的来历,对天下势力似乎如数家珍了然于胸。

    “是,是!”刘平川忙不迭点头。

    “沐老,放了他吧!”赵霜盈淡淡一声吩咐,没兴趣再多看刘平川一眼,转而看向在大街小巷中疾驰的马队。

    “镇北侯算什么,触犯了大小姐就必须得死!大小姐,你就让我一巴掌拍死这小子吧,看他还怎么嘚瑟,嘎嘎嘎!”沐朝嘎嘎大笑,杀气腾腾,刚刚看到一线希望的刘平川心头一顿,身体开始哆嗦起来。

    “行了,别误了大事。”

    赵霜盈轻轻抿一口热茶,语气平淡说话轻轻的,大魔头沐朝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赶紧松手。

    “报……”

    一个小魔头飞奔而来,单膝着地跪在赵霜盈面前,“大小姐,目标跟丢了!”

    “跟丢了?”

    没等赵霜盈话,大魔头尸突权就怒了,一脚把前来报信的小魔头踹飞出去,“黑龙庄去晚一步,现在,连目标都跟丢了,要你们干什么?”

    “小的有罪,十几个人一直守着城门,但全都跟丢了。目标混在大军中一模一样的装扮,根本辨认不出来!小的办事不周,请尸突大人恕罪,请大小姐饶命!”小魔头爬过来,连渗出嘴角的鲜血都顾不上擦,边说边一个劲向赵霜盈和尸突权磕头求饶。

    赵霜盈不吭声,还在优哉游哉地品茶,沐朝和尸突权两个大魔头却是脸色阴沉。

    林天一行已经离开了黑龙庄,这个消息众魔头早就收到,并且知道林天等人就混在李汉的大军中。但意想不到的是,谁也没想到大军一进城就突然分兵,化整为零在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中狂奔,分成千百支小队直奔石头城另一边的城门而去。魔神教虽然早就在石头城布下了重兵,但一时之间也是措手不及,无法封锁石头城的每一条街道。一旦被乾坤刀宗弟子们冲出石头城到了塞外,再想把他们截下来那就难了,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

    “办事不力,那就是死!”

    尸突权脸色狰狞,伸手隔空一掌拍出,跪在地上的小魔头就被远远震飞出去,撞断围栏摔下高高的茶楼。过了好一会,身体重重摔在地上的闷响才从青鹤楼下传来。

    茶楼内,人人变色心生寒意,刘平川等几个往日目中无人的纨绔,更是哆嗦起来。

    “尸突权,我知道你力气很大,但力气再大也何必把人从高楼上震出去,何必呢?”赵霜盈摇头,有意无意地扫了刘平川等人一眼。

    “大小姐,是属下统率不严,没把小姐交待的事情办好,请大小姐恕罪!”尸突权声音沙哑,脸上肌肉抽了抽,恨恨说道:“跟丢了目标,在石头城布下的天罗地网就这样被破了,大小姐,我……”

    尸突权有些羞愧,有些惶恐不安,更多的是愤怒。

    在黑龙庄外树林内那一战,他一直耿耿于怀,本准备在石头城内亲自动手把林天杀了,没想到,准备了这么久却连林天的影子都看不到。负责盯梢的,偏偏又都是他的属下,让他在赵霜盈面前颜面无存。

    “被破了?未必!”

    赵霜盈笑了笑,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魔头沐朝和尸突权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却不慌不忙。话音未落,一支响箭带着刺耳的呜呜声直刺云霄,然后在高空炸开,化作一条在空中扶摇直上的黑色蟒蛇。

    “是佘吞海,他现目标了!”

    魔头沐朝和尸突权眼前一亮激动起来,知道赵霜盈早有准备和对策。

    远在数百米外的一座比青鹤楼更高的高塔上,魔头佘吞海像条蛇一样攀附在塔尖上,狭长的双眼居高临下俯视整个石头城,迅锁定了一支在街道上狂奔的马队,看到了那匹独一无二的汗血宝马。昂头一声长啸,周围涌现数百个如狼如虎的魔头,齐刷刷跟着他飞身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