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流云琴

第两百二十八章 流云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浩浩荡荡的北疆铁骑,一过城门就泄洪般四下分散,化整为零化作一支支百人队冲上不同的道路。在前方打头阵的骑兵,已经快马加鞭遥遥看到了出塞的城门,后方,披盔戴甲的骑兵还在黑压压地挤着入城。近十万精锐,分成了上千支百人小队,想要从这十万兵马中找出十几个人,无疑是难上加难。如果十万兵马聚在一起,还有可能想办法堵住去路慢慢寻找,分成上千支小队分头踏上四通八达的大街小巷,连半柱香时间都不用就能策马狂奔出城,要在这半柱香时间内把人找出来,将更加困难!

    中途退出仙门从军,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征战沙场的李汉精通兵法,给魔神教出了一个难题。

    换做这次主事的是一般的魔神教执事,只怕还真被李汉这一招难住了,林天一行得以迅过关出塞;然而,一行人遇上的不是一个普通执事,而是号称天下第一才女的魔神教圣女赵霜盈,谋略过人精于算计不说,麾下也是高手林立,聚集着沐朝、尸突权和佘吞海等各怀神通的大魔头。

    一条偏僻的巷子上,一队骑兵正在风卷残云般狂飙,巷子很窄,几个人并肩而行都有些困难,还黑乎乎的弯来弯去,骑兵们却毫不减,两匹战马挤在一起齐头并进,每个骑兵都是训练有素骑术精湛。

    “驾、驾……”

    骑兵们快马加鞭,挥动手里的马鞭一次次狠狠地抽打在胯下的战马身上全力冲刺,每个人都披盔戴甲,脸庞被面盔罩住只露出一双双冰冷的眼睛。这是北疆最精锐的战士,放眼整个大汉国,也是赫赫有名的虎狼之师,在李汉将军的统率下战功显赫,是悬在北疆蛮族头上的一柄利刃。

    天色已经大亮,阳关普照,一连下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停了,巷子内却是阴暗黑乎乎的,两旁的高墙挡住了阳光。

    咻、咻、咻……

    又高又瘦穿着一身蛇皮战甲的佘吞海,猛然从高墙后面冒出来,然后,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十个,二十个……,越来越多一排排地冒出来,人人手持一柄弩弓。

    “小心,敌袭!”

    “加,冲过去!”

    久经沙场的士兵们修为不算多高,但一个个感觉敏锐有着野兽般的直觉,迅现了巷子两旁冒出来的魔神教徒,队伍没有停下或减,反而疯狂加,要利用度甩掉突然来袭的魔神教徒。

    佘吞海一言不,狭长的双眼闪烁着野兽般的光芒,狰狞地笑笑,高高举起的右手猛然下压示意动手。

    一波密集的箭雨呼啸而出,魔神教徒们居高临下射出锋利的弩箭,霎时间,巷子内人仰马翻,有士兵中箭受伤从战马上滚落,有士兵被强劲的弩箭贯穿胸膛当场毙命,还有的士兵伏在马背上躲过了弩箭,胯下的战马却不幸中箭,结果,身体高从马背上飞出去,然后掉落在地上被随后冲上来的战马践踏。

    凄厉的惨叫声远远传了出去,巷子内一下子就鲜血四溅,士兵们死伤惨重,仅仅一波箭雨就几乎倒下了一半,剩余的士兵没有恋战,甚至没有慌乱,趁机继续加,疯狂催动胯下的战马远去。每一个士兵,都在征战中锻造了顽强的意志和铁血作风,把命令贯彻到底。

    “哼,大汉铁骑还真是名不虚传!”

    在高墙上压阵的佘吞海一声冷哼,身体扭动突然手脚并用像条蛇一样冲出去,身形诡异度却是奇快,迅冲到了跑得最快的汗血宝马前面。寒光一闪,握在手里的蛇形匕就割断了汗血宝马的喉咙,然后,在马上骑士栽倒在地上瞬间,一刀洞穿他的胸膛。

    第二波箭雨呼啸而至,射杀幸存的骑士,一击得手的佘吞海嘎嘎大笑,上前一步揭开为骑士的面盔,脸色突然一变笑声戛然而止。死在他蛇形匕下的为的骑士,不是预想中的李汉将军,而是一张陌生的平凡的脸庞。

    “该死,中计了!”

    佘吞海咬牙切齿知道中计了,在上千支百人小队中,他准确捕捉到了汗血宝马的身影。本以为,骑在汗血宝马上的就是李汉将军,找到了汗血宝马就找到了李汉,找到李汉就能找到林天一行。没想到,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只是个幌子,李汉连自己的宝马都舍弃了,根本就不在这里!

    “大人,没有,没找到目标!”

    “一个仙门弟子都没有!”

    魔头们一涌而上,跳下高墙揭开骑兵们的面盔,一无所获,找不到一个乾坤刀宗弟子。

    佘吞海没说话,不理众魔头的汇报,沉默不语脸孔却越来越扭曲;突然间,身体腾空而起跃到高墙上,昂头一声长啸宣泄心头的愤怒,然后张大嘴巴,分叉的舌头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频率一吞一吐,辨认风中传来的气息。

    高耸的青鹤楼上,一直在优哉游哉地品茶的赵霜盈突然间放下手里的茶杯,微微皱了皱眉头。

    同一时间,一支快马加鞭的百
都市圣人系统最新章节
人小队中,乔装打扮成一个普通士兵冲在最前面的李汉身体一震。

    “伪装的幌子已经被魔神教识破了!”

    李汉声音沙哑,听到了汗血宝马临死前的嘶鸣,厚重的面盔下,脸庞冰冷、凝重,还有些苦涩。

    那匹汗血宝马,已经跟了他十年。这十年来,不知跟着他多少次出生入死冲锋陷阵,没有这匹度快的格外勇猛的汗血宝马,他李汉早就死了。本以为,有一天自己会和这匹宝马一起战死沙场,没想到,汗血宝马这么快就死了;没有死在战场上,死在凶残的魔神教手里。

    “是佘吞海,一个蛇妖般的大魔头,舌头比狗鼻子还灵最擅长跟踪。李将军,我们必须迅出城!”

    林天跟在李汉身后,汗血宝马临死前的嘶鸣他没有特别注意,让他警觉的是魔头佘吞海的啸声。

    “佘吞海?你……,认识这个魔头?”李汉问,有些意外地看着林天。身为一个北疆统兵大将,一个和魔神教誓不两立的曾经的神火阁弟子,他当然知道佘吞海这个魔头;让他意外的是,林天年纪轻轻修为也不算高,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下山历练,他是怎么知道佘吞海这个大魔头的?

    “前段时间,我被佘吞海那个魔头在荒山野岭追杀过,和他打过一番交道。”林天回答。

    能在野外逃过魔头佘吞海的毒手,在他的追杀下活下来的,绝对是个高手!

    李汉上下打量林天一眼,肃然起敬,“走!穿过凯旋门广场,就是城门了!”

    奔腾的马队,稍稍停顿后再次狂奔起来,快马加鞭向前绝尘而去。李汉将军一马当先,林天和岳青山等乾坤刀宗弟子簇拥着丽娘和秋红紧随其后,然后是李汉的亲兵。至于昏迷不醒的张志阳和受了重伤行动不便的黑龙庄主赵猛,李汉已经巧妙地安排妥当。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断地从石头城的各个角落传来,散落在城内的魔神教徒向各支骑兵起了狙击,企图刚好拦下众多乾坤刀宗弟子。在城内大街小巷横冲直撞策马狂奔的骑兵,突然冒出来大开杀戒的魔神教徒,让人们全都避之不及,这座边城重镇迅陷入了一片混乱。

    李汉精通兵法,对城内大街小巷也是烂熟于胸,一马当先率众人快前进,没多久,就越过一条条街道来到了壮观辽阔的凯旋广场。这里地形开阔,是北疆军团展示雄风的阅兵场,东面有一座有了百年历史的点将台。广场正中,立着一尊大汉国君的雕像,高达百丈俯视全城。过了凯旋广场,就是直面塞外的城门,出城后就是无边无际的塞外大草原。入城后化整为零的各支百人队,穿过大街小巷后都要在这里会合,汇聚成流向城门奔涌而去。到了这里,无论丽娘还是乾坤刀宗弟子们,全都激动起来,看到了顺利通过石头城的希望。不用冲在最前面的李汉下令,一个个快马加鞭再次加。

    就这样甩掉魔神教追兵,顺利出塞了么?

    林天心头呢喃,身边人人兴奋激动,他却有股不安的感觉。李汉用兵如神手段非凡,但就这样甩掉追兵,林天总感觉似乎太顺利了点。佘吞海是什么人,饮马坡一战后,在绵延千里的荒山野岭都能准确找到自己一行的踪迹阴魂不散,这次,岂会那么容易失手?

    林天时刻保持警惕,越接近城门越小心,果然,马队刚刚冲上凯旋广场,空中就传来一声刺耳的长啸,然后,一支弩箭飞上高空猛然炸开,化作一条狰狞的扶摇直上的蟒蛇。

    佘吞海!

    这魔头果然阴魂不散追了上来!

    林天猛然抬头,看见大汉国君的雕像上站着一个熟悉的阴冷的身影。杀掉汗血宝马后现中计的佘吞海,抢先一步赶到了凯旋广场,守株待兔等到了林天等人的到来。

    “哈哈哈,就算你等可以千变万化,也逃不出我们大小姐的神机妙算,哈哈哈哈……”

    佘吞海哈哈大笑,广场四周,涌出一个个手持强弩的黑衣人,越来越多足有两千人。无视其他的骑兵小队,从四面八方飞身向林天一行围过来。

    想尽了办法,眼看都要出城了,还是免不了和魔神教一场恶战!

    还来不及兴奋多久,乾坤刀宗弟子们就凝重起来,反手拔出各自的长刀。

    典雅豪华的青鹤楼上,一身书生装束的赵霜盈重新端起了茶杯,轻轻抿一口后幽幽一声叹息,“如此良辰美景,远看天边塞外风情,近看金戈铁马,竟然没有乐曲助兴,实在太遗憾了。边城就是边城,号称最奢华的茶楼,光有好茶却没有韵味,不喝也罢。小地方就是小地方,还是不能和京城相比啊!”

    “小姐,你的流云琴!”

    躬身站在一旁侍候的侍女,机灵地摘下背上的古琴摆放在赵霜盈面前。后者轻轻拨动琴弦,清脆的琴音就远远地传了出去,声音不大,但清晰地传遍石头城的每一个角落。